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一十八章 妈妈的命运(四千字)
    随着漫天的扑克牌洒落,刚刚因为深渊的变动而有些惊疑,又因为小丑的出现目的变得混乱,一时不知该如何行动的诡异生物,仿佛在这一刻,忽然之间,重新拥有了意志。

    嗡嗡嗡……

    巨大的深渊蠕虫,忽然之间高高的昂起了身体。两颗半巨大的脑袋,不停的向着高空伸展了上去,一截一截的身体舒展开,也同时有一张张的嘴巴在它巨大的身体上出现。

    远远看去,居然像是密密麻麻的斑点花纹,整齐的排列在了它的身体上。

    诡异的精神波纹渲染在了暗红色的深渊之中,潮水般冲向两侧。

    下一刻,它巨大的脑袋,一颗冲向了那密密麻麻的眼睛,极尽吞噬之能。

    另外一颗,仍是保护住了白大褂的首席研究员。

    最后半颗,则是认准了薛院长,如同巨蟒,卷了过来。

    而在这一片深渊之中,最为特殊的一群人——由陆天明复制体打造而成的暴君军团,则反应得更快。深渊里的巨大的晃动与精神力量的冲境所带来的战栗,似乎让它们感受到了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兴奋,它们早就按捺不住,向着空中那一颗颗巨大的眼睛扑了上去……

    “喀喀喀……”

    它们疯狂的啃噬着那一颗颗的眼球,发出了嚼碎玻璃碴一样的怪异声响。。

    一连串的鲜血爆开,看起来像是一片片气泡被戳破。

    咝咝咝……

    而在周围的诡异之中,最早反应过来的,却是那一条黑色的藤蔓顶端。

    看起来只有半截身体的小孩,发出了尖利的吼叫,藤蔓飞快的在大地之间穿梭。洞穿了深渊之中的一条条暗影,最关键的是,随着它的游动,藤蔓上生长出来一根根嫩芽。

    这些嫩芽,居然扎进了一个个负零部队人员死去的尸体身上。

    然后将它们洞穿,重新赋予了他们生命,使得他们一个个,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细密的精神力量交织在整片战场,每一个个体,都显得异常渺小。

    ……

    ……

    而迎着这无尽的诡异与恐怖,月蚀研究院院长薛甲则冷眼注视着。

    他矮瘦的身影,迎着那巨大的,缺了半个脑袋的深渊蠕虫与凶残暴虐的暴君军团。

    居然一动不动。

    只是冷眼看着无穷的诡异向自己靠近,冷眼看着远处无穷诡异中间的黑衣主教。

    他以一种无畏的状态与态度,面对着这些最为恐怖的东西。

    似乎,没有任何诡异与威胁,可以让此时的他,露出恐惧或是惊慌的表情。

    ……然后,他微微的眉梢颤了一下。

    ……再就是腿微微颤了一下。

    ……终于,他忽然忍不住了,转头就跑,大喊:“救命啊……”

    事情有些发展总是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虽然做好了在这一次的对抗里牺牲的准备,但是真当面对那无穷的让人绝望的诡异时,还是很难做到一直保持那种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高傲姿态啊……

    难,太难了……

    他安慰着自己:“怕死是人的本性……”

    同时扯着嗓子大喊,迈开了腿就在这深渊里向前猛蹿。

    同一时间,他这么一跑,周围那些数量已经剩的不多的潜伏者,也忽然跟着跑。

    它们已经传递了足够的信息,也已牺牲了足够多的个体。

    本来薛院长如果从容赴死,那么它们也不会畏惧。

    但如今,处于契约顶端的薛院长已经怕了,那还有什么可撑的?

