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六十二章 深渊最底层
    妈妈的话让陆辛闭紧了嘴巴,也将自己的“视野”调到了最清晰的程度。

    他也想知道妈妈想让自己看清楚的是什么……

    “嘶嘶……”

    手里的黑桃J扑克牌,随着他们越来越接近,已经像一只小兽般挣扎了起来。

    平时根本不敢反抗陆辛的它,似乎恐惧到了极点,拼尽力量挣扎着,锋利的边缘几乎要削掉陆辛的手指,好让自己脱身,只是,陆辛死死的捏住了它,不由它掌握自己的命运。

    同一时间,沙沙沙的蚕噬声音不绝于耳,那细腻的声音钻进了人的脑海,让人发狂。

    就连鼻端,都似乎嗅到了一种新鲜的血腥味,让人难受至极。

    陆辛看向了妈妈,心脏都在剧烈收缩。

    她的伤势在飞快加剧。

    她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而且一点点的晕染了开来,像是绽开了大朵的红花。

    而且这种红花正在绽放的越来越鲜艳,让人心惊胆颤。

    而且,陆辛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妈妈是在替自己承担着这种伤害。。

    就像当初她第一次站在了自己的身前,帮自己挡下了多管转轮枪的子弹一样。

    即使在这时,她看到了陆辛担忧的眼神,也只是微微摇头,神情严肃的向下指了过去。

    陆辛咬住牙关,不让自己表现的情绪太过激烈,猛得转头看去。

    然后,他整个人的表情,忽然呆滞。

    ……

    ……

    这一眼看过去,陆辛感觉,自己应该已经看到了深渊的最底层。

    之前随着他与妈妈在深渊之中下沉,他已看过了一片一片,深渊里不同的景色。

    但是直到此时,他仍然感觉自己对深渊的了解极为肤浅。

    如今,自己也并未真正下落到深渊的最底层。

    只是,他的精神力量化出来的“视野”,却已经勉强可以,让他看到最底层的景色……

    ……或者说,是人!

    庞大无比,又拥有着无尽丑陋的,人。

    陆辛是很勉强的把那种东西形容为人的,因为那种东西,巨大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的形状,只能看到巨大的触手与扭曲抽象的身体,像是一堆堆腐烂的肉,铺满在了深渊下方。

    或者说,不是“像”,而是真的腐烂。

    那东西的身体,无法想象的巨大,淹没了整个深渊的底层。

    腐烂的身体上,甚至还可以看到一只只黯淡的眼睛,和未长成的人体器官。

    扭曲的精神力量,从它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绽放,影响着深渊里的空气,一点一点的延伸了出来,隐隐约约,像是形成了黑雾一般的气体,幽幽荡荡的飘洒着,在深渊里袭卷。

    它似乎一直存在于这里,一直这么腐烂下去。

    自己便是一个腐烂的世界,自己也是自己的尸体,以及墓碑。

    陆辛在看到了它的这一刻,忽然生出了强烈的熟悉感。

    同一时间,又生出了强烈的恐惧感。

    这是真正的恐惧感,比他人生之中遇到的所有恐惧感加起来之和,都要强烈。

    “啊……”

    他下意识的动作,是捶打自己的脑袋。

    用的力量如此之大,恨不能将自己的脑浆都要捶出来。

    因为他有了一种错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正在一寸寸苏醒,并且与自己为敌。

    ……

    ……

    “呼……”

    同一时间,陆辛看到了下方的巨大“怪物”时,那怪物似乎也看到了他。

    这只怪物应该已经死去。

    但是在陆辛看到了它时,它巨大的身体,却在一寸寸的,慢慢的复活了过来……

    陆辛感受到的身体正在一寸寸苏醒的感觉是错觉,但它却是真的。

    已经腐烂的身体里,开始有一根一根的肉芽生长了起来。

    这些肉芽努力的翘起身体,看向了陆辛的方向。

    蠕动的血肉,居然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化,慢慢长出了人的身子,人的脑袋,以及五官。

    它们一个个的,越来越像人,表情越来越生动。

    忽然伸长了手臂,用力的向着陆辛挥舞着,脸上带着狂热的表情。

    陆辛感受到了一种召唤。

    他忽然心脏剧烈的跳动,内心深处,似乎生出了一种想要冲下去,与它们拥抱的感觉。

    不,应该是融入,彻底融入它们,成为它们中的一员……

    ……

    ……

    “好了……”

