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一十六章 最人性的计划
    “剪断自己与精神殿堂的联系,又强行使用洞察力量窥探创世硬盘的秘密……”

    看到了妈妈的行为之后,最为震惊的甚至不是陆辛与月蚀研究院院长薛甲。

    而是黑衣主教以及穿着白大褂的一代首席研究员。

    尤其是黑衣主教,他拿着手里那张忽然之间失去了生命气息的扑克牌,表情都变得扭曲。

    第一次真正停下了脚步,难以置信的大吼了起来:“你究竟在做什么?”

    “你知不知道上一次试图破坏我们计划的终极是什么下场……”

    “……”

    “知道的……”

    无数几乎要将整片大地淹没的鲜红色眼球里,有平静的声音传来:

    “看到了执剑者的下场时,我便感觉到了释然……”

    “原来,我们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命运……”

    “……”

    这种轻盈而平静,甚至带了点自由与轻松的话语里,周围的眼球,忽然数量再次增多,一颗接着一颗,深渊之中,一轮红月静静照着大地,而大地之上,已是一片红色海洋。

    “执剑者因为愚蠢不肯配合,也就罢了……”

    黑衣主教脸上的肌肉都在一根根的扭曲:“为什么窥探命运的人也会如此愚蠢……”

    大吼声中,他已经不敢再向前走去,而是猛得回头。

    他的目光与一代首席研究员碰撞到了一起,目光里已满满皆是愤怒与绝然。

    ……

    ……

    “该我了……”

    在妈妈的眼睛覆盖了大地,足以看到一切的秘密时,月蚀研究院院长也已经向安博士说完了事情的起源,然后他轻轻的捧着手里那份写满了一页页怪异符号的笔记,低低叹了口气。

    用力将套在了自己脑袋上的头盔摘了下来,然后眼睛努力睁大,看在了笔记上。

    “嗡……”

    在他低头看向笔记的一刻,似乎有精神力量颤抖着出现。

    这种程度的精神力量,在深渊里面,不值一提。。

    但安博士在看到的那一刻,却是忽然惊得彻底变了脸色,猛得抓住了他的手:

    “你要做什么?”

    “……”

    “要为这个残破的世界拼一把。”

    薛院长低声回答,目光并没有试图从笔记上挪开半分。

    “我们与一代研究员相比,本来是没有任何机会的,他们将所有权柄都握在了手里。”

    “只有现在……”

    “现在,就是我们的唯一希望……”

    “……”

    安博士的声音都紧张的有些变调了起来:“那也不用你亲自来啊……”

    “最初的契约,就是我签订的……”

    薛院长并没有抬头,低声解释着:“再说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又怎么放心交给别人?”

    “呵呵……”

    他说着话时,嘴角甚至已经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最关键的是……”

    他向安博士询问:“研究院里,我的风评怎么样?”

    安博士死死的看着薛院长,沉声道:“他们都说你与科技水平一般,与那两位比……”

    “你擅长的只是办公室斗争!”

    “……”

    薛院长有些尴尬的冷笑了一声,眨了一下眼睛。

    眨这一下眼睛的时候,深渊里,无数诡异中间,忽然有一种弱小的精神生物,抬起头来。

    它们本来夹杂在这深渊无数的诡异之中,甚至周围还有不少达到了终极层次的精神生物,根本就不显眼,因为太过弱小,甚至有不少都是在其他诡异的对抗中,被无辜卷进去消灭的。

    但是在薛院长眨眼的一刻,它们却像是忽然接到了某种信息。

    猛得抬起了头,像是一只只钻出洞来的狐獴,表情有点呆,一个个的伸长了脖子。

    下一刻,它们大大的眼睛里,也忽然之间,出现了一串串的怪异符号。

    这种怪异的符号在它们的眼睛里闪烁,仿佛它们也看到了那一页笔记,深渊的秘密。

    “找到了……”

    在这些潜伏者们伸长了脖子时,黑衣主教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端倪。

    他居然没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发现薛院长,便知道一定出现了问题,一直在追踪。

    洞察一定会有洞察的目的。

    而有目的,便一定会有将洞察到的信息传递出去的一幕。

    “哗啦……”

    在他发现了周围那些呆呆站立的潜伏者时,便第一时间甩出了一张扑克牌。

    “唰唰唰……”

    不知有多少诡异生物,忽然得到了指令,疯狂的向着身边的一只只潜伏者冲去,面对它们的疯狂与强大,潜伏者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便已经被它们撕成了碎片,但是……

