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三十六章 恶念陆辛
    “殒落的神……”

    在审判之剑刺穿了陆辛的心脏,却没有对他造成影响。

    但自己的身躯,却被陆辛扯倒,进行了面对面的目光的碰撞。

    执剑人似乎异常的愤怒,浑身上下的精神力量,释放出了可怕的震颤。

    这种震颤,引发了周围空气的共鸣,使得各种混乱的声响,包括远处执行人的慌乱声,周围石砂迸溅声,空气里狂啸的风声,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某个沉重而混乱的声音:

    “殒落的神,也需要得到审判。”

    “……”

    “嘭!”

    随着他的话声,审判之剑忽然亮起了暗红色的光,看起来像是烧红的烙铁一样。

    陆辛的心脏位置,瞬间发出了焦糊味道。

    审判之剑上面缠绕的精神力量,像是恐怖的高温一样蒸腾了起。

    顺着他的伤口,烤炙着他的身体。

    像是火焰,要将他整个人点燃,烧成碳火,可以看到陆辛的整个身体,都从被审判之剑贯穿的地方开始,忽然生出了大片的铁锈,飞快的向他的身上蔓延了起来,一片片覆盖。

    这是审判之剑上面的精神力量。。

    在以一种近乎狂暴的姿态,瞬间吞噬掉陆辛的整个身心。

    最恐怖的是,不仅仅是陆辛的身体,在他的身边,父亲与妹妹的身上,居然也飞快的生长出了大片的铁锈,这些铁锈覆盖在了妹妹有着细密针脚的身体上,甚至覆盖在了父亲的影子上,带着厚着而腐朽的气息,飞快的将一切涌动着的,带有活力的力量覆盖在里面。

    唯有妈妈,身上虽然也沾染了一点锈迹,但抬手之间,便已扫掉。

    没皮的小狗等寄生物品也没有被腐蚀,但却已经被吓到,瑟瑟发抖,挤作一团。

    ……

    ……

    “这就是执剑人的力量?”

    陆辛深深呼了口气,可以感受到口鼻之中,尽是那种浓重的铁锈燃烧味道。

    面对着执剑人,哪怕只是一个投影,他也有种支撑不住的感觉。

    这并非层次上的压制,而是精神力量的悬殊对比。

    他与执剑人投影的精神力量,就好像是一柄烧红了的锈剑与人的身体之间的差距。

    看起来几乎毫无对抗的资格。

    随着铁锈的蔓延,陆辛感觉自己的一切都燃烧了起来。

    那种真实的灼伤感,来自于感知,除了感知,还有情绪、欲望、本能、记忆,自己好像整个人都已经接近要炸开,原本已经稳定的内心,也在这时受到了强大的外力冲击,一些认定的想法与思维,像是被巨大的力量撕扯,一定要撕个稀巴烂,然后按对方的想法组合。

    这是一种直接作用于精神内核的力量。

    自己的力量确实是不足的,因为自己的精神量级,只有一万。

    而执剑人,哪怕只是这样一个投影,它的精神量级,也已经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哈哈……”

    在这种剧烈的痛苦之下,陆辛忽然发笑。

    笑得居然特别的爽,表情已经痛苦到了极点,但眼睛里却满是兴奋。

    “你没有资格审判……”

    他死死的盯着执剑人灰色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着。

    而在他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已经被审判之剑上面的力量腐蚀,几乎整个生满了铁锈的身体,忽然裂开了好几个巨大的口子,然后一只又一只,顶着陆辛的脸,身体却是各种各样的怪物形状的“恶念”,从陆辛的身体里爬了出来,并沿着审判之剑,快速向前攀爬过去。

    陆辛的精神量级检测,只有一万。

    白教授之前做出过猜测,因为一万,是以人这种形态可以承受的最大量级。

    超过了一万的精神量级,必然导致形态的变异。

    而这一个又一个,数量似乎无穷的“恶念陆辛”,每一个都不是人的形状。

    简单来说。

    每一个都超过了一万。

    ……

    ……

    “嗤啦啦……”

    在它们顺着审判之剑,快速的向着执剑人爬了过去时,审判之剑上面的铁锈,也在飞快的顺着它们的身体蔓延,似乎想像强行污染陆辛一样污染它们,但是这些“陆辛”,却因为这种铁锈的蔓延而发出了声声的怪笑,身体一抖,便像是抖落尘埃一样抖落了爬上来的铁锈。

    下一刻,所有的“恶念陆辛”,纷纷跳在了半空之中。

    它们有的身上洒落了无数血管,有的伸出了一条条的诡异触手。

    有的直接张大了嘴巴,咬在了生锈的审判之剑上。

    “咯吱”“咯吱”“咯吱”

    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了一片,破碎的铁锈飞扬在了空中,形成了一片暗红色的怪雾。

