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二十四章 三只红色气球(五千五百字)
    这一幕,忽然之间,看傻了在场的很多人,甚至包括了加冕小丑。

    因为他们都明白一点。

    精神层面,可以做到很多事情,让人看到很多匪夷所思、超乎想象的事情。

    但关键是,老楼是真实的。

    刚刚残破的老楼是真实的,现在重新变得完整的老楼,同样也是真实的。

    真实的东西,怎么可以任意变化?

    加冕小丑脸上的笑容,都忽然变得不自然了一点,一松手,又一只气球飞出。

    而加冕小丑下面,马戏团的工作人员也睁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那栋老楼,好一会,才忽然转头看向了主持人,也就是小丑的演员,低声道:“这要是请过来表演魔术的话……”

    “能红吧?”

    “……”

    在他们的惊恐眼神之中,站在了红月之下的陆辛,轻轻点头。

    于是,老楼之中,所有的窗户,忽然同时打开,无数的怪异疯狂的从里面涌出。

    以人的视角看去,根本就无法分辨清楚,究竟多少怪异,同一时间冲出了窗户,只能模糊的看到一片片的精神力量扑向四方,如同巨大的网,倾刻之间,便已将周围的区域笼罩……

    下一刻,所有的精神力量收回,所有的诡异都被扯回了老楼之中。

    细密贪婪的咀嚼声响起,像是一场愉快的晚餐。。

    周围的诡异,一下子就变得干干净净,就连那一条非常活跃的黑色藤蔓,都消失了。

    “嗤啦啦……”

    同样也在这些诡异全部消失的一刻,暴露在荒野上的暴君军团,也露出了畏缩的模样。

    之前陆辛身上的气息,已经让它们彻底的蛰伏。

    但如今,陆辛身上的精神辐射,似乎又让它们陌生了。

    但仍然克制着它们,只是让它们有了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陆辛留意到了它们,于是,又轻轻打了个响指。

    黑色粒子再次震颤。

    下一刻,所有的暴君军团里的怪物,同时挣扎着倒地,拼命的嘶吼着,像肉团一样滚落在了地上,然后一丝一丝的黑色触手从他们的身体里涌了出来,变成了一颗颗的黑色粒子。

    在黑色粒子脱离他们身体的一刻,他们的身体迅速的干枯,甚至腐烂。

    而所有的黑色粒子,则都出现在了陆辛的掌心之中,轻轻的旋转,像是一缕龙卷风。

    很难想象,那么多的黑色粒子,集中到了他的掌心里,居然只有这么小的一团。

    “啪……”

    在陆辛做到了这一件事的时候,黑衣主教的手里,一张黑桃A扑克牌,忽然之间破碎。

    而且这种破碎,不是被什么撕碎,或是燃烧。

    是那种,忽然之间分裂,而且分裂得特别彻底,变成了一颗颗沙粒似的碎屑。

    他的手掌也忽然满是鲜血,虎口被撕裂。

    手里的其他扑克牌都一时握不住,纷纷掉落在了地上,洒成了一片。

    他这时才惊恐的抬头,看向了陆辛的眼神,已经出现了微微的震颤。

    陆辛察觉到了这个动静,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

    “好玩吗?”

    “……”

    “……”

    咝咝咝……

    黑衣主教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压抑,嘴唇微颤,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

    而在这时候,深渊蠕虫巨大的身躯,却忽然开始收缩。

    粗糙的皮肤磨擦着地面,发出了让人感受难受的声音,似乎在努力的远离陆辛……

    “怎么能忘了你?”