    任何人没有想到的场面出现了,这片深渊之中,实在出现了太多的潜伏者。

    薛院长带领着负零部队现身,瞬间便吸引了一代研究员的目光。

    他们根本就没有将这些低等级的精神生物放在眼里。

    因为这种低等级的精神生物,无论数量再多,也完全形不成任何影响局势的力量。

    但他们也没想到,这些生物本来就不擅长对抗与污染。

    它们只是传递信息的。

    因为它们已经签过契约,所以反而不会被强大的精神生物污染,只会被杀死。

    而在这一刻,它也展露出了最强侦查部队的秘密。

    一只一只的潜伏者,在同伴被杀的时候,从诡异生物群里站了起来。

    有的孤伶伶站在了强大的生物中间。

    有的两只离得近点,颤巍巍的牵起了彼此的小爪子。

    不停的有潜伏者被杀死,吞噬,也不停的有更多的潜伏者站了起来。

    弱小到了极点,但却坚强到了极点。

    薛院长对于笔记上的内容阅读的越来越多。

    每眨一次眼睛,便有海量的信息进入了它们的眼睛。

    再下一刻,便通过潜伏者之间的本质联系,出现了更多的潜伏者眼睛里。

    这种特质之间的联系,甚至已经超越了时空的限制,飞快将这些信息传递了出去。

    ……

    ……

    中心城,二号主城,月蚀研究院。

    位于地下十层,一个铺满了粗大电缆,以及贴着墙壁,排列了整整一圈的巨大粗重玻璃圆柱培养皿的地方,巨大的金属圆环,座落在最中央,圆环之中,是一颗金属圆球。

    穿着厚重防护头盔的二三代研究员,正绷紧身体,站在了一块巨大的白板上。

    他们已经站了很久,但还是不敢有半点放松。

    如今,白板旁边,明明没有人,但却有一连串的符号,飞快的出现在了白板上面。

    “数据足够了……”

    有专门的计算人员,飞快敲打着键盘,计算着数据。

    然后,在所有人大气也不敢喘的半分钟之后,忽然有人惊喜的大叫:“数据计算出来了。”

    紧接着,便是为首的一位二代研究员,猛得转过了身。

    大声向等在了金属圆环操控台周围的研究人员报出了一连串数据。

    然后猛得挥手:“天雷计划,启动!”

    “滋滋滋……”

    随着开关拉下,忽然有蓝色闪电,开始绕着金属圆球游动。

    下一刻,这些金属圆球,忽然向着正前方游去,如同巨大的蓝色电蟒。

    而在这闪电击去的方向,同样也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显得像是一颗球一样的夏虫中级研究员,正使出了吃奶的劲,把这一片区域尽头,一扇高达十几米的金属大门,用力推开。

    “嗤……”

    蓝色电流忽然穿门而过,进入了暗红色的深渊。

    同一时间,以月蚀研究院地下实验室为中心,向外辐射。

    东南西北,每隔三百公里,便有这样一处秘密实验室。

    在月蚀研究院地下实验室激发了这一条蓝色电蟒的同时,另外四个实验室,也在同一时间,启动了这个神秘的装置,于是,噼啪作响,难以想象其中蕴含了多少能量的电蟒击出。

    他们将这些电蟒,送进了深渊。

    更不为人所知的是,如今的深渊之中,某个废墟的城市暗影之间,一位穿着黑色教士袍的老人,也正默默的站在了一座高楼暗影的顶层,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羊皮封面书藉。

    他微微抬头,便看到了那一道道贯穿了深渊与现实的蓝色电蟒。

    然后低低叹气,轻轻抬起手,对威力可怖却多少会有误差的蓝色电蟒,进行了稍稍调整。

    他叹气,是因为分不清对错。

    他要做这件事,则是因为一位终极不惜一切去拼博的理念,不可以被辜负。

    ……

    ……

    “那是什么?”

    深渊里的空间,不如现实一般明确。

    现实的地域之中,这些事情可能发生的位置非常遥远,但在深渊之中,却是几乎达到了精神领主以上层次的精神生物及能力者,都感应到了那五条威力可怖的电蟒冲进深渊。

    甚至看到了画面,甚至感觉到,这五条电蟒,正在异常精准的,穿过了深渊的空隙。

    一层一层,不停的下落。

    所过之处,将暗红色的世界构成与错综复杂的空间隔阂,一层层击溃。

    望着那五条电蟒,黑衣主教,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且眼睛深处,出现了微微的迷茫。

    因为,他是真的没有想明白……

    ……

    ……

    “哈哈,我们要在一定程度上解放最初……”

    同一时间,薛院长眼睛里已经流血,瞳孔深处,则已迅速变得浑浊。

    但他的脸上,却满是兴奋,甚至还带了点疯狂:“一代最强大的底牌就是深渊……”

    “因为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利用深渊,所以他们才强大……”

    “我们无法从他们手里抢来深渊的权柄,但是,我们可以将最深渊最底层的最初,拉高一个层次。这样最初的力量就会渗透进深渊第一层,对他们形成威胁。他们哪怕有权柄在手,也不敢再肆无忌惮的利用深渊,甚至,他们会比任何人都恐惧,拼了老命的远离深渊……”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是多简单的道理?”

    “……”

    “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猛得转头看向了安博士,神情疯狂而又得意,大叫道:

    “没错,这他妈就是办公室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