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九十九章 干活的人最高贵(三更)
    “那是……”

    陆辛的出现,使得这片美轮美奂的童话世界,顿时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个世界里,所有的生物,都呆呆的转头看向了他。

    无论是正在打水的小矮人,还是草坪上表演的乐队,或是飞舞的小精灵,以及挥落了一片片星光的小天使,甚至连那位正在作画的,穿着新娘子纱裙的女孩,画笔也停了下来。

    半空中仅剩了一颗头颅飘着的,而且头颅已隐隐变得半透明的丝丝,也呆住了。

    她微微低头,看向了这个闯进童话世界里的男人。

    感觉他内心里似乎隐隐有种邪恶,与这个美好的世界格格不入。

    但偏偏,自己感觉他很熟悉。

    难道,自己和他一样,也属于邪恶阵营?

    ……

    ……

    “果然……”

    陆辛打量着这个世界,心里也在微微的感叹。

    谁能想到丝丝这个外表看起来跟恶魔一样的小姑娘,内心里的渴望居然是这样的?

    之前安博士的计划,便是借由丝丝对抗这片森林里的精神污染。

    但是,无论是研究院还是安博士,都没有指望着这位高阶禁区生物可以真的清理掉这里的所有污染,毕竟,围绕着研究院,这里有着一片外界甚至无法随意窥视的“禁忌”力量。。

    那才是重中之重。

    丝丝只是要逼出那种禁忌力量,再由自己来动手解决。

    只是,安博士似乎有一点失算。

    这种禁忌之力的出现,太过诡异,而且悄无声息。

    当时,他们的眼中,丝丝仍然在对抗着这片森林里的精神怪物,甚至外表看起来没有一点异常,倒是妹妹,她一直对这个小姑娘挺感兴趣,发现了她的不对,急忙提醒了自己。

    自己这才发现,丝丝的眼神,似乎微微发直。

    于是,他立刻抬手,握住了丝丝飘散出来的一根血丝,感应着她的精神力量变化。

    这才意识到,原来他们一直在等的禁忌之力,已经降临到了她的身上。

    安博士本来想借丝丝引出那种禁忌之力,却险些引发了最为严重的后果。

    不过,幸好还是及时发觉了。

    ……

    ……

    “这里是假的。”

    陆辛想着这些问题,将手里的烟蒂扔在草地上,踩灭,然后向半空中的丝丝道:

    “走吧,我带你回去。”

    “……”

    “假的……”

    半空中的丝丝,眼神更迷离了。

    “唰啦……”

    也是在这一刻,整片童话一样的世界里,所有的生物彼此对视。

    然后它们选择了同时发难,陆辛脚下的草坪,忽然之间变成了一根根坚韧焦黑的怪异触手,飞快向着他的身上缠了过来,一张张生满利牙的口器咬在了他的双腿之上。

    草坪之间飞舞的小精灵,则一个个猛得挺起了胸膛。

    纤细的身体,居然向两边裂开,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嘴巴,里面生出了狰狞的口器。

    远处的小矮人用力挥舞手臂,手里出现了满是倒刺的狼牙棒。

    空中长着小翅膀的天使,也瞬间眼神发黑,身上垂落了无数血丝的羽毛……

    “魔鬼……”

    “你污染了美好的天堂……”

    “离我们……”

    千奇百怪的怪物,将陆辛团团围在了里面,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黑暗。

    陆辛感觉到了声声尖利的咒骂以及种种的指责。

    他受到了这一片世界的排挤,也瞬间便迎来了剧烈的精神冲击,以及各种各样的污染。

    甚至连他内心里的某些情绪都被触动,正逐渐变得自惭形秽。

    ……

    ……

    童话世界瞬间变成了恶魔乐园。

    每一种美好的东西都似乎变成了异样的邪恶,飞快的向着陆辛冲了过来。

    而那位坐在了喷泉附近的白婚纱少女,则已加快了作画的速度。

    随着丝丝的模样,一点点的出现在了画布上,半空中的她,正在变得透明。

    “每一种生物,都是一种污染?”

    陆辛微微闭目,深深的呼了口气,感受着周围的混乱与排挤,以及指责的力量。

    然后他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屑的微笑。

    “你们的美好,真的算美好?”

    “不说是假的,就算是真的,这也不是你们亲手建的呀……”

    “在花园里享受花香的老爷小姐并不高贵……”

    “栽花干活的人才高贵……”

    “……”

    一边想着,他忽然睁开了眼睛,黑色粒子飞快的震荡。

    现在的他,就是这么想的,深受打击的自己,已经决定和安博士还有那位都不怎么正经的博士划清了界限了,自己就是一个干粗活的,但干粗活的,难道就不值得骄傲了吗?

