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二十三章 家事不必外人插手(四千字)
    “那个疯疯癫癫的家伙在干什么?”

    当加冕小丑的舞台拉起了幕布,开始了这一场怪诞的表演时,周围陷入了一片安静。

    在虚无少女的保护下,始终以挑衅的目光看着陆辛的黑衣主教,猛得意识到了不对。

    在陆辛疯狂向他进攻时,他脸色冷硬,甚至眼神挑衅,如今陆辛停下了,他却脸色骤变。

    他愤怒的把目光投向了加冕小丑,牙齿几乎都要咬碎。

    但小丑的表演,进行的很快,以一种狂欢式的节奏推进,黑衣主教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对它的那场表演进行阻止,又或者说,被陆辛震慑并几乎毁灭的诡异,也不足以去阻止。

    而那隔着层层空间和他对视的加冕小丑,则在表演快结束时,一点点卡顿般的转过头来。

    向他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笑容里充满了疯狂与神秘。

    黑衣主教心里忽然充斥了一种极度担忧的不确定性,猛得转头看向了陆辛。

    ……

    ……

    此时的陆辛正静静的站在了原地,身上的黑色粒子颤动到了极点,却又忽然静止。

    如同一片汹涌的火焰正在疯狂的爆开,却在爆开的一瞬间,被人按下了快门。。

    于是,那种即将毁灭一切的压抑,以及内中更为疯狂的力量,便都在这一刻凝固。

    陆辛的双眼漆黑,仿佛两个深邃的洞。

    但他却一动不动,似乎在认真的听着什么动静。

    “最重要的是,是希望……”

    “你只是你,是我们家里的顶梁柱,也是我们的依靠……”

    “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很多人,要将他们的命运强加给你,但那是不对的……”

    “没有任何人的命运应该被剥夺,能做我们自己,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

    “……”

    妈妈的话语,正轻盈的在他脑海内响起。

    这温柔而体贴的声音,居然在一时间,压过了陆辛脑里的杂乱,使他猛然感受到了清醒。

    然后,一种奇异的恐惧与疏离感,让陆辛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了两个人。

    他抬头向着那个意识深处,残破宫殿里的影子看了过去。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看向这个目光。

    但实际上,自己对这个目光已经很熟了。

    因为他从小就看着自己,冷漠的,无动于衷的,看着自己,让自己感受到了无穷的压力,让自己始终喘不过气来,让自己总是永远的沉浸在灰色的世界,无法感受到轻盈与活泼。

    但自己看着这个目光,甚至感觉在照镜子。

    这种目光的力量就是这样,始终让自己以为,这是自己的目光。

    但其实不是。

    陆辛在这一刻,内心里甚至生出了一种瑟瑟发抖的感觉,他忽然想到了很多东西。

    或者说,人。

    比如,一开始在街角边的咖啡店里,幸福的生活着,品尝咖啡的人。

    比如在运输公司里,认为自己是秦燃的人。

    比如在开心小镇,日复一日的,保持着脸上微笑的人……

    被污染的人。

    陆辛忽地警觉,自己也是被污染的人。

    自己,正在逐渐成为某个污染源的一部分,因而失去自我。

    “应该毁了他们不是吗?”

    在陆辛想到了这一点,甚至感觉到了某种颤栗时,有声音在自己的脑海里响起。

    陆辛都不知道这是有人在向自己说话,还是只是自己生出了某个念头。

    他轻轻的说着,似乎极度的平静,又似乎极度的疯狂:“是他们将你迫害。”

    “是他们让你拥有了这种灰暗的人生!”

    “是他们毁掉了你的家,是他们想要毁掉你的生活……”

    “所以,愤怒不是应该的吗?毁掉他们不是应该的吗?”

