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八十八章 离开的父亲与暂作休息的妈妈
    父亲离开了。

    戴着他的黑色面具,带着那种足以震颤整个深渊的恐惧,如一团夜色,铺卷向了远方。

    陆辛很平静的目送父亲离开,没有强行留下他来的意思。

    因为他知道,后面会有很多事情,需要父亲的帮助。

    所以这时,只能放他离开,给他自由,这样他也可以真正的的强大起来。

    拿回了自身的权柄,便必然需要一段时间来熟悉与恢复。

    每离开王座一天,都会有大量的生疏与不适应,更何况,父亲离开他的王座久了些。

    妹妹似乎有些不理解,远远的看着父亲,确定他离开了,才从陆辛的身后走出来。

    “我倒没想到,你会真的这么大方,放任他离开。”

    妈妈似乎对这个结果也很满意,而且是有点出乎意料的满意。。

    陆辛笑着看向了妈妈,道:“因为我觉得必须要相信他,而且他也值得信任。”

    “是的。”

    妈妈点头,笑道:“如果想要他恢复真正层次的力量,就必须要从你身边离开,因为他的尊名里面,也有君王两个字,而留在你身边,便会时时受到你的影响,无法达到最高。”

    “但他的态度,确实是他自己选择的。”

    “……”

    说着,似乎她也想到了父亲最后忽然变怂了的好笑样子,脸上爬满了笑容,道:

    “当然,如果他学不会尊重,那么,他拿回了权柄,也只能作为夜之囚徒来存在……”

    “这就是由终极的自身性质所引起来的。”

    “每一种终极,都有自己的特质。”

    “这种特质,你可以理解为终极的情绪、欲望、性格等等的综合体。”

    “只是和人不一样,人,尤其正常人,各种情绪与欲望,甚至是性格,多是一个综合体。”

    “各方面大体处于平均状态,且可以根据环境不同随时调整。”

    “但终极,只有最极端的一面。”

    “不过也正因为极端,所以每一位终极,大都是一体两面。”

    “便如真理的另一面,是迷茫。”

    “审叛的另一面,是偏执。”

    “占有的另一面,是失去。”

    “夜之君王的另一面,就是夜之囚徒。”

    “……”

    陆辛听着妈妈的话,其实还是不太能理解她们终极之间的某些微妙变化。

    就好似,她们一方面,像是一种纯粹的,高层次的精神体。

    另一方面,又像人一样产生了自己的意识,独立存在。

    甚至,他们还像人一样,有着各自不同的过去,以及不同境遇下做出的选择。

    但无所谓了。

    对于自己而言,没有什么夜之君王,夜之囚徒。

    自己只是觉得,一个时时想要离开家,而不得自由的父亲,放他离开一段时间也没什么。

    只要他能保证还记得这个家,就很好了。

    ……

    ……

    “事情进行的还算顺利。”

    他笑着转过了身,道:“那我们也可以回去了吧?”

    “当然可以。”

    妈妈笑着点头:“通往最初那个秘密的旅行,也该启程了。”

    陆辛点着头,最后看了一眼那个仿佛已经距离自己极为遥远的教堂,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准备和妈妈还有妹妹离开时,忽然表情微微怔了一下,道:“这里面是什么?”

    妹妹背上,背着一个脏脏的小背包,来之前他就看到了。

    但是,就这么一会没顾上,陆辛发现这个小背包居然又鼓了几分。

    她又往里塞了什么?

    “什么?”

    妹妹一听陆辛这么问,立刻警惕的转过了身,把背包护在了身后。

    眼珠子不敢直视陆辛,但还是嘴硬道:“没有啊……”

    这个表现明明就是有好吧……

    陆辛心里想着,又看了一眼那个小背包,发现里面冷不丁的还伸了一只手出来。

    不过只是无力的在外面挣扎了一下,就又被妹妹警惕的塞了回去。

    “这究竟是啥玩意儿?”

    陆辛莫名的有点慌了,不由深深看了妹妹一眼。

    还好,妹妹平时是个听话、乖巧、懂事、可爱的小姑娘。

    不然,陆辛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塞了个大活人在里面……

    ……

    ……

    回到了潜伏者们之前等着的区域,陆辛发现他们这时都在地面挖了一个洞,把自己的身体埋在了里面,地面上只剩了一个圆圆的小礼帽,看起来就像一堆蘑菇。

    其中最显眼的一个,还是一个鲜亮的红色,而且长着两只角的蘑菇。

    一听有人靠近,便瑟瑟发抖,两只角都弯了下来。

    “怎么啦?给吓成这样。”

