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八十四章 直视神的代价(四更)
    “成了吗?”

    看到陆辛精准的抓住了那个老人,与其目光对视的一幕,就连父亲掌控着的,汹涌到撕碎一切的恐惧力量,以及妈妈那种完全释放了开来的洞察力量,都在这一刻稍稍的凝滞。

    有沉重而响亮的心跳声响了起来。

    他们都感觉到了紧张。

    意识到了在这一刻,便是精准的分出胜负的关键……

    另外一点,在陆辛身上那种气息爆发时,她们也下意识的动作不敢太大。

    “啪啦……”

    在陆辛抓住了老人的脖子,向着他发现了这一声低吼时。

    这个老人存在的画面里,羊皮封面书藉与他手里的金色钢笔,无力的摔落到了地上。

    同一时间,这个老人所在的画面像是玻璃一样破碎,五彩斑斓的碎片烟花般绽放了开来。

    教堂里,只剩了陆辛抓着老人的脖子。

    但周围的画面,正像电流不稳定一样微微的变化。

    这一眨眼,画面还是在破烂的教堂之中,周围是破碎的墙壁与黯淡的烛光。。

    下一眨眼,陆辛与老人又像是出现在了深渊之中,周围是暗红的底色与阴冷的风。

    ……

    ……

    世界不停的变化,在现实与深渊之间来回的切换。

    陆辛手握着老人的脖子,两个人却异常的稳定,目光直直的落在老人身上。

    来自过去的力量,随时可以压在老人身上,将他压垮。

    但陆辛也在用尽了全力,控制着自己不会立刻就将这种力量释放到这个老人的身上。

    他在给老人机会,屈服的机会。

    但这一刻,老人却只是紧紧的闭着眼睛,时间仿佛过去了很久。

    然后他慢慢回答:“我拒绝。”

    ……

    ……

    “拒绝?”

    老人的回答,使得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无论是释放了洞察之眼的妈妈,还是心情已经快要抑制不住的父亲,全都吃了一惊。

    甚至包括了正抓着老人脖子的陆辛。

    他们脸上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不敢相信会听到这样的回答。

    陆辛的手掌,已经下意识的抓紧。

    他心里虽然没有对这个老人的杀意,但是他在自己的低吼下,说出了这个答案,本来就是自绝了生路,一种本能驱使着陆辛,绝对不能在他说出这句话后,仍然让他继续活着。

    但同样的,老人在说出了这句话后,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毅然之色。

    “唰!”

    不等陆辛抓在他脖子上的手掌缩紧,他忽然睁开了眼睛。

    “嗡……”

    巨大的精神压力在他的眼睛睁开,看到了陆辛的双眼时爆发。

    周围的一切都瞬间被这无穷的力量冲击,破碎。

    整个世界像是纸糊的一样,扭曲,抽象,所有的精神力量都被固定在了半空之中。

    然后又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搅动,变成了混乱而彻底无序的一团乱麻……

    父亲直接跌飞了出去,力量缩成了一团。

    妈妈飘浮在空中的洞察之眼也瞬间消失,转身抱住了爬着往外逃的妹妹。

    “噗……”

    老人的眼睛像是被烧红的钢针刺中,瞬间崩碎,黑色的鲜血从他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真理,不会畏惧任何存在的窥探……”

    而在眼睛破碎的一瞬间,被陆辛抓在了手里的老人,却忽然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他身体里发出了一种苍老的身躯本来不应该发出的响亮回答。

    同时,他的身体忽然像是融化了一般,快速的飘散。

    身体变得枯瘦,却又一种异样的力量,在虚无之间,飞快的向着周围延展。

    而随着他精神力量的延展,整个小镇则开始收缩。

    这个小镇里的一切,建筑也好,石板小道也好,常年不散的阴冷雾气也好,被人遗忘的渔船或是屋檐下悄悄绽放的白色小花也好,同时像一张纸般被折叠了起来,向中间卷来。

    一张纸卷起,便形成了一团。

    一个小镇被折叠了起来,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囚笼。

    陆辛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在被碾压,成堆的碎石建筑,都挤压向了自己的身体。

    ……

    ……

    “你该死……”

    陆辛被这种狂暴的碾压激怒,他喉咙里爆发出了恐惧的吼叫。

    手指瞬间捏紧,疯狂的力量涌动,似乎要将这老人吞噬。

    但是,就在他真正的这么做之前,他却忽然看到了老人的眼睛。

    虽然他已经瞎了。

    他的眼睛,只是深深的黑眶,只有黑色的血液从眼眶里涌了出来,但陆辛感觉,自己还是可以看到他的眼睛,看到他那张已经虚弱到了极点的脸上,异常平静的目光。

    “不该这么做……”

