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零一章 终极幻想力量(四——五更)
    这个研究院里,究竟藏了多少恐怖的东西?

    一时间,看着那伸进了走廊里的诡异触手,陆辛都感觉身体微微发颤。

    这研究院里不仅仅只有禁忌之力,还有很多诡异。

    在传递给了自己信息之后,禁忌之力消失,这些诡异便压制不住了。

    陆天明,这个红月亮事件之前的人,他是怎么做到的?

    那么遥远的时间之前留下来的精神力量,居然可以这么几十年的一直留在这里。

    不仅可以将信息传递给自己,甚至还可以压制这研究院里的无数诡异力量。

    更是可以威慑其他的精神力量,使得它们几十年不得靠近。

    这简直,是一种超出了已知层面的精神力量。

    ……

    ……

    “呯呯呯……”

    同一时间,在陆辛越发的了解这种禁忌力量的同时,安博士已经毫不犹豫的开枪。

    每一颗子弹落点,都炸起了一连串的蓝色电弧。

    整条走廊里到处都被蓝色电光照亮,也顿时让人看清楚了那些黑色触手的模样。。

    瞬间,强大的冲击感顿时涌入脑海。

    无论是陆辛,还是张王两位博士,甚至是安博士,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是一种不亲眼所见,根本无法描缓其庞大可怖的东西。

    如同七八米粗的章鱼足,柔软,但又坚韧。

    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坑坑洼洼,但却并不是寻常章鱼的吸盘,而是一张张的人脸。

    每一个坑里,都是一张人脸。

    它们露出了呆滞的笑容,随着触手划过,看向了陆辛他们。

    “呯呯呯……”

    安博士射出的子弹打在了触手身上,电弧将它一块块的皮肤和人脸烧的焦糊。

    触手痛苦的抽动了起来,上面生出来的一张张人脸,也忽然发出了无声的嚎叫,然后一双双的眼睛,忽然之间睁开,那种空洞洞的眼神,带着某种疯狂而酷烈的笑容直视过来。

    “嗡嗡嗡……”

    如流水一般的精神力量,瞬间淹没了走廊,让人的眼前,出现了电流一样的紊乱。

    就连安博士,也已经不敢再随便开枪,而是飞快的看了身后的陆辛一眼。

    她在这一刻生出了巨大的恐慌,担心受到了精神污染影响的自己,会分不清眼前这些陆辛和身后的陆辛,一梭子子弹扫过去,却发现中了弹的,其实是她们要护送离开的陆辛……

    转眼之间,她确定的看到了陆辛正在被张王两位博士架着。

    微微放心,再转身过去准备大开杀戒时,却忽然感觉,周围瞬间变得亮堂堂的。

    下意识的一抬头,就看到走廊里的灯,不知何时亮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微光,让她大脑都有种微微的晕眩。

    强行稳定状态,目光扫向周围,安博士却一下子变得更为吃惊。

    刚才那些,从一扇一扇的门里伸展出来的触手以及触手上面密密麻麻的人脸。

    都已经不见了,出现在了她面前的,是一个个表情不同的研究人员。

    他们身上穿着干净整齐的制服,有的抱着文件夹,有的还端着不知名的注射药剂。

    同一时间,她们身后的环境,也不再是老旧而肮脏,而是整齐干净。

    他们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这些人,仿佛在看着不知身份的闯入者。

    “保安,保安……”

    他们忽然扫到了安博士手里的枪,顿时乱成了一团,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有人闯进来了,要劫走陆天明……”

    “……”

    “哗啦啦……”

    远处顿时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奔跑声,其中还夹杂着枪械碰撞与子弹上膛的声音。

    一队全副武装的战士从走廊的另一端冲了过来,瞬间便排成一排,举枪描准了他们。

    “这是……”

    安博士吃了一惊,下意识的躲在了一个自动售货机后面。

    她用力拍了拍自己的眼镜,险些打飞出去。

    但通过眼镜,她眼前出现的却是一幕一幕不停闪烁的画面:

    忽而是阴暗老旧的走廊里,到处布满了黑色的影子,与阴暗房间里挥出来的触手,忽而又变成了干净整齐的走廊,工作人员在惊慌,持枪的保安正在向她们一步步逼来。

    两种截然不同的变化,在这狭窄的空间里不停的切换,使得她脑袋剧痛。

    这使得她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真相:“不好……”

    “这种力量在把我们拉回到三十年前……”

    “……”

    “什么?”

