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八十章 终极——盗火者
    与家人对视了一眼,陆辛便向前走来,一步步接近了教堂。

    这个阴冷小镇里的教堂,与充满了疯狂与暴力的小镇居民相比,异常的安静。这似乎是唯一没有活物存在的地方。但是,在靠近了这个地方时,又可以隐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周围,似乎充斥了无数看不见的幽灵和影子,它们在与现实极近的地方,夸张的围着自己旋转。

    陆辛甚至可以感受到他们的脸贴着自己的鼻尖嘶吼,指甲刮过自己后颈的感觉。

    但陆辛对它们视而不见,只是慢慢的走到了教堂面前,稍稍驻足,然后抬起了手来……

    ……敲门。

    笃笃笃……

    他动作很轻的敲在了教堂虚掩的破旧木门上,彬彬有礼的问:

    “请问,里面有人吗?”

    “……”

    “……”

    敲门声响起的一瞬,所有虚幻的影子,忽然消失无踪,仿佛受到了惊吓。

    但陆辛只是平静的站在了教堂的门前。

    他敲门的声音不大,询问的口吻也很有礼貌。

    毕竟妈妈说了,要先礼后兵。。

    在他敲门的时候,可以明显的看到,父亲紧张得影子都在微微颤抖,平时,他哪怕是面对着一整座城市,也可以拥有绝对的高位感,拥有着瞬间便可以将整座城市吞噬的底气,但如今,面对着这座小小的、破旧的,似乎轻轻一推,就会倒塌的教堂,反而有些心虚。

    教堂里面,没有人回应。

    于是陆辛便在微微沉默之后,轻轻抬手,将教堂的门推了开来。

    “吱呀……”

    粗糙的门轴发出了尖锐的响动,阴冷的风随着陆辛推门的动作,趁机灌了进去。

    陆辛深呼了口气,走进了教堂。

    他看到了这小小的教堂里面,简单的布置。

    教堂不大,只有十几排空荡荡的椅子,略显紧凑的排列在了大厅里面。

    再往前去,立着一个上半身淹没在黑暗里的神像,向左侧低垂着脑袋,如同绝望的人。

    教堂里似乎没有通电,只在神像下面,点着三四排粗短的白色蜡烛。

    随着外面的风灌了进来,蜡烛的火苗摇曳不定,将周围的光线也吹的凌乱了起来。

    陆辛的目光轻轻扫过,便看到了教堂里面,唯一的一个人身上。

    那是一个穿着传教士服装的老人,头发花白,正静静的坐在了第三排长椅上,低头祈祷。

    也是在看到了他之后,陆辛顺势向前面的神像看了一眼。

    刚刚适应了教堂里面光线的眼睛,看清楚了上面的神像模样……

    ……没有五官。

    那赫然是一具没有脸的神像。

    这个打扮的如同传教士一般的老人,在空荡荡的教堂里,独自向着没有脸的神像祈祷。

    ……

    ……

    “果然是你……”

    还不等陆辛想好,怎么向这个孤独的传教士开口,身后便忽然出现了恼恨的声音。

    是父亲。

    他也第一时间跟着陆辛走了进来,旋即就看到了那个老人的背影。

    一时之间,他的眼睛里射出了酷烈至极的恨意。

    身边的黑色影子像是被大风掀起的袍子一样疯狂的席卷了起来。

    陆辛甚至可以感受到他身上那如同实质一般的恨意,在疯狂的向着那位老人倾泄了过来。

    “三十年未见了,原来你还活着……”

    “当初你背叛我,偷袭我,夺我权柄,毁我尊名,可曾想过,我会找过来?”

    “……”

    父亲的咆哮声一旦响起,便收不住,愤怒的如同……如同骂街。

    “你是被他偷袭的?”

    陆辛自动屏蔽了父亲的咒骂,从他的话音里,倒是捕捉到了一点有意思的秘密。

    这也让他微微有些好奇,对父亲的过往忽然很感兴趣。

    “当然是他……”

    父亲听到了陆辛的话,立刻转向了他,但因为太过气恼,甚至口吻都来不及改变,哪怕是在向陆辛说话时,也可以感觉到明显的气恼与愤恨:“就是这个卑劣的家伙,偷袭了我……”

    “否则当年那些人类,怎么可能有伤到我的能力,怎么可能把我囚禁起来……”

    “……”

    “我……”

    父亲的咆哮震得整个教堂都簌簌发抖,似乎快要散架:“我本是夜之君王……”

    “正是被他偷袭,才成为了夜之囚徒!”

    “……”

    “君王……”

    陆辛微微惊讶,之前并不知道,终极的代号之中,还蕴含有这些微妙的变化。

    以夜为名,以君王自居,曾经的父亲,该是什么样子的存在?

    只是,这样的存在,为什么会被偷袭,夺去了尊名,变成了囚徒?

    换一个角度想,这个可以偷袭父亲的传教士,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

    ……

    “没想到,你居然躲在了这里……”

    也就在陆辛感觉好奇时,妈妈轻轻叹了一声,走进了教堂。

    看向了那位面朝无脸神像的老人,脸色居然显得微微有些酸楚,过了一会,才轻声道:

    “当年我们第一批降临,你应该是最早认识到了自己身份的那个,也是最早知道应该做什么的人,我们都以为,你会是对现实影响最大的一位终极,甚至可能登临新的王座……”

    “但没想到,你居然会躲在了这个地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

    陆辛微微好奇,向妈妈看了过去。

    从妈妈的话里,好像又听到了很多关于过去的事情。

    “唉……”

    刚才在父亲疯狂的咒骂里,始终没有半点反应的老人,听到了妈妈的话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低叹,然后,他慢慢的转过了身:“躲在这里,或许是我唯一觉得不会错的事情。”

    “嗯?”

