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九十八章 这就是创世硬盘(一更)
    经过了时间的交织,曾经的信息,借由监狱墙壁上的这些符号,来到了陆辛的脑海。

    他惊骇又恐惧的看着这些信息,内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准确的说,这只是一个男人的所见所知。

    一个前文明时代的男人。

    陆天明,一个普普通通的复仇者,厌世者。

    他这样的人,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少见。从小生长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恩爱,家庭幸福。。但却在生活平稳推进的过程中,父亲遭遇诈骗,欠下巨额债务,后来在一个雨夜,被人砍死在无名的小巷。母亲屡遭债主逼迫,又心忧父亲之死,情绪崩溃,最终坠楼而亡。

    自此他流落街头,磕磕绊绊的长大,然后决定复仇。

    直到这时,放在社会里,这仍然是一个普通到这个世界上并不少见的类型。

    苦大仇深的人多了,不缺他这一个。

    而他随着年龄渐长,渐渐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知能力,这成了他复仇的倚仗。

    他一无所有,但他有这种奇妙的能力。

    所以无论对方多么机警,做事多么小心,他都可以成功的让对方入套。

    在诱骗着对方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之后,再蛊惑他们站在在了高高的楼顶。

    然后像他绝望的母亲一样,轻盈的从楼顶飘落下来。

    后面的事情,就显得更为普通了,他的力量,并不能让他真的逍遥法外。

    于是,他被发现,被追捕,然后入监,又被送到了研究院。

    这里的人,告诉了他一个实验,希望他可以配合。

    陆天明虽然知道自己有一点能力,但他并不了解这能力是怎么回事。

    只能归结于,一种天赋。

    而这种天赋,可以让他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无往不利。

    但是在这里,除了拿魔术扑克牌逗一下小护士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用处。

    他逃不出去,也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

    他本身的厌世情绪与懒散性格,使得他并不打算配合这些人的工作。

    但明显,相比起他的抗拒,这里的人“说服”他的方法更多。

    于是在吃了一些苦头之后,他还是乖乖就范了。

    然后,他成为了这个研究项目的一位工作人员,隶属第三期,任务是配合研究……

    或许在这里消磨一段时间,就真的可以好好过日子了吧?

    他想着,反正仇都报完了,没有必要再犯事,一旦离开,就好好过日子去。

    当然了……

    ……如果可以把这个研究院的小护士拐出去结婚就好了。

    ……

    ……

    他很快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幼稚,也知道自己永远没有机会再离开。

    因为随着他的配合,实验项目的推进很快,他也渐渐被迫深入了解到了项目的真相。

    在那一刻,他疯了。

    他知道,不可能有人在告诉了自己这个秘密之后,仍然让自己离开。

    他开始发狂,开始崩溃,开始忍受不了一次次的折磨,其中,尤其是以他看到了那个代号为“天宫能量矩阵”的地底深坑之后,更为严重,他在走廊里像个疯子一样大哭大叫:

    “博士们,大哥们,大爷们……”

    “求求你们了,放我回去吧,我再也不骗人了……”

    “说什么毁灭世界啥的,我说着玩的啊,我对这个世界的爱还没有消失啊……”

    “……”

    “听到没有,回答我,回答我……”

    “你们都是屠夫,都是刽子手,你们在屠杀这个世界……”

    “我操你大爷,你们凭什么让我成为帮凶……”

    “我会操翻你们的,就算你们强行将我放进去,我一有机会,也肯定会操翻你们……”

    “我要让你们后悔……”

    “……”

    “……”

    他的疯狂与口无遮拦,影响到了工作进程,于是他被带到了监房,成为了囚犯兼实验体。

    有人很冷静的过来告诉他:“我们不是在毁灭这个世界,而是拯救他。”

    “创世硬盘已经准备完毕,现在,只差一个主意识了……”

    “能够成为世硬盘主意识的备选人之一,是你的荣幸,希望你可以做好准备。”

    “……”

    “……”

    “哗啦啦……”

    忽然之间,书页快速翻动的声音响起。

    一幕幕画面飞快的在陆辛的面前闪过,像是快速跳帧的录影带。

    陆辛的视野仿佛失去了焦距,变得异常空洞。

    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从极度的混乱中清醒了过来。

    视野之中,只有用鲜血写在这一间监牢墙壁上的,一个个扭曲而怪异的符号。

    每一个都不停的放大,占据了他所有的视野。

    再下一刻,他忽然看到了那个叫陆天明的疯子,正痴痴的站在了监牢的中间。

    他垂着头,十根手指,都有鲜血滴落了下来。

    “看到了吗?”

