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六十一章 最底层的东西(三更)
    “前面解释的这些,你可以理解吗?”

    妈妈看着陆辛若有所思的样子,耐心的等了一会,才轻声问道。

    “可以的。”

    陆辛的回答,很对得起自己的大学文凭。

    而如果说,一开始他下意识的使用了幻想的力量,是为了破坏午夜法庭的逻辑链,阻止它对小鹿老师的审判,也隔绝它对青港二号卫星城的影响的话,那么,此时经过了妈妈在深渊里面的讲述,他也确实明白了,真正的幻想是什么样的力量,又有着什么样的层次……

    “那么,我要开始给你解释另外两种层次了……”

    妈妈满意的点头,轻声道:“你要听好,因为这是你即将面对的对手层次。”

    “……”

    “……”

    “超越了第五台阶的更高层次,便是真实造物。”

    说到了第六个台阶时,妈妈的声音,也微微放低了一些,这可能只是一个无意间的举动,似乎是生怕声音太高,就会惊动某个不知名的存在,引来祂的仇视与覆灭的殃灾似的。

    “我们平时经历的,各种能力与怪物,大多处于精神层面。”

    妈妈轻声道:“这一点,你应该了解的比别人更清楚些。”

    “不过,也会有一些特别的精神力量,已经开始对现实造成了影响,因此诞生了一些本来不应该出现在现实之中的,违背了物理常识与普通人认知的怪物。这样的精神怪物,便往往都是受到了超越第五个台阶的力量才会诞生的,一种从深渊,延伸到了现实中的力量。。”

    “……”

    陆辛听着,都不由得点了点头。

    这一点他是深有体会,因为他一开始,就拥有可以看见精神怪物的能力。

    这种感觉很奇怪,因为自己可以看到精神怪物,所以处理起很多污染事件来更方面,但也因此使得自己和其他能力者的认知割裂了开来,很多时候,在他们眼里,只是一团扭曲不定的精神力量,但在自己眼里,那就是一团真实而恐怖的,蠕动着的肉球与触手状怪物。

    但是,也不全然如此。

    加入特清部至今,他也已经见过好几个拥有实体的怪物。

    比如黑沼城制造的会拉小琴的大脑,比如后来他们制造出来的终极生物:神。

    这都是真切的存在于现实的,可以让人看到的精神怪物。

    “对造物力量的运用,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妈妈轻声道:“这种力量的层次很高,人类里面,还很少有真的可以控制这种力量而不失控的案例,但是,人类控制不了,不代表人类不会发现,并且尝试去控制这种力量……”

    “这就像是小孩在玩火,是我们最讨厌的行为。”

    “……”

    陆辛忽地反应了过来:这就是当初妈妈那么讨厌黑台桌实验的原因?

    另外,在遇到了黑台桌的实验体时,也确实可以发现,他们的造物,对自己影响很大。

    因为他们本来就触碰到了高层次的力量?

    ……

    ……

    “真实造物的力量,已经常人极难想象的高度,某种程度上,你甚至可以理解为,这本来就属于神的权柄,也是只有快要触摸到了‘神’这个层次的生物才可以掌握的力量,他可以将只存在于精神层面的存在,释放在现实之中,真的扰乱现实秩序,毁灭人类的根基。”

    “简单来说,真实造物的力量一旦出现,人类世界将毫无对抗的可能。”

    “……”

    “这么可怕吗?”

    陆辛不由得暗暗去想。

    其实,第六台阶的真实造物力量,他多少已经见过一点。

    不是完整的,但已经体现出了某些特质。

    最简单的,便是影响现实。

    自己到了目前,起码已经见过了两个拥有影响现实能力的人。

    一个,便是火种城时见到的二号。

    另外一个,是小时候的自己,或者说,是“暴君”。

    二号的能力,是可以将水杯变成苹果,小时候的暴君,可以将花瓶变成毒蛇。

    听起来多少有点像魔术师。

    另外一点就是,陆辛每次想起这个,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这根本不符合物理常识。

    就像小学的物理课本里便讲过,点石成金是不存在的。

    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拿一块石头给别人,让他相信这是金子,也可以让他拿给别人看,并且让其他的人,也都认为这是金子,甚至,可以让他们去化验,然后通过篡改他们的认知与思维,让他们相信这个检测出来的结果,仍然证明了这块石头其实是一块金子……

    但石头就是石头。

    再细腻与庞大的幻想,都会找到一个致命的漏洞。

    或许是这个检测的人,某一天,忽然发现检测的程度出了问题,或是某一天,忽然发现,这块石头的检测成果如果是金子,那岂不是说明了自己的房子和茶几,也是金子做的?