    陆辛忽然回头,看了深渊蠕虫一眼。

    然后他手里的黑色粒子,忽然向外扑了出去,同时扑出去的,还有他身边跟随着的七只黑色的影子,这是刚一开始时,因为击碎了七个暴君军团的人,因此留下来的黑色影子。

    这些影子一直没有融入到他身体内的黑色粒子之中,但也没有远离。

    如同陆辛的傀儡一般,紧紧的跟随着。

    在陆辛看向了深渊蠕虫的一刻,这些黑色粒子忽然之间向着深渊蠕虫冲了出去。

    与陆辛手掌里飞出去的黑色龙卷风一起,倾刻之间,便冲到了深渊蠕虫的身边,一丝一缕的挂在了它的身上,深渊蠕虫的身体,顿时感受到了巨大的沉重感,身体重重跌在地上。

    它的身体表面,开始出现了一张一张的嘴巴,居然开始拼命的吞噬。

    黑色粒子接触到的地方,它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的被摧毁,然后湮灭。

    而它身上的嘴巴,却又开始大口的吞噬黑色粒子,这是一种怪诞到让人头皮发麻的场景。

    但无论如何,深渊蠕虫赫然表现出了与黑色粒子抗衡的底气。

    甚至在这种抗衡中,蠕虫庞大的身体表面,已经开始有一些黑色粒子无法覆盖的地方,正在寸寸断裂,而这些断裂的碎屑,则又化作了一只只小型的蠕虫,飞快的钻进地下。

    终极就算不如黑色粒子的层次,但仍然有抗衡的力量。

    而且,就算终极即将落败,他们仍然有足够的能力,让自己的一部分逃走。

    以免真正的被杀死……

    啪啦……

    但同样也在深渊蠕虫的挣扎中,陆辛微微皱眉,看着自己的手掌。

    然后他忽然之间,大步向前冲了出去。

    周围的黑色粒子,仿佛拥有生命一般,拉扯着他的身体,并将他整个人覆盖在了里面。

    下一刻,他的身体,立刻变成了细密的黑色粒子,然后快速的消散在了空气里。

    与此同时,蠕虫的身体表面,却有一群黑色粒子聚拢,化作了一个人形。

    然后黑色物质褪去,陆辛的身体重新出现。

    同样也是在精神层面看起来很普通的一个表现,不过是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而已。

    深渊系的能力者做起来简直轻而易举。

    夏虫每打开一扇门,可以移动的位置都要比陆辛远得多。

    但如今,陆辛的这一个动作,却让周围的人,甚至激动的浑身都在发抖。

    “精神力量影响到现实层面达到的身体重塑吗?”

    安博士一口气没接上来,心脏像是被重重的击了一拳,不知该是激动还是惊恐。

    魔术师猛得抓住了小丑:“你看你看,连任意门都学会了……”

    ……

    ……

    在周围无数人的目光里,陆辛已经思索着抬起了自己的左手,狠狠的向下插落了下去。

    喀吱……

    他的手臂,伸进了一只深渊蠕虫头顶之上大张的嘴巴里,然后重重的深入。

    他贯穿了这张嘴巴,伸进了蠕虫的身体里,然后摸到了一个东西,狠狠的拉扯了出来。

    只见那居然是一个头颅,从脖子位置延伸出了一根根的细小蠕虫身体,连接着蠕虫。

    在被陆辛抓在了手里之后,他还在惊恐的眨着眼睛,挤着五官。

    似乎痛苦不堪。

    但陆辛冷漠的看着他,手掌里的黑色粒子剧烈一颤,这颗头颅,顷刻间彻底湮灭。

    深渊蠕虫一部分的身体,忽然停止了颤动。

    然后变成了无数的碎片,每一个碎片又不停的细分,然后变成了更小的蠕虫。

    飞快的钻进了地下,然后消失不见。

    终极没有那么容易被杀死,但陆辛杀死了一代研究员嫁接到蠕虫口器深处的“人”。

    于是,一代研究员手里的又一张大牌,在这时变得黯淡无光。

    “你……”

    黑衣主教手脚都在痉挛,他失望,甚至有些痛苦的,看着一张张牌被废掉。

    但他什么都做不了。

    而他身体上方,那个虚无少女的影子,则是在这一瞬间,忽然变大了无数,身躯高高的上升,白色的头发则凌乱的飘飞,垂落,将远处穿着白大褂的老研究员,也围在了里面。

    因为深渊蠕虫已经溃散,老研究员不能没有人保护。

    “找回了做自己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啊……”

    陆辛并没有过于急迫的阻止虚无少女保护住了老研究员的行为。

    他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们两个。

    看着他们从刚刚掌控了无数的诡异,甚至是两大终极,无所不能的一代研究员,变成了现在这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毁掉了他们一张张的底牌,却只能沉默看着自己的模样。

