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它们一直吊在头顶上
    望着马戏团的人或是推着车,或是骑在了大象背上,慢悠悠的远去。

    陆辛静静的站在了后面看着他们,只见大象的背上,大力士拉着的平板车上,那个表演魔术的魔术师还有他的助手,表演歌舞的双头美女,收钱的侏儒,与蛇共舞的曼妙女郎,甚至平板车上,蒙着黑布的笼子里,轻轻伸出了脑袋来的一个蛇颈美女,都向着自己微笑。

    他们慢慢的挥着手,消失在了视野范围之内。

    一时之间,倒有种奇异的感觉填满了陆辛的胸臆,久久未能收回眼神。

    ……

    ……

    足过了很久,陆辛打开了票封,发现门票上确实没有填写时间。

    但是有演出的名字,名为《最后的表演》。

    这是一张让观众不知道何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去看的演出。

    但想到了刚才这些人离开的样子,陆辛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期待。

    仿佛某种精神层面被触动,他隐隐的产生了预感,这或许会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演出。

    “从安全角度考虑,这张门票应该丢掉。。”

    安博士的声音提醒了陆辛,她淡淡的看着马戏团远去的身影,轻声向陆辛道:“因为谁也不知道这张门票会带来什么,能力者递过来的东西,往往都会有些诡异的作用。”

    “不过,要留下也无所谓。”

    “毕竟,这是对方为了感激而送给你的,真要丢掉,未免有些辜负了别人。”

    “再者,这伙人虽然奇怪,但我倒没有感觉到什么敌意。”

    “……”

    “……”

    陆辛点了点头,笑道:“是的。”

    一边说,一边将这张门票塞进了自己衣服的内兜里。

    他很过日子,一般很少乱丢东西。

    再者,这可是自己难得奢侈的一次,所以他也觉得对方的感谢很重要,不舍得丢掉。

    至于什么诡异的作用或是别的,陆辛倒没有考虑。

    自己唯一需要提防的,是一些突如其来的污染或是隐性的影响能力。

    像这种随时放在了身边的,反而很难对自己起到作用。

    或者说,应该不太敢起作用。

    ……

    ……

    “走吧,我们需要走的路还很长。”

    安博士看着他收起了门票的样子,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实际上他们这个调查团,每个人都已经发现了某些古怪又神秘的点,只是马戏团去的方向和自己不是一路,而且看起来像是外来者,所以他们也没有打算将对方当成重点来讨论。

    毕竟,前往研究院旧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另外,越往深处去,我们便要越小心了。”

    一边带头走向了密林深处,安博士一边叮嘱众人道:“我们现在已经在禁忌线以内。”

    “之前不知有多少研究院派过来的调查团队,都是在这条线以内失踪的,可以确定必然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存在于这片区域,会让人突然消失,连最后的消息都无法传递到外面。”

    “而我们,几乎注定会和这种力量遇上的。”

    “……”

    “咳,这么阴森的地方,说这些,更吓人了……”

    陆辛心里不由得腹诽着,默默的走在一行人的中间,进入了平地周围的密林之中。

    等到他们进入了密林,流浪部族、马戏团也各自去往了不同的方向。

    周围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起来。

    这片密林很阴暗,高大的树冠将阳光挡在了头顶之上,使得他们像是在一个幽暗的笼子之中缓步前行。

    几乎听不见兽鸣,只有彼此的呼吸声,还有踩断枯枝的清脆响动。

    地图上看,从现在到研究院旧址,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

    按理说,这个研究院,在红月亮事件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当然会有平整的道路通过去。

    但是在灾变发生之后,研究院又已集体迁徒,这里常年无人,道路失于维护,早就已经破损不堪,更有泥石流和偶尔的地震等等,断了桥梁,堵塞了山中通道,反而更难行。

    所以,安博士才选择了现在这个路线。

    通过沉眠山脉的北向较为平缓的坡地密林,直接前往研究院所在的旧址。

    因为多是下坡,又基本上是一条直线,反而会更近便一点。

    ……

    ……

    因为安博士的提醒,和之前多次调查人员的失踪,众人的心神也一直紧绷着。

    常有大段的时间,都彼此沉默着。

    就连平时话很多,不招人几个白眼不舒坦的安博士,都不怎么说话了。

    只会在每行进大约半个小时,便停下来检测一下设备。

    这片密林是真的不会让人失望。

    行进到了第一个半小时时,安博士便发现,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信号了。

    甚至当她开始用录音笔记录调查日志的时候,都会发现声音里有着大量紊乱的电流声。

    重新播放时,声音也会显得扭曲而拉长。

    因此,她也不得不换用笔记本来手动记录,然后封在了黑色小盒子里。

    陆辛估计,这应该是她准备好了,如果自己死亡,好让后人可以找到她的记录。

    行进到了第二个半小时,进行检测时,就发现,她们随时携带的精神辐射检测仪,也已经失去了效用,因为大量的,浓郁的精神辐射,使得所有检测仪,都已经不停的闪烁红灯。

    这就已经失去了警示作用了。

    能确定的是,他们所在的区域,空中到处弥漫着强烈的精神辐射。

    “很奇怪……”