    “你应该毁掉他们,你应该让他们付出最大的代价……”

    “因为你是神。”

    “因为暴君的威严,绝不容许任何人亵渎……”

    “……”

    “是的……”

    在他说到了毁掉对方的话时,陆辛第一时间,便已做出了回答。

    这不需要他回答,他的“自我”,便回答了这句话。

    但紧接着,陆辛便忽然又摇起了头,声音里充满了疑惑:“但这是我家的事啊……”

    这一刻,黑色粒子的颤动,忽然停滞了稍许。

    “我是一个人……”

    陆辛慢慢的,却很认真的说道,或者说,是他内心里,生出了这样的思想:

    “有人等着我回去,也有人等着我去拯救……”

    “我没有功夫把心思放在毁灭世界上面,因为光是保护好自己的生活就很忙了……”

    “……”

    “懦弱,胆怯,短视……”

    在他这种想法生起的时候,忽然之间,脑海里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脑海里所有的呓语,忽然都统一了起来,变成了潮水一般的愤怒大吼。

    仿佛一个咆哮的怪物,正在陆辛的脑海里怒吼,指责着此时的陆辛,怒斥他的想法。

    陆辛只是静静的听着,感受着那种无边的愤怒。

    感受着那仿佛整个地狱的火焰都压在了自己心间的沉重感……

    他只是沉默的承受着,等自己稍稍抗过了压力最大的瞬间,才缓缓的开口:

    “是的,没有愤怒的人是蠕弱的……”

    “但是,被愤怒控制住的人,却是愚蠢的,不是吗?”

    “……”

    “唰!”

    在陆辛说出了这句话,或者说,生出了这个念头时,周围忽然变得安静。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毁灭这个世界的野心,所以……”

    “比起失去之后宣泄的怒火,我更希望不要失去……”

    “……”

    陆辛声音低低的,但却坚定了内心的这个想法,声音低低的道:

    “你不是我,我们家的事,也不需要外人插手……”

    “……”

    所有的疯狂吼语,倾刻之间退去,像是巨大的岩石,忽然浮出了水面,也是同一时间,那道残破宫殿里的目光,倾刻之间,距离陆辛越来越远,慢慢的,退回了陆辛的意识深处。

    他的目光里带着失望,与隐隐的愤怒。

    而陆辛,则是静静的看着他,目光平静,一直目送他消失。

    ……

    ……

    思维从未有一刻,如此时这般清晰。

    此时产生的理解,妈妈留给自己的信息,过去的陆天明留下的信息,掺杂在一起。

    层层剥离,终于让陆辛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刚刚的自己,受到了陆天明意识的影响,险些被彻底的污染。

    从封印了愤怒的容器,变成了“最初”的次级污染源,完全的失去“自我”这一部分。

    陆天明在三十年前留下的信息,里面有着重要的东西,同样也有他的意识。

    正是这种意识,与自己体内的黑色粒子共鸣,勾连了陆天明留在研究院的精神力量,将三十年前的信息给了自己,但是,这并不算是一份馈赠,只是一种精神层面的寄生罢了。

    陆天明的意识,并不是留给自己的,而是留给未来的他自己。

    但自己并不是他,自己只是被他污染了,期间好几回,恍惚间把他当成了自己。

    那种奇异的熟悉感,不过是自己正在被污染而已。

    ……

    ……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陆辛,忽然长长的吁了口气。

    难怪妈妈离开之前,仍然要拼尽最后的力气,让自己看清楚。

    也难怪……

    陆辛“唰”的一下转过了头,看向了层层垂落的白发下,与自己近在咫尺的黑衣主教。

    这个人的神情冷漠,眼睛里满是挑衅,甚至有着阴冷的期待,他根本不怕自己此时的怒火,甚至在不停的撩拨着自己,似乎,他也想让自己彻底的失控,成为最初的次级污染。

    这明明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陷阱,但刚刚,自己居然没有看出来。

    自己以为是在发泄怒火,但却又差一点,被这个人引入了绝路,上了他的当。

    这是因为,他们并不害怕最初的次级污染源?

    或许,敢说自己曾经杀死过“神”的他们,拥有着对付“最初”的力量。

    所以,自己变成了次级污染源后,他们反而有了更多的办法对付自己吗?

    “最初”已经死了,只有毁灭的本能。

    所以,“最初”也只会凭借着本能,抓住任何一个机会,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复生?

