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三十六章 妈妈留下的信息
    问出了这个问题时,陆辛的脸色也变得很认真。

    月蚀研究院说妈妈给自己留下了重要的东西,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她的信息。

    陆辛本以为是留下了封信或是别的什么,却没想到是留下了人。

    当初遇到了小十九,妈妈将她送到了月蚀研究院,是因为小十九受到了陈勋手里的某种精神力量影响,如果不送她过去,她很有可能会活不下来。所以看起来,像是一件为了救她而做的事情,但如今听到了十四号的话,陆辛又忽然觉得,这件事可能已经没那么简单了。

    小十九是被迫无奈的话,十四号可是在他小小的房间里过的好好的。

    妈妈为什么要从监狱里把他带了出来,又送到了研究院,直到这时,带到自己身前?

    毕竟,妈妈不属于孤儿院,与他们也在本质上没什么关系……

    ……

    ……

    “说起来有点复杂……”

    十四号回答的声音有点含混。

    娃娃已经把吃的东西都拿了进来,而且拿进来的实在不少。。

    她很热情。

    而且听到了十四号说的贵的好的,平时这个别墅里是没有的,她与陆辛吃的都比较平常,所以直接把保姆小队餐厅里的食物拿过来了,有大块的牛肉和肘子还有一只只的烧鸡。

    把十四激动的不行,一口一个嫂子。

    娃娃明显又害羞又惊喜,一个激动又想出去给他拿吃的。

    还好陆辛给劝住了。

    然后娃娃就很自觉的坐在了一边,听到陆辛谈及家事,也没有回避的意思。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里,终极……不,阿姨,都没有告诉我要做什么。”

    十四号居然做到了一边吃一边说,虽然声音有点含混,但居然没耽误事:

    “我那时候,只是待在了研究院里,天天被人抬到床上做检测而已。”

    “不过还好还好,在研究院里上了手术台,倒是不给你动刀子了,只是偶尔会抽点血。”

    “另外,研究院的伙食可比孤儿院强多了。”

    “平时的话,他们就把我关在地下的一个地方,说让我继续服刑。”

    “再后来的话,小十九来了……”

    “……”

    听着他啰哩啰嗦的说着,陆辛已经忍不住有点心急了。

    恨不能阻止他继续吃,一张嘴全用来说话。

    “直到半年前……应该是一年前,反正半年不到一年的样子……”

    十四号道:“我才终于又见到了,阿姨。”

    “那时候,小十九也已经被治好了,和我在同一个地方,也一起见到了她。”

    “那时候吧,反正她看起来,跟第一次见她不太一样。”

    “似乎刚跟人打过架,模样也有点憔悴。”

    “见到了我之后,她第一句话,说的挺让人摸不清头脑的。”

    “好像是说什么‘原来真的与你们有关系’……”

    “……但就是这么自言自语的一句,就没有再多说,然后认真的看着我……”

    “她可是终极啊,我能感觉到她的可怕……”

    “但她居然很客气,说,以后,可能要麻烦我们一件事……”

    “……”

    “是什么?”

    听到了这里,陆辛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住了十四号满是油的手掌,紧张问道。

    “哦哟……”

    十四号吓了一跳,眼底似乎闪过了一抹真正的恐惧。

    但很快就隐藏了起来,仍是之前那懵懵懂懂的样子。

    只是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掌,然后快速的将一只刚从冷藏里拿出来的肘子放到了嘴边,三两口便生嚼着吞咽了下去,然后才忽然之间抬起头来,将目光投到了陆辛脸上。

    陆辛此时正满怀心事,冷不丁看到了他的目光,忽然心里微微一惊。

    十四号的眼睛里,似乎有一抹奇异的光芒闪过。

    陆辛隐隐看到,他的眼眶里居然有类似于虫子的东西飞快延伸了出来,爬向自己的眼睛。

    ……

    ……

    这一刻,陆辛完全可以微一动念,便将这虫子斩断。

    但是他忍住了,任由这虫子接触到了自己的眼睛,旋即大脑忽然开始晕眩。

    他在微微的晕眩之中,看到十四号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沉声说道:

    “阻止王景云!”