    赶紧跑啊兄弟们……

    ……

    ……

    在逃跑过程中,深渊蠕虫快速的接近着。

    尤其是在深渊之中,它们几乎可以无视空间,瞬息而至。

    在这一刻,被仅剩的契约力量包围着的安博士,忍不住便要冲上来,拉住他。

    但怕归怕,逃归逃,薛院长还是飞快的摆了一下手。

    他的用意很明显,不许她上来。

    契约的力量所剩无几,只保护一个人的话,还有可能撑到最后,看到结果。

    但保护两个人的话,那便是一起死……

    安博士已经眼睛变得通红,看着那个狼狈逃窜的男人背影,内心里涌动起了强烈的冲动。

    这个男人曾经反对她和林博士在一起。

    这个男人对待研究的态度一向不怎么认真,更像一位政客。

    这个男人,甚至可以厚脸皮的公开给自己开后门,不停的提拔自己又给自己很多研究资源,以致于很多同事都开始背地里反感自己,认为自己并不是靠了研究走到如今的位置。

    这个男人总是藏起很多秘密,老谋深算的样子,让人非常的讨厌……

    讨厌到宁可离开中心城,自己也不会跟着他姓。

    但他终究……

    安博士嘴唇嗫嚅着,低低的喊出了一个字:“爸……”

    正在逃跑的薛院长,像是忽然感应到了什么。

    他身体忽然微微一颤,居然在逃跑的过程中转过了身来,表情感动而动容。

    下一刻,他便已经被巨大的身躯飞快卷过来的蠕虫追上,深渊蠕虫那庞大的身体上,一张张的嘴巴,倾刻之间,便将他淹没在了里面,深渊里的暗红色光影剧烈颤动,如潮水。

    安博士瞬间被泪水模糊了眼睛,空荡荡的感情涌动在内心之中……

    ……然后她就忽然听到“呜”的一声。

    一辆摩托车从深渊蠕虫身体下面那混乱的精神力量里面冲了出来,薛院长两手握着车把,油门拧到了底部,潜伏者则是排成了一排哆哆嗦嗦的坐在了摩托车的后座,前轮,还有的直接坐在了他的肩膀和脑袋上,看起来就像是摩托车以及他的身上,长满了一只只的蘑菇。

    无数的精神漩涡撑在头顶,被深渊蠕虫的嘴巴吞噬着。

    而他们则是一边喂着深渊蠕虫,一边疯狂的向前逃窜,求生欲强大到了极点……

    “因为你叫我爸了,所以我决定不死了……”

    薛院长一边闷着头冲向了加冕小丑的方向,向宿敌求保护,一边大叫着。

    安博士神情有点呆滞,半晌之后,才忽然愤愤的痛骂:

    “傻逼……”

    他居然连亲生女儿都骗。

    明明准备好了最后的脱身方法,偏偏要表现那么几秒钟的大义凛然……

    ……

    ……

    混乱,凶残,怪异。

    巨大的精神力量狂潮,汹涌覆盖而来。

    无论是研究院的薛院长,或者是那飘浮在了半空之中,已经达到了极限的红色眼睛。

    甚至是刚刚进入了战场,身边伴随着一位终极的马戏团。

    都不可能在这一片战场占到便宜。

    要么逃,要么处于绝对的下风,苦苦的支撑着,要么已经开始了被半污染化。

    但这一刻,陆辛却始终位于妈妈的保护之下。

    他心焦如焚,他想要阻止妈妈,也想冲出去将那些自认为可以控制一切的家伙撕烂。

    但是,自己却从一开始,就被妈妈保护在了里面。

    在这样一片混乱的战场,任何人的意识,都有可能随时被湮灭的情况下。

    自己,反而成为了一个最安全,完全被保护的人。

    妈妈的眼睛充斥了整片区域,也将他的周围所填满。

    他并不想在这时候被保护,但是他冲不出去,除非他向妈妈进攻。

    他只能大声喊着,让她停下,让自己出去。

    但妈妈却像之前的很多次一样,保护住了陆辛,或者说,用了她的小妙计,将陆辛困住,除了洞察深渊的秘密,便只有一缕精神力量分了出来,轻盈的飘荡在了陆辛的耳边:

    “现在,还不是你出去的时候……”

    “你的身上,有着我们所有人的希望,所以,我只能替你争取到未来的一点机会,同时在这最后的时候,让你有时间可以得到在将来,把这所有的宿命改变,轮回结束的资本。”

    “……”

    “……”