    看到了那个老人的脸时,陆辛心里都不由得微微吃惊。

    那个老人的脸,在不停的变化着。

    时而是个哭泣的婴儿,时而是个麻木的女人,时而是个伤心的少女,时而是个愧疚的少年,时而带着阴冷的暴躁,时而带着狂烈的仇恨,这无数张不同的面容,重叠在了他的脸上。

    似乎一刻不停的变化着,又似乎始终只是那样,其实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看到了这个老人,陆辛并不觉得自己真的看清了他的真正模样。

    只有一种感觉,他非常的虚弱,也非常的苍老。

    哪怕他的脸看起来只是一个还没长牙的婴儿时,给人的感觉,都是异常苍老的。

    “你……”

    看到了这个老人的样子,父亲微微一怔,旋即有些惊醒。

    妈妈的脸上,则明显有些意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才轻轻叹了口气:

    “难怪我们来之前,她还要约法三章,让我们不要伤害你……”

    “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这么虚弱……”

    “……”

    微微一顿,她才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好奇:“堂堂盗火之人,追求真理的终极……”

    “作为当初最早降临,也最早认清了自己的存在,你为什么会这么虚弱?”

    “……”

    “盗火者?”

    陆辛的瞳孔微微一缩,这个苍老的传教士,居然是十三终极之一的盗火者?

    但是,看他的样子,很难把他与终极联系到一起。

    因为,在他转身之前,他给陆辛的感觉,甚至是一个活人,而非精神层面的生物。

    “大概,是因为我被难题困住了的缘故吧……”

    苍老的传教士,或者说,盗火者,并没有隐瞒,低声做出了回答。

    “你呢?”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妈妈,轻声道:“窥命,你找到正确的命运了吗?”

    “窥命?”

    陆辛心里微微一动,又忍不住看向了妈妈。

    妈妈此时,没有被人说破了身份的反应,只是脸色看起来有些哀伤。

    这种哀伤,有种类似于她之前提起执剑者的时候那种哀伤。

    但又比那种哀伤,还多了一点东西。

    过了很久,她才轻轻摇头,道:

    “我只是确定了一点,没有正确的命运,每一个路口都是合理的……”

    “不过……”

    微微一顿,她转头看向了陆辛,目光变得温柔:“我确实找到了。”

    ……

    ……

    在妈妈看向了陆辛时,苍老的盗火者,同样也向着陆辛看了过来。

    他的眼中,露出了温和的笑意,轻声道:“你好。”

    陆辛微微一怔,然后也向着老人点头,礼貌的回答:“你好。”

    老人的笑容更温和了,忽然道:“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让你选择最重要的一件东西。”

    “那么,你会选择什么?”

    “……”

    “?”

    陆辛冷不丁的迎着这个问题,多少有点措手不及。

    转头看了妈妈一眼,想试探着询问,这个问题有没有标准答案。

    但妈妈没有给自己指点,似乎很安心的任由自己来回答他的询问。

    于是陆辛也只好自己认真的想了一下,抬头看向了老人,轻声回答道:

    “生活。”

    “……”

    这个老人的问题,似乎不容得自己回答太多的话。

    因此,陆辛也只能这么简短的回答。

    实际上,他想说的很多。

    比如,在一个有秩序与文明的世界里,过一种体面且有钱的生活。

    比如,在一个有秩序与文明,每个人都快乐且自由、安全且有趣的世界里,过一种轻松体面,且可以用一种正确的方式,把钱花出去买回自己想要的东西,或是把钱赚回来的生活。

    需要有秩序,需要有文明,每个人也都需要快乐而且自由。

    哪怕这样的生活并不完美,但起码要给人看到方向:

    我努力了可以变得有钱,我不努力也不会被饿死在街头。

    ……这是老院长当初无数次给他们讲过的,前文明时代的生活。

    ……

    ……

    陆辛的回答很简单,感觉这两个字都没法准确传达自己的意思。

    但是,那位老人却似乎听懂了,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向妈妈道:“没想到窥探命运的你,找了这么一个朴实无华的人。”

    妈妈淡淡道:“野心太大,容易出事,也容易伤害到无辜的人。”

    老人仔细想了一会,笑道:“是的。”

    说着话时,他轻轻站了起来。

    直到这时,目光才扫过了父亲,以及陆辛身边,身上背着灰色小背包的妹妹。

    眼睛里似乎有些笑意,然后他来到了神像前,打开了神像下面的一个暗格。

    只见里面隐隐约约,似乎有着一只黑色的箱子,浓重的黑暗,从箱子里散发了出来。

    “那是我的……”

    父亲看到了那只箱子,激动的喉咙里都发出了压抑的低吼。

    “所以,来吧……”

    老人静静的站在了箱子前,双手自然的下垂,交握在了身前,向着陆辛一家人微笑。

    教堂里面,于这一刻,忽然响起了无边无际一般的疯狂吼叫,似乎是在与现实极为接近的一层,忽然有狂暴而阴戾的怪物,拼尽了力量,发出了让人大脑混乱与浆糊一般的嚎叫。

    老人的声音在这无边的疯狂里,则显得安静而从容:

    “让我看看,你们有没有能力拿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