    安博士的大声提醒,也同时被陆辛及张王两位博士听到。

    一片混乱中,他们有些无法理解这句话的真实含意。

    不过,在安博士大声提醒的时候,陆辛也同样看到了眼前画面的变化。

    他没有安博士佩戴的那种眼镜,但他本来就可以直观而清晰的看到精神怪物的模样。

    因此,在这一刻,他看到的画面反而比其他人更清晰。

    那一幕幕接近了真实的场影,护士与研究员们的惊恐,武装保安黑洞洞的枪口与子弹上膛时精细入微的动静,使得这些场景,具有了无比的真实感,难以让人怀疑的真实感。

    幻想。

    陆辛瞬间就把握住了其中的关键。

    只有幻想的能力,才可以交织出这么真实的画面。

    穿越时空,无疑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精神层面,让人穿越回三十年前,却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就好比,每个人都可以轻松的回想起自己过去的记忆。

    那么,在他回想的时候,他的精神,是不是就已经回到了过去呢?

    他如果可以把自己的记忆扭曲,强行让过去的自己有了一个美好的童年,甚至让自己彻底的相信了这个回忆,那么,站在他的角度来说,谁能又否认他其实已经改变了过去呢?

    一个人如此。

    那么,当幻想的力量开始强大到影响所有人时,同样也是如此。

    幻想的力量可以穿越时空,改变一切。

    如今他们,便是不知不觉中,被幻想的力量笼罩,在这个世界里,他们回到了三十年前,看到了在这里工作的研究人员与护工,也被全副武装的保安拿枪指住,堵在了角落里。

    这当然是假的。

    但是在幻想的世界里,被枪打中,他们同样也会死。

    这,就是安博士不说这是“幻想”什么的,直接说被拉回了三十年前的原因。

    因为沉浸在幻想中,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便是真实的。

    ……

    ……

    “让我来……”

    陆辛知道形势紧急,强行让自己从那混乱的信息流里清醒过来。

    摆摆手臂,挣脱了两位博士的手臂。

    自己可不是什么重伤的病号,也不需要这两位博士保护,正相反的是,面对这么可怕的幻想力量,反而只有自己才有把握,能够同样也借助于幻想层面的力量去与其进行对抗。

    这么想着时,陆辛已经双足落地,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得一拳击地。

    “唰!”

    眼睛里面,黑色粒子颤动。

    他的拳面与地面相接之地,忽然有一圈精神力量震荡开来。

    干净的地面,以他的拳面为核心点,瞬间向外扩散,露出了原本的黑暗与满覆灰尘模样。

    扩散所至之处,所有的研究人员与护工也倾刻之间消失,明亮的灯光同样瞬间熄灭。这一片幻想交织的三十年前的场影,正在被他以幻想的力量强行对抗,拉扯回真实的现实之中。

    ……

    ……

    “暴君出手了,他的力量已经恢复到了第五台阶初始阶段。”

    “启动创世硬盘第四小组,计算他的幻想力量上限,直接将他一起覆盖。”

    “没有人可以覆盖暴君的力量。”

    “但我们可以覆盖他的幻想力量,撑到预定时限,也就等于覆盖了暴君的力量。”

    “……”

    “……”

    同样也是在自己的幻想力量向外扩散,撕破了这个研究院里的幻象之时,陆辛的耳中,忽然隐约听到了一组模糊的对话,似乎就响在自己耳边,像是两个工作人员平静的交流。

    再下一刻,他忽然心里一惊,浑身汗毛瞬间炸起。

    更为疯狂的力量自四面八方涌来,瞬间侵入了这片研究院。

    刚刚被自己扩散出去的幻想力量撕出来的现实场景,瞬间就已经被淹没。

    周围的光线忽然亮起,照得眼前惨白一片。

    他发现自己身周的环境,又已经变成了三十年前的模样。

    惊慌的研究员与护工,全副武装保安团队,就在自己面前。

    就连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蓝白条纹状,不再是黑色的武装服。

    在这种强大的力量之下,他仿佛变成了多年之前的陆天明,而不是现在的自己。

    “怎么会这样?”

