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零七章 黑色粒子的力量(二合一)
    “嗯?”

    听到了陆辛的回答,对方蠕虫头顶上的两个人,明显都怔了一下。

    这个回答,似乎跟他们想的不太一样。

    “不好……”

    同一时间,陆辛的身后,或者说,老楼的墙角后,安博士一抬头,便看到了那两个人。

    “唰”的一声脸色大变,瞳孔都不由得紧紧缩起。

    她的表情如同见了鬼一般,甚至下意识的立刻将身体缩回了老楼的后面。

    但又忍不住,探出了一颗脑袋,向前看去。

    “这俩人是谁啊……”

    张、王两位博士,以及旁边的李师傅,明显有些不解,好奇的问道。

    “我们……我们的前辈……”

    安博士深深吸了一口冷气,足足停顿了两三秒钟,才低声说了出来:

    “我也只看过照片,但可以认出来,他们就应该是当初红月研究院的两位创始人。”

    “一个,是当年红月研究院最大的出资者,某前文明神秘组织的首领……”

    “真的很神奇,他的样子,似乎一点也没有变老。”

    “另外一个,是当时红月研究院的首席研究员,当年高维生命研究项目的主持人……”

    “我的天啊,怎么会是他们两个直接来了,这这这,这不应该啊……”

    “难道不应该是先来几个小怪打一下才对吗?”

    “……”

    “卧槽……”

    两位博士一个工程师也顿时吃了一惊,急忙探头出去瞧,又赶紧缩了回来。。

    “真是他们?”

    “那得是前文明时代的人了吧……”

    “我……我隐隐有种想要找他们要签名的冲动,这对不对劲?”

    “……”

    “别说了……”

    安博士愤愤训斥,旋即紧张的问李师博:“负零部队有消息传出来了没有?”

    “还……还没有。”

    李师傅紧张的咽了口口水:“但也有可能是他们已经收到了求援信息,只是无法回复。”

    “希望如此吧……”

    安博士深深吁了口气,瞳孔里隐隐有些绝望:“在他们面前,哪怕终极也只能颤抖。”

    ……

    ……

    “钱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而在此时,那位身披神秘教会黑色袍子的老人,终于低声的回答。

    他斗篷下的眼睛,冷淡的看向了陆辛,略显蓝色的眸子,深邃的如同幽深的湖水。

    声音冷硬的向陆辛说道:“配合我们,将惟一意识取出来,你可以离开。”

    “回到你原来的生活,甚至得到我们的奖励……”

    “……”

    “不用了。”

    他话还没有说完,陆辛便已经皱起了眉头,声音低低的道:“我对其他的不感兴趣……”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微微咬牙,眼睛里的黑色粒子瞬间疯狂颤抖。

    在刚刚他与对方说话的时候,他眼睛里的黑色粒子就没有消失过。

    这是他第一次彻底放开了精神层面对自己的压制。

    也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力量不停打破极限的感觉,人对自由的追求是有瘾的。

    陆辛此时就是这样,他甚至舍不得这么快的,就离开这种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状态。

    说话期间,他就一直在盯着他们头顶之上的蠕虫。

    他在盘算那些蠕虫的性质,也在盘算什么力量才可以将它们击杀。

    他隐隐猜到了这种蠕虫的身份,但已懒得考虑。

    毕竟自己此时的目的,就是离开,既然要离开,那还废话什么?

    那还废话什么?

    一个念头,在陆辛的心里,生出了一种回音。

    似乎,同时也有另外一个意识,在陆辛的心底响起,并且疯狂的涌动了起来。

    他的嘴角忽然抽紧,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真的可惜啊……”

    “顺着刚才那个话题继续聊,我们还是有希望谈妥的……”

    ……

    ……

    “哗啦……”

    在这念头升起的瞬间,陆辛立即向前俯身,黑色的手掌骤然向前按压。

    同一时间,眼睛里的黑色粒子,似乎深邃到了极点,已经接通了另外一个神秘的通道。

    唰唰唰!

    他的每一丝精神力量,都瞬间像是实质一般卷了起来。

    挟着异常可怖的力量,向上暴涨。

    刚刚被蠕虫撕裂的扭曲力场,瞬间转化成了精神冲击。

    甚至在这种精神冲击里面,都已夹杂了隐隐约约的一颗颗黑色粒子。

    而他的瞳孔深处,那条通道更是已经飞快的拉进,隐隐通向了一个神秘的黑色宫殿。

    这使得他精神冲击的力量,更是拥有了异常沉重的压力……

    “喀啦啦……”

    这种史无前例的力量,如同巨大的洪流向前冲出。

    就连空气,都出现了一条条玻璃状的细纹,那是空间层次在崩溃的征兆。

    “他……”

    安博士看到这一幕,立刻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一方面是根本不敢直视此时的陆辛,另一方面,她被陆辛的举动瞬间吓到了。

    他怎么敢直接向这两个人出手?