    然后他陷入了微微的沉思,似乎感觉这还不够。

    于是在细细感应了片刻之后,他再度缓缓伸手,两只手掌同时按在了蠕虫的表面。

    在他的双手之间,赫然出现了一种奇异的精神力量。

    那是一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温和,但又平静,仿佛温暖的泉水一般的精神力量……

    这种精神力量,在将蠕虫的一部分身体融化。

    然后,里面一丝细嫩的肉芽,慢慢的从里面生长了出来。

    这一丝肉芽不停的拉长,变成了一种鲜红色的丝线,一点一点的延伸了出来。

    直到它有了足够的长度,陆辛才深呼了口气,后退了一步。

    只见那一根血丝,正在不停的汲取着深渊蠕虫已经被陆辛抹掉了精神力量特质的身体。

    然后壮大着自身,慢慢的,它越来越长,越来越密集。

    最后时,居然变成了一个小小的人形状态,拥有了人的四肢与头颅形状,越来越清晰。

    最后,甚至猛得睁开了眼睛。

    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世界,脸上似乎还带着之前的惊恐。

    远处,安博士看到了这一幕时,忽然之间露出了又惊又喜的神色:

    “丝丝?”

    “……”

    明明之前已经被深渊蠕虫吞噬的丝丝?

    怎么可能会回来?

    “死人复活?”

    远处看着的魔术师快要绝望了:“这能力,比我们的神奇胶水节目还要神奇啊……”

    ……

    ……

    而做完了这些,陆辛轻轻的松了口气。

    他没有沉浸在周围人惊愕的眼神里,而是默默的思索着。

    经过了这么一小段时间的熟悉,他也终于感觉,可以尝试一下了。

    于是他默默的走到了一个位置,这里丢着几张扑克牌的碎片,是刚刚被撕碎的。

    将地上的几张扑克牌碎片,一片一片的捡了起来,放在手心。

    “你希望我把惟一意识交给你们,起码,让我变成污染源,以混乱来藏起惟一意识。”

    手里捧着扑克牌的碎片,他轻轻的开口说道。

    这是封印着妈妈精神宫殿的扑克牌碎片,扑克牌的破碎,象征着妈妈的精神宫殿已经破碎,在捧起了这些扑克牌的碎片时,他的动作非常轻柔,像是在拥抱着妈妈,声音低低的自语。

    “这能防止惟一意识落在别人手里。”

    “而他……”

    陆辛指了指地下,低声道:“他希望借惟一意识复苏,重新回到现实。”

    黑衣主教的脸色,变得微微扭曲。

    他不喜欢这个容器,看破了自己想法的感觉。

    “但是……”

    陆辛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低声道:“我的意识,只会是我的。”

    在说出了这句话时,他两只手轻轻的合拢,将妈妈的扑克牌碎片,捂在了手心之中。

    然后轻轻的靠近了自己的额头。

    在这一刻,他眼睛里似乎有黑色粒子在颤动。

    但瞬息之间,黑色粒子便已经被压制,他的目光,反而变得极度清明。

    黑白相间,只有纯净的精神力量。

    就连头顶之上的红月,光芒也似乎变得无比的明亮,暗红的颜色,褪去了些许。

    然后陆辛沉默着,心脏微微颤抖着,慢慢展开了自己的手掌。

    在他的掌心里,有着一张完整的扑克牌,上面有着怪异的花纹,封印着一只眼睛。

    不是幻想,也不是什么魔术师的障眼法。

    是这么一张已经被撕碎的扑克牌,在他的手心里,重新变得完整。

    “怎么可能……”

    远处的安博士,忽然之间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向了陆辛的手掌。

    而已经快要逃出了这片战场,位置再安全不过的薛院长,表情也忽然异常的惊喜。

    相应的,则是黑衣主教,他忽然身体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眼睛似乎要瞪到眼角裂开,牙齿磨得喀吱作响,死死的盯着陆辛手掌心里的扑克牌。

    ……

    “这……”

    另外一部,无论是加冕的小丑也好,薛院长也好,安博士也好。

    他们看到了陆辛最后的这个行为,同样也是瞳孔骤然缩了起来,脸上还带着之前的兴奋与激动,但却在看到这个举动时,瞬间变成了更为强烈的震憾,心脏咕咚一下剧烈的跳动。

    “唰……”

    加冕小丑的手里,又一只气球飞了出去。

    薛院长也忽然有了一种,想要赶紧查资料的冲动。

    “那可是终极层面的东西,虽然但是,这……合理吗?”

