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八十九章 两个亿还是要的
    无论妹妹闯了多大的祸,自己身为哥哥,都应该为她兜着吧?

    再说,妹妹这么懂事……

    ……能闯什么祸呢?

    ……

    ……

    就在陆辛有点心虚的回答了妹妹的话,然后强行抱着妹妹回到了帐篷的时候,安博士与陈菁也得知了陆辛已经回来的消息,两个人双双赶了过来,看起来,似乎都有些什么话想说。

    安博士脸上戴着那副漂亮的无边框眼镜,轻轻扫过了陆辛身边。

    一眼之间,便像是明白了什么,没有多说别的,只是默默摘下了眼镜。

    轻声向着陆辛点了一下头,道:“既然回来了就好。”

    “你们很准时,距离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两个小时。”

    “一应调查所需的物品,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两个小时之后,可以和我们一起出发吧?”

    “……”

    “还剩了不到两个小时?”

    陆辛多少有些惊讶,感觉中,自己这一趟出去,一共才只经历了三四个小时。

    “常时间在深渊之中行走,通常会出现时间感知的混乱。”

    安博士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轻轻点头,解释道:“更何况,你们去的还不是普通地方。”

    “好的。”

    陆辛已经看过了时间,便点了下头:“按时出发就可以。。”

    妈妈已经说了把这些事交给自己,那么,提前说好的事情,便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

    就在安博士点了点头,准备离开时,陆辛忽然又想到了一点需要说的。

    迎着安博士有点疑问的眼神,陆辛试探着道:“之前说好的两个亿报酬……”

    认真思索,妈妈好像没说过要了父亲的权柄,就不要这两个亿吧?

    肯定没说过。

    这分明就是两码事。

    就连安博士也不由得怔了一下,旋即脸上露出了笑容,点头道:“你需要确定一点……”

    她微微挺起了胸膛,道:“要两个亿,还是要我?”

    陆辛被她的话术惹得脸都红了,不好意思的转头看了一眼在旁边等着说话的陈菁。

    坚定的道:“两个亿。”

    安博士顺着他的目光看了陈菁一眼,瞳孔顿时微微放大。

    半晌之后,她的表情变得有些索然无味,神情也一下子就冷漠了下来。

    “那这两个亿就没有问题。”

    说着话时,已经厌烦的转过了身,一点也没有礼貌的离开了。

    “慢走啊……”

    陆辛热情而有礼貌的在她身后喊着。

    “什么两个亿?”

    陈菁一直耐心的等他们把话说完,而且刻意的没有回避,只是听她们又是“深渊”,又是什么“报酬”,多少听得云里雾里,最后,只有“两个亿”听清楚了,心里一时大为不满。

    冷冷的看了那位安博士离开的背影:“研究院什么的最讨厌了,总是喜欢扰乱市场……”

    “想当初,八千块钱就能让单兵很开心的处理一件污染事件了……”

    “现在,报酬居然叫到了两个亿……”

    “……”

    “……”

    “陈组长,你听到了……”

    陆辛带着特有的热情与礼貌,送走了安博士,才又笑着看向了陈菁:“两个小时之后,我还需要再次出发,之前我就已经接下了研究院的邀请,做他们调查团的特别顾问。”

    “所以……”

    “……”

    “哦哦……”

    陈菁经他提醒,才从数目的计算中反应了过来,忙点了点头:“你可以去。”

    顿了顿,又补充道:“不用再次写请假条了。”

    这位领导,真的是体贴……

    难怪大家见了领导,都是又亲切又向往的样子啊……

    陆辛心里感慨着,真要再写请假条,也不太好再找父亲和妈妈过来签字呢。

    “你这次回来的正好。”

    反应过来的陈菁,也迅速的切换回了工作模式,怀里抱着一个文件夹,转身关上了门。

    认真向陆辛道:“你准备和研究院的人去荒野进行调查的事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倒是没有什么,不过我们刚刚有一点发现,本来还担心你没按时间回来,不能及时交给你。”

    “现在你回来了,正好先让你看看。”

    “……”

    “什么发现?”

    见她这么认真,陆辛倒是微微怔了一下。

    “关于你!”