    ……

    ……

    “嗯?”

    同一时间,蠕虫下面的两个人,也瞬间微微皱起了眉头。

    身上披着教会袍子的男人,声音里明显带了些惊疑:“这才多久,居然到了这种程度?”

    “唉……”

    吉普车的另外一侧,穿着研究院的肮脏白大褂的老人,则是微微摇头。

    “毕竟是最接近神的力量啊……”

    “……”

    他低声说着,伸手进入了白大褂的口袋里,慢慢摸出了一样东西。

    他的动作并不快,像是一个普通人。

    正常来说,就在他伸手进口袋,摸出那件东西的过程中,陆辛已经可以杀死他一百次。

    但是站在了蠕虫下面的他,似乎也被一种异常的精神力量所笼罩,这使得他不论在什么时候,都会有足够的时间,从容的伸手进入自己的白大褂,然后将那件东西从容的取出来。

    那是一张扑克牌。

    背面有着诡异的花纹,正面看是一张方片:方片K。

    拿出了这张扑克牌之后,他有些无奈的看了陆辛,低低的叹了口气:

    “孩子,你是一个天生可怜的人,但是你的确不该,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

    “……”

    说着话时,他轻轻向前丢了出来,迎向了陆辛的精神冲击。

    下一刻,时间流速忽然加快。

    这一张方片K瞬间与陆辛的精神冲击相撞,然后,诡异的精神力量猛得爆发。

    空气里似乎闪现了一抹显眼的暗红,暗红之中,有一个留着白色长头发,神色宁静的少女,在暗红色的光芒里出现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也正是这一秒钟,她轻轻睁开了眼睛。

    那目光向陆辛看了过来。

    轰隆……

    陆辛的脑海里,忽然出现了一种异常的空荡感觉。

    就好像,精神力量瞬间被吞没,就连他眼睛里的黑色粒子,也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噔噔……”

    陆辛忍不住后退了两步,甚至靠了妹妹的能力才站稳了脚跟。

    足足晕眩了一秒钟,他才猛得抬头向前看去,自己的表情,顿时变得异常诡异。

    前面的空气里,并没有那种暗红色的光芒。

    没有那个生长着白色头发的少女。

    甚至连自己的精神冲击都没有。

    自己明明释放了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精神冲击,但却什么都没有。

    没有击中的感觉,也没有被拦下来产生的强大波动,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

    ……

    “孩子,你对精神力量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吉普车的右边,穿着白大褂的老人,轻轻挥舞了一下手里的拐杖,那张扑克牌异常轻盈的在空中随风飘舞,打着旋,轻轻的飞回了他的手里,然后被他塞进了白大褂的口袋。

    而他,则神色平静,轻声向着陆辛解释道:

    “你所掌握的愤怒力量,确实拥有着最强的侵略性与毁灭特质,称得上最强的进攻。”

    “但是,有最强的进攻,就有最强的防守。”

    “……”

    “那……”

    陆辛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出这句话,只听见了自己嗓音微微嘶哑:“那是什么?”

    “虚无。”

    白大褂的老头,或者说,红月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呵呵笑了一声,神色显得很温和:“这也是唯一一种,虽然被列进了十三终极,但是却没有自己尊名的终极力量,也就是虚无。”

    “虚无是最强的盾。”

    “因为在精神层面,任何攻击都打破不了虚无。”

    “就好像人,用任何方式,都无法伤害到一个自身已经彻底陷入了虚无之中的人。”

    “……”

    “虚无……”

    陆辛呆呆怔住,他不知道这老人说的是真是假。

    但似乎,当初妈妈告诉自己的十三终极里面,确实有一个不具备尊名。

    准确的说,那时候,妈妈说到十三终极,却只提了十二个。

    有一个被她省略掉了。

    那就是虚无?

    陆辛的脑海里,闪过了那个白色头发的女孩模样,眉头忽然紧紧皱了起来。

    那种虚无,可以对抗黑色粒子的力量?

    “哼,与他说这些做什么?”

