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三十七章 他一直在看着我们
    找到孤儿院里的孩子。

    带着他们,真正的逃离那个可怕的实验室。

    哪怕是以大怪物的身份。

    ……

    ……

    陆辛很确定,妈妈留给自己的信息里,最重要的,便是这样一个意思。

    这让他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

    他本来就想找回孤儿院里的孩子,没有改变过。

    无论是因为愧疚,因为思念,因为自己的执念,或是因为其他的什么,都要找回他们。

    也正是因为一直有这样一个想法,所以他之前才拜托了八号去寻找其他人的下落。。

    但自己想找回,只是为了找回来。

    可在妈妈留下的信息里,似乎,这些孩子身上还有其他的秘密。难道说,老院长身上那种,连妈妈都看不透,但却感觉到了可怕的狂热,就与孤儿院里剩下来的孩子们有关?

    过了好一会,陆辛才轻轻的揉了一把自己的脸。

    他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了身边的妹妹、小十九,甚至是吃的一嘴油的十四号。

    内心里,微微有些欣慰。

    过了片刻,他才向十四号询问道:“老院长……”

    说到这里,他也顿了一下。

    某种提防与恐惧、怨恨的情绪,让他有些不想用老院长这个称呼。

    但是,话到嘴边,却总是这个称呼冒了出来。

    微微一顿之后,他索性摇了摇头,坦然道:“老院长,是不是对你们做过什么?”

    既然妈妈说了要让自己找回当初孤儿院里的孩子,甚至她也帮自己找回了一个。

    那么,这些孩子身上,必定有什么秘密。

    陆辛没有去询问小十九,是因为她年龄太小了,当年离开孤儿院的时候就小,这么多年,也没有长大过,黑台桌的某些实验,又在她身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在拥抱住了她的时候,陆辛就可以感受得出来,她如今有着严重的心理创伤,很多问题,没有办法交流了。

    眼前的十四号,应该就是最靠谱的一个了。

    相对而言最靠谱。

    毕竟是他给自己带来了妈妈的信息,妈妈第一个找到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深意。

    “不知道。”

    但迎着陆辛带了些期待的眼神,十四号却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他只是把我们救了回来,又把我们一个个的抛弃了……”

    “……”

    陆辛微怔,感觉他,说的似乎也是实话。

    因为如果真的有什么的话,自己当初遇到了八号,遇到了二号,他们也该告诉自己了吧?

    “不过……”

    正当陆辛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时,看起来只知道胡吃海塞的十四号,也忽然之间停下了正在往嘴里塞鸡腿的动作,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表情也似乎变得有些奇怪,向陆辛道:

    “仔细想想,确实有点奇怪的。”

    “据我对咱们那位老院长的了解,他是一个有着坚定目标,且非常追求效率的人。”

    “却在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把我们一个个的救了回来,又抛弃……”

    “你不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吗?”

    “……”

    陆辛心里微微一动,抬头看向了十四号。

    这是一个经常被人忽略的问题,又似乎,确实是一个关键的问题。

    对啊,老院长当年救回来了其中的几个孩子。

    但是,现在看起来,他救回来的人,似乎除了七号,都没有留在他的身边帮他。

    那么,他救这些人回来,是因为只能救这么几个。

    还是因为,只是因为这几个另外有别的用处,才救了他们回来的?

    后者明显更符合老院长的性格,但他又将这些人放走了。

    ……

    ……

    心里忽地打了个突,忙问道:“当年,你们离开之后,他又对你们做过什么?”

    “什么都没做……”

    十四号又默默的拿起了一只有着两只大钳子的海捕大虾,但却没有塞进嘴里。

    拿在手里把玩着两只大钳子,慢慢的道:

    “我们被救回来的时间是不一样的,地点也不一样,所以我并不知道都有谁被他从死亡里拉了回来……可能七号与八号知道,他们一个一直跟着老院长,一个被救回来的挺早。”

    “总之,我知道的是,我们在被救回来之后,跟随了老院长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里……”

    “……”

    “九哥,你是幸运的。”

    他忽然看向了陆辛,笑道:“你可不知道,老院长还有那么可怕的一面……”

    “离开了孤儿院之后,他跟之前的脾气,可不太一样了。”

    “我曾亲眼看到他将一个几乎快要达到高墙城规模的大型聚集点,短短一个星期之内,就变成了狂热的教派人员,甚至里面的老幼妇孺,都敢拿着枪械去战场上面为他拼命……”

    “那些人,崇拜他到疯狂,而他可以毫不犹豫的让这些人去送死……”

    “他只是个普通人,但内里却像是住着魔鬼……”

    “……”

    说到了这里时,他微微顿了一下,才又低声道:“而我们,在离开了孤儿院后,也很少再有一个地方能安定下来,身边的人也没有再聚齐过。大家和在孤儿院时也不一样了,有人试图反抗他,但并没有什么用处。有人拼命的想要讨好他……同样也没有什么用处……”

    “当然了,更多的人,或许也包括了我,心里只是想着,永远的逃离他……”

    “……”

    说到这里,他胖胖的脸上,似乎也隐晦的闪过了一抹阴霾。

    “但是都没有什么用。”

    他顿一下之后,道:“不过渐渐的,我们还是都走散了。”

    “有的是被老院长舍弃的,也有的是主动申请离开,而他没有拒绝的。”

    “那几年,他好像忽然心软了一样,放我们离开了。”

    “但是……”

    “……”

    他顿了一下,脸色忽然有点绷紧,压低了声音道:“我一直都有种感觉……”

    “老院长一直在看着我们。”

    “不论我们躲到哪里,也不论我们躲在什么地方,一直看着我们……”

    “包括现在!”