    巨大的审判之剑,正在被那一个个的恶念啃食,撕咬。

    刃口斑斑,巨大的审判之剑正在不断的消融。

    更多的“恶念陆辛”,甚至顺着审判之剑向前爬去,一层一层的落到了执剑人的身体上,各种各样的残暴手段被它们释放了出来,像是一只一只恐怖的怪物,啃噬着执剑人的身体。

    执剑人也感觉到了痛苦,剧烈的摇晃起了身体。

    它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但是陆辛的心脏,却狠狠的锁住了审判之剑,让它无法抽身离开。

    而苍白之手则死死的抓在了执剑人的脖子上。

    那种苍白的颜色,正从接触的地方开始,迅速蔓延到他的身体。

    相互污染,吞噬彼此的血肉……

    ……

    ……

    “嗡嗡嗡……”

    执剑人似乎也感觉到了陆辛的险恶用心,更是感受到了他的疯狂。

    执剑人的污染方式,一直都是进攻,所以它遇到的对手,也往往都是防守,但是,他没想到,自己遇到了陆辛,对方第一时间便没有防守,哪怕是面对着自己的审判之剑,他也同样也没有防守,宁可被自己的审判之剑刺穿了心脏,也第一时间,要扼住了自己的喉咙。

    他没有遵循自己的战斗方式。

    而是直接选择了去承受自己的污染,并同时向自己发动进攻。

    很公平。

    从精神量级来看,对方还是弱于自己,哪怕是加上了这么多的“恶念陆辛”,精神量级上还是弱于自己,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执剑人直觉的感受到了危险,不想继续交换。

    于是,它灰色的眸子里,猛然闪过了一抹阴冷的光芒,巨大的身体忽然塌陷。

    “哗啦……”

    随着它的身体塌陷,陆辛的苍白之手抓着的部分,忽然向着陆辛弹了过来。

    巨大的力量震得陆辛都忍不住后退,而那一柄腐朽的审判之剑,也瞬间从中间断开,另外一半还贯穿着陆辛的身体,像是一块牙签肉,在巨大的力量下飞快的向后跌了出去。

    足足退了几十米,才在妹妹的帮助下,显得有些勉强的在地面站稳了身体。

    而在他的面前,执剑人的身躯塌陷,引发了可怕的变化。

    剧烈的震颤与混乱的精神乱流缠绕交织,引发出了如同地震一样的轰鸣。

    执剑人的身体塌陷,也引发了大地的塌陷,一块一块的陷落了下去,仿佛直接打穿了地壳,小山一样的大地,一块一块的掉落,将他们的所在,变成了深的看不见的深渊。

    耀眼的火光从地下窜了上来。

    执剑人的身体,再度于陆辛的对面成形,黑色的甲胄凝聚如真实,巨大的身体站立在红月之下,已经断裂了一半的审判之剑,有些无力的持在手里,头盔之下的灰色眸子,光亮更胜,射出了森然的光芒,只是如果仔细看去,还是让人感觉,那眸子如死人般木讷。

    “午夜法庭,审判一切罪孽……”

    从执剑人身后的高大建筑里,传出了一个遥远的声音,像是无数人同时发出的大喝。

    “哗啦……”

    在那声音响起的瞬间,执剑人眸子中的光芒,瞬间明亮到了一个极点,照亮了幽深黑夜。

    执剑人目光笼罩之处,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扭曲,呈现了苍白的不真实感。

    在他的身后,则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建筑,看起来像是遮住了半边夜空,连天上的红月,也只能低低的垂在巨大的黑色建筑上空,被遮住了一半的光芒……

    呼啦啦……

    他手里的审判之剑,忽然向着地上掉落。

    遇到了大地之后,大地便忽然变得破碎,一块块土壤向下塌陷,耀眼的火光从地下渗透了出来,旋及,巨大的蛛网一样的裂痕向着周围飞快的延伸,就连陆辛等人的周围,也都出现了这样的裂痕,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大地成了一张蜘蛛网,陆辛等人则在蛛网中间。

    沙沙沙沙……

    一道道裂隙之中,忽然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在那仿佛直通烈焰与岩浆的裂隙之中,有无数怪异的生物爬了上来。

    它们有的是一条铁链的两端生长着两只手,飞快在地上攀爬的“手掌型手铐”。

    有的是一张巨大的脸上生满了无数尖钉的“人脸型铁球”。

    有的是身体倒翻在地上,肋骨像是束缚带一般不停的张开又闭合的“倒行床怪人”。

    也有的是脑袋上生出了无数根粗大的电缆,并不时闪烁出火花的“电椅怪人”。

    有的是身体只剩了一半,下半身被机械四肢足代替的“腰斩人”。

    有的是走路跌跌撞撞,摸摸索索,眼眶处没有眼球,只有黑洞的“挖眼人”。

    ……

    嘻嘻嘻……

    哈哈哈……

    浓重的血腥味与燃烧的铁锈味,岩浆的硫磺味交织在了一起。

    它们,就像有自己生命的刑具。

    带着贪婪且怪异的眼神,惊喜的,兴奋的,激动的向着陆辛等人爬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