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二十六章 来自最初的厌恶
    “研究院的旧址,很快就会有我们的人过来。”

    “再度进行彻底的清理与搜查,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线索,更好的还原当年发生的事情。”

    “如果有发现的话,我们会即时通报给你。”

    “单兵先生可以先回青港休息,等我们将窥命女士留给你的东西送过去,请你过目。”

    “这一次的调查任务,算是结束了。”

    “提前说好的两亿报酬,我们会及时支付,对窥命女士可以帮到的地方,也义不容辞。至于其他的,你可能会有疑问的事情,我想窥命女士留给你的东西里会有答案的。。”

    “倒是不必我们再啰嗦了。”

    “……”

    “……”

    薛院长很快的做好了安排,并且联系上了月蚀研究院的后备支援人员。

    另外,他也看出了陆辛心急。因此第一时间,便已经在联系上外界人员的时候,安排了他们将妈妈留下的东西给陆辛送到青港的事情。

    至于他们留在这里继续调查的危险,倒也不必太过担心。

    一代研究员忙于创世硬盘的修复,想必暂时没有太多的精力来找麻烦。

    另外就是,一代研究员在被废掉了大王牌之后,想必也会低调些。

    月蚀研究院自然不敢拍胸脯打包票说已经不怕一代研究员,但起码不像之前那么怕了。

    而陆辛,对于薛院长的安排,也没有拒绝。

    现在的他,感觉情绪失落,内心也比较疲惫,确实想快一点回青港。

    面对薛院长的安排,他唯一想提醒的,就只有报酬的事情了。

    幸亏安博士帮自己说了出来:“是三个亿。”

    “中间我又多许诺了一个亿……”

    “……”

    薛院长顿时大惊失色:“怎么又乱许诺?”

    “一个亿很多的……”

    “我们月蚀研究院一年的研究经费,也不过才几十个……”

    “……”

    安博士直接翻了白眼:“我愿意!”

    “你平时打麻将动不动几百万上下,我多许诺一个亿怎么了?”

    “……”

    “那能一样嘛……”

    面对着安博士的白眼,薛院长虽然有点没有底气,但还是讷讷的回答着:

    “我平时打麻将,都是赢钱的……”

    “呵,靠精神怪物在后面帮你偷牌来赢钱?”

    “不能这么说,打牌的过程中我虽然稍有作弊,但收钱的时候我牌品很好的……”

    “……”

    “……”

    “咝咝咝……”

    有精神乱流快速靠近,然后地面出现了一片精神力量乱流形成的门户。

    两匹拉着马车的怪物,从深渊之中跳跃了出来,人手形状的爪子,磨擦着地面。

    正是之前带了陆辛他们过来的精神怪物。

    因为此前研究院遗址附近,有着太多的诡异,再加上,这周围的区域,都被一代研究员给锁上了,所以它们无法靠近,只能停在了禁忌线外等待。

    但如今,深渊经历了这么大的一场变故,深渊的封锁,反而已经打开了。

    “要小心,‘最初’的力量,已经可以影响到深渊的第一层。”

    “虽然它的力量应该还不足以渗透到现实,也很难在深渊的第一层造成太大的影响。”

    “但出于安全考虑,你还是尽量不要进入深渊,等潜伏者们摸清了情况之后再说……”

    “……”

    薛院长阻止了陆辛进入深渊的行为,并思索了一下,还是认真的说了出来道:

    “另外,或许你已经明白了,但我还是要提醒一下。”

    “小心“最初”……”

    “……”

    陆辛听了他的话,微微一怔,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轻轻摇了摇头,道:“我是不会被三十年前那个人毁掉理智的。”

    “不……”

    薛院长摇了一下头,道:

    “最初,不仅仅是三十年前那个人这么简单。”

    “……”

    他深深的看了陆辛一眼,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脸上不敢有不认真的神色。

    低声道:

    “另外,我们都知道,你已经扛过去了一次直接的污染,但是,该怎么说呢……”

    他顿了顿,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形容词,认真看着陆辛,道:

    “每一个污染源,都会在潜意识里希望可以更好的控制自己的被污染体。”

    “哪怕只剩了本能与天性的‘最初’,他也会讨厌脱离了自己意志行动的被污染体。”

    “也就是说,从本能上,它对被它污染过,但不受他控制的你,会反感……”

    “这种反感,甚至会随着时间的推迟而加剧……”

    “另外,一旦有了机会,它也绝不会放弃对你进一步的污染,这样说……”

    “你能明白吗?”

    “……”

    陆辛微微沉默,细细思索着薛院长的话,然后轻轻点了下头:“我记住了。”

    “那就好。”

    薛院长点头,建议道:“所以,如果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以后还是尽可能的远离深渊吧!”

