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八十一章 真理不惧暴力(一更)
    直接就要动手了吗?

    陆辛心里,多少有点无奈。

    一开始是做好了为夺回父亲的东西而动手的准备的,但是见到了这个老人,或者说,盗火者与自己想象中的充满敌意不同,因此也就有了一点可不用使用武力,而达到目的小奢望。

    只是没想到,简单的沟通之后,还是需要通过力量来拿到。

    虽然有点小小的不痛快,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

    因此在他看出了老人的想法之后,就微微点了下头,缓步向前走去。

    整个教堂里,开始有细微的空气波纹出现,颤栗。

    陆辛来到了那位老人的身前三步之外,轻轻站定,向他点头,道:“那我开始了。”

    “不好意思。”

    “……”

    老人静静的看着他,脸上露出了微笑,轻声道:“你是个有礼貌的年青人。”

    “我喜欢你这种对一切都保持尊重的态度。。”

    “……”

    陆辛笑道:“讲礼貌不是做人最基本的态度吗?”

    说着话时,他已经伸手向着老人身后,神像下面的暗格之中的黑色箱子拿了过去。

    幻想的能力早已释放。

    在老人眼里,或者说,在一切精神层面的生物眼中,自己只是向前走了几步,站定在了老人面前,与他客气的对话。距离那个暗格之下的箱子,起码还有着七八米的距离。

    但在现实层面,陆辛已经绕过了老人,来到了暗格之前,向黑色箱子伸出了手。

    这算是陆辛的策略,也是他能想到的,最直接的一个方法。

    既然决定了要拿回来,自然要选择最有效率的方法。

    ……

    ……

    “哗哗……”

    但是,在陆辛伸手向暗格之时,指尖触动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圈圈的涟漪。

    好像,自己正在将手伸进一个竖直的湖面。

    涟漪荡开的瞬间,老人出现在了陆辛身前的左侧。

    正是他手掌虚按,释放了这种精神冲击,挡住了陆辛伸向暗格的手掌。

    而且让人感觉极为奇妙,他释放的精神冲击,居然异常的柔和。

    柔和到周围空气里甚至没有出现相应的波纹,身后架子上的蜡烛烛火,也没有颤抖半分。

    虽然是以精神冲击的形势释放,但倒不如说,这是一个精神屏障。

    ……

    “真理,是不会被幻想所欺骗的……”

    老人的目光看着现实中陆辛所在的位置,轻轻笑着点头。

    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看破了自己的“幻想”,并且精准的挡在了现实中的自己面前?

    陆辛心里多少有点惊讶。

    然后他抬头看着这位苍老,但始终给人一种温和之感的老人,轻轻呼了口气。

    “骗不到,就只有抢了!”

    这句话说了出来时,他收回了自己伸出去的手掌,慢慢握起了拳头。

    随着拳头握起,开始有黑色粒子覆盖在上面。

    然后他忽然咬牙,猛得一拳向着眼前这位老人的精神屏障打了过去。

    “呼喇喇……”

    黑色粒子的剧烈震颤,使得周围的空气,忽然炸起了层层涟漪。

    肉眼可见的波纹使得整个教堂内部,温和微弱的烛光,都形成了玻璃一样的结晶体。

    就如同是水流变成了冰,空气一寸寸的凝结,也将这种无形的烛光变成了固定的形态,并且因为黑色粒子的撕裂,形成了细碎而规整的反光截面。五彩斑澜的光线,有瞬间的绚烂。

    “吱呀呀……”

    同一时间,教堂则如同发生了地震,墙壁与穹顶挤压,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

    覆盖了黑色粒子的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面前的精神屏障上。

    这样结实的一拳,陆辛还是第一次使用。

    当初面对藏杖人挥舞起拳头时,他还无法太熟练的用黑色粒子覆盖拳头。

    而与执剑者对抗时,它因为濒临失控而导致精神乱流席卷四方,自己很难有这样的机会。

    但在此时,这一拳以前所未有的精准与力道,砸在了精神屏障上。

    轰隆!

    黑色的拳头与精神屏障碰撞时,整个教堂里都明显的剧烈震颤了一下。

    教堂里面的一切,都发出了一种强烈的颤抖,好像被陆辛这一拳的冲击打出了重影。

    吱呀呀。

    摇摇欲坠感出现,教堂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后面的妹妹更是有些惊恐的抬起了头,身体似乎都被余波震得有点变形。

    ……

    ……

    但下一刻,陆辛惊愕的抬起了头。

    他发现,自己这一拳打在了老人的精神屏障上面,然后就被拦了下来。

    屏障没有破碎,甚至没有变形。

    就连自己这一拳打出去所引动的精神力量震颤,都被这一层屏障吸收。

    只能够看到,在自己的拳面与屏障接触的地方,有一连串怪异的符文成条状出现,像是电脑的代码一样飞快的闪过,然后就感觉自己这一拳里的力量,正在奇异般的消失。

    屏障身后的老人,脸色没有半分变化。

    就连屏障后面,那一排排的架子上明亮的火苗,都没有半点颤动。

    “真理不会惧怕蛮力的。”

    老人看向了陆辛,眼睛里的笑意越来越浓:“哪怕这蛮力是来自于暴戾的君王。”

    “试图摧毁真理的暴力越严重,越会受到强烈的反噬……”

    “……”

    “嗯?”