    “……”

    “……”

    “这才是你们最不想看到的是吗?”

    所有人难以接受的目光之中,陆辛拿着这张扑克牌,小心的,认真的,将她收了起来。

    没有放进黑色袋子里,而是放在还完整的衣服另一侧的口袋里,紧贴着自己的皮肤。

    然后他起身,认真的看向了黑衣主教。

    眼神里,甚至隐隐带了一些,此前从来没有过的嘲弄之色。

    ……

    ……

    “太好了……”

    同一时间,沉眠山脉方向,正在被人追杀的过程中,仍然保持淡定的老院长,抬头看到了一个红色的气球,远远的从夜空里面飞了过来,他看向了红色气球,表情忽然惊喜。

    他的脸上,满满都是欣慰的表情:“心之试炼成功了……”

    七号微微动了一下嘴唇,想说什么,但又沉默,仍是决定先保护他离开。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第二只红色的气球,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之中。

    所有人都微微一怔。

    因为两只气球,接连出现,速度太快,还让他们以为出了什么不好的意外。

    心脏都微微下沉了几分。

    但是,当老院长将目光集中到了那只红色的气球上时,却忽然猛得站住了脚步。

    七号与后面的张四火,顿时担心的看向了老院长,想问又不敢问。

    而老院长则呆呆的站着,良久,良久,他才忽然有些迷茫的抬起了头来。

    眼底,渐渐的有难以抑制的狂喜神色出现。

    他甚至激动的手掌都在颤抖:“成功了,窥命师的计划也成功了……”

    “他甚至,已经在切断了与最初目光连系的情况下,找回了真实造物的力量……”

    “找到了他当初,作为暴君时,就掌控的力量……”

    “他……”

    “……”

    还不等他激动的说完这些话,忽然之间,他又看到第三只气球飞了过来。

    来的极快,飘飘摇摇,上下晃动,像是一位惊慌的信使。

    老院长忽然顿住,脸色变得有些僵硬。

    他的脸色一时变得沉凝,还有些迷茫,似乎难以理解这个气球代表的信息。

    过了很久,才低声道:“他的表现,超过了我们的预测……”

    “……”

    “……”

    “疯子……”

    迎着陆辛脸上的那一抹嘲弄之色,黑衣主教的手掌忽然颤抖了起来。

    他看到陆辛在狂怒之中恢复了冷静,又接连表现出了恢复老楼原初的模样,甚至是在一定空间之内任意重塑身体,然后将已经死亡的人,硬生生从深渊蠕虫体内拉回来等行为。

    最后,他甚至复原了那张封印着窥命师精神宫殿的扑克牌,那可是终极层次的力量。

    这使得他表情无比的阴沉,甚至出现了一抹惨痛之意:

    “疯子……”

    “你是个真正的疯子……”

    “你根本不懂惟一意识究竟是什么,但你就敢这么轻易的使用它的力量……”

    “你是个疯子,你什么都不懂……”

    “……”

    认真听着他的话,陆辛那张挂着笑容的脸上,眼神却一直显得很冰冷: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们让我找到了真实的自己?”

    黑衣主教和老研究员,都抿紧了嘴唇,没有吱声。

    只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看到了这种力量出现在陆辛手里,心情如何。

    “我会好好感谢你们的。”

    而陆辛则是自言自语的回答了自己的问题,抬头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的白头发少女,低声道:“虚无的力量我确实还没有办法打破,我也不会用更层次的污染来换取打破她的机会。”

    “但我可以向你们保证。”

    “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道理,什么样的计划,我都会彻底的把你们毁掉,彻底毁掉。”

    “你们将永远没有和我谈判,指望我妥协的可能。”

    “因为我是个疯子……”

    “而刚刚,你们已经死死的得罪了我这个疯子,并且被我拿住了把柄!”

    “所以,不管你们内心里认为自己有多伟大,或者说,认为自己有多强大……”

    “你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眼睁睁看着我一步步毁掉你们的计划。”

    “乖乖的等着我去找到你们,然后……”

    他抬头看向了黑衣主教和老研究员,慢慢的自语:“操翻你们……”

    “狠狠的操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