    陆辛猛得惊醒,意识到老人已经被自己抓到了嘴边。

    嘴都张开了……

    他有些为自己的疯狂所吓到,急忙将老人推开,甚至有些躲避的意思。

    也紧随着他这个动作,妈妈焦急的声音,才通过了一层层混乱的精神乱流,涌进了他的耳朵之中:“不要杀死他。他是想把我们困在里面。这是认知的囚笼,他把自己困在了这里,也用这种囚笼锁住了夜之囚徒的权能。如果杀死了他,那我们也都会被困在这里。”

    “即使事后我们可以借暴君的力量脱困,那谁也不知道需要多久……”

    “有可能是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

    “……”

    陆辛的思维越来越清晰,甚至感觉到了后怕。

    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自己刚刚就上了这个老人的当……

    “为了什么?”

    他忽然产生了无尽的愤怒,再次一把将老人抓了过来,只是这一次没有吞噬他的想法。

    “你真要跟我对抗吗?”

    他的声音里也没有重叠的声音,只有怒火:“我可以吞掉你,但我不想吃人。”

    “我也可以把我的精神宫殿召唤过来,彻底毁掉这座小镇。”

    “但是这小镇上还有这么多活人,他们怎么办?”

    “……”

    与刚刚眼睛里充满了黑色粒子,甚至以居高临下的态度逼问这个老人的时候不同。

    此时的陆辛,声音里只有狠狠的质问,而且,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质问。

    没有力量感,也没有什么神秘感。

    甚至在某些存在的眼中,这种质问的行为,看起来还更有些软弱。

    但是,那位被陆辛抓在了手里的老人,绷紧脸颊肌肉,却忽然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身上延伸出去的精神力量,忽然变得平和了一些。

    周围,整个小镇被神秘的力量扭曲,吸引,并折叠过来的速度,也微微变得缓慢了一些。

    无论是妈妈,还是父亲,都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变化。

    父亲第一时间,便产生了一种冲动,看向了那仅有的一霎机会。

    可以逃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盗火者放慢了折叠小镇的速度。

    但是,这种放缓与停滞,便无疑给了他这样的精神体一个逃走的机会。

    只要趁着这个机会离开,那么,自己就不会被老人困在这个谜团之中。

    虽然丢失了权柄,但是,毕竟也得到了自由,与……

    ……暂时的生机。

    父亲的本能驱使着它,下意识就要这么选择。

    不管陆辛和妈妈,还有妹妹了,仅剩的生机,怎么可能不抓住?

    但是,也就在他升起了这个念头时,他忽然感受到了妈妈的目光,冷漠且沉重。

    父亲这才忽然意识到,这是一趟帮自己拿回权柄的旅程。

    那么……

    他内心里出现了巨大的纠结,拼命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

    ……

    “如果……”

    陆辛面前的瞎眼老人,在精神力量微微变得平缓的时候,微微疲惫的开口:

    “如果,之前我问你的问题,改成:”

    “这个世界即将毁灭了,只可以留下一样东西,那么,你会选择留下什么?”

    “……”

    陆辛微微怔住,没想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

    但只是略一沉默,他便咬紧了牙关,狠狠道:“我喜欢这个世界,不会让他毁灭。”

    老人同样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回答。

    然后他慢慢的,继续追问:“如果呢?”

    陆辛此时正承受着过去向自己投来的目光,承受着那种压力,精神力量在这种勉强的控制下也显得非常混乱,最重要的是,他本身也在愤怒,所以,他几乎无法形成有效的思考,只是在这个老人问了出来时,下意识的吼着回答:“我根本就不在意有没有这个如果……”

    “如果这个世界会毁灭,那我肯定会为了保护他而付出生命……”

    “我不会是第一个为这个世界付出生命的人,但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苟活者……”

    “所以世界毁灭之前,我一定早已死去,根本不需要选择……”

    “……”

    这个答案,让老人灰暗的表情,隐隐舒展了些许。

    他的身体似乎忽然变得松软了。

    “居然是这样的答案……”

    他过了好久,才低低的叹惜:“即使是我,也不能否认这种低级的思维是错误的……”

    ……

    ……

    随着他这一声叹惜响起,陆辛忽然发现周围的一切,像油画一样快速的褪去。

    沉闷的压力瞬间消失,陆辛眼前一花,看到了明亮的烛光。

    他看到,自己正在教堂里,周围的一切都是完完整整,与刚刚到来时没有区别。

    只有那位老人,正站在了无面的神像前,静静的看着自己。

    陆辛忽然发现,他和那个神像长的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一张属于自己的脸。

    唯一的区别是,他的眼睛确实瞎了,正有鲜血从眼窝里流了出来。

    ……

    ……

    “你们赢了……”

    老人声音低低的说道:“拿走吧,夜之君王的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