    他的话声很温柔,与其说是对抗,倒不如说是在向陆辛讲解着什么。

    但在他的话声出口时,陆辛忽然警惕了起来。

    下一刻,他忽然感受到了异常狂暴的力量,从老人的精神屏障上面释放了出来。

    这种力量粗狂,野蛮,拥有着毁灭一切的特质。

    “是我自己的力量……”

    陆辛瞬间便反应了过来,猛得收回了自己的拳头,快速向后退去。

    果不其然,在他收回了拳头的一刻,便看到老人的精神屏障上面,坠落的符文忽然加快。

    无数交织的符文与精神屏障的力量融合到了一起,变成了一只黑色的拳头,随着自己的手掌从精神屏障上面收回,这只拳头则跟着自己从屏障里面打了出来,如影随形般跟着自己。

    那是自己打进了屏障中的力量,又被屏障如数反弹了回来!

    “嗤啦……”

    陆辛正在收回的拳头,与屏障里冲出来的拳面对撞,巨大的力量瞬间撕裂了空气。

    周围的一排排长椅,都被这力量的碰撞一片片的撕碎,变成了木屑。

    陆辛更是脸色猛得一变,左臂的骨骼甚至都节节暴碎,身体便像是断线了的风筝一样向后退去,直接撞穿了教堂的墙壁,整个人也随之来到了教堂外面,湿漉漉的街道上……

    同一时间,陆辛表情忽然有些激动:“拿到了。”

    “嗯?”

    教堂里面,精神屏障后面静静看着陆辛的老人,脸色忽然微微一变。

    他注意到了陆辛的右手。

    身体向后跌出之时,陆辛的右手却向前探出。

    从对面看去,只能看到陆辛的右手臂断面。

    那是因为他的右手向前探出,便像是直接伸进了虚空截面里面。

    因此,只能看到他的手肘后半部分,半面的小臂与手掌,却都不知道去向了哪里……

    ……老人的反应极快,猛得转身,就看到了身后暗格里,出现了一只苍白手掌。

    苍白手掌穿过层层空间,也越过了老人的屏障,抓向了暗格之中的黑色箱子。

    在老人发现时,苍白手掌,甚至已经抓住了箱子。

    ……

    ……

    苍白之手。

    横跨空间的强行窃取。

    哪怕相隔数百里,只要具体知道目标的具体位置,就可以成功窃取。

    此时的陆辛就知道黑色箱子在哪里,因为一眼就可以看到。

    这一刻,陆辛甚至已经有了触摸到了黑色箱子的感觉,立刻便已收回了手掌。

    “嘭嘭嘭嘭……”

    一连串击碎玻璃的声音响起,苍白之手抓住了箱子,快速收回。

    窃取成功了。

    陆辛明显感觉到了一种跌跌撞撞扯回了某个东西的感觉。

    心里,甚至都微微松了口气。

    但是当他看到了自己的右手时,却不由得微微一怔。

    他感觉自己正拉扯着什么东西,但却发现右手之中其实空无一物。

    手掌感到的无形滞塞感,让他感觉自己好像在拖着一张无形的渔网一般。

    而下一刻,随着自己右手飞快收回的感觉,那张渔网,反而顺势向着自己的身上扑来。

    “荷荷荷……”

    耳中瞬间传来了无数迷茫的哭声,陆辛感觉自己失去了方向感。

    “噗……”

    他双足落地,踩在了坚硬的石板路面上,但下一刻,双脚便陷入了石板之中。

    意外之下,他立足不稳,伸手去按向地面。

    旋即,他的手掌,也陷入了石板地面,好像陷入了一团粘粘的胶水之中。

    微微惊讶之下,他的精神力量猛得释放。

    意图借这种精神力量释放的力量将自己的身体反弹出去,。

    但精神力量释放的一瞬,他便忽然感觉自己的精神力量,也被柔软黏稠的石板吞噬了进去,并牢牢固定,像是自己身上散发出去的网,被无数只手,拼命的抓住,反而拉的更深。

    只不过,在精神力量释放的一刻,他眼前的画面变幻,总算看清了真相。

    哪里有什么石板,小巷,自己立足之地,全都是一个又一个诡异而潮湿的黑色人形。

    他们的身体挤在了一起,手掌向上撑起,组成了石板地面。而在自己落地时,他们则忽然用手掌拉住了自己,让自己陷进了这混乱的人群,将自己紧紧的包围住,一只一只鬼鬼祟祟的手掌,还正顺着自己的小腿,胳膊,不停的向自己的身体上摸索,要将自己全部吞噬。

    无论自己做出任何反抗,力量都反而会被他们吞噬,反而将自己抓的更紧。

    ……

    ……

    “真理无处不在,所以你无法跃过真理。”

    同一时间,教堂里面的老人正微笑着开口,声音响在了陆辛的耳边:

    “真理与迷茫相伴,所以你认为自己窃取到了真理的时候,往往只会抓住迷茫……”

    “……”

    “……”

    “闭嘴闭嘴……”

    “装神弄鬼……”

    “你所擅长的,只有欺骗……”

    “……”

    同一时间,教堂之中,父亲与妈妈则是趁着陆辛与老人全力相拼之机,各自发现了老者的弱点,父亲厉声咆哮,身边的黑色影子忽然涌动起来,掀起巨浪,狠狠向着老人卷去。

    妈妈则是手掌放进了小包里,身体忽然分成了两个影子。

    一个快步离开了教堂,来到了陆辛身边,快速的伸手,拉住了陆辛扬起的手掌。

    另一个冷眼看向了老人。

    眼睛里面,瞳孔忽然微微紧缩,呈现出了一圈一圈的环状,直延伸向了眼睛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