    随着她的话音幽幽飘散,陆辛感觉到周围无穷的目光,同时向自己看了过来。

    那些目光的尽头,都是一只眼睛,而这一只只的眼睛里,藏着妈妈的力量。

    她是终极里面的窥命师,她拥有着最强的洞察力量。

    在这样的目光之下,一切的事物,都会变得清晰明朗了起来。

    包括惟一意识。

    这从三十年前接受到的信息流,陆辛还远远没有消化。

    他也没有心情考虑这些。

    况且,就算他开始认真的理解这些信息,也根本就不是短时间内能达到的。

    但如今,在妈妈的力量帮助下,陆辛忽然加快了理解。

    就好像异常坚韧的寒冰,正飞快的融化在自己的脑海里,因为有种力量温暖着它。

    是妈妈的温度。

    陆辛感受着这一切,感觉到了内心空荡荡的,不甘与感动,同时交织在心脏之中。

    “为什么?”

    他感觉到了异常的不解,只能询问妈妈:“为什么要做到这一步?”

    “每一位终极,都有自己的另一面……”

    妈妈的声音轻柔的响起:“盗火者的一面是真理,另一面,则是囚徒……”

    “窥命师的一面是洞察并掌控命运,另一面,则是没有自己的命运……”

    “但我现在有了……”

    “你的命运,便是我的命运……”

    “所以,我不会允许你的命运,被其他人掌握……”

    “……”

    “对不起,我听到了你说,不喜欢被别人控制,但是,这最后一次……”

    她低低的叹惜:“我还是自作主张了……”

    “唯一希望的,就是你还是会像之前一样的,原谅我……”

    “……”

    这一刻,陆辛忽然感觉到了一种真实的痛苦,他双手捂住了脑袋,发出了巨大的吼叫。

    妈妈在尽最大的可能,施展了洞察的力量,帮助他阅读。

    但她已经强弩之末。

    所以,陆辛可以感受到她这时候强行使用洞察力量的痛苦,因而感觉更为痛苦。

    惟一意识飞快在他脑海里融化。

    但他一点也不觉得这东西有多重要,只是心脏剧烈的疼。

    ……

    ……

    这种喊声,甚至让周围无尽的诡异,都忽然变得安静。

    也是同一时间,正飞快的进行着操作,试图用创世硬盘的力量,强行修复被摧毁的深渊第三层,以免窥命师与月蚀研究院的这个大胆计划成功的一代研究员首席,忽然呆住。

    他嘴唇都在微微的颤抖,有些无力的抬头看向了某个方向。

    那是地宫能量矩阵,创世硬盘的源头方向。

    如果可以及时激发出足够的幻想力量,及时的修复深渊第三层,那么,还有希望。

    不确定有几分胜算,但是,有希望挫败他们的计划。

    可是在这一刻,遥远的现实之中,沉眠山脉的一侧,某个巨大的玻璃窗前。

    王景云老院长,正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

    身后,是正在使用各种怪异能力与研究院里的安保力量进行厮杀的张四火与七号。

    他没有关注后面的厮杀,只是静静的看着。

    看着远处的天际,数颗光点遥遥飞了过来,指向了地面的某个隆起位置。

    他看到那个隆起的周围,有数个空洞被打开,里面飞出了点点流星也似的光点,那是创世硬盘的地面拦截装置,只是这些光点飞到了空中时,却只拦下了其中的两颗光点。

    一瞬间,耀眼的光亮出现在了半空之中,像是绽放了一颗颗巨大的太阳。

    但在耀眼的光亮之中,却还是有最后一个光点,歪歪斜斜,轰在了旁边的一个断崖之上。

    霎那间,耀眼的亮光,同时从空中以及地面亮起,山脉断裂的轰隆引发一阵硝烟滚滚。

    老院长微微抬手,遮住了刺眼的光亮。

    然后他不再观察结果,而是转过了身,准备离开。

    ……

    ……

    一代研究员很强大。

    但只可惜,他们躲的太久,脱离了现实。

    虽然他们也一直在通过黑桃事务所招收新的研究人员,补充人才。

    但只可惜,这个数字,还是太低了。

    所以,他们的研究,早就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偏差,自己却还是一无所知……

    比如,他们甚至不知道,通过轰击山脉脆弱处引发巨大的地质变动,就足以让他们的地宫能量矩阵受到挤压,因而导致大面积的内部结构变形,毁掉创世硬盘的能量流通?

    这样的对手,真的一点挑战性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