    陈菁脸色凝重,低声说了一句。

    然后她拿出了自己抱着的文件夹,想了想,又解释道:“需要提前跟你说明一下。”

    “在你加入特清部后,特清部曾经对你的背景依例进行了调查。”

    她在“依例”两个字上加重了音调,然后才道:“不过,那一次的调查,除了你居住的老楼,上过的高中,还有你和红月亮孤儿院有着某些联系之外,并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线索。”

    “再后来,你为青港处理了很多污染事件与危机,因此白教授提出了建议。”

    “将你的所有资料保密等级调到最高,不允许别人窥探。”

    “对于你背景的调查,自然也就从那时候开始,全部叫停,就此搁置。”

    “……”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才又接了下去:

    “直到之前那段时间,你决定和青港配合,让青港帮你进行能力检测,给予你一些正确的指导开始,为了加强对你的了解,我们才重新开始了对你身份背景的调查。”

    “又直到两天之前,终于有了结果。”

    “……”

    说出了这些话时,她刻意放慢了速度,让陆辛明白青港特清部的行为动机。

    因为她接触过很多能力者,自然也就明白。

    大多数能力者并不喜欢官方机构对他们的强烈掌控感。

    而身份背景的调查,则往往是这种掌控感出现的最重要表现之一。

    不过,陆辛似乎对此并不敏感,听完了陈菁的介绍,也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他并不介意别人对自己的背景进行调查,因为,他自己本身也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调查。

    至于其他的事,他觉得自己战战兢兢,行得正走得直,不怕调查。

    相反的,他更感兴趣的是:“你刚刚说的结果,是什么?”

    ……

    ……

    “都在这份文件里。”

    陈菁将蓝色文件夹,放在了陆辛面前,封皮上有着“机密”的印章。

    “对于你身份背景的调查,很麻烦。”

    看着陆辛,陈菁慢慢解释道:“因为高墙城最初建成,好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处于混乱且无序的状态。尤其是二号卫星城,就在前几年,都还没有正式用上联机网络,所以本身的资料遗缺与混乱就很严重。更不用说,很多关于你的资料,都有被人刻意抹去的痕迹。”

    “我知道。”

    陆辛点了点头。

    据他所知,红月亮小学的老保安,当初就抹去过很多自己存在的痕迹。

    “所以,我们派谴了大量的人手,翻查所有的资料库,基本上都是一片空白的。包括走访你之前念过书的高中,也发现了一个特别奇特的现象。那里的老师,还有曾经一起读书的同学,问起你这个名字,他们都还有点印象。但让他们具体说起来,却完全想不起。”

    “……”

    陆辛微微出神。

    他内心里,似乎并不觉得这很奇怪。

    因为,他知道自己念过高中,但是,让他说起高中的经历,也会觉得很模糊。

    自己的记忆变得清晰,就是从那个雨夜,遇到了小鹿老师开始的……

    “但是,我们派谴过去的调查人员,从各个角度出手,还是找到了一些线索的。”

    陈菁停顿了一下,让陆辛慢慢消化,然后才继续说道:

    “而这些线索,便是有关于你所居住的那栋老楼的。”

    “……”

    “?”

    陆辛微微提起了神,瞳孔稳定,看向了陈菁。

    对于那栋老楼,其实自己直到现在,都仍然有着许多不解。

    陈菁轻轻吁了口气,放慢了语调,道:“我们对你的调查,是通过方方面面进行的。因为我们确定,再高明的抹除手段,也一定会有某些线索遗留。于是,有一队调查员,便从你所居住的那栋老楼开始调查,包括老楼的出现、水电设施缴费、住户登记等等方面……”

    “最初,同样也是一无所获,资料干净的像是被水洗过。”

    “直到……”

    她声音微微一沉,轻声道:“我们找到了一位当年在住户登记所工作的老员工。”

    陆辛的心弦,也微微变得紧张。

    “时间已经非常久远,这位老员工也不是什么能力者,自然不可能对当初的事情有任何印象。但是,确定了那很长一段时间的他,都在月亮台附近的住户登记处工作之后,我们还是决定要认真对待。于是,派谴了一位‘医生系’的能力者,对他的记忆进行了截取与阅读。”

    “最后,我们在他自己几乎已经遗忘的过去里,找到了一幅画面……”

    “……”

    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打开了文件夹,将里面的内容,展现在了陆辛的面前。

    资料之中,写着那位老员工的年龄、姓名,曾经工作的住址。

    还有对他精神状态的评定,来保证这段记忆的真实。

    但最吸引陆辛的,还是一张繁复的素描图,这是看过了老人那段记忆的人,用高超的素描手段,重新在这张资料图上复原出来的,几乎将任何细节与形象,都勾勒的栩栩如生……

    陆辛看到了画面角落里,有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孩,来柜台办理登记。

    两个人,他都认识。

    那个男人,正是现在的自己模样,只是穿着一件牛仔衫上衣。

    而那个小孩,则是记忆深处,离开了孤儿院不久,还有着“暴君”这个代号的自己。

    成年的自己,带着年幼的自己,排着队,过去办理登记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