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零八章 你的噩梦
    “正是因为你一直在承受着他的污染,所以你必然会表现出很多与他相似的地方。你自己会这么感觉,其他人也会这么感觉。因为人的交流与感知,都是通过精神力量连接沟通,理解并记忆,所以相似的精神力量,很容易就造就了你们之间理解的偏差,看不到本质……”

    “更严重的影响,则是让你感觉,自己就是他,继承他对我们的恨意。”

    “在现实层面,事实上,你与他是两个人,并没有任何关系。”

    “唯一的关系,或许就是,他曾经污染过你吧……”

    “想必你也明白,污染的作用,便是将你变成另外一个人,变成他的傀儡……”

    “……”

    听着对方的解释,陆辛忽然用力摇起了头来,内心里感受到了极度的混乱。

    内心里似乎出了个洞,让他每喘一口气,都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脑海里嗡嗡作响,似乎有无数个声音在说:

    “不要信不要信不要信……”

    “毁灭他毁灭他毁灭他……”

    “……”

    脑袋的混乱让他甚至忘了时间,似乎过了很久,也似乎只是短短的时间。

    他抬起头来,眼睛直直的看向了那个老人:“你们,把所有的污染,都封进了我的身体?”

    ……

    ……

    “唔……”

    迎着陆辛愤怒的眼神,老人的脸色却显得异常平静。他轻轻点了点头,刚想说话,忽然身边响起了吱吱的声音。却是那个长在了藤蔓尽头的小孩,在他的身边乱叫着,似乎表示着它的不满。。于是他苦笑了一声,道:“也不能说全部,多少也还是有一点点遗漏了的……”

    说着,看了一眼身边的黑色小孩,笑道:“比如这个孩子。”

    “他也受到了一点污染,并且成功的稳定了下来……”

    “但是你瞧,他的脾气可比你坏多了……”

    “……”

    “咝……”

    听着老人的话,那个小孩忽然兴奋起来,向陆辛呲起了牙,周围的空气顿时一片混乱。

    隐约间还可以听到细密的嘶喊:“新娘子还我……新娘子还我……”

    “闭嘴!”

    忽然之间,陆辛愤怒的大叫,死死看向了那个黑色的小孩。

    在他的目光注视下,黑色的小孩藤蔓忽然剧烈抖动起来,像是感受到了无边的恐惧。

    它想向着陆辛大叫,但在这一瞬间,已被彻底威慑住。

    而陆辛凶狠的喊过后,又死死的盯住了白大褂的老人,森森然的开口:

    “你们,把所有的污染,都封进了我的身体?”

    “……”

    “……”

    同样的一句话,连续两次问出来,已经让空气里充满了压抑的氛围。

    就连穿白大褂的老人,也沉默了片刻,然后轻轻摇头:

    “孩子,我知道你的痛苦,也能够想象到你身上的压力有多大……”

    “毕竟,愤怒的力量,是最晚从他的身上剥离的。”

    “或者说,根本就不是剥离,是他主动渗透到了现实中的……”

    “他在蜕化成神的过程中被杀死,所以,越晚离开他的力量,拥有的层次越高……”

    “所以,你身体里的这种力量,比终极的层次还要高。”

    “但也更为残暴,拥有更多的毁灭气息……”

    “你从小背负着这样的力量长大,必然会有很多苦难,很多的折磨。”

    “但现在,你其实可以解脱的……”

    “……”

    他深深的呼了口气,向陆辛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道:“我们的实验已经快到了最后一个阶段,掌握的技术也越来越高,当初我们无法彻底治好你,但现在却可以尝试一下了……”

    “甚至,就算不治好你,当我们的实验完成,你也一样可以解脱。”

    “将惟一意识交给我们,我们帮你摆脱他的阴影……”

    “这种压力,这种折磨,这种日复一日的痛苦与噩梦,将永远的离开你……”

    “不好吗?”

    “……”

    “不好吗?”

    听到了他温和的说出这三个字,陆辛忽然有种情绪涌上心头,几乎要崩溃的感觉。

    他,这个老人,几乎完美的形容出了自己过去的感觉。

    自己每一次感受到愤怒,那种强烈的怒火,那种不仅会毁掉别人,甚至会毁掉自己。

    永远的毁掉自己。

    那的确是困扰了自己无数年的噩梦。

    自己曾经宁愿把一切都交出去,只愿换取一刻的平静与安心的感觉……

    他问自己不好吗?

