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一十三章 整个深渊的权柄(三更)
    “你们,真的已经疯了……”

    月蚀研究院院长看向了那一张张残暴,但又与陆辛,或者说陆天明极为相似的脸。

    在陆辛照过那个镜子,并了解到自己的身世之前,这些人,便是一个又一个的陆辛。

    看在别人眼里,就完完全全一模一样的复制体。

    但是,因为陆辛已经照过了镜子,如今再看,反而感觉他们不一样了。

    这些不是陆辛的复制体,而是陆天明的复制体。

    因为陆天明与陆辛的相似,本就是因为精神污染引发出来的一种表面扭曲。

    而在陆辛照过了镜子之后,这场污染的逻辑链,便已经被切断。

    但是,这反而让薛甲感觉更吃惊。

    因为这是对于最初本体的复刻,对于最具毁灭性力量的运用,对于死亡的挑衅。

    黑衣主教的话,确实没错。。

    这个军团太可怕了,无论是月蚀的负零部队,又或是其他终极培养出来的军团,都绝对不是这支暴力军队的对手,这支军团足以对任何势力造成毁灭程度的打击与可怕的威胁。

    但是,这也包括了一代研究员。

    他们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吗?

    这里面的每一个个体,都是失控而且残暴的。

    仅仅是他们露面的这么一瞬,薛甲便已经看了出来,一代研究员对这支残暴的暴君军团,根本没有足够的掌控能力。他们只是利用了深渊的力量,将这些残暴的个体封锁在某个地方,然后在需要他们的力量时,直接将打开深渊的空间,然后将这些个体释放了出来而已。

    如果指挥官对一支军队的控制率起码在70%以上才算及格的话。

    那么,恐怖一代研究员对于这一批暴君的个体,控制率甚至达不到30%……

    饲养暴君。

    将最具毁灭性的力量打造成武器……

    他们是在做什么?

    ……

    ……

    薛甲几乎是瞬间,就已经从这里面看到了一个逻辑,进而窥探到一代研究员内心里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恐怖念头:任何一种武器的制造,都是有着他的作用与潜在目的存在的。

    暴君军团的打造,只能说明一代研究员心里已经有了假想敌。

    那么,什么样的假想敌,才足以让他们制造这样一群怪物?

    当然,只有可能是这个世界。

    所以,仅仅是掌握了创世硬盘和深渊蠕虫的力量还不够,还要打造这么恐怖的武器?

    是想在推进自己的计划时,随时掌握着毁灭一切势力的力量吗?

    行为是疯的。

    这个行为背后隐藏的念头,更是疯的。

    ……

    ……

    “唰唰唰……”

    月蚀研究院院长薛甲的心中闪过了这个恐怖的念头时,周围的负零部队几乎全被扑倒。

    真理囚笼拉扯住了深渊蠕虫的力量也已经被啃噬,节节崩断开来。

    就连黑衣主教,在释放出了这些残暴的东西之后,也紧紧的捏住了一张扑克牌,这张扑克牌使得他身边不时有暗红色的光芒出现,将靠近他的每一种东西,拉扯进了深渊之中。

    他也并不是不惧怕这些暴君的力量。

    只是,他拥有着随时将靠近了他的暴君,送进深渊关押的力量。

    “太疯狂了……”

    薛甲在这一刻,心脏猛得颤抖。

    他忽然之间,一脚踢飞了旁边的某个准备冲上去和低配版兼残暴版暴力对拼的潜伏者。

    大声对它们做下了赶紧保命的信号。

    自己则是握紧了一张契约书,飞快的向前冲去。

    这张契约书在他的手里,正不断的消失,但在此过程中,他周围有怪异变化。

    一层一层的精神力量,将他的身形遮掩,似乎藏在了精神力量身后。

    月蚀研究院特殊类寄生物品:精神契约。

    与精神力量达成约定,在契约书消失之前,所有的精神力量,都会暂时对自己视而不见。

    借用这个方法,暂时保证自己的安全。

    但是,这种契约的消失很快,精神生物越多的环境下,消失的越快。

    薛院长借助这种方法,飞快冲进,来到了安博士的身边,也将她保护在了这环境下。

    “傻……”

    安博士被他架住的第一时间,便已经要破口大骂,但没骂完整,忽地改了口:

    “你来做什么?”

    “……”

    “我的学生在这里,我又怎么能不来?”

    薛甲笑呵呵的回答了一声,用力将安博士拉了下来,架着她向外逃走。

    “别他妈说这些好听的了,我已经死了好几回了……”

    安博士的声音愤怒又绝望:“关键是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你来了又有什么用?”