    妈妈一直在看着陆辛,哪怕她的身体已经成为了血人。

    她忍受着强烈的痛苦,保持理智,看着陆辛,直到这一刻,她才忽然低声开口。

    同一时间,她也急忙抱住了身体正在剧烈颤抖的陆辛。

    陆辛可以从她的身上,嗅到浓烈的血腥味与高级香水的味道,同时感受到了她的拥抱,混乱不堪的脑袋,才在这一刻,冷不丁受到了刺激,从那巨大的幻象中清醒了过来。

    “快走……”

    他下意识的大喊,从自己的声音里听到了颤抖。

    “别怕,别怕,没关系的……”

    妈妈的声音同样也在颤抖,那是紧张与痛苦交织出来的颤音。

    在她说着这些话时,陆辛听到了剪刀“喀嚓”的声音,深渊底层给自己带来的强烈吸引力,似乎因此减轻了一些,然后感受到,妈妈正带着自己的身体,飞快的向上层浮去。

    “呜呜呜……”

    各种各样超出了文字形容的复杂叫喊,忽然从下方响起。

    陆辛此时甚至不敢低头去看,但是即使不看,他也奇异的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

    那是从下面的身体上生长出来的“人”,正在愤怒的大吼着,脸上似乎有着背叛与嫉妒的情绪,它们一个个的努力伸长了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触手一样,飞快的向上延伸了过来。

    整个深渊都在晃动。

    陆辛能感觉到腐臭与绝望的气息正在将自己包围,无数的嘶喊声涌进了自己脑海。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痛哭流涕。

    他这还是第一次,感觉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

    但幸亏,有妈妈紧紧的抱着自己,在无尽的混乱中,飞快的向着上层冲去。

    陆辛这也是第一次如此真实的感觉到妈妈。

    感觉到她身体上传来的温度,感觉她抱着自己的决心。

    甚至,感觉到她承受每一次痛苦时身体的颤动。

    她在从一个绝望的深渊里,用尽了她此生最大的力气,一定要将自己带到上层世界……

    像是在拔河。

    而她的对手,是一种绝望而强大的东西……

    ……

    ……

    轰隆隆……

    陆辛的耳中出现了一串串山崩地裂与滚雷流过的声音,然后又是一百万只绝望的灵魂在绝望哭喊的声音,他像是在正在毁灭的世界里麻木的穿行,整个人都失去了自我。

    他只能任由妈妈拖着行走。

    时而绝望的陷入了深渊,时而又像是在温水中沉睡一样安稳,几乎忘记了时间。

    所以,他几乎完全不知道在这种状态里多久,也不知道后面又经历了什么。

    他只能感觉到绝望的空间里,喜悦、悲伤、愤怒,种种情绪实质般来涌来,将自己淹没。

    昏昏沉沉,根本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他像个溺水一样的人,陷入了恍惚的睡眠。

    那些已经过去的混乱与嘶吼,仍然在他的梦境里来回回荡,像是永远缠上了自己。

    直到某一刻,清晰的微光映入了眼帘。

    他猛得惊醒,便发现自己已经在漫天星光之下,周围是枯黄的野草。

    远处,基地的灯光如星辰璀璨。

    陆辛感觉到了现实世界的安全感,过了很久,才终于缓缓的转身,就看到妈妈正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双手抱着膝盖,她的身上,满是大片的鲜血,可怖的伤口迟迟不肯消失……

    察觉到了陆辛醒来,她慢慢转过头来,脸色苍白,眼眶微微发红。

    “对不起……”

    她轻声道:“但我必须让你看到。”

    陆辛有好长一会,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说,逻辑思维还没有恢复。

    过了很久,他才忽然深深吸了口气,向妈妈道:“刚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最初。”

    妈妈轻声回答:“已经死亡,但又永远不可能真正死去的东西。”

    “它躲在了深渊的最深处,等待着被别人唤醒。”

    “你刚刚感受到的,就是它的力量。”

    “也是我想让你看到的,第六台阶的本质。”

    “……”

    “第六台阶……”

    陆辛甚至感觉有些难以置信:那么恐怖的东西,只是第六台阶吗?

    妈妈看出了陆辛的混乱,但却没有试图给他细细的解释,而是认真的看着他,轻声道:

    “我一定要让你看到这种力量,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种力量存在。”

    “而且,你以后会遇到很多人。”

    “他们会有无数个计划,有的是对抗,有的是屈服,有的是继承,甚至清理或研究……”

    “但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继承深渊最底层的力量。”

    “这些计划,或许每一种,都会有他们自身的出发点与道理,但是我都不信……”

    “……”

    “那……”

    看着妈妈认真的模样,陆辛微微诧异:“你相信的是什么?”

    妈妈转头看向了他,轻声道:“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