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八十五章 夜之囚徒的权柄
    一切的骚动与对抗,瞬息之间消失。

    陆辛却仍然站在原地,心里生出了一种极为古怪的感觉。

    刚才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的?

    自己究竟是真的与这位老人交手了,还是只在精神层面进行了一次交锋?

    一种极为撕裂的感觉出现。

    如今的自己,精神状态已趋于稳定,甚至掌握了幻想的力量,能够自己施展幻想的同时,也可以看破其他的虚妄,但在此时,自己居然无法分辨清楚,刚才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

    ……

    “你……”

    也在陆辛回味着刚才的一幕幕对抗场面时,妈妈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她似乎情绪有些波动,不忍中,带了些疑惑:“既然不打算对抗到底,又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宁可为了这种程度的试探,不惜付出自己的眼睛?”

    “……”

    陆辛不必回头,脑海里就出来了妈妈眼神微微不忍,带了感慨的表情。

    陆辛的对面,瞎了眼的老人,似乎也可以感受到妈妈的不忍,苍老而虚弱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些许温和的笑意,居然劝了起来:“不用担心,其实,我的眼睛早就已经瞎了……”

    “在我看不到真理的那一刻。”

    “用这双已经没用的眼睛,看到新的存在,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

    “……”

    “……”

    妈妈没有再说话,只发出了沉沉的叹惜。

    老人身上,已经看不见半点敌意了,他甚至都没有再去理会那只黑色的箱子。。

    慢慢的伸出了两只手,摸到了那一排排长椅的椅背,然后慢慢的坐了下来,身体在微微的发抖,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激动,但他脸上的表情,却在这一刻,松弛的舒展了开来。

    看得出来,他真的已经放弃了,不再有继续阻拦的念头。

    “呼……”

    父亲忽然大口的喘息了起来,像是一个从深深的海底,终于钻出了水面的人。

    他惊恐而兴奋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似乎有些喜出望外,或者说,是劫后余生。

    就在刚刚,他还陷在了深沉的绝望里。

    因为在整个小镇都卷了过来的时候,他明明看到了即将封闭的囚笼,却没有选择逃走、

    但他同样也没有足够的信心去迎接那最坏的结果,他只是在犹豫、纠结而已。

    但在这种结纠中,他最终是熬过了那一线虚幻的生机。

    没有在刚刚的最后一刻,抛弃家人。

    在感情上,这似乎是一种并不那么让人满意的表现。

    因为他动摇了。

    但在实际上,他又已经违背了自己的本性,做出了让人满意的选择。

    陆辛理解父亲,甚至认为父亲其实表现的不错。

    生活中,本来就不可以强行要求别人付出感情,或是强行表现其不具备的感情。

    那是一种不讲道理,也最容易让自己失望的行为。

    现在来看,父亲刚刚没有逃走,而是陪着家人留了下来,已经是一个让人满意的结果了。

    因此,他转头看向了父亲,轻轻点了下头。

    ……

    ……

    父亲花了几秒的时间,才终于确定眼前的大好局面是真实的。

    于是他的影子开始颤动,像是恐惧的小兽,慢慢的,试探,向着前方流了过来。

    影子里,伸出了一只手掌,缓缓的伸向了暗格里的箱子。

    他在试探,有着一种焦迫,但又随时会收回的紧张感。

    但瞎了眼的老人,只是静静的坐在了长椅上,并没有半点想要阻止他的表现。

    他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微微的笑容,轻声道:“拿去吧。”

    “当初我把这东西从你身上拿回来,是因为我不能让这个世界充满恐惧。”

    “……”

    父亲明显变得警惕,十分的精力都放在了老人身上,并一点点接触那只箱子。

    妈妈微微摇头,似乎觉得父亲的表现实在不太好。

    她低声回答老人的话:“但你从来也没有在这个世界上消除恐惧。”

    “是的。”

    老人坦然回答,道:“一开始,我认为真理可以让人忘记恐惧。”

    “后来我才意识到,追求真理的过程,本身就充满了恐惧。”

    “所以,我也陷入了迷茫……”

    “……”

    他的声音里,似乎有着无尽的消沉,过了好久,才又勉强露出了笑容:

    “你做的很好,窥命。”

    他向妈妈说道:“在这一刻,你比我更早一步,接近了真理。”

    陆辛留意到,他说的只是接近,也没有说,已经“找到”。

    “哗啦……”

    同样也是在这时,忽然一声剧烈的声音响起。

    是父亲终于接触到了那只黑色的箱子,下一刻,他便动作异常粗鲁的将箱子扯了过来。

    从做贼一样的心虚,瞬间转化成为了做强盗一样的迫切。

    因为动作太过暴躁,一排长椅都被箱子撞得粉碎,发出了突兀而刺耳的噪音。

    妈妈,陆辛,都有点不满的向父亲看了一眼。

    就连正小心翼翼的爬在了教堂里,似乎正好奇的寻找着什么的妹妹,也猛得回过了头。

    都知道你其实是太过紧张这个东西,所以表现的一点也不从容冷静。

    但在外人面前,这是不是也太没风度了点?