    薛甲院长低低的叹了口气,抬眼看去,确实很绝望。

    负零部队在对付其他的诡异时,往往很轻松就能占据优势。

    但是如今,整整一支负零部队,几乎是月蚀研究院所有的家底,却在倾刻间完全毁灭。

    而在其他地方,深渊蠕虫,沉眠山脉的诡异,还有凶残的暴君军团……

    一代研究员掌握的力量确实太强。

    强到了本身在凡人眼中,便几乎如同神明一样的月蚀研究院,面对他们也极度无力。

    如同凡人面对神明一样的无力。

    而在这种无力之中,薛甲忽然低声说道:“在此之前,我也不知道惟一意识在这里。”

    安博士微微一怔,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说这个。

    但紧接着,薛甲院长便道:“但是,我确实已经做好了与这些老师和前辈们相见的准备。”

    安博士的眼睛微微瞪大,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薛甲院长道:“另外,做好了准备的,并不仅仅是我……”

    安博士心里忽然一颤,一种强烈的期待,猛得自心底深处爆发了出来。

    ……

    ……

    “哈哈哈哈哈……”

    忽然之间,这片混乱的战场上方,有种极度扭曲且怪异的笑声,清晰的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即便是那些混乱且无序的诡异,也有极大的部分,被这怪异的笑声吸引了注意力。

    无数目光下意识的看去,或者说,都不必抬头。

    便因为精神力量的辐射,使得他们看到了一个清晰且震憾的画面。

    研究院旧址的另外一个方向,一片打扮的五颜六色的人出现。

    看起来,那居然是一支马戏团。

    他们骑在了大象的背上,有人打扮的像是一位魔术师,有人则看起来像个小丑,有人生长着怪异的两颗脑袋,也有人身材高大雄壮,几乎压的下面的大象,走路都有点喘……

    更为诡异的,则是他们身后。

    半空之中,如同空间的隔层之外,正有一个巨大的小丑怪笑着走来。

    它的身躯从现实之中看去,像是被隔在了玻璃屏障后面的巨人。起码百米多高,脸上画着厚厚的油彩,嘴巴咧在了两边。穿着滑稽的紧身衣,头发乱篷篷的,却又顶着一个王冠。

    他一只手里,抓着一堆红色的气球。

    另一只手,却伸向了下方,手里扯着一道一道无形的丝线。

    这些丝线的尽头,延伸到了现实之中,拉扯着一群模样怪异的玩具。

    有的是头上长了两只角的羊,有的是戴着歪帽子的大灰狼,还有憨态可掬的熊,以及眼睛长在了一个侧面的猪,它们一前一后轻轻的摇晃着,一点一点向前晃着往前挪动。

    童真的歌声传遍了整个战场:

    “妈妈的妈妈叫……”

    “……”

    怪诞、扭曲,怪异到了极点。

    他们看起来慢悠悠的向前走来,但怪异的笑声,却已经影响到了整片战场。

    几乎所有的诡异,甚至是暴君军团,都受到了影响。

    动作瞬间就变得混乱且无序,眼中似乎失去了敌我,开始拼命的攻击。

    而本来就残暴且疯狂的暴君军团,更是在这种力量的影响下,濒临失控,一片片的黑色粒子疯狂的涌动起来,很多都已经开始脱离了它们的身体,像狂风一样卷向了四面八方。

    加冕小丑。

    混乱。

    仅仅是笑声,便能够让一片战场,彻底失控的终极。

    ……

    ……

    “嗯?”

    同样也是在看到了小丑出现之后,正在一片混乱之中走向陆辛的黑衣主教,以及在吉普车旁边抽着烟斗的红月首席研究员,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似乎预见了些不好的东西。

    “这种疯疯癫癫的东西,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它不应该抱着自己偷来的王冠,日复一日的躲在暗中发笑么?”

    “……”

    没有因为这种疑惑便立刻陷入不知所措,黑衣主教第一时间便做出了决定。

    他的脚步第一次停下,回身向穿着白大褂的老研究员看了一眼。

    那位老研究员会意,轻轻放下了烟斗,然后伸手从吉普车里拿出了一张扑克牌。

    同样也有着诡异的背面花纹,而非在正面,却是只有一轮座落在城市上空的红月。面画很简单。但给人看上一眼,便感觉,这上面的画面,不像拍摄,也不像画的,竟异常的真实。

    这是一张大王牌。

    拿到了这张牌后,他也微微沉默了片刻,然后自语:

    “与其让这些孩子都抱着不切实际的希望,将美好的生命浪费在与我们的对抗中……”

    “不如直接让他们绝望!”

    “……”

    “……”

    这种念头打消了他最后的犹豫,这一张王牌,轻轻的夹在了指间。

    低低呼了口气,他将这张牌凑到了嘴边。

    看起来,像是在低声与这张牌对话。

    下一刻,忽然间有无穷无尽的精神丝线,从这张牌里涌了出来。

    或者说,不是涌出来,而是吸纳进来。

    这张大王牌里,有某种精神力量,瞬间便与现实连接到了一起,形成了奇妙的共震。

    再下一刻,周围忽然变得安静。

    包括了残暴凶狠,不惜毁灭一切的暴君军团,都猛得停了下来。

    每一种精神生物,都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危机感。

    没有特别的动静与或是先兆出现,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的突然。

    周围的世界,自己所有视野能够看到,能够感知到的世界,都倾刻间失去了所有的颜色。

    世界对人来说,是真实的。

    有色颜,有微风,有真实的触感与气味。

    更有着许多不属于五感,但惟有真实的世界才能够给人带来的,踏实而放心的感觉。

    但如今,这种感觉,都在飞快的消褪。

    像是经过了太多岁月洗礼的老照片,整个世界开始褪色。

    紧接着,便是无处不在的暗红色光芒,自身边每一寸空气的裂隙里出现,笼罩了一切。

    充满了铁锈味道的风,灌入了自己的鼻孔。

    稀稀落落的干枯手掌,自地底生长伸长了出来,指尖狰狞,似乎要抓到一切。

    远处近处,所有的建筑与人影,都开始变得闪烁不定,从真实存在,变成了丝丝的影子。

    疯狂的精神力量,彻底将人淹没在了里面。

    深渊!

