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九十六章 过去的召唤
    “这个问题,很难短时间内给出解释。”

    面对陆辛的回答,进入了研究院的众人,都陷入了一种异常压抑的氛围里。

    下意识的,他们想要帮陆辛解释些什么。

    但每每张口,却发现自己想给出的解释都无法立住脚。

    两位博士,一个长于精神力量分析,一个长于污染逻辑链推理,但此时却都懵住了。

    过了好一会,黑暗且深邃的走廊里,安博士才轻轻开口。

    然后,她抬头看向了陆辛,低声道:“所以,我们还是先继续我们的调查任务吧……”

    “单兵先生,你现在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保持状态稳定吗?”

    “……”

    “我……”

    陆辛勉强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已经嘶哑。。

    他顿了一下,微微调整,才低低的点了下头,道:“我可以。”

    哪怕自己心里的不确定与惊疑感,已经达到了极致,此时也只能点头。

    他有点无力的扫过了安博士还有张、王两位博士的脸,自己再迫切,也无法奢求他们短时间内给出自己解释与答案,因为自己,甚至都无法确切的陈述这种状态与感觉。

    因此,也只能强压了心里涌动的念头,将那副扑克牌,又塞回了抽屉里。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或许,是希望以后还会有另外一个自己过来,也需要摸出这把扑克牌来向别人证明?

    “咯噔……”

    直到这个念头清晰的浮现在了心里, 陆辛才猛得清醒了过来。

    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念头?

    自己已经来过了,那么, 怎么还考虑着会有别的自己过来, 拿走这把扑克牌?

    ……

    ……

    “那……那就继续吧……”

    张王两位博士在陆辛的怪异表现, 和这种压抑的环境里,表现的都有些惊惧。

    哪怕是内心坚定的研究员, 这时也没法表现的淡定。

    就像一个无神论者也无法保证自己不怕鬼。

    毕竟,虽然这个世界上确实是没有鬼的,但是, 万一真有什么忽然出现在了床底呢?

    这种心情,使得水火不容的他们,都悄悄凑到了一起,快抱上了。

    只有安博士,她站在了最后, 整个人淹没在了走廊的阴影里。

    没有灯光直接照向她, 所以她的脸没有被任何人看到。

    她只是静静的站在了走廊里, 等着陆辛出来。

    看向了陆辛的眼神, 似乎有些钦佩,也似乎有些期待。

    但是她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静静的等着。

    陆辛走出了那间办公室,轻轻带上了门,只保持了虚掩。

    仿佛是潜意识里在刻意的将它保持了与自己进去时候的状态一模一样。

    他们打起了手电筒,保持警惕, 继续向前走去。

    一个个的光点扫过了这条伸手不见五指的走廊, 很长时间里,他们都没有说话。

    只是一边前进,一边打量着。

    刚刚已经在电子蝇的描述下,看到过关于这一条条走廊的环境。

    但如今亲自走了进来,还是不一样。

    他们的目光随着光点, 扫过了肮脏的墙壁, 满是碎纸片与垃圾的地面, 倾倒的桌椅,干涸且发暗的大片污渍,鼻端里,也时时被这阴暗走廊里的霉味充斥,有种昏昏欲睡之感。

    可以看得出, 这曾经是一个很繁忙的工作环境。

    一层楼里, 可以看到有三个破损的自动售货机, 倚着墙壁,沉默的站立着。

    办公间也是一间挨着一间,大部分都被隔的很小。

    每隔一段,还可以看到走廊里,有镶嵌在墙壁上的铁门,将走廊隔成了不同的部分。

    这些铁门,可以看出当时的这里,除了繁忙,还有着异样的森严。

    不过,如今所有的铁门与栅栏,都四敞八开,像是逃走了囚犯的空荡监狱。

    但是,无论是安博士等人,还是陆辛,都没有心思关注这些。

    安博士她们是绷紧了神经,脚步放轻,但速度却微微加快的在这条走廊里走着。

    已经扫描过这一片建筑地形的电子蝇,在她们身前四五米远的地方飞着,闪烁着蓝光。

    既可以帮她们引路,也可以替她们试探某些突如其来的精神污染。

    而陆辛,则是强行忍住了那种异样的熟悉感对自己造成的影响。

    但在前行的过程中,还是会突如其来的,出现某个片段,让自己分不清现实与回忆。

    ……

    ……

    渐渐的,十几分钟之后,他们已经来到了这片建筑的最深处。

    强行打开了一扇安全门,便看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走廊。

    所有人的呼吸,都不由得放轻了一些,他们知道,这条走廊下面,就是那个资料库。

    研究院最想知道的,被一代研究员刻意埋藏起来的秘密,就在其中。

    走下台阶时的脚步声,在逼仄狭窄的空间里,显得异常响亮,而走下了楼梯,左转进入了一片空旷的区域时,所有人的心脏声,则又明显变得响了起来,扑通扑通震荡身体。

    他们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扇厚重的铁门。

    这里正是安博士之前预计的,藏起了那有关“创世硬盘”资料的地方。

    电子蝇也没有办法进入这片密封的空间,所以,他们也只能先来到了这里再说。

    “这……”

    张博士忍不住拧了拧脖子,不太自在的低声道:“就是这里了吧?”

    他几乎有点不适应,觉得到了这么关键的地方,没出来几只怪物阻止,显得不太正常。

    但安博士,却似乎比他们更从容些。

    只是微微扫了一眼,通过手腕上的电子屏幕,对比了一下地点,便点了点头:

    “就是这里,打开吧!”