    这个漏洞是补不上的。

    但听妈妈的意思,达到了第六台阶,就可以藏起这个漏洞了?

    “真实造物,是最可怕的一种力量……”

    妈妈在陆辛想着的时候,已经带着他,来到了深渊中的一个奇怪地方。

    这里像是一片阴沉的海域,红月的光芒在这里都显得有些黯淡,似乎被吞噬了进去。

    她看着这片海域,轻声道:

    “我无法用言语作出详细的解释,但可以让你看一看,并了解这种力量是如何形成的。”

    “……”

    说完了这句话,她转头看向了陆辛,轻声道:“你做好准备了吗?”

    陆辛微微怔了一下,在她的眼中,居然看到了深深的恐惧,心脏不由跟着微微一沉。

    这是要做什么,居然可以让妈妈担心成这样?

    微微沉默之后,陆辛反而露出了笑容,故意轻松的笑着道:“好啊。”

    ……

    ……

    陆辛的笑容感染了妈妈,她挽着陆辛胳膊的手掌,微微用力,然后,她们两个人,在红月的注视下,慢慢的向下面那片“海域”,或者说,是一个更深的深渊,抬步走了下去。

    从进入了深渊开始,妈妈就一直带着陆辛在这里散步。

    她似乎是刻意在让陆辛了解这里。

    而如今,她们则是在往深渊的更深处走去,于是,一种奇异的体验,浮动在陆辛的心底,他感觉自己像是进入了一个没有重力的,一切都颠倒的世界,又像是沉浸在了一个诡奇绚烂的梦里,并且在这个梦里越沉越深,他远离了现实,更是在远离这一片暗红色的深渊。

    像是在大海之中深潜。

    他看到了一层一层,不同的景象。

    那一片暗红色的世界开始变得模糊之时,他看到了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黑暗。

    黑暗深处,似乎什么也没有。

    但陆辛定睛看去时,却猛得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看到了一座一座巨大的神像,有的是拈花微笑的佛陀,有的是手持拂尘的天尊,有的是神情悲苦的天父,也有林林色色的妖狐蛇神,这一尊尊的雕像,便存于在无边的黑暗里,每一尊都高大无比,在他们面前,陆辛感觉自己渺小的如同苍蝇,有深深的无力感。

    但这数不清楚的神像与佛陀,却都藏在了这片黑暗里,静默不言。

    这有一种让人绝望的恐怖感……

    “在这里,看到什么都不意外……”

    妈妈轻声解释着:“深渊便是人心,人心里本来就藏着任何东西。”

    “有的是被他们遗忘的,有的是被他们刻意藏起来的。”

    “也有的,是他们一辈子都不会承认,但却切切实实,一直影响着他们的。”

    “……”

    陆辛沉默着不说话,只是一直与妈妈走向了深渊的更深处。

    他看到了一幕幕光怪陆离的景像。

    看到了巨大的墓碑林立在无边的黑暗中。

    看到了生锈的奖杯堆成了巨大的垃圾山脉。

    看到了一张张各种颜色的美人的脸,像是风干鱼一样串在了细丝上。

    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枪械,被身材庞大如同高楼一样的婴儿抱在了怀里玩耍……

    ……

    ……

    这就像是把这世界上无数人的噩梦,一点点用抽象的手法展现出来,办成了一个巨大的展览,所以人可以在这些绝望的场景中,真实而清晰的感受着这所有的怪诞与荒凉。

    他看到了绝望的森林,看到了死亡的花朵,看到了孤独的怪物,看到了绝望的灵魂。

    越是进入更深层次,种种绝望与光怪陆离越多。

    但随着越发的深入了深渊,陆辛看到的虚幻影像,反而越来越少,只有大片的黑暗。

    像是永恒的孤寂与死亡。

    渐渐的,一种从心底升起的颤栗在心头涌了起来。

    他忽然感觉到声声低沉的哀嚎,那是黑桃J扑克牌,在拼命的挣扎,似乎感到了恐惧。

    “沙沙沙……”

    周围响起了几万只蚕虫在啃噬着桑叶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耳边,眼前,脑海里。

    “那是……”

    就连陆辛,也忽然感觉异常的紧张。

    “没关系,你只需要看到……”

    妈妈的声音,在他身边响了起来,她的脸上,满是坚毅。

    而她的身上,不知何时,居然已经开始出现大片的伤口与鲜血,脸色却忽然坚定,甚至绝决。

    “为了让你看这一眼,冒再大的险也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