    陆辛好奇的揪起了红色蘑菇的一只角,掀开了一条缝往里面瞧。

    下面是一颗圆滚滚的,紧闭了双眼不停哆嗦的小脑袋。

    两只小爪无力的抓着帽子,拒绝被人掀开。

    好在,陆辛笑着看向它的样子,让它感应到了什么。

    猛得睁开了眼睛,见是陆辛站在了它的面前,顿时热泪夺眶而出。

    “啵”一声从土里跳了出来,热情的伸出两只小爪子抱住了陆辛的腿。

    一边噢噢叫着,小脑袋不停的向陆辛的腿上蹭。

    其他潜伏者也反应了过来,一颗颗蘑菇顶出了地面,惊喜的看向了陆辛。

    当它们都哭哭啼啼的向着自己围了过来时,怎么说呢……

    陆辛有了种,看到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的感觉……

    心脏都有点受不了。

    只好每个抚摸了脑袋一下,当作是对它们的安慰与奖励。

    于是,一群潜伏者瞬间变得兴奋了起来,圆圆的眼睛猛得瞪到极大,激动的身体颤抖,感受着自己的黑色礼帽上面,两只尖尖的角状凸起出现,倒像是一群黑色的小水牛模样。

    ……

    ……

    最后,欢天喜地的潜伏者们再度围成了一个圈,把陆辛、妈妈,还有妹妹围在了一起。

    其中有一个还好奇的张望,似乎是在寻找父亲的身影。

    但另外一个机灵的,立刻抽了它一个嘴巴。

    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默认刚才来的就是这三个,回去的时候,当然还是这三个。

    如之前一样,轻松漫步在深渊之中,两侧的暗影则飞快反退。

    心情不同,自然也多了几分轻松惬意。

    以及,因为少了一个人,而心里难免出现的些许失落,以及空缺的感觉。

    感觉中,又只是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便已回到了基地之中。

    在基地外面,大约一百米之外的地方,陆辛和妈妈、妹妹一起,回到了现实之中。

    虽然借助深渊,其实可以很轻松的直接回到基地,甚至回到自己的帐篷。

    但为了避免在基地之中引起恐慌,陆辛还是很守规则的先在基地之外回到现实,然后用自己那张在基地里有着除随时提取现金之外几乎拥有任何权限的证件,从大门回到了基地。

    当然不会有人阻拦。

    只是门卫眼神未免有点发直:“刚刚单兵先生走的时候,很多人像过年一样开始庆祝。”

    “但现在饺子还没上桌呢,他怎么又回来了?”

    “……”

    心里默默同情那些庆祝早了的人。

    “其他的事情,你来安排……”

    一边缓步走回自己的帐篷,妈妈一边轻声说道:“我需要休息一会。”

    “不过,不用担心。”

    妈妈笑着看了陆辛一眼,道:“我会跟你一起出发的。”

    陆辛点了点头,又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妈妈。

    他知道,这一次,看起来非常顺利,实际上,妈妈付出了很多。

    与盗火者交手的时候,虽然妈妈也说了,盗火者出于某种不忍的心理,抹去了那条容易让妈妈受到重创的规则,避免了她太过严重的损害自身特质。

    但实际上,连同带着陆辛去深渊底层那一次,妈妈一直在做着越过了她极限的事情。

    因此,她受到的反噬也已经非常严重。

    不过她不喜欢说,只是轻描淡写的表示,需要休息一下而已。

    “放心,交给我。”

    陆辛同样也不擅长表达,只能认真的点头。

    妈妈微笑着,身形逐渐变淡,然后,隐约的一抹影子,回到了帐篷之中。

    “唉……”

    父亲离开了,妈妈需要休息,自己身边也没了个陪伴的。

    只能努力照顾好妹妹了吧,正好弥补之前一家人出来工作,把她独自留下的遗憾。

    陆辛这么想着,低头看向了妹妹,就发现她在准备逃跑。

    “咦?”

    他有点懵:“你这是要去哪?”

    “啊?”

    刚刚才跑出了几步的妹妹急忙转过身来,抱住了背包,道:“里面什么也没有啊……”

    “这……”

    陆辛表情更疑惑了。

    妹妹的这个反应,是不是有一点点的怪?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把妹妹抱了起来,道:“我也知道,前一段时间光忙着工作,有点忽视你了,不过你放心,现在家里暂时只有我们两个人了,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妹妹表情呆了呆,小声道:“暂时,不用吧……”

    陆辛有些诧异:“你不喜欢跟我在一起吗?”

    妹妹过了好一会,才有点心虚的道:“哥哥,如果说,我闯了一点祸……”

    “你会不会帮我?”

    “……”

    “这算什么问题?”

    陆辛笑道:“我当然会帮你了,这还需要问?”

    “那么……”

    似乎陆辛的回答并不足以解决妹妹所有的担忧,她顿了顿,两只小手,用力比划了一下。

    “如果,这个祸,有一点点大呢?”

    “……”

    “……”

    陆辛微微怔住,忽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推荐一本书《重启九九》,一个三十岁的大帅B~回到世纪之交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