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章 他把新娘子抓走了
    “回来……”

    就在一秒之前,陆辛的右手穿过了各个不同的空间,抓住了那个倒翻进了喷水池中的婚纱少女。立刻将右手收回,旋即就感觉到自己的手中多了一物。低头看去,顿时微微诧异。

    只见自己手里抓着的,并不是某个抱着画板的美好少女,而是一个怪异的塑料娃娃。

    这个塑料娃娃的怀里,抱的也并不是画板,而是一张有着诡异花纹的扑克牌。

    “哇……”

    “新娘子还给我……”

    “……”

    同样在这一刻,陆辛甚至还来不及细细打量手里的物品,周围忽然响起了尖利的吵闹声。

    就好像聒噪的孩子在疯狂的哭闹。

    尖利的声音震颤了整片森林,仿佛到都是这种哭声,整片森林形成了烦躁的海洋。

    整片森林之中,所有的树木,忽然都在这一刻剧烈的抖动,发现沉闷的吱呀声,下一刻,各个方向的泥土忽然滚滚隆起,仿佛地下有某个庞然大物,瞬间的从远处游到了近前来。

    “噗”“噗”“噗”“噗”

    泥土猛然之间,一片片的爆开,从里面钻出了一条条黑色的藤蔓。。

    “嘶啦……”

    藤蔓的尽头,是一个鼓起来的黑色囊包,囊包猛得裂开,如同花苞绽放。

    区别只在于,花苞是美好的,干净的。

    这藤蔓尽头的黑色囊包,却是腐臭的,带着一根根的黏丝。

    像是食人树的捕手一般,猛得张开到了极点,里面有人的半截身体钻了出来。

    四面八方都是这种粗大的藤蔓,也四面八方,都是这种黑糊糊的半截身体。

    从藤蔓顶端的囊包之中探出了身子,过来抓陆辛手里的塑料娃娃。

    一种充斥了身周各个空间的混乱感觉出现。

    陆辛像是被一种吵闹着要糖果的孩子包围在了中间。

    “妹妹……”

    他下意识的大喊,同时伸出了手掌。

    但下一刻,他就发现手掌里面,空空荡荡,不由得微微一呆。

    “诶,妹妹呢?”

    “……”

    微微错愕,转过身去,才发现原来妹妹居然向着那个从空中坠落的丝丝接了下来。

    表情顿时微微错愕,旋即他心情倒是变得更好了起来。

    妹妹这不算不听话,她只是学会了关心别人了。

    但没有妹妹帮忙,自己的灵活性已经大打折扣。

    于是,他也第一时间,便改变了主意,准备扑出去的他,动作稍缓。

    下一刻,周围的空气忽然变得扭曲,精神力场瞬间释放。

    一丝一丝密密麻麻的精神力量,顿时与那些四面八方的黑色藤蔓身影冲撞到了一起。

    所有的黑色藤蔓都第一时间被弹飞了出去,歪歪斜斜。

    陆辛则不依不挠,猛得跨上前一步,左手狠狠的向着前方抓落。

    “哗啦!”

    五指插进了蟒身之中,腐臭的汁液乱溅。

    “看看你是什么东西……”

    他将这藤蔓扯向了自己的面前,同时目光阴冷,定睛看去。

    但他也没有想到,在自己抓住的一刻,这条藤蔓迅速的枯萎,自己的指端,甚至都可以感觉到那种坚韧有力的藤蔓,正在快速失去生命力,变成了一种轻飘飘的腐朽枯藤……

    里面的精神力量逃走了,剩下的只有一具干枯的木质身体而已。

    “嘻嘻嘻嘻嘻……”

    同一时间,森林四面八方,都忽然响起了那种戏谑的,让人脑仁发疼的怪笑声。

    “新娘子还我……”

    “新娘子还我……”

    “……”

    这叫声细密纷繁,时近时远,飘荡在了整片森林里,不依不挠,又哭又叫又笑。

    仿佛不抢回这东西绝不罢休。

    “到了这种程度,居然还不肯逃走吗?”

    陆辛则在这异常烦躁的声音里,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自言自语,脸上爬上了一种不曾掩饰的冷嘲。

    下一刻,他忽然将黑色的左手举起,触摸着这片森里无处不在的精神辐射

    然后,他猛得将这种精神辐射攥住,狠狠向下扯动。

    “喀喇喇……”

    整片森林,忽然便有沉闷剧烈的树木倒塌声响成了一片。

    整个密林仿佛被一片大网笼罩,然后被无形的力量扯向中间,向着陆辛所在的位置低头。

    像是俯首称臣。

    ……

    ……

    “啊啊啊……”

