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妈妈的洞察之眼(三更)
    和妈妈一起大步赶回了教堂时,就看到了父亲正在摁着那位老人打。

    整个教堂里,无穷无尽的精神力量交织冲撞在了一起,形成一幕幕虚幻的画面。

    这些正在彼此厮杀与吞噬的精神力量,弥漫在了教堂之中。

    每一丝影响到了人的大脑,都会在大脑的生理机制下形成一幕幕作为人之个体所能理解的画面。

    因此当这种庞大而纷繁的精神力量迸发开来时,陆辛看到这教堂里面,像是成为了无数重叠的空间,无数个不同的世界形成了复杂的综合体。

    有的空间画面里,父亲骑在老人身上,愤怒的一拳拳的捶他的脸。

    有的是画面里,老人被固定在了铁架子上,父亲拿着一样样的刑具给他施以酷刑。

    有的画面里,老人在床上躺着,父亲忽然从窗户里爬了进来,向着他蒙头就砍。

    有的是父亲站在了高楼上,提着老人,松手将他丢了下来。

    有的是父亲坐在了高高的王座下,下面跪着绝望的老人,承受皇帝的怒火……

    ……

    ……

    恐惧的呈现画面有无数种,就算一个人竭力全力的展开想象,也无法把所有的恐惧类型与画面全部想象得到,但是恐惧的本质却只有一种,被父亲运用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可是面对着父亲的疯狂进攻,老人仍然表现出了出奇的镇定与从容。

    无数散发开来的精神波动,与空气里随时可以捕捉的画面中,有一半是父亲在恐怖的折磨这个老人,但另外一半,甚至可以说是一大半,则是截然不同的场景。

    其中,有的是在课堂上,是老人站在了讲堂上,一本正经的给父亲讲解着复杂的学科与理论知识。

    有的是在研究室里,两人联手做着某种研究实验。

    其中,父亲是被研究的角色。

    有的则是在夕阳下的草坪上,老人与父亲坐在了一起,安静的交谈,议论。

    ……

    ……

    父亲为主导的画面里,在父亲的折磨下,有部分老人屈服了,也有更多的被折磨死了,屈服的便都成为了父亲的力量,折磨死的则消散开来,成为了纯粹的精神力量余波。

    但与之对应,老人对父亲的力量似乎转化的更多。

    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精神力量对撞之中,老人的精神力量似乎本就克制父亲。

    拥有了真理,便不再恐惧?

    若是细细去想,仅从这两种精神力量的交锋之中,就可以延伸出很多思考。

    但陆辛晃了晃脑袋,集中了注意力。

    现在不是思索这些的时候,他握紧了拳头,便准备上前去帮忙。

    “不要着急……”

    妈妈阻止了陆辛,定定的看向了前方,道:

    “在他的领域,每被欺诈一次,我们就会损失一部分力量。”

    “所以,要抓住机会再出手。”

    “……”

    听着她的话,陆辛也只能点了一下头。

    只见妈妈深深呼了口气,缓步向前,低声道:“老师,我要动真格的了。”

    “老师?”

    这个称呼,顿时让陆辛感觉微微的惊奇。

    而妈妈的脸色则显得很平静,轻声解释:“我的特质是洞察,他的特质是真理。”

    “洞察与真理,本来就是学生与老师的关系。”

    “所以,他一直都是我的老师。”

    “……”

    “唉……”

    在妈妈的解释中,老人的低叹声也响了起来:“我们本来是天生的同盟。”

    “但你,最终选择了与暴力和恐惧相伴。”

    “……”

    从老人那平静而低沉的声音里,似乎可以听出他的无奈与唏嘘。

    “可能,那只是因为我见过遗忘了恐惧的下场……”

    妈妈低声回答着老人的话,与此同时,她的手掌,轻轻向两侧抬起。

    唰哗哗……

    陆辛忽然感觉,整个精神世界,都在剧烈的震颤。

    自己的记忆与情绪、欲望与本能,似乎都像是在这一刻活了过来,被人看的干干净净。

    但又在下一秒,因为被人看到,所以飞快的收缩了起来。

    像是不愿被人看到,或是不愿被人看光的小兽,深深的蜷缩了起来。

    就连自己的黑色粒子也不例外。

    虽然表现的不像其他情绪与精神力量一样这么恐惧,但也表现出了一定的反感。

    对妈妈那种精神力量的反感。

    ……

    ……

    “嗡嗡嗡……”

    深渊世界里,潜伏者们也同一时间,被巨大的震颤所击倒。

    它们在地上爬行,后退了几米,才又瑟瑟发抖的抱在了一起,那个戴着红色尖帽子的潜伏者被围在了最中间,所有丑陋的小脸都抬了起来,呆呆的看着前方的黑暗小镇方向。

    无数的迷雾之中,他们看到了一抹血色。

    如同太阳。

    但是在那颗“太阳”,从迷雾之中升起时,它们才发现,那不是太阳。

    是一颗巨大的眼睛,竖瞳,布满了血丝。

    像是太阳一样升了起来,居高临下,向着那片迷雾看了过去。

    ……

    ……

    眼睛!