    同样也是在这简短的对话之间,那位披着教会袍子的老人,似乎对陆辛刚才的举动很愤怒,他已经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焦急与不耐烦,冷漠开口:“应该直将那惟一意识拿回来。”

    “呵呵,不用慌。”

    倒是穿白大褂的老头劝起了他,笑呵呵的道:“我们没有必要把他变成敌人。”

    “毕竟,他其实为了我们的计划,吃了很多苦。”

    “……”

    “……”

    “他们在说什么?”

    陆辛空洞的内心里,忽然又生出了一抹惊疑。

    他下意识的向那位老人看了过去,对他话里隐藏的东西,产生了强烈的渴望。

    “孩子……”

    同样也是在这时,那位穿着白大褂的老人笑着看向了陆辛,轻轻点头:

    “我记得,你的名字应该叫作陆辛是吧?”

    “应该是的,你是第六批的第八号。”

    “你先不要着急,听我说,有些事,可能和你想的不太一样。”

    “我们并不是你的敌人,事实上,应该说,我们算是一个同盟的人才对。”

    “……”

    “……”

    他的语速不快,但有着很稳定的节奏:“你的诞生,你的成长,我都知道。”

    “你……”

    陆辛微微抬头,因为他的话,忽地产生了某种惊疑。

    好像内心深处,有某扇一直紧紧闭合的门,在这一刻,忽然被推开了一条缝。

    “我甚至知道,你现在对我们的感觉。”

    白大褂的老头笑着说道:“疑惑,又警惕,甚至内心深处,有着隐约的憎恨,对不对?”

    陆辛隐隐的抿紧了嘴角,不想被他看出,自己已经被他说中了心里的想法。

    “但其实,那只是错觉,或者说,一种污染。”

    白大褂的老人笑道:“你现在之所以不愿相信我们,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就是那个人,大概也在他留给你的信息之中,看到了什么,无形之中受到了影响,所以才会对我们这么敌视。”

    “我来告诉你答案。”

    “……”

    说着话时,他忽然转头看向了周围,那是一片诡异所在的区域,所有的污染都已受到了惊骇,不敢离开,但又恐惧,敬畏的伏在地上,瑟瑟发抖,直到他轻声发出了询问:

    “谁有镜子,借我用一用……”

    “……”

    下方的诡异瑟瑟发抖,没有一个敢搭腔的。

    主要是,身为深渊里的生物,本身也没有喜欢照镜子的啊……

    大家都长成这样了……

    不过,过了好一会,忽然有一条藤蔓,从远处蔓延了过来。

    它一点点的伸长,小心的从蠕虫脑袋下,延伸到了吉普车的旁边。

    然后藤蔓顶端,有一个囊袋绽开,从里面钻出了一个半身黑色的小孩,只有半截身体。

    他将一块有着铜绿花纹的镜子,递到了老人的手里,然后轻轻摇摆着身体。

    看起来,像是小孩子在大人面前邀功一般。

    “你仔细的看看自己……”

    首席研究员,向着陆辛微笑,举起了镜子:“这可以让你看到自己真实的样子。”

    “呼……”

    虽然不确定会不会受到污染,但强烈的冲动,还是使得陆辛看了过去。

    那片镜子不大,距离也远。

    但似乎有着某种神奇的能力,陆辛可以从老楼上,直接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甚至越看越仔细。

    清晰的映出了自己的五官,还有身上穿的衣服,甚至还有稍微有点乱的头发。

    更深一层的看去,甚至隐隐感觉,这镜子似乎可以照出自己的内心……

    然后,他忽然“唰”的一声惊醒。

    猛得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再度错愕的看向了镜子之中。

    镜子里的是自己。

    那是一张再清楚不过的脸。

    但问题在于,镜子里是自己的脸,却不是陆天明的那张脸……

    一种极度分裂的感觉出现在了陆辛的心里。

    就好像,自己看到了一张画像,很确定这画像与照片里的某个人一样。

    完全一样,纤毫不差。

    但是,拿着画像再去跟本人对比,又发现一点也不像。

    但是,本人与照片相比,则又完全是一样的。

    其中的逻辑,彻底的乱了……

    ……

    ……

    “这其实是一种很简单的污染,只是力量的层次高了一些。”

    老人将镜子交给身边亲呢的靠着他,但又不敢真的接触他的小孩子,轻轻向陆辛道:

    “当年,在我们的实验中,有一个人,一个本来责任更重大的人,与我们产生了分歧,唔……我想想,该怎么跟你说呢,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这个世界,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如果任由他这样下去,那我们只会被污染,变成另外一个族群。”

    “于是,我们希望自救,并以此而制订了一系列的计划,那个人,就在这个过程中,被我们选定了,唉,其实他有很多不合适的地方,但偏偏,某些天赋,只有他才拥有……”

    “如果在你的面前,有一个人可以拯救这个世界,但是他却不肯,你怎么办?”

