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二十七章 一个人的晚饭
    飞飞停停,在经过了三天的航行之后,陆辛回到了青港。

    如今的青港,已经通过直升上的无线电汇报,知道了陆辛就在机上,但是没有安排人出来迎接,因为陆辛在对讲机里告诉了他们,现在的自己很累,想直接回家里去静一静。

    于是,青港只是默默的打开了防御系统,允许直升机径直落在二号城警卫厅楼上。

    陆辛裹紧了衣服,从楼顶下来,向大厅里值班的小女警点了点头,便走出了警卫厅。

    迎着瑟瑟秋风,很快消在了外面的人群里。

    地铁车厢里人流拥挤,陆辛挤在了一群下班的人中间。

    地铁里的乘客有的在看报,有的在昏暗灯下靠着车壁,打着瞌睡。

    有的人用杂志挡在了脸上,掩饰着自己看向打扮清凉女生双腿的目光。

    有的人拿着破旧掉漆的手机,大声的跟电话那头的讨论着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大生意。

    ……

    陆辛刚上车时,没有座位,等了两站后,有了一个座。。

    但还没坐下,就被一个买菜的大爷“嗖”一声冲了过去抢占下来。

    还瞪了陆辛一眼。

    陆辛技不如人,只好认栽,继续拉着扶手挤在人群中。

    “叮,月亮台到了。”

    陆辛微微有些疲倦的抬头看向周围,然后随着拥挤的人流,走出了车厢。

    他两只手揣进兜里,看着没有任何犹豫就走向了四面八方的人,静静的在原地站了一会。

    抬步,走向家的方向。

    此时,正有很多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人影,早就在站口等着陆辛,远远的看着他。

    因为陆辛的身份,他有着足够的权力,可以申请直接从城外飞进青港二号卫星城,也可以不用像其他出城的能力者一样,在落地的时候,必须先接受一次严格的心理筛查再放回去。

    但是,特清部必然要派人过来看他一眼。

    而对于陆辛来说,也觉得特清部,是绝对有权力这么做的。

    于是他们只是心照不宣的执行了自己的任务,要么回家,要么目送他回家。

    对于特清部来说,心里仍然十分担心,希望跟着陆辛回去。

    但出于保密协议以及对陆辛的尊重,他们虽然还不太放心,但也只能就此结束任务。

    青港特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没接到单兵的邀请,不可以主动进入老楼。”

    尤其是,已经装修过,会动不动消失的老楼。

    ……

    ……

    在陆辛走进了老楼黑洞洞的楼道时,内心里竟隐隐出现了抗拒。

    在外面时,一直想着回来,甚至想着快一点回来。

    这就导致月蚀研究院派出来的那位驾驶员及护送直升机压力极大,他们把本来应该飞行四天,中间补给七次的航程,尽可能的压缩,只用了三天,中间补给了四次就回来了。

    但是,如今真的回来了,到了老楼前,陆辛居然有点不想上去了。

    可是,家总是要回的。

    心里这么想着,陆辛还是慢慢的走进了老楼。

    其实和老楼分开没多长时间,毕竟三天前还在并肩作战。

    但似乎,被自己拉到了荒野上的老楼,和青港的老楼,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陆辛这一进来,就感觉到了隐隐涌动着的精神力量。

    走廊里,似乎有着密集的精神力量,将空气挤压的密度比外面大了几分。

    每一扇门都虚掩着,里面似乎有目光看着自己。

    陆辛对这所有的事情,都视而不见,只是顺着楼梯,一步步的爬了上去。

    而随着他爬楼的过程,老楼的房间里面,那些窥视,甚至于渴望的眼神也越来越多。

    “哐啷……”

    在陆辛爬到了二楼位置时,忽然有一扇门猛得打了开来。

    旋即在黑洞洞的楼道里,似乎有一张苍白的脸闪过。

    一种阴冷的气息,抓住了陆辛的胳膊。

    他静静的站着,低头看去,就忽然看到,自己的手臂,居然变成了一条鲜血色的触手。

    在黑暗里,轻轻的蠕动着,怪异,而又得心应手。

    低低叹了口气,他继续向前走去。

    “哐啷……”

    “咻……”

    “……”

    各种各样的杂音忽然响起,一扇扇的门剧烈的晃动。

    一只只不同的影子在陆辛的面前闪过,然后飞快的附着在了他的身上。

    每附着一道影子,陆辛身上便多一种变化。

    或是脸上忽然多出来了一只眼睛,眼珠子骨碌碌的扫视着周围。

    或是后背上忽然挤出来了另一张脸,挣扎着要嚼烂他身后的衣服,好看到这个世界。

    还有在左肩位置,鼓了个大包,另一颗头颅想直接生长出来。

    “这粉刺也太大了……”

    陆辛拍了拍自己的左肩,阻止了他的动作,然后低声说道:“你们都回去吧!”