    “最可怕的,从来不是想要重启世界的人,而是献祭命运的人。”

    “我看不清他的内心,但能感觉到可怕的狂热,如同足以烧灭一切的狂热……”

    “所以,一定要找到他的秘密……”

    “在他给你安排的神之试炼到来之前阻止他。”

    “我无法帮到你更多了……”

    “给你留下的最后的建议,就是,要记得最初的诺言,挣脱最初的命运……”

    “……”

    “……”

    听着他的话,陆辛忽然怔住,眼神都微微发直。

    虽然声音是十四号的,但是,陆辛听到这番话的第一时间,便确定这是真的。

    是妈妈的口吻。

    这确实是妈妈通过十四号,带给自己的话。

    仿佛是幻觉一般,当陆辛再度醒过神来时,十四号眼睛里的异象已经消失。

    没有虫子,也没有了那么严肃的表情。

    仍在贪婪的盯住了银色托盘里的一只用锡纸包着的羊排,迫不及待的拿了起来大吃大嚼。

    明明刚刚他已经吃了两只烤鸡,一只猪肘,但看起来甚至更饿了。

    但通过他微微有些不自然的表情,陆辛确定刚才那消息就是他传递给自己的。

    阻止王景云……

    所以,这就是妈妈留给自己的信息?

    最可怕的不是试图重启世界的人,而是试图献祭命运的人……

    在妈妈看来,最可怕的是老院长?

    她是窥命师,但就连她,也无法看清老院长的未来,只能感受到可怕的狂热?

    陆辛忽然感觉心情异常的压抑。

    这就是妈妈从白塔镇子见到了拉提琴的大脑开始,就开始的布局?

    既然这样,她为什么不亲自告诉自己,或是留下字条,或是其他的方式?

    为什么要通过看起来并不怎么可靠的十四号?

    而且,十四号通过这种隐晦的方法向自己传递信息,又是在畏惧什么?

    ……

    ……

    这无数的疑问,在陆辛的心里涌了出来。

    他忍不住看向了十四号,满眼都是渴求,希望他能说出更多的秘密。

    “九哥,你别这么看着我……”

    十四号的身体,都微微有些僵硬了,脸上的肥肉也遮不住他的恐慌,不太自在的扭了扭自己的身体,道:“其实在孤儿院的时候我就挺怕你的,尤其是后来出了那事,我都因为你留了后遗症了……当时阿姨,也真的没有多说别的什么,只是让我转告给你这些话……”

    “以及,在必要的时候,过来帮你罢了……”

    “……”

    陆辛听着,眉头不由得拧成了一团。

    他直觉的有些不太相信十四号的话,看向了他的眼神,也有些变了。

    在自己的感觉中,此时的十四号,和刚刚传递给自己信息的十四号,似乎像变了个人。

    “是真的啊……”

    十四号似乎真的有点被他吓到了,声音里都带了点委屈:“九哥你也不想想……”

    “我是真的没啥用啊,我只是一个被神秘组织开除的废物,连小十九当时的表现都比我好的多,她都混成陈勋的心腹了,可我却连一个加强手术都没混上,直接把我给开除了……”

    “你说,阿姨要真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能托付给我?”

    “她能放心,我都不能放心啊……”

    “……”

    “你……”

    这话说的,陆辛都一时迟疑了。

    他总有点不甘心,觉得留下的信息太少了,但又觉得,十四号说的似乎是真的。

    但是,他实在是还有些迷茫。

    这么混乱的信息里,一定还藏着某种东西……

    “解决问题的重点,在于每个人都要记得自己最初的诺言……”

    他想着这句话,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自己做出过的诺言,有很多。

    要救妈妈回来。

    要让这个家庭变得完整。

    要操……阻止一代研究员的计划。

    还有……

    “大怪物……”

    也就在陆辛脑袋都感觉要炸掉时,忽然一只小手拉了他一下。

    陆辛转头,就看到了小十九。

    只见她还是有些怯生生的,不太敢正面看着自己的眼睛,声音弱弱的道:

    “大怪物答应过,要带小怪物离开那里的……”

    “……”

    这一刻,听着小十九懦懦的话语,陆辛忽然感觉身体深处,起了一阵电流般的战栗。

    是啊!

    自己许下过很多诺言,但最初的诺言,却只有一个……

    大怪物曾经在自己还没有变得懂事的时候,就向他们承诺,会带他们逃离那个地方。

    所以……

    捕捉到了重点的一瞬,陆辛就像是在一团乱麻里,忽然之间找到了一个线头。

    然后,所有的事情,便忽然之间有了重点。

    他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妈妈通过十四号留给了自己的几句话,也忽然在这一刻,变得清晰而直观。

    起码,自己已经意识到了最重要的是什么。

    孤儿院已经毁了。

    但是,那个实验室还在……

    就像陈勋临死前的大喊一样,自己从来没有逃脱过实验。

    其他的孩子也没有。

    实验室只是物质层面被炸掉了,但孤儿院里的孩子,还在老院长的掌控中。

    只要老院长还在,便没有人真的逃脱了那个实验室。

    最可怕的,一直都是老院长。

    妈妈是在告诉自己,对抗老院长的方法,就是帮当初所有的孩子,逃离悲惨的命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