    “至于这一次,我觉得你还是乘坐直升机回去比较好……”

    “……”

    陆辛想了一下,从善如流,没有固执己见。

    倒是在等待直升机过来的过程中,只见一只戴着红色帽子,头上又有两只尖角状凸起的潜伏者,带着另外两三个帽子上面有尖角的小怪物,排成了一条竖列,来到了陆辛身前。

    它们统一的摘下了帽子,向着陆辛行礼。

    陆辛看到了那鲜红色的帽子,便又不由得心里一酸。

    它们头顶上的尖角,是自己的精神力量给予的,但帽子的红色,却是妈妈给的。

    正因为这些小东西的善良所感动,不知该说些什么时。

    就见它们将摘下来的帽子,伸到了自己面前。

    “?”

    陆辛有些无语:“我正在伤心啊,你们这是一个讨要报酬的好时候?”

    “再说了,我也不欠你们什么……”

    “……”

    “哦,对了……”

    见到潜伏者的行为,薛院长便又回头,替它们向陆辛解释:

    “窥命女士给你留下来的东西,还有人,将会由它们的同类护送回青港。”

    “所以它们现在是在向你表示这一次的合作很愉快,也是希望你可以现在就支付报酬。”

    “毕竟……这个报酬,给谁其实都是一样的。”

    “……”

    “好吧……”

    陆辛深深的呼了口气,见直升机已经落在了身后不远处。

    便轻轻的站了起来,分别与这些潜伏者,挨个握了下手,等它们面露惊喜才放下。

    “咕嘟嘟……”

    直升机载着陆辛,升空而去,渐渐的飞向了山脉后面。

    “他居然直到这时候,都完全没有露出那种,试图把这个世界据为己有的野心。”

    安博士看着远去的直升机,低低的叹道。

    “无论是建立商业帝国,还是打造铁血政权,又或是毁灭世界……”

    薛院长低声道:“这样伟大或是疯狂的念头,在高层次的生命面前,或许都是一样的。”

    “他想做一个人。”

    “这个理想在他而言,未必就不如做一个君王更伟大……”

    “……”

    “呵,确实……”

    一听他答话,安博士就又不爽了,冷淡的扫了他一眼,道:“比某些人强多了。”

    薛院长顿时又是一脸尴尬,一副想跟她搭话又不太敢的样子。

    同样也是在这时,只见这一批潜伏者,已经一个个的举起了刚刚自己跟陆辛握过的右手,围成了一个圈子跳舞。

    它们右手的小爪子上,居然不知何时,都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手套。

    看起来洁白精美,甚至有几分高贵的气质。

    一张张小丑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

    被跳舞的潜伏者围在了中间的红帽子,更是小心的拿出了一个盒子。

    盒子里,是一堆泥土,刚刚挖的。

    泥土里面,似乎有些液体,轻盈的流动,闪烁出奇异的光芒。

    “这是……”

    安博士闻言,顿时有点意外,十分不解的看着这一帮神神秘秘的小家伙。

    “暴君的眼泪。”

    薛院长道:“暴君刚刚哭泣过,眼泪落在了地上,它们当时就盯上了,像宝贝一样把那一块区域的泥土都给挖了出来,简单来说,这一次的调查任务,它们其实已经赚大发了。”

    “但是,它们还是趁着暴君没走,索要了报酬。”

    “现在,它们正在庆祝自己的额外收入……”

    “……”

    “这个……”

    安博士明显的有些反应不过来,傻傻的看着这群小家伙,正在周围不停的转着圈子,每转一会,便挖出来一个圆墩墩的东西,小手按在上面,不一会,便又多了一个潜伏者。

    这都是刚才被诡异吞噬的潜伏者,居然又被它们挖了出来。

    “对潜伏者这个族群来说,只有族群的繁荣与灭亡,而没有个体的生死。”

    薛院长解释道:“所以才说它们赚大了。”

    “别看一个个看起来都老实巴交的,其实都是奸商……”

    “……”

    安博士听着,好半天才可笑又可气的摇了摇头。

    行业里传说单兵扣门又小气的说法不正确啊,他其实是冤大头……

    ……

    ……

    同一时间,陆辛坐在了直升机的机舱里,静静的看着前方,旭日跳出了山脉。

    那明亮的光芒,让他微微眼花,轻轻遮住了眼睛。

    随着直升机越升越高,他在高空俯瞰着世界,产生了微微的晕眩。

    下方那一片片黑压压的森林,还有小成了方块的房屋,是自己平时生活的世界吗?

    陆辛心里产生了一种错落感,身在高空,是理解不了地面的生活的……

    “呼……”

    感觉有凉风从直升机舱门微微有点扭曲的缝里灌了进来,陆辛吁了口气,感觉身体发冷。

    于是他裹紧了衣服,轻声向着前面的驾驶员道:“师傅,可以开快一点吗?”

    “我想快点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