    冷汗涔涔而落。

    陆辛在这样一群怪物之间,发现自己可以选择的东西,真的很少……

    不过,还好自己在悬崖边停了下来。

    而在陆辛睁开了眼睛,看向自己时,黑衣主教,眼中出现了难掩的失望。

    他嘴唇动了动,甚至还想再挑衅一下。

    只可惜,毕竟他不是那么擅长办公室斗争与人心的揣测,所以一时间,想不到办法。

    “呵呵……”

    陆辛看着他,忽然冷笑了一声。

    黑衣主教的心里,忽然出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

    ……

    “哗啦……”

    对于陆辛而言,他在极度的愤怒之中,无限的接近了“最初”的气息。

    甚至只差一点,便彻底的与“最初”融为了一体。

    但他很幸运,在最关键的时刻,守住了最后一步,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

    可在其他人的感知之中,却没有这么简单了。

    他们有那么一刻,感觉周围整个空间,都变成了黑色的。

    有细密而尖锐的精神气息,始终刺激着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

    有此起彼伏的疯狂呓语,涌荡在自己的耳边,甚至像虫子一样钻进了自己的大脑。

    每过一秒钟,就会让自己更绝望一分,仿佛掉进了无尽深渊。

    但也就在这样一刻,他们忽然感觉到周围的压力飞快消失。

    像一瞬间便从几千米深的海底,浮出了海面,看到了满天星斗,感受到空气灌入肺腑。

    然后在耳目同时变得清晰的一刻,他们听到了陆辛的对话。

    所有人都猛得抬起了头,看向了这时站在荒野上,站在了红月下面的陆辛。

    他只是静静的站着,身上的黑色粒子沉沉旋转。

    从刚才极度震颤的状态,瞬间转变成了这一刻,一种带有思索性质的状态。

    “抗住了?”

    安博士猛然感到,一种强烈的喜悦,冲击进了自己的心脏。

    但她还是有些不确定,这种强烈的喜色,悬在了半空,小心的,不敢真的落下来。

    另外一边,薛院长却猛得一挥拳头。

    他喜不自胜,猛得抱起了一个潜伏者,用力的揉着它脑袋上的黑色礼帽。

    加冕小丑的嘴角,同时向着两边扯开,洁白的牙齿越发显得阴森。

    但同时也有一种怪异的喜色浮现在了脸上,开始诡异的跳动。

    一左,一右,像是一个开心的孩子。

    同时,他手里扯着的气球里面,有一颗红色的气球,轻轻在手里滑出,飞向了远方……

    ……

    ……

    站在了红月下的陆辛,仿佛一点愤怒也没有了。

    就连他的声音,都显得非常的平静:“其实,你们想做什么,我根本不知道。”

    “我直到现在,都不太理解这惟一意识究竟是什么,也并不想要。”

    “但既然你们想要,那我就收下了……”

    “……”

    说着这些话的同时,他微微一顿。

    忽然转头,看向了这一片荒野之上,那在红月的光芒之下,若隐若现的诡异群体。

    它们的数量如此之多,而且受到了一代研究员的意志压迫,以至于明明都是一些精神层次的诡异生物,但却像是一支忠诚的部队,始终鬼鬼祟祟的出没在了周围的区域之中。

    探头探脑,时时露出阴森而贪婪的表情。

    陆辛这一眼,便看向了他们,微一沉吟,然后抬起了自己的左手,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啪!”

    黑色粒子在陆辛打出这个响指的时候,轻轻震颤。

    无形的精神力量散发了出去。

    陆辛身后,那一栋已经在刚才变成了残破宫殿模样的老楼,忽然剧烈的晃动。

    一层层的泥砂从地面升起,回到了老楼之上,然后将残破模样的宫殿淹没。

    再之后,钢筋与水泥块的挤压与融合声响起,仿佛橡皮泥一样,捏出了另外的形状。

    残破的宫殿,再次变成了老楼之前的样子,没有半点分别。

    就连被深渊蠕虫钻破的大洞,和被它们吞噬的诡异陆辛,也一个个的回来了。

    它们出现在了一扇一扇的窗户后面。

    看起来,数量居然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