    陆辛的脑袋嗡的一声响起,再一次挥拳向地面击落。

    喀喀……

    巨大的响声冲荡,自己的拳头打击之处,地面与墙壁变得脏兮兮的。

    但只是一闪而过,便已再度变回之前的样子。

    而自己的幻想力量,如今居然空空荡荡,一点也没有出现效果。

    这简直是难以置信的一幕。

    但是陆辛脑海里,刚刚接受到的信息流,飞快的与现实结合,让他意识到了原因所在。

    创世硬盘。

    创世硬盘有着足以覆盖整个世界,所有精神生物的力量。

    某种程度上讲,创世硬盘便是深渊。

    现实对映之处,深渊无处不在。

    哪怕是自己的幻想力量,与创世硬盘相比,也差得太远,远不在一个量级。

    没有任何个体的力量可以与创世硬盘相比。

    所以在创世硬盘的力量覆盖之下,自己的幻想力量也会被瞬间淹没。

    而自己唯一可以威胁到这片幻象的,便是自己体内黑色粒子。

    只是,哪怕是黑色粒子的力量,也只可以短暂的湮灭一部分幻想的力量。

    但这被湮灭的只是一小部分,瞬间就被会庞大的后续弥补。

    所有,没有办法,自己也被困在了幻想之中。

    ……

    ……

    “你不要出手……”

    同一时间,陆辛还想再催动黑色粒子的力量,打破这一片幻想时,安博士的大声提醒却随之而来,她甚至表情有些焦急的大喊:“你不要与这种幻想的力量产生太多的交集,不然反而正中他们下怀。你什么也不要管,我会……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一个离开的机会……”

    “这……”

    陆辛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建议,让他极度不适应。

    但他内心里,也隐隐知道安博士说的有道理,更是找不到任何好解决的方法。

    “不要随便改变自己的方位……”

    安博士的沉喝声再次从前面传来,显得更多了几分狠劲:“呆会跟着我冲出去。”

    此时的她,躲在了一个自动售货机后面,拉起了冲锋枪向前打出子弹。

    但是枪口里,飞出去的,只是普通子弹。

    就算这样,她也需要不停的提醒陆辛等人,不要改变位置。

    因为身在幻象里,交锋的对手随时有可能变成同伴。

    “突突突突……”

    她的狠辣开枪,打的这个研究院里,到处子弹碎屑纷飞,全副武装的保安人员都被吓了一跳,暂时躲避,而且没有来得及躲避的保安,也真的被打的浑身弹孔,抽搐着倒地。

    幻想的力量限制之一。

    越是真实的幻想世界,便越要遵循物理定律。

    身在幻象中的人,被幻象里面的人子弹打中,精神层面会死。

    但是幻象中被勾勒出来的人物,挨了子弹同样会死,否则便使得幻想不够真实。

    除非,自己的力量超越对手很多,才可以把幻想交织成奇诡的场面。

    另外一点,幻想的力量,并不是扭曲视觉。

    幻想的力量是可以从浅到深,一层层改变人的。

    他们看到了这幻想的可怕,但实际上,这种可怕,只是刚刚开始。

    身在幻想的力量之中,呆得久了,会先从感知开始,再到欲望、情绪、本能,甚至是记忆,一步一步,全都和幻想的世界同步。

    到了那时,便永远失去了发现真实的可能,彻底的留在幻想世界。

    所以,一定要尽快离开。

    ……

    ……

    “跟我走!”

    也在此时,安博士猛得起身,边开枪边大叫:“注意我的双脚,一定要保持同一频率。”

    大喝声中,她猛得起身,踢掉了鞋,脚掌触地。

    一边火力压制,一边大步向前。

    此时的她,已经施展了“侧写”的能力。

    用自己的脚掌接触地面,尽可能的获得现实触感,然后施展侧写能力,推理出现实应该是什么样子,借此来寻找一条出路,而让陆辛等人跟她保持同一频率,则是为了保证他们的行动一致,不会在不知不觉中,便乱了阵型与位置,使得大家走失,或被诡异趁虚入而。

    “这样,恐怕没用……”

    在张王两位博士的拉扯下,陆辛跟上了他们。

    但心里,却只觉得一片紧张。

    不得不承认安博士做出来的,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没有用处。

    他们面对的幻想力量,太过强大了。

    安博士这种方法,或许可以帮着他们走出十米,二十米,但又怎么可能走出整个研究院?

    更何况,刚刚的她,明显窥探过自己。

    眼睛都已经流出了鲜血,状态也明显达到了极限。

    她根本撑不了多久。

    这时只是在明知不可为而强行拼命。

    但是,自己能怎样?

    借助黑色粒子的力量,到处乱打?

    那样整个研究院的地下走廊,都有可能崩碎,所有人都会被砸死。

    借助于家人的力量?