    “哗啦……”

    在他想着这个问题时,随着眼中黑色粒子的震动,奇异的扭曲力场瞬间自身上绽放。

    所有冲到了他面前的怪物,或者说,是经过了美化的污染源,都在这一刻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奇异力场,呆呆抬头看向了他,然后双眼忽然开始流血,身体则一寸一寸的融化了起来。

    不可直视神。

    哪怕只是比它们更高一阶的精神生物。

    这一片由“幻想”的力量钩织出来的世界,在陆辛释放自身精神力量的一刻。

    开始土崩瓦解,甚至不需要有一个中间过程。

    ……

    ……

    “啊?”

    这一幕来的太过突兀,冲击也太强烈。

    就连那个坐在了喷泉旁边,想着靠其他人拖着陆辛,让自己作完画的婚纱少女也猛得大吃了一惊,下意识看向了陆辛方向,但下一刻她就反应了过来,猛得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但是,她的余光还是扫到了陆辛。

    隐约之间,她看到了一个被神秘的黑色粒子裹住,头顶上有某种黑暗光环的人影。

    这余光使得她眼睛剧痛,开始流血。

    而她也在这个世界崩溃的前一瞬,忽然拖起了画板,身形倒仰,翻进了喷水池之中。

    喀喀……

    又是一阵阵连绵不断的玻璃破碎声。

    周围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在黑色粒子引动的剧烈震颤之中崩溃,消融。

    陆辛与丝丝同时回到了阴暗的森林里,周围的一切如同油画的色彩一样飞快的褪去,仍然是那一片被无数的黑色影子还有巨大的藤蔓交织缠绕着的诡异密林,也仍然是被那如同潮水一样的细密精神辐射给自己的脑海带来的无尽的呓语以及钢针戮刺一样的疼痛感。

    唯一与刚才看到的不同的是,飘浮在空中的丝丝,神色木讷。

    身体变成了半透明的。

    像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丢掉了一半的颜色。

    ……

    ……

    “是那幅画……”

    陆辛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旋即一步迈了出去。

    刚刚在那个幻想的世界里,丝丝已经有一半被画进了那幅画里。而自己出手,虽然导致了那片世界崩碎,但那个幻想世界里的婚纱少女却带了那幅画了一半的画,通过喷水池逃走。

    所以,现实之中的丝丝,也就失去了一半的影子,这代表着她受到了某种程度的重创。

    只是……

    不可能让你逃走的。

    陆辛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便将右手伸了出去。

    伸出去的过程中,右手开始变得苍白,掌心钉了一根黑色的钉子。

    此时的周围,刚才那个幻想的世界,已经破碎,碎片都已接近了完全消失。

    时间只能以微秒计。

    陆辛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便伸出了手。苍白的右手顿时进入了那一片幻想的世界崩溃之后残存的碎片里。然后通过那个碎片,伸到了幻想的世界之中,那个喷水池的位置。又通过了喷水池,伸进了借由喷水池相连的,另外一个更接近于现实,这森林里的某一块空间……

    “唰啦……”

    他相隔几个空间,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瞬间抓住,嘴角顿时露出了一抹笑容。

    “抓到你了……”

    “……”

    “……”

    同一时间,半空中的丝丝瞬间清醒,但也失去了力量,飞快的坠落了下来。

    黑色的血丝垂落,并快速的裹在了她的身体上,使得她重量增加。

    高高的摔下,眼看着便要摔得极惨。

    但也就在这一刻,一道白色的影子飞快从她的身下闪过,将她的身体托了一下。

    她得以减少了许多坠落势头,轻轻落在了地上。

    但同一时间,涌着的敌意与警惕也快速随着思维的清晰而回归。

    瞬间便察觉到了有异常的精神力量就在自己身边,离得自己非常之近。

    身边刚刚才蜷缩起来的血丝,立刻纷纷抬头,诡异迅捷的向着那一道精神力量插了过去。

    只是,在快要击中了对方的时候,却心里微微一怔,所有血丝悬在了半空之中。

    精神力量涌动到了极点的她,借着血丝的感应,看到了一个小女孩。

    穿着白色的,但是有点脏的小裙子,黑发凌乱,眼睛是诡异的白色,身上有着细密的缝合过的痕迹,身体趴在了地上,像是一只小兽,但看着自己的表情,却只有满满的好奇。

    仿佛也在试探的,犹豫的,将小手向自己伸了过来,意图拉起自己。

    丝丝怔住,似乎有那么一瞬间,被这个同龄的,怪异的小女孩表露出来的善意惊动。

    一团血丝蠕动着卷在一起,变成了纤细的手臂,与白裙女孩的手掌握在一起。

    ……

    ……

    白裙小女孩满面开心,用力将丝丝拉了起来,轻轻抱住。

    小手的拍着她的脑袋,声音纤细的道:“不要害怕啦,让我哥哥打他。”

    “我哥哥可厉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