    “……”

    他忽然笑着向陆辛问了一句,然后自己回答:

    “可能会有一些品德高尚的人,选择尊重他的个人意志吧……”

    “但我们不是,我们是务实的人。”

    “所以我们用了一些方法,让他进入了这个实验,并顺利的推进了。”

    “但只可惜,因为他的背叛,当然,也因为我们经验不足,导致实验出了问题。”

    “我们的实验成功了,但也失败了,这个实验证实了我们的理论,却在实验成功的同时,忽然被人窃取了果实。那种本来应该归全人类所有的力量,被那个人独占。于是,我们的世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之中,但是那个人,却成为了高层次的生命,甚至可以说……”

    “……神!”

    “一个真正意义上,拥有无极限权柄的神。”

    “……”

    陆辛猛得抬头看向了他。

    他说出了这段事的时候,口吻非常的平淡。

    但是,他的话里提到的内容,却让人感觉到了一种震慑人心的阴森。

    自己在这一刻,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同一时间,周围所有的诡异事物,也忽然收敛了精神力量,仿佛担心被什么东西看到。

    “这个……”

    陆辛喉咙有些艰涩,微一沉默,才道:“身为研究员,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神的。”

    这只是他的下意识反应。

    但那位穿着白大褂的老头,却忽然笑了起来,道:“是的。”

    “所以我们杀死了他。”

    他用很平静的口吻,说出了让人汗毛炸起的内容:“然后把它关押在了深渊之中。”

    ……

    ……

    “这……”

    陆辛一时懵住,甚至心脏都停止了跳动,耳膜都嗡嗡作响。

    一时间,他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完全想不出任何词来回答这个老头的话,因为任何回答,都匹配不上他说的这句话。

    层次相差太远了。

    ……

    ……

    “我们准备收拾残局,继续完成我们还没有完成的那个任务……”

    幸好老头没有等他的回答,而是轻声讲了下去:

    “只可惜,被关在了深渊最底层的家伙,还是不肯放弃。”

    “他只剩了死亡与永恒的怒火,于是它的精神力量时时渗透进现实。这是一种有着毁灭所有的事物性质的精神力量,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他的愤怒,是他所仅剩的一种精神力量。”

    “有很多人,都被这种精神力量污染了,你,也是其中一个。”

    “所以,你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

    说到了这里,他微微停顿了一下,微笑着看向了陆辛,似乎在等他消化。

    陆辛听着这些话,手掌都不由得颤抖。

    有种无法形容的震憾,涌进了他的心里,让他感觉,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妹妹已经吓的抱住了他的腿,担忧的看着他。

    “不过,也不仅仅是如此……”

    一代首席研究员,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们意识到了他这种力量对现实的影响,所以我们一层层将它关押在深渊的更深处,直到最底层,总算隔绝了它对现实的渗透……”

    “但可惜,他已经渗透出来的污染,还是让人头疼。”

    “他的力量,无法被消灭,也根本不是现实里的生命所能承受了的。”

    “所以,每被他污染一个人,就会造成一个恶魔,到处毁灭,毁灭所有看到的一切。”

    “即便把这个恶魔消灭,里面的愤怒,也会转移到另外一个身上。”

    “永不结束,永不停止。”

    “而我们用尽了所有的收容手段,也都无法真正的控制这种力量。”

    “任何一种收容或是引导的方法,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它浸染,使之异化。”

    “……”

    “所以,我们只好找到了你……”

    他静静的看向了陆辛:“你是所有被污染的人里,唯一活了下来,没有异化的。”

    “当然,你看起来很像严重污染者,但已经很好了。”

    “那种毁灭一切的力量,没有毁灭掉你,也没有蔓延到外界,这简直如同一个奇迹。”

    “你居然承受住了神的愤怒,并且没有变成毁灭一切的恶魔。”

    “所以,已经被这种四处蔓延的力量搞得无比头疼的我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顿了顿,他忽然抬头看向了陆辛:“把所有的愤怒,都封进你的身体。”

    “……”

    “唰!”

    陆辛听到这一刻,心脏已经嘭嘭直跳,猛得抬头看向了对面的首席研究员。

    他眼睛里的黑色粒子,已经再度出现,而且前所未有的汹涌。

    如同两团野火,在他的眼睛里疯狂的烧着。

    几乎烧得他的大脑,都出现了一片片的空白,有种忽然之间,清醒过来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吗?

    这才是自己最初受到了污染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