    ……

    ……

    “呵呵,你不必太紧张。”

    老人倒是在这时微微笑了起来,语调温和的道:

    “当年我夺走你的权柄,只是因为不能将毁灭这个世界的开关放在你的手上。”

    “那时的你力量太强。”

    “第一次降临时,这个世界已经有70%的人变成了疯子,剩下的人心里也充满了恐惧。”

    “如果任由你游走在这片大地,诚然,你会有很大的希望成为真正的君王,主宰这个世界。但是,当剩下30%的人也因为恐惧而失去了理智后,这个世界也就没有了希望。”

    “……”

    陆辛的瞳孔再次微微收缩。

    他从老人的话里,隐隐窥见了过去的一些真相。

    他们都是在红月亮事件发生的时候,降临到了这个世界上的?

    这个老人,或者说盗火者,也是因为意识到,剩下的30%,就是因为在那片无序而混乱的世界里,不能继续被恐惧所奴役,所以才偷袭了父亲,给了这个文明重建的希望?

    这很合理……

    当初在满是疯子的荒野中,开始集结幸存者,建起高墙,抵御恐慌的人都很了不起。

    如果那时他们也被恐惧所奴役,这个世界,确实没有希望……

    “那你现在怎么又肯还我了?”

    父亲激动的打量着这只箱子,几乎贪婪的想要抱住它。

    听着那位老人的话,他却又忽然露出了凶戾的一面,冷冷的看向了他。

    “因为窥命说的是对的。”

    老人慢慢的说道:“这个世界上的恐惧确实一直都没有消失过,相反的,倒是因为某些人太过缺少恐惧,因而变得激进又疯狂了,所以,我需要将你的权柄,重新还给你……”

    “大概……”

    微微一顿,他低声叹道:“残缺的过程,确实是无法算出真正的结果的吧?”

    说着这些话,他的声音慢慢变弱了下去。

    两手轻轻举在了胸前,静静的看向了那一具无脸的神像,默默的祈祷。

    看着他的背影,父亲眼中,则猛得射出了酷烈的狠意。

    他忽然间,像是要打开五百万的彩票一样决绝,猛得将箱子打了开来。

    呜……

    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冤魂,在这一刻从箱子里飞了出来,一只只嘶吼着飘飞在空气里。

    他们疯狂的飞舞在教堂里。

    穿过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体,给他们带来了直抵心脏的寒意。

    陆辛甚至都感觉大脑在这一刻像是结了冰。

    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紧紧的闭缩,浸入骨髓的阴冷,让人身体微微颤抖。

    他转头看向了父亲,就见父亲正激动的看着黑色的箱子。

    无穷无尽的恐慌,从箱子里升腾了起来。

    仿佛那只箱子,就是地狱本身,有着所有人最为本源的痛苦记忆。

    这一刻,他感觉心脏在扑通扑通的跳动。

    有种本能的反应,想要快速的将那只箱子关上,然后埋在最深的地底,不让任何人找到。

    但又有隐隐期待,想看看,那箱子里究竟有什么。

    妈妈的剪刀,黑皇后的镜子,执剑者的审判之剑,那父亲的是……

    ……

    ……

    父亲的目光箱子上抬起,看了看远处的妈妈,又看了看陆辛,目光似乎很复杂。

    迟疑了数秒,他才再度变得坚定,慢慢将手掌伸进了箱子里。

    下一刻,一件缠绕着无穷黑雾的东西,被父亲从箱子里慢慢拿了起来。

    看到这东西的瞬间,陆辛感觉眼前一黑,目光像是被这东西夺走,又像是伴随着这东西,无穷的呓语猛得在耳边响了起来,占据了自己所有的思维,只剩下了冰冷的恐惧与寒冷。

    “呵呵呵呵……”

    父亲则迷恋的看着那件东西,不受控制的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陆辛的瞳孔,微微收缩。

    箱子里的,是一个面具,黑色的,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面具。

    那是如同将最深的夜色沉淀,筛选,又用其中最精纯的一部分打造出来的面具。

    陆辛只看了一眼,便感觉,那甚至可以理解为,就是夜的本身。

    深沉的夜,最是隐藏着最深沉的恐惧。

    对很多人来说,夜,本来就是恐惧的,这种恐惧藏在了自己的基因之中。

    “哈哈哈哈……”

    父亲的笑声忽然无止尽的扩大,仿佛震颤了整个世界。

    然后他深呼了一口气,有些贪婪的,快速的将那件东西,猛得扣在了自己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