    当然好了。

    但凡早一些时候,他这样温和的过来询问自己,自己都会答应的吧……

    但是……

    现在的陆辛忽然狠狠的捶着自己的脑袋,然后凶狠的看向了他:“凭什么?”

    “你们凭什么把这样的东西给我?”

    “这是你们惹的麻烦,这是你们的报应,你们凭什么让我来给你们承担?”

    “凭什么,你们把我当成了收容这种力量的容器?”

    “……”

    “你……”

    望着陆辛愤怒通红的眼睛,几乎要流出血来的样子,披着教士袍的老人微微皱眉。

    但是白大褂老人抬手阻止了他,轻声道:“或许你确实有理由怪我们。”

    “但刚才我也跟你们说过,我们都是一群务实的人。”

    “因为我们当时已经用尽了一切办法,确实无法收容或是压制这种力量。”

    “我们不能坐视它在现实之中游荡,只能选择一个合适的方法,来解决掉这个问题。”

    “在我们找到你时,你已经受到了污染,但没有变异。”

    “所以,经过了很多的研究与讨论,我们统一认为,你就是最适合的容器。”

    “但是……”

    他轻轻叹了口气,又摸出了口袋里的那张牌,轻声道:“我们并不是没有想过帮你解脱。”

    “事实上,我们一直在加快这方面的研究,试图成功的收容你身体里的力量,但是,很可惜,我们哪怕已经拥有了足以收容‘虚无’的技术,但仍然收容不了那种愤怒的力量……”

    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黑色小孩,轻声道:“已经拿它做过实验了……”

    “不过,实验马上就要成功了不是吗?”

    他温和的劝说着陆辛:“你把惟一意识交给我们,你自己也就可以解脱了……”

    听着他的话,陆辛似乎很心动,他深深的低下了头去。

    然后狠狠抬头,认真的,缓慢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交你妈……”

    ……

    ……

    “这……”

    周围的气氛,瞬间变得更加压抑了。

    无论是对面的两位老人。

    还是周围智慧高到已经可以听懂人类对话的精神怪物。

    又或者说,是下方老楼旁边,听到了这所有对话的安博士等人。

    她们或许有的已经知道了陆辛的身世,或许刚刚才听到。

    但无疑,这还是给她们的内心,造成了极大的冲击,甚至恐慌。

    “骂人是不好的。”

    白大褂的老人也怔了一下,才摇头笑道:“愤怒同样也不好。”

    “尤其是你,你应该尽量的避免愤怒的情绪,以免影响到了个人的状态。”

    “……”

    在他说笑话一样的声音里,陆辛只是死死的看着他。

    “孩子,我知道你得知了这些,难免心里会痛苦,会痛恨我们……”

    穿着白大褂的老人,轻轻叹了口气,道:“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冷静一些。”

    “我们确实曾经把其他的愤怒,封印到你的身体里。”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一定是你的敌人。”

    “也不是我们最初选择了你,而是深渊最底层的东西。”

    “它才是第一个将你污染,选择了你的人啊……”

    “你或许痛恨我们,但你,也不该受到它的影响,一定要站在与我们敌对的位置呀。”

    “此时的你,能分辨得清楚,什么是你真正的愤怒,什么是他给你的吗?”

    “如果你分不清楚,那可不可以尝试着,理智的分析一下?”

    “……”

    望着陆辛愤怒的眼神,他显得很冷静,耐心的劝解:“认真想一想,应该怎么做?”

    “我其实一直都很关注你的,所以我知道你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善良,负责,聪明。”

    “你应该也不想看到,我们这个世界,一直保持这个样子。”

    “我们应该有更好的生活,每个人都应该这样。”

    “但是,如果你不交给我们,很明显我们就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这世界会更混乱。”

    “或者说,你想把他交给,你相信的那些人?”

    “现在的月蚀研究院?你认真想想,他们就真的值得相信吗?那些禁忌的实验,那些对于高级资料的遮遮掩掩,甚至,是那些口口声声说着不参与政治,实际上却一直将中心城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的野心,惟一意识如果交给了他们,你觉得就会用有正确的用途了?”

    “又或者是青港?”

    “青港真的甘心一直老老实实待在海边吗?”

    “当他们掌握了强大的力量,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开始进攻别的高墙城?”

    “你将惟一意识给了他们,只会让这个世界平添战争。”

    “所以,你只有我们这一个选择。”

    “给了我们,我们才会将它用在正确的地方,结束一切……”

    “……”

    他说着,轻轻展开了双手,轻声道:“包括这个噩梦一样的世界,也包括……”

    “你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