    陆辛在妈妈的力量展开之后,看到了无数只眼睛。

    它们密密麻麻,像是空气里漂浮的气球一样悬停在了各个位置。

    大的,如同一扇窗,小的,如同微尘。

    这无数只血红色的眼睛,浮现在了教堂里里外外。

    每一只都带着冰冷的气息,似乎暗合了某个神秘的轨迹一般缓缓运行。

    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观察着这一场老人与父亲之间的大战。

    观察着这座小镇,也观察着陆辛、背着小背包躲在教堂角落里的妹妹等人……

    ……甚至,有的眼睛出现在了父亲与老人的精神力量交织构建出来的一层怪画面里。

    陆辛无法形容这么多的眼睛同时出现在了自己身边的感受。

    他甚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浑身汗毛都已炸起。

    自己见过这种能力……

    那是在中心城,与黑台桌对抗时,地狱小组里的一个怪物,迷藏的前同事。

    那就是一个拥有观察之眼的能力者,当时给自己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但是也直到此时,陆辛才明白,原来,妈妈的能力,其实就是那只眼睛的高位者。

    ……

    ……

    洞察之眼。

    观察一切的规律与轨迹,捕捉所有的弱点与关键。

    在妈妈的这么多眼睛出现时,就连那位老人,也猛得出现了极大的压力。

    他身后的火苗忽然开始变得黯淡,蜡烛明明还有那么长,但是火苗却开始缩小。

    残破的教堂之中,光亮变得阴暗了好几分。

    而父亲的力量,则趁势而起,咆哮着再次向老人发起了一次冲击……

    洞察不仅可以发现对方的规律与轨迹,还可以削弱对方。

    毕竟,当任何一件事物,完全被人看破之后,便会失去一定程度的威慑感。

    ……

    ……

    “唉,什么样的理由,才足以让你不惜一次次的伤害自己的本源?”

    妈妈的洞察力量,似乎也对老人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种种近乎凝固的精神力量乱流之中,隐约响起了一声叹惜。

    旋即,那一幕幕虚幻而重叠的画面之中,所有的老人,不论是正在被父亲折磨的,还是正站在了实验台前对着父亲开膛破肚的,同一时间转过了身来,静静的看向了画面之外。

    这一幕有着一种惊悚的力量。

    就像拿起了一个万花筒,发现万花筒里,无数个一样的人同时看向自己。

    但在这怪异的让人眼花缭乱的画面中,却只有一个老人,动作与其他人微微有些不一样,他微微转头,身边出现了一本足有半人高的羊皮封面书藉,同时右手拿出了一支笔。

    他飞快的转身,似乎要去书上写下什么文字。

    ……

    ……

    “就在那里……”

    妈妈的声音忽然在陆辛的耳边出现。

    “妹妹……”

    同一时间,陆辛也已经喊出了声来,不用妈妈提醒,他也知道这就是关键时候。

    大声喊出的同时,他已经向前扑出。

    躲在了教堂角落里的妹妹,也同一时间答应着冲了出来。

    牵住了妹妹手掌的一刻,陆辛的身体忽然变得异常精准又快速。

    一霎那间,便冲进了无数的精神乱流里。

    也在那一幕幕的交叠在一起,让人眼花缭乱的画面里,精准的找到了那位正打算书写什么的老人所在,然后左手之上覆盖了黑色粒子,剧烈震颤之下,狠狠向着画面里抓去。

    “嗤啦……”

    极薄极脆的玻璃破碎声响起,陆辛一手抓进了画面之中。

    他一把抓住了那个老人的脖子,仿佛将一个世界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最关键就是这一刻……”

    陆辛提醒着自己,咬紧了牙关,深深向着这个老人看了过去。

    面对着老人的高位能力,他发现自己无论施展任何能力,都有可能被阻挡,或是被欺诈,被误导,而这又是最为难得的一个机会,所以,他毫不犹豫,便准备使用暴君的权能。

    之前他曾经用这个方法,直接压死了执剑者。

    但这一次,他还不想真的把这个老人压死,所以他只是尝试着牵动。

    而在他想着这个问题时,身边的精神力量开始飞快变化,似乎交织成了一个怪异的画面,陆辛的影子正在飞快的拉长,向着他的过去延伸,一直延伸到某个黑色的宫殿之中。

    宫殿里面,歪歪斜斜的坐着一个黑色的影子。

    在那个影子带着些许的戏谑向前看了过来时,陆辛的眼睛也瞬间变得幽深。

    冷漠,高贵,霸道,那似乎不是他的眼睛。

    ……

    ……

    “臣服……”

    陆辛忽然开口,声音像是两个声音交叠在一起,一个平静,一个狂暴:

    “不然,毁掉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