    “……”

    “唰!”

    十四号的话,忽然使得陆辛汗毛微微炸起。

    他不知道这是十四号爱吓人的老毛病又犯了,还是他难得的出现了一丝真情流露。

    他只觉得,这一刻,身体微微发毛。

    下意识的微闭了一下眼睛,细细感应周围,但并没有任何发现。

    睁开眼睛时,就见娃娃也正好奇的看过了周围,脸上露出了一点迷茫的表情。

    而妹妹和小十九,则分明有点害怕的样子,下意识靠的自己近了些。

    十四号在说完了那段话后,更是开始沉默的低下了头吃东西。

    看起来他肚子已经很胀了,但他还是不停的吃,塞进嘴里。

    十四号的一句话,似乎打开了所有人内心里恐惧的阀门。

    陆辛没有感觉到他说的那种目光。

    但他不愿承认的是,自己,似乎也时常会有那种感觉……

    毕竟,自己已经被迫经历了六个试炼啊……

    老院长是如何把自己算的这么死的呢,难道他一直在看着自己?

    ……

    ……

    在这微微有些压抑的氛围里,陆辛过了半晌,才轻轻的吁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

    他低声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也确实该有个结果了吧?”

    听着他的话,十四号吃东西的动作停了一瞬,没有说话,继续低着头吃。

    小十九和妹妹则是一左一右,靠近了他,妹妹轻轻的抓住了他的手掌,仿佛是在鼓励他,低头看着妹妹,陆辛也忽然之间,心里莫名的一动,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如今的自己,差不多了解到了过去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任何事。

    甚至包括了妈妈与父亲。

    一个是一代研究员安排在自己身边的监视者,一个是利用恐惧压制自己的存在。

    但是……

    ……妹妹是怎么来的,又是如何出现在自己身边的?

    其实,这个问题,自己已经问过很多次了。

    甚至在自己被青港特清部招募之前,开始好奇自己身边为什么会有三个看不见的家人时,就一直在询问,因为妈妈与父亲,总是会给人一种神秘的压迫感,而且也守口如瓶,自己只能去问妹妹,但是,妹妹每一次的回答,都是一样的,她自己也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唯一比自己强的,就是早就看出了妈妈与父亲的身份不简单而已。

    唉……

    ……

    ……

    “把以前的人找回来吧!”

    在这个微微变得有些沉默的房间里,陆辛慢慢的说道:

    “之前,我就已经拜托了八号去找回之前的伙伴。”

    “当时他虽然没有跟我细说,但我能感觉到,他起码知道一个或两个人的位置……”

    “这本来也是合理的吧,毕竟,他也是唯一一个会在离开后,拜访老同学的人。”

    “……”

    十四号闻言,微微乜斜了陆辛一眼,道:“你真的确定,去把那些人找回来?”

    看得出来,十四号似乎有些抵触。

    但陆辛想了想,还是点头,道:“是的,哪怕只有我自己去……”

    “好的。”

    出乎意料的,十四号甚至没有等他说完,便点了点头,啜了啜自己的手指。

    胖胖的脸上,露出了笑眯眯的表情:

    “我帮你去找。”

    “……”

    陆辛有些惊讶于十四号的态度转变,却发现他还是有点没正形的样子。

    但这句话,还是说的挺认真的。

    身体的两侧,妹妹与小十九,也点了点头,表明了她们的态度。

    尤其是小十九,轻轻抬起了手。

    远处掉在地上的餐刀,忽然飞到了她的手里,被她反手握住。

    刀锋抬起,在昏暗的房间,闪过了一抹锋利的光芒。

    这个软懦胆怯的小姑娘,一握住了餐刀,便开始有了一种锋芒毕露的危险感觉。

    另外一侧,与他们几个的距离稍远了点,但处于绝对主人身份的娃娃,也严肃的点头。

    一副责无旁贷的表情。

    但这倒是让陆辛微微有点尴尬,这件事跟娃娃没有关系呀,牵扯她进来也不好……

    但她很努力要参与进来的样子,自己可怎么跟她说呢?

    ……

    ……

    同样也是在这一刻,此时的青港特清部,情报搜集部门,忽然有神秘的电话响起。

    已经随着单兵这边的工作比较松散,因而被调到了这个部门的韩冰,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里面没有人说话,只有着某种奇怪频率的声音响起,轻轻的叩动,持续了一段时间。

    韩冰飞快的在纸上记录着什么,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难看了。

    她挂断了电话,立刻又拿起了另外一部,道:“帮我接白教授的办公室。”

    “我有重要的事情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