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五十九章 深渊王国(一更)
    “你应该也已经发现了,你与精神力量的世界息息相关,但你又并不是能力者。”

    妈妈挽着陆辛的手臂,一边说话,一边从基地里走了出来,沿途的人见了,便都悄悄的给他们让开了路,偶尔也会有人笑着向陆辛点头致意,陆辛也都客气的向他们点点头。

    手揣在兜里,臂弯微微提起,陆辛走出了基地大门。

    守卫没有阻拦,毕竟陆辛胸前的牌子,已经显示了他的身份与权限。

    妈妈则一边挽着陆辛,在荒野上慢慢的散步,一边轻声的向陆辛讨论着能力方面的问题。

    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对星光下散步的普通母子。

    “这使得你一步步走来,道路与能力者相似,又有着很大的不同。”

    “好处在于,因为你一开始就承受了极大的精神压力,所以在踏上不同的台阶时,精神压力便不再像普通人一样的层层叠加。失控的风险,已经通过这种方式,压缩到了极点。”

    “但不好的地方则在于,你对精神力量的理解,或许并不如其他人那么深。。”

    “当然,也就少了很多的诱惑。”

    “……”

    他们慢慢的走着,来到了位于基地与青港之间的空地上。

    左边与右边,都是大量的人群。

    有安心生活的普通人,也有追求一切秘密的研究者。

    有背负使命,对抗一切入侵与阴谋的战士,也有带着秘密而来,藏起了野心的秘谋者。

    他们混在了人群里,就像是复杂的海域。

    妈妈轻声感慨:

    “现在,青港在努力的研究午夜法庭,他们试图通过一位终极的精神殿堂,来了解到高层次的精神力量是如何存在的,而你,我想也应该带你认识一下低层次的精神力量了……”

    “……”

    “低层次?”

    陆辛觉得妈妈的话有点怪,但看了一眼妈妈,就见她正认真的向自己点头。

    于是陆辛也认真的回答:“好,怎么开始?”

    妈妈微笑道:“从你的王国开始。”

    ……

    ……

    在妈妈的指引下,陆辛从黑色袋子里,拿出了黑桃J扑克牌。

    陆辛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如何使用这件寄生物品,但妈妈却似乎早就已经想好,轻轻接过了这张扑克牌,夹在二指之间,轻轻在眼前的空气里,慢慢的向下拖动,便打开了一条缝隙。

    仿佛空无一物的虚空之中,出现了一道血红色的竖眼。

    妈妈向着陆辛微笑,轻轻挽着他,缓走进了这只竖眼之中,同时提醒:

    “幻想。”

    “……”

    陆辛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在进入竖眼的一眼,展开了幻想的力量。

    妈妈是在借用这张扑克牌,让他进入深渊。

    黑桃J的扑克牌,借助于深渊的力量,可以让陆辛与某些现实中的物体交换位置。

    但是,也因为黑桃J扑克牌只是可以交换位置,所以,在陆辛的手里,它只能帮助陆辛短暂的打开深渊,下一刻,就会被黑渊的力量排斥,快速的返回到现实的世界之中。

    但是这一次,在妈妈的提醒下,陆辛进入深渊的同时,便展开了幻想。

    于是,便与之前每一次都不一样,陆辛感觉到,随着幻想的力量展开,自己的扭曲力场也正在飞快的扩展,精神力量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在快速的帮着他开疆拓土,一丝一丝,一缕一缕的扩大着辐射范围,而在这辐射范围内,一切的精神力量,都缓和了下来。

    深渊是一个血红色的世界。

    这个世界似乎真实,又似乎虚假,既像是客观存在,又像是具备自身的生命。

    陆辛进来的一刻,这个世界便会依照本能蠕动,将陆辛排斥出去。

    但是幻想的力量展开,却将这种排斥的力量压制了下去,得以让陆辛立足于这个世界。

    ……

    ……

    抬头看去,周围变得一片血红。

    陆辛可以看到青港的方向,高大的城墙与林立的建筑,都变得破烂不堪。

    这世界的一切,都仿佛生满了铁锈。

    回头看向基地方向,可以看到,基地里的一切,都影影绰绰,偶尔会掠过可怕的阴影。

    “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深渊了。”

    妈妈转头向着陆辛,轻声道:“但你有仔细观察过深渊里的生物吗?”

    陆辛微微摇头,看向了周围。

    他进入深渊很多次,但每一次都有事情要忙,所以很少会关心这里都有什么。

    另外,某种本质,也让他有着一种隐藏很深的高傲态度。

    这些普通的精神怪物,他不会放在眼里,因为这些怪物,本来也影响不到自己。

    但这时听了妈妈的话,他才沉下心来,静静的去看。

    于是,他看到了地面上,有着一层一层或是干枯,或是新鲜的黑色手掌。

    看着远处被卷满了铁锈的风一层层的拂过,不停的消失又复原的一栋栋破旧写字楼里,正倒吊着一只一只脖子被拉的极长的怪物,它们用力的扯着绳索一端,大口而无声的喘息着。

    他看到了有蒙着眼睛的怪物,迷茫的游走在暗红色的城市里,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看到了解落里警惕的盯着外界动静的怪物,一只手拿着生锈的刀子,不停插在自己身上。