    “……”

    眼见那一扇厚重的铁门,似乎并不是普通的人力可以打开的,几位博士便商量了一下,准备通知李师傅,让她控制这些电子蝇,使用激光切割的方式,打开这扇沉重的门。

    但在他们想着这个问题时,陆辛已经慢慢的向前走去。

    两只手用力的握住了铁阀门,然后慢慢的向外拉扯,铁门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摩擦声。

    出人意料,这铁门虽然有些锈住,但居然顺利的被他拉开了。

    两位博士的目光,顿时变得有点发直。

    但陆辛在这一刻,内心里却忽然涌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失落心情。

    因为,他并不是因为看到了这扇铁门,便自信一定可以打开,所以上前尝试。

    他是在看到了这扇铁门的时候,便忽然产生了强烈的熟悉感。

    好像自己之前曾经注视着这扇铁门被打开过,而且重新关上时,并未上锁。

    随着铁门的打开,他的又一次“直觉”得到了证实。

    内心里的殊无喜悦,反而有一种汹涌而来的混乱,瞬间将自己淹没。

    “啊……”

    伴随着陆辛自己,彻底陷入了这种异常的恐惧感。

    张王两位博士,却是紧张的举起了手电筒,向着铁门后面照去。

    顿时一盆凉水浇在了头上,同时大失所望。

    铁门后面,看起来像是一间巨大的资料室,但如今,里面只有空空荡荡的架子。

    半张纸片都没有。

    所以,最不想看到的局面出现了吗?

    辛辛苦苦来到了这里,结果却发现,早就被人清理过,什么也发现不了?

    ……

    ……

    “不对,不对……”

    但也就在他们被这种绝望的心情所笼罩,马上就要发出一声无力的哀叹时,却忽然听到了身边传来了一声迷茫的呢喃。

    这种声音突兀至极,把他们吓了一跳,急忙转过了身。

    就看到刚刚打开了铁门的陆辛,正站在了铁门的旁边,无力的看向了周围的环境。

    周围除了手电筒落处形成的光点,便只有电子蝇的微弱蓝光。

    但他的眼睛里,居然清晰的映射出了一片惨白的灯光,像是整个世界都亮堂了。

    “这是……”

    两位博士同时后退了一步,微微惊慌。

    “不要打扰他。”

    安博士忽然低声开口,制止了他们两人。

    两位博士有些不解,急忙转身,就见安博士正盯着陆辛,表情异常的严肃。

    她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这片资料库是空的,整个调查任务落空的影响,而是全副心神都落在了陆辛的身上,相比起其他人,似乎她到了这时,才正处于担心任务能否完成的关键。

    “有的……”

    而在他们绷紧了心神的注视下,陆辛口中呢喃,忽然转过了身:“还是有的……”

    “还是有信息留下的……”

    “……”

    一边说着,他一边飞快的转过了身,向着左侧的一条走廊快速走去。

    手电筒都没有打过去,却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快步如飞。

    “快,跟上……”

    安博士紧张到了极点,焦急又压低着声音说道。

    ……

    ……

    陆辛并不知道安博士她们的表现,只是在打开铁门的那一刻,对这栋建筑,以及周边区域的熟悉感,达到了极致,甚至产生了无法分清楚记忆与现实的感觉。

    比如,他明明知道如今自己是在研究院已经荒废之后,才和安博士等人,打着手电,进入了黑暗的建筑里调查。但另一方面,他又深深的陷入了回忆之中,以致眼前出现了幻觉。

    他看到这里灯火通明,人流如织,正是研究院最为热闹的时候。

    一种强烈的吸引力让他产生了冲动,忽然不想考虑一切,大步的走向了一个地方。

    对这片建筑物的熟悉感,让他毫不迟疑的拐过墙角,在这片迷宫一样的地下空间里快速的行进着,就仿佛已经在这片研究院里生活了很多年一样,根本就不用刻意的去思索。

    不知转了多久,他忽然感觉心脏微微放松。

    定睛看去,发现自己来到了一条长的走廊尽头,推开了一扇虚掩的门。

    这一刻,实质电流一样的触感,涌入了他的大脑。

    他耳中听到了白炽灯嗡嗡作响的声音,有种强烈的迷幻感扭曲了自己的视野与感知。

    他看到了地上,正躺着一具骸骨。

    骸骨早已接近腐烂,身上覆盖着一种未知的黑色物质。

    身上的白大褂,早已腐朽,成了肮脏的布料,紧紧的贴在了骸骨上。

    而在骸骨上,则还夹着一个破破烂烂,被血污覆盖着的证件,轻轻擦饰,上面字迹显露。

    红月研究院

    高维生命研究项目

    心理咨询师:毕宰治

    ……

    ……

    陆辛轻轻的叩了叩自己的脑门,咚咚作响。

    他忽然感觉到这一幕不仅是熟悉,还曾经出现在自己的记忆里。

    那是曾经还在青港的时候,自己在对付一只擅长让人进入梦魇的精神怪物时,无意之中,曾经被它拖进了一个梦魇之中,在那个梦魇中,自己看到了这条走廊,看到了这具骸骨。

    他甚至知道,前面是什么……

    这么想着,陆辛抬起了头,果然发现,前面有倒在地上的金属架子,散乱发黑的药片。

    一排监狱一样的病房,以及,尽头的三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