    一片混乱里,忽然有惊慌的叫声响了起来。

    刚刚冷笑的那种东西,它也在这张大网里面,本来它在这张网里,感觉特别的轻松。

    因为这是它的网,所以它可以任意的出现在这张网的任何地方,可以任意的控制这张网的力量。它对于这张网里的一切,都有着绝对的控制权。但它没想到,有人不按规则来。

    陆辛直接把这张网扯了下来。

    于是身在网里的它,也身不由已,快速向着陆辛接近。

    “呵呵……”

    陆辛心里还是微微兴奋。

    从进入这片密林,就想这么做了。

    身为暴君……不对,暴君只是小时候不懂事,别人给自己取的外号。

    但不管怎么样,拥有着这种黑色粒子的力量,使得他对几乎一切的精神力量,都有着可怕的摧毁能力。但是,他也一直受到了一个严重的限制,那便是,黑色粒子没有污染能力。

    所以对抗污染时,他时常会陷入以点击面的无力感。

    以前有父亲陪在身边,他还可以借用父亲的强大污染能力,去散播黑色粒子的气息。

    虽然作用会大打折扣,但毕竟是有用的。

    如今父亲取回了自己的权柄,正在世界上游荡,恢复自身的力量。

    自己就失去了一个强大的倚杖。

    尤其是面对这种看起来无处不在,如同潮水一样的精神污染时。

    没办法。

    以点击面,这个点再强大,消除这个面,也很麻烦。

    但幸好,他如今已经身在第五台阶。

    除了拥有了“幻想”的力量,对黑色粒子的理解,似乎也加深了很多。

    之前行走在这片密麻里,他就一直有种非常微妙的感觉,这种无处不在的精神辐射,某些层面上似乎是实质的,自己可以轻轻的抚摸过它们,似乎,也可以一把将它们抓住……

    现在,自己就是抓住了它们,然后用力的拉扯。

    果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

    ……

    “嗤啦啦……”

    在将这一片片的精神辐射拉到自己的身前时,陆辛便瞬间释放了“幻想”的力量。

    其实他一直有个很大的弱点。

    别的能力者,或是精神层面生物,如果达到了第五阶,便可以借助于自身的“场域”,或是污染逻辑,去释放“幻想”的力量。但是陆辛的黑色粒子没有污染能力,所以,他释放“幻想”的力量,只能借助于别人的“场域”,或者,是借助自己释放的扭曲力场……

    扭曲力场的话,范围会受到限制。

    毕竟自己的精神量级,只有可怜的一万。

    全力释放,也最多可覆盖直径一两百米左右的范围。

    平时够用了,遇到大事,就难免不足,所以之前在青港对抗执剑者时,陆辛都是借了小鹿老师与执行人之间达成的污染逻辑,才释放了那一场影响到整个二号卫星城的幻想。

    而这一次,陆辛则是直接借用了这个被自己拉扯到身前的“场域”。

    在他拳头握紧,幻想释放的一刻,覆盖了整片森林的精神力量,瞬间剧烈的波动。

    有某种高层次的影响,快速蔓延。

    丝丝之前也想控制这整片场域,所以她需要一步步的压制与争夺。

    陆辛不同。

    他是国王,所以他可以在这片场域,直接掌握所有的主动权。

    哪怕这是一片森林。

    安博士已经说过,树木也会有精神力量。

    那么,只要你有精神力量,你就要承认,我是你的国王。

    ……

    ……

    唰噼啪啪。

    那是纤细柔软的骨头被幻想的力量覆盖,并温柔的捏成各种形状的声音。

    无数复杂而细密的声音交织在了一起,仿佛重叠的噩梦。

    随着陆辛幻想的力量快速扩张,不知有多少存在于这片密林中的诡异存在,都感受到了强烈的恐慌,拼命大叫着逃离。但下一刻,正在逃离的动作便被冻僵,眼睁睁感受着幻想的力量淹没了自己的身体。旋及,从最底层的精神特质开始,变得温柔而善良了起来……

    “嘶啦……”

    同样也在幻想的力量无止境扩张的过程中,忽然有清晰的布帛撕裂声响起。

    那是有这片精神辐射中的某个存在,感受到了恐慌,在主动的撕裂这片精神场域。

    仿佛拉紧的丝线,瞬间被绷断。

    所有几乎变曲成了弓形的树木,在这一刻瞬间变得笔直,还在轻轻颤动。

    “还是逃掉了?”

    陆辛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眉头微皱。

    同一时间,崩溃、撕裂的精神力量辐射,忽然之间,趋于平稳。

    整片密林,那种天旋地转的混乱,也快的像是没有一个中间过程似的扭转。

    所有的幻象,那种细密的呓语与风声,都在这么一瞬,彻底的消失。

    “呼……”

    正处于极度惊恐之中的安博士等人,过了好久,才忽然剧烈的喘息了起来。

    然后她们眼神都有点发飘似的,看向了不远处站着的陆辛。

    ……

    ……

    “咦咦咦……”

    遥远的森林边缘,忽然响起了细细的啼哭声:“新娘子……”

    “他……他把新娘子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