    看到了死死盯着别人身上的血肉,却没注意到自己的血肉正在被啃食的怪物。

    看到了不停吞噬周围的东西,但却不知道自己的肚子已经快炸开的怪物……

    看到了双腿被束缚,只知道用身体向前蠕动的虫子……

    ……

    ……

    林林总总,鬼鬼崇崇。

    它们躲在了城市的各个角落,不起眼,但却无数不在。

    有的一看到自己,立刻缩回了阴影里,瑟瑟发抖,不肯出声。

    有的则是一脸迷茫,迎着自己的目光,也只知道将自己脖子勒得更紧,眼睛捂的更严。

    “你看,深渊也是有着很多生命的。”

    妈妈轻声解释:“既有这种最底层,且最没有价值的贪念之手。”

    “也有那些倒吊在了写字楼上,明明绳索勒紧了自己的脖子,但仍然把更多的东西抱在自己怀里,抱的东西越多,脖子上的绳子便将自己勒得越紧,直到彻底死亡的吊死怪。”

    “有那些蒙着眼睛,只知道向周围露出笑容的蒙眼怪。”

    “也有敌视着所有外来生物,却又不停的一刀刀插向自己的自伤怪……”

    “还有,那一个个不停吞噬周围东西,快要被撑死的野心怪……”

    “……”

    妈妈指向了那些怪物,看到它们一只只蜷缩在城市里,畏畏缩缩。

    身后的基地方向,有大片的阴影正在如同潮水一样卷来卷去,那是父亲在狂欢。

    但即使是父亲的气息,居然也不能让它们真的逃走。

    “深渊,就在人的心里。”

    妈妈轻声解释:“人心里的东西,也都在深渊里活着。”

    “只要人心里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念头,这些怪物便会一直存在,就如同那个基地里,哪怕恐惧的力量已经惊走了很多强大的怪物,但只要野心还在,这些怪物便会仍然存在。”

    “恐惧的力量也只会让他们暂时蛰伏,而不会消失。”

    “……”

    陆辛听着妈妈的话,轻声道:“难道这些怪物永远也不能被消灭?”

    “当然不是了。”

    妈妈笑着摇了摇头,道:“他们很脆弱,你一个念头就可以将他们完全消灭。”

    “嗯?”

    陆辛微微一怔,才意识到,自己的幻想能力辐射范围内,没有精神怪物。

    或者说,这些精神怪物,在自己的幻想能力下,显得如此弱小,确实如同妈妈所说,自己一个念头,就可以让它们全部消失,不仅如此,自己甚至还可以随意的让它们变得弱小,或是强大,又或者是让它们从这样一个怪物,变成另外一种怪物,简直随心所欲……

    他很快明白,这就是国王的力量。

    幻想国度之中,国王拥有着一样的权力。

    在现实,自己可以改变任何辐射范围内的精神力量。

    在深渊,自己拥有对所有精神怪物的生杀予夺一切特权……

    ……

    ……

    “你呀,真的是和其他能力者不一样的。”

    妈妈笑道:“如果换在别人身上,这肯定是一种笨的表现。”

    “第五台阶的力量,本来就是一种现实的终极力量,你可以任意的打造你的王国,在这个国家里,你就是唯一的意志,所以,你可以让整个王国内,所有人都把你当成世界上最有魅力的人,让每一个都甘愿为你去死,你可以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深信你是他们的挚爱。”

    “是他们一起轮回了十世的情人。”

    “你可以让他们每一个人回忆起来,都是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甘愿为彼此付出生命。”

    “你也可以让他们都把你身上的破烂衣服,当成是最美最时尚的衣装,让他们把你怪异的行为当成最绅士的举动,把你噪音一样的歌声当成天籁,把你无聊的话当成幽默……”

    “甚至,把你余额为零的账户,当成世界首富……”

    “……”

    说到了这里,她微微止住,向陆辛笑道:“你说,这对普通人的诱惑有多大?”

    陆辛怔了好一会,才笑着道:“只是感觉脸皮挺厚的。”

    妈妈听了这句话,眼神多少有些无奈。

    陆辛转头看向了周围,暗红色的光影里,不知藏着多少光怪陆离。

    他笑道:“其实我明白你的话,幻想的力量,在我刚刚掌握的时候,就已经明白那是什么了,那确实可以让我拥有所有想要的一切,甚至,是真实的,毕竟,当所有人的记忆,所有人的情绪与欲望,都变成了真实的,那么,最起码生活在幻想里,生活也会是真实的。”

    他抬手指去:“就好像我确实可以杀死这些人心里的东西……”

    “但是,如果我真的把这所有的东西都杀掉了,这个世界不会显得太过单调了吗?”

    “深渊变得单调,现实世界也就不会再是那么五颜六色的了吧?”

    “……”

    说到了这里,他笑着道:“包括我们赚到的钱,通过幻想,确实可以让我拥有很多钱,甚至撕一张纸,甚至连纸都不用,也可以让别人认为我给他递了很多钱,但是呢,对我个人来说,只有真的把钱递给他了,然后他心甘情愿的把东西给我,钱的存在才有意义。”

    妈妈听着陆辛的高论,虽然觉得有点古怪,但却听得很认真。

    最后,她有些无奈的笑道:“不得不说,你的精神内核虽然不太正经,但还挺结实的……”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才好放心的将这些事情都告诉你啊……”

    “走吧,我带你看些更深层次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