    可是,父亲刚刚拿回了权柄,正在找回他的力量,短时间内,怕是根本赶不过来。

    而妈妈……

    ……妈妈的洞察之眼,或许可以看破这个幻想,但是她在沉睡。

    强行叫醒她,很有可能对她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

    妹妹……

    妹妹的蜘蛛系能力,在这里是帮不上忙的……

    ……

    ……

    “呯呯……”

    在陆辛想着时,周围的场景已经变得越来越惨烈。

    安博士身体猛得一歪,单膝跪倒在地。

    只见她身上的白大褂,已经洇出了一片鲜红的血渍,有幻想里面的子弹击中了她。

    不知道现实中的她是不是也受了枪伤,但是,在幻想的世界里,无论是流血,还是痛感,又或是枪伤带来的状态影响,却都是异常的真实而惨烈,所以她受到的伤,与真实无异。

    “王八蛋,老娘还没睡过男人,怎么能被卡在这里……”

    安博士咬着牙站了起来,挥枪反击,挪地而行。

    鲜血顺着黑色丝袜,擦到了地上。

    她一边向前走,一边侧写这个幻想世界的真实,一边还要与幻想里的敌人开枪射击。

    这使得她状态无法抑止的下滑,声音也越来越激动。

    一边骂着,一边向前,她的声音里,甚至都带了哭腔:“王八蛋,姓林的王八蛋……”

    “你从楼上跳下来,一了百了,但我怎么办……”

    “我已经买好了戒指向你求婚啊……”

    “难道我就真的这么没有女人味,一点都不能吸引你继续留在这个世界吗?”

    “……”

    陆辛听着安博士的哭声,只感觉心里忽然异常的难过,又无力。

    但是他面对着这么庞大的幻想,不知道该怎么做。

    自己真实拥有的,只有黑色粒子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天生就不是为了保护什么,而是为了毁灭,自己已经面临了很多次困境,早就确定,自己无法用这种力量去保护什么人。

    那除了黑色粒子,自己还能有什么?

    还有什么,可以解决眼前困境的,可以解决这些该死的幻想……

    ……

    ……

    “哥哥……”

    就在陆辛心里那种无力又难过的情绪,快要涌到了顶端时,忽然一个清晰的声音响起。

    陆辛微微一怔:“妹妹?”

    心里有那么一瞬间,涌起了强烈的喜意,不过又很快被冲散。

    在这一片幻想的世界里,他甚至看不到妹妹在哪里。

    而且,妹妹是现在唯一一个可以帮到自己的家人,但是妹妹的力量,终究层次太低。

    陆辛并不抱有希望,甚至想让妹妹快逃,免得也被幻想的力量伤害。

    ……

    “哥哥别慌,我来啦……”

    但也就在陆辛脑海里闪过了这一个个的想法时,妹妹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旋即,便是周围的空气里,传来了一声声“嗤嗤”的想动,紧接着,陆辛看到了一个闪亮着铜光的刀尖,忽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像是一个小小的铜尖沿着自己身周围的空气,不停的切割着。

    空气很快便被这小小的刀尖,切割成了异常绫乱的样子,然后被一只苍白的小手撕碎。

    妹妹的小脑袋,从破碎的空间另一端钻了出来,好奇的看着陆辛。

    “哥哥,你们刚刚跟瞎猫一样在这里摸索什么呢?”

    “……”

    “这……”

    随着妹妹的话声,周围一幕幕真实无比的幻想场影,忽然从她所在的位置,飞快的扭曲,变化,然后剧烈的震颤,似乎是这一处的破碎,引发出了某种崩坏效应,整个幻想崩塌。

    出现在了他们面前的,仍然是那一条条粗大而神秘的触手。

    正因为幻想的崩溃,受到了惊吓,一条条的飞快缩进了走廊两侧的房间之中。

    上面的一张张脸,兀自作出了各种各样的表情,口中发出不同的尖叫:

    “快,叫保安……”

    “哎呀呀,好吓人……”

    “不好啦,他们手里有重武器呀,火力好凶……”

    “……”

    陆辛几乎彻底呆在了当场,有点傻眼的看向了妹妹。

    妹妹正倒吊在了天花板上,有点奇怪的看着自己,还带了点担忧。

    在她的手里,还攥着一枝有精美花纹的金丝钢笔。

    自己看到的,其实不是刀尖,而是这一枝钢笔的黄铜笔尖。

    刚刚,妹妹正是用这只钢笔,划过了这片幻象世界,并将其彻底的撕碎。

    “你……”

    陆辛猛得吃了一惊,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妹妹。

    完全不理解,妹妹是怎么做到的。

    直到瞳孔微微收缩,他忽然落到了妹妹手里的那枝笔上,一时惊的汗毛倒立。

    头发几乎都要炸了:“你什么时候把盗火者的笔偷来了?”

    “……”

    “啊?”

    妹妹也吃了一惊,慌忙往自己的小背包里面塞,大声叫道:“没有!”

    “你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