    “我知道你们曾经属于我。”

    “但是,我不想再超过那个界限了,现在这样就很好……”

    “……”

    周围出现了片刻的安静,旋即,阴冷的风忽然在黑暗的楼道里卷了过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连串的房门紧闭声响起,所有的房间都在一瞬间打开,然后又重重的关闭了起来。

    就连陆辛身上的变化也消失了。

    他倚在了墙壁上,休息了一会,然后才继续走向了四楼。

    来到了四零一室处,陆辛站在阴影里,找了一会钥匙,然后打开了房门。

    房间里异常的安静,没有半点声音。

    陆辛打开了房间的灯,有昏暗的光亮,填满了这个房间,但是,破旧的沙发上,紧闭的厨房门,还有拉起了一半的窗帘位置,放着电话机的靠窗桌子旁边,全都空空荡荡的。

    没有沙发上看电视的小女孩,没有靠着墙打电话的女人,也没有厨房里的影子。

    陆辛静静的进来,将包放在了沙发上,只有他踩过老旧地板发出的吱扭声。

    他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后背没有靠着沙发背。

    忽然感觉到这一幕非常的熟悉。

    当初,在刚刚处理完了开心小镇的事件后,家里也有一次变得空空荡荡的。

    但那一次,只是家人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

    可是现在的话,父亲在外面找回属于他的东西,妹妹也还没有回来。

    这个家里,是真的只有自己了。

    ……

    ……

    大概也是因为有过一次经验的缘故,陆辛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太强烈的情绪波动。

    那一次自己回家,发现没有人的时候,还会恐慌、害怕。

    但这一次,却似乎是因为早就知道这个结果,接受了现实的缘故,反而平静了很多。

    空的又怎么样呢?

    空的就是空的,不会因为自己的不甘心而改变的。

    又有谁,不曾经在某一次回到空空荡荡的家时,忽然接受了现实呢?

    陆辛甚至没有表现出任何有些激烈的情绪,只是将内心里那份深沉的孤独感藏了起来。默默的坐在沙发上,连烟都懒得抽。一直这么坐着,直到本来还有几分天色的窗外,彻底的黑暗了下来,外面的路灯一盏盏的亮起。他才稍稍挪动了一下身体,慢慢的叹了口气。

    原来,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肚子也会饿的。

    ……

    ……

    陆辛又拖延了好一会,慢慢的起身,去冰箱里找到了一束挂面。

    然后他来到了厨房,洗好了锅,打着了煤气灶,静静的倚在墙上,等着水开。

    一碗清水煮的面,又在冰箱角落里,找到了半袋榨菜,就是一顿饭了。

    陆辛默默的守着煮面的锅,在面快开的时候,他想到了什么,又加了一颗鸡蛋。

    当他端着面碗,回到了餐桌前的时候,整个家里还是很安静。

    陆辛只拿了一双筷子,又倒了一杯水放在旁边,然后轻轻的坐了下来。

    面碗里冒着腾腾的热气,陆辛用筷子绞起了一团面条.

    想了想,又放下,只挑了几根,慢慢的挟进了嘴里。

    清水煮的面条,没有滋味,哪怕是搭了一根榨菜条,仍然显得没有滋味,陆辛慢慢吃着。

    不经意间,他目光扫过了桌餐旁边空着的椅子,忽然之间,视线变得模糊。

    强烈的孤独感涌进了心里,眼泪莫名其妙就掉了下来。

    这个家很空。

    就算妹妹和父亲还能回来,但也不完整了……

    ……

    ……

    “汪……”

    也就在这突如其来的强烈孤独感袭来的时候,桌子底下响起了一声小心的叫唤。

    陆辛怔了一下,快速的抹了一下眼睛,然后伸头到桌底下去看。

    一只没有皮的狗蜷缩在了桌子下面,正小心翼翼的探头出来,与陆辛的目光碰个正着。

    没想到它居然敢出来了。

    陆辛怔了一下,转头看去,便看到房间里似乎又多了很多东西。

    有一团血丝,顶着一只面具,轻轻的游在了房间之中。

    有一个摄影师一样的沙漏,慢慢的移动,走到了电视机的前面,投出影像。

    有几个弱小的精神力量,躲在了墙角里,瑟瑟发抖的打量着新家。

    ……

    ……

    陆辛内心里的孤独感,似乎,已经被冲散了。

    他努力露出了一点笑容,用筷子挟了一块蛋白,丢给没皮的小狗。

    内心里总还是有点空洞的,但是家里已经很热闹了,自己还能要求什么呢?

    深呼了一口气,他再度拿起筷子,准备享受自己的晚饭。

    但也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咚咚”的敲窗声。

    微微一怔,起身来到了窗前,将窗帘全部拉开。就看到窗户外面,有一个漂亮的脸,正看着自己甜甜的微笑。她穿着漂亮的裙子,轻盈的飘浮在了窗外的半空中,向自己挥手。

    “娃娃……”

    陆辛惊讶,然后意识到,娃娃过来的是真人,而非精神体。

    急忙打开了窗户,就看到这个女孩将藏在身后的打包盒拿了出来,向自己微笑。

    她带来了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