    安博士又一次停了下来,在笔记本上轻轻的写着,她一边写,一边念诵出声。

    似乎这也当作是一次对陆辛等人的情报共享。

    同时也让人听着,可以及时发现她记录的东西里面有没有问题:

    “在空旷无人的地方,很难出现如此浓郁的精神辐射,即便有,也会消散。”

    “但在这里,精神辐射却大量存在,而且已不知存在了多久。”

    “经确认,此地已无法进入深渊,周围也并不存在可以明显感知的精神怪物。”

    “无来由却浓度极高的精神辐射,或许就是解开禁忌秘密的一个方法……”

    “需要小心,因精神辐射产生幻觉,或受到误导……”

    “……”

    “……”

    记录完之后,陆辛等人便再度启程。

    听着安博士的话,陆辛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们这一行人里,居然没有人穿截防护服。

    这有可能是因为穿戴了防护服,在密林之间,行动不便。

    但另外一个角度,似乎也说明,其实这个调查团里,每个人都不简单?

    微微摇头,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老实的跟着。

    毕竟,这种程度的精神辐射,倒是对他造不起什么影响,反而感觉蛮舒服的样子。

    就好像鱼回到了水里?

    那四处弥漫的精神辐射,就像是温柔而安静的丝线。

    自己可以轻轻的穿过它们,不惊动任何一只沉睡的虫,也可以一把将它们拉扯过来……

    ……那场面,应该很美妙吧?

    陆辛默默的想着,在这沉默而艰难的旅途中,放飞了自己的思绪。

    “哎呀……”

    忽然一个微微发尖的声音,惊动了正沉浸在想象中的陆辛。

    所有人都微微一怔,安博士与陆辛一前一后,同时转身抬头,向声音方向看去。

    而那个走在了队伍中间,沉默不语的女孩,则微微转过了脑袋。

    “人……”

    “这里有死人……”

    “……”

    只见发出了这一声惊呼的,正是那位李博士,他正带了十足女气的轻轻跺着脚,一边往后退,一边脸色难看的指向了前面,脸色已经被吓的有点发青,身体也因为惊慌,险要跌倒。

    在他身后,另外两个研究员立刻迎上前来,想要扶住她。

    但两个人快要扶住他时,忽然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尴尬,同时收回了手。

    于是李博士直接摔在了地上,坐碎了一地枯枝。

    不过这时没人担心他屁股摔的怎么样,紧张的循着他的目光看去。

    就见他正指着的地方,赫然有着一个黑糊糊的东西,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孩的尸骸。

    众人心里冷不丁一颤,提防起来,定睛再看,才忽然发现:

    那并不是真的死尸,而是一个硕大的,腐烂的果实。

    不知道是什么树结成的果子,表皮黑色,凹凸不定,斑纹与表皮的突起,居然隐约的构成了一个带着笑容的人脸图样,在这阴晦的环境之下,确实很容易一眼便将它当成是人。

    “这是什么植物的果实?”

    “怎么长的这么像人?”

    “是被人制作的,还是天然长成了这个样子?”

    “……”

    微微一定神,众人都有些后怕的讨论了起来,声音里透着股子惊疑。

    “不是人为的,是本来就长成了这个样子。”

    安博士靠近,打量了一会,低声道:“至于属性,现在还猜不出来。”

    “呵,红月亮事件之后,荒野上本来就出现了很多变异的东西。”

    “不仅是人,或是动物,植物也有很多。”

    “尤其是这里常年处于高浓度的精神辐射下,那无论出现什么样的变化,都不奇怪……”

    “……”

    “我想,我知道这是什么树结的果子了……”

    也就在这时,陆辛的声音,在他们稍后些的地方轻轻响了起来。

    众人急忙回头,顺着他的目光向上看去,便忍不住同时心里狠狠颤抖了一下。

    ……

    ……

    只见他们头顶,二三十米高的位置,树梢之下,正垂下了一个又一个黑色的,圆滚滚的果实,每一个都像地上这个一样,表面上生长着一只怪异的面孔,幽幽的,注视着他们。

    偌大密林,密密麻麻,不知垂落了多少个。

    也不知从什么位置开始,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果实,一路上,静静的注视着他们。

    “嘻嘻嘻……”

    隐隐的笑声,从密林的四面八方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