    周围整片区域,忽然之间,全都被带到了深渊之中……

    ……又或者说,是深渊覆盖了现实。

    “这……这是……”

    安博士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到,心脏几乎都要停止了跳动。

    她几乎是有些绝望的喊了起来。

    “不错。”

    而在她的惊恐之中,薛甲院长低声道:“这就是老师们掌握的最强的力量。”

    “这也是创世硬盘的力量。”

    听着薛甲院长的话,安博士顿时将之前她还认为彼此影响不大的两件事联系到了一起。

    真正的绝望覆盖而来。

    而薛甲院长,在这一刻,则显得非常的冷静,低低说出了这句话:

    “创世硬盘拥有着最强大的幻想力量。”

    “深渊,就是创世硬盘幻想出来的。”

    “这就是一代研究员最大的秘密,整个深渊,都是源自于他们那场失败的实验……”

    “……”

    在这一刻,安博士终于明白了一代研究员的骄傲与自大来自于哪里。

    他们甚至都不算是自大。

    因为他们确实有着,不将整个世界放在眼里的资本。

    ……

    ……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

    “……”

    整片区域陷入了暗红色的深渊世界时,加冕小丑仍然在狂笑着。

    他的笑声传遍了整片区域。但是,渐渐的,随着深渊世界的出现,他的笑声,忽然渐渐变得短促。也渐渐变得有些尴尬,最后,笑声里已经没有了笑意,只剩了微微的呆滞。

    笑不出来了。

    面对着深渊的力量,他忽然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恐惧,呆呆向前看来。

    他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量,才刚刚散开,还没来得及表演,对方就已亮了底牌。

    一代研究员,明显不是好的牌友。

    因为他们根本不给人打的有来有去的机会,直接就王牌。

    关键是,他们全都是王牌……

    ……

    ……

    “如果不想被封锁到深渊最底层,和那个东西作伴,那就离开!”

    黑衣主教的声音冷冷响起。

    他站在了深渊之中,身周到处都是红色的光芒。

    一条条不知名的触手,在他黑色的袍子下面挥舞着,划出一个个恐怖的弧形。

    时而如同巨大的章鱼,远远的伸向了高空,几乎要触摸到红月的位置。

    时而轻轻挥落下来,将周围暗红色的光影交织成的一切扫成碎片。

    他的目光很认真的盯着加冕小丑,冷冷开着口。

    同时,将那张画面里印着被封印的眼睛的扑克牌拿了起来,下令:“将惟一意识拿来。”

    本来他不会下这个命令。

    因为他要亲手取回惟一意识。

    哪怕窥命师的精神宫殿在自己手里,哪怕自己对其有着完全的掌控权。

    他也不想由窥命师取回惟一意识。

    窥命师是不是暴君的对手这个考虑,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他不想让任何终极层面的存在,接触到惟一意识。

    哪怕是自己安插在了暴君身边看着他,并且一直表现的不错的窥命师。

    因为到了这种层次的存在,任何一点不该有的想法,都有可能给自己的计划造成混乱。

    所以直到此时,他才做下了这个决定……

    ……

    ……

    “唉……”

    陆辛的身边,响起了妈妈的轻叹。

    如今的他,被无数只血红色的眼睛,从四面八方盯住。

    这些眼睛,每一只都有着神秘的力量,从各个不同的角度,盯住了他。

    而且,一只一只的眼睛,似乎在不停的分裂着,有的沉入了地面,有的飞到了高空。

    陆辛站在了这所有的眼睛中间,如同在经历心灵的洗礼。

    他眼睛里的黑色粒子,时而疯狂涌动,达到极致的战栗。

    时而忽地消沉,如同彻底从他的眼睛里清空。

    之前从研究院旧址处得来的信息流,也在脑海之中,奇异的快速涌动,消化着。

    精神、信息、情绪、力量,种种不同的因素,接连冲击着他的大脑。

    陆辛的思维,一度被这巨大的冲击所填满,思维意志,都要瞬间崩塌。

    所以,他几乎什么也做池……

    在无数中鲜血色的眼睛里,她的身影,被渐渐的交织了出来。

    身形优雅,手里提着银色的剪刀,缓缓踩着铺满了碎石子的路面,来到了陆辛面前。

    然后在陆辛空洞的眼神里,她轻轻俯身,凑到了他的耳边。

    低声道:“妹妹没事,她和小十九在一起……”

    “但是,对不起……”

    “……”

    陆辛的眼睛,猛得睁开,惊骇的看到了妈妈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