    他慢慢的转身,看向了监牢门口的陆辛。

    隔着不知多少年的时光,他们的视线,在这一刻触碰。

    然后巨大的精神洪流,在这一瞬间绽放,陆辛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凄然的笑容。

    嘴唇嚅动,无声的说出了两个字:

    “重启。”

    “……”

    于是,陆辛倾刻间,感觉到了自己精神力量的无尽坠落。

    下方的大地,像是忽然不存在了,自己开始彻底的进入了无限的坠落之中,仿佛跌入了悬崖,又仿佛跌进了无边的真空,甚至像是跌入了星空,最后,他来到了一个地方。

    他看向了下面的巨大空间。

    那是一排一排的培养皿,由粗大的电缆与精密的仪器所连接。

    每一个培养皿中,都有着一个蜷缩了身体,没穿衣服的人,男男女女,无边无际。

    成片的培养皿,可以占据所有人的视野。

    每一个培养皿之间,又有着粗大的管道与电缆相连接。

    每四排五个二十个培养皿为一组。每四排五组为一坑。每二十坑为一库。每一百库为一个单元。然后视角无限的拉长,陆辛看到了最起码上万个单元并列排布在巨大的深坑之中。

    深坑的边缘,穿着诡异的,与黑桃J扑克牌背部花纹一样黑袍子的人,静静在坑边看着。

    随着他们的低声吟诵与仪器的操作。

    那巨大的深坑之中,开始有一片片暗红色的建筑影子出现,像巨大的三维投影技术。

    建筑从无到有,飞快的崛起。

    各种扭曲的人形怪物从这一片投影里,森然的磨砺着爪牙。

    “进去了……”

    他们抬起头来,相视而笑,眼睛里似乎满是欣慰与喜悦的神色。

    但同样也在坑边看着下面那一个个培养皿的陆辛,却忽然感觉到浑身发冷。

    “唰”

    他忽然看到,培养皿里,所有的人同时睁开了眼睛。

    他们木然的目光,眼底的痛苦与绝望,如同实质,同时向着自己涌了过来。

    ……

    ……

    “呼……”

    无穷的画面涌入了陆辛的眼帘,形成了一幕幕真实的记忆。

    他已不由自主的,融入了那段回忆之中,把那当成了自己的人生经历。

    他像是从噩梦之中惊醒,猛得抬头,声音嘶哑的喊出了声来:“重启世界,他们准备……”

    “……重启世界。”

    “……”

    “醒过来了……”

    同一时间,张、王两位博士,猛得发现陆辛已经惊醒,急忙迎了上来。

    向前两步,呆呆看向了陆辛,居然又有些不敢靠近。

    “你……”

    他们迟疑着,说话都不太敢大声:“你看到了什么?”

    “我……”

    陆辛有些艰难的转过了身,向着惊慌的他们,以及若有所思,眼角渗出了鲜血的安博士。

    压抑至极,艰难的开口:“创世硬盘……”

    “我看到了,你们一直在找的创世硬盘……”

    “……”

    张、王两位博士,表情惊悚,但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而站在了他们不远处的安博士,则缓缓的抬起衣袖,擦去了自己因为过度使用能力,而导致的鼻孔、眼角,甚至是耳朵方面流出来的鲜血,因为擦的太过马虎,以至于鲜血涂满了她的脸,使得她看起来竟有了几分凄惨,然后她慢慢的,低声回应道:“我也看到了……”

    “原来这就是一代研究员们所追求的东西……”

    “……”

    “……”

    “被他藏起来的东西,终于浮出水面了……”

    同样也在陆辛看到了过去留下来的信息,内心陷入了极大的恐慌时。

    距离研究院旧址,并不遥远的地方。

    一个足有一半镶嵌在了山壁之中的冷灰色调建筑里面,有人站在了高高的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研究院旧址的方向,额头深深的纹壑挤在了一起,面部肌肉出现了微微的抽动。

    “愚蠢!”

    “集合了全世界最顶尖智慧的项目,就因为一个小瘪三的任性,凭白耽误了几十年!”

    他的声音里有着深沉的怒意:“直到如今,才交到了这么个不相干的人手里。”

    “这简直是对世界最大的讽刺……”

    “……”

    “毕竟被他污染过,所以也不算不相干的人。”

    旁边,一个穿着怪异花纹袍子的老人低声微笑:“但我们要感谢王教授。”

    “不是他,我们确实找不到相应的容器。”

    “现在,他将那个意识交了出来,我们也就该启动实验体回收计划了。”

    “……”

    “可以。”

    先前一个人,冷漠点头,道:“但是这个叫暴君的小家伙很棘手,所以……”

    声音忽然变得冷硬:“直接启动创世硬盘的力量吧!”

    “我不想再看到有意外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