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价值十个亿的男人(五千五百字)
    “?”

    看着陆辛脸上和善而又平静的微笑,资深杀手的内心,陷入了一种极度的迷茫中。

    子弹给送回来了……

    这可是一颗出膛速度1232米/秒,拥有最强杀伤能力的,夺人性命的子弹。

    一旦出膛,就化作了死神,拥有着收割人类性命的权能。

    结果,被目标给送回来了?

    他不得不承认,在自己足足七年的职业生涯中,这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离谱的事。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目标挺善良啊,拥有拾金不昧的高尚品质……

    ……

    ……

    可以确定,这位资深杀手,已经深深的被陆辛的高尚品格所折服了。

    因此他在看着陆辛把子弹送了回来之后,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变化。

    甚至连动也没有动一下,看起来非常的冷静自如。

    当然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精神压力太大,便是想动也动不了的……

    “呜呜呜……”

    同样也是在这位资深杀手无辜而又可怜的眼神里,周围的荒野,忽然一阵骚动出现。。

    那一颗子弹,虽然是误发,但却像是一个信号,瞬间点燃了压抑的荒野。

    远处,有戴着荒草编成的帽子,蛰伏在了高坡后面的骑士团,在听到了枪声响起的一霎,根本来不及分辨别的什么,立刻就从坡后跳了出来,手忙脚乱的将身边的摩托车扶起。

    “快快兄弟们,有人抢着动手了……”

    “冲过去,拼一波。”

    “赢了就回去喝酒吃肉,输了有婆娘给烧香上供,一样喝酒吃肉哇……”

    “……”

    在这激励人心的大喊声里,他们一个个跨上摩托,拧紧油门,举起了手里的冲锋枪。

    刺眼的大灯照亮了荒野,黑压压的车队疯狂一样向着帐篷处快速接近着。

    也不管周围有什么人,拿着枪拼命扫射。

    这才是荒野上最常见的杀手组织,蝗虫一般,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

    ……

    而在另外一个地方,一座废弃房屋的窗户边,瞬间有人扛着一具单兵火箭筒露出的身影。

    他瞄准了资深杀手和陆辛所在的方向,微微咬牙,立刻扣下了扳机。

    他们的目标更明确,资深杀手的狙击枪响起,瞬间曝露了他隐藏着的位置。

    因此这一支杀手队伍,便要立刻将这个资深杀手灭口。

    他们不知道资深杀手得手了没有,但没关系,同行是冤家,全部轰掉就可以。

    如果他得手了,自己杀掉他,那就可以把这个刺杀的功劳抢过来了……

    ……

    ……

    另外一个地方,则有身形隐秘的观察员,立刻拿起了对讲机大吼:

    “有人动手了……”

    “很多……”

    “座标是……立刻赶来轰炸,所有人都杀掉。”

    “……”

    鼓嘟嘟。

    随着他的大声汇报,更远一些的空中,一架装载了重型武器的直升机急急的驶了过来。

    ……

    ……

    “真不少啊……”

    感受着周围袭来的各种危险,陆辛也不由得感叹。

    这才一天半的时间,居然就有这么多不同的杀手组织,找上了自己?

    而且看起来类型还挺多的。

    可见这些杀手的努力与效率,并不比自己这种认真上班的人差。

    果然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在努力。

    想着这个问题时,他站在了资深杀手的旁边,慢慢的转过了身,眼中黑色粒子急颤。

    “嗡……”

    剧烈的空气颤动声出现,精神冲击向前轰鸣而出。

    他正面的,正是那一颗拖着长长的火焰尾巴向自己飞了过来的火箭弹。

    巨大的动能使得它如同一只咆哮的野兽,向着陆辛飞了过来。

    与陆辛的精神冲击所引发的空气墙在三米之外,结结实实的撞在一处。

    高密度与蕴含着可怕力量的空气墙,犹如实体,瞬间就冲击了单兵导弹的弹头引信。

    下一刻,忽然有明亮耀眼的光芒与扑面热浪,瞬间炸了开来。

    纷飞的弹片与烈焰还有爆炸冲击波,蕴含着无穷的毁灭力量,席卷四方。

    但也就在这颗火箭的力量将爆而未爆时,陆辛的右手,已经向着前方抓了出去。

    苍白右手跨越了两三米的距离,直接抓进了那片火箭里。

    旋即,苍白的右手收回。

    另外一种奇异的精神力量,随之震颤。

    这一颗已经爆开的火箭弹,被陆辛扯到了自己的身前。

    而在扯过来的途中,火箭弹已经开始快速的复原,无论是裂开的弹片,还是四散的裂焰,还是可怕的冲击波,同一时间,仿佛受到了时间的影响,开始如镜头画面一样的倒放。

    爆开的火箭弹,转瞬间变回了爆炸之前的样子。

    拥有着完整的外形,完整的引信,甚至,还有着被发射出来时的动能。

    只是,陆辛倒转了火箭弹的方向,然后撒手。

    于是。

    “咻”的一声响起,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焰,向着那一片废弃的建筑飞去。

    轰隆一声,巨大的爆炸再次响起。

    这一次,直接夷平了那一片废弃的建筑,以及建筑内的所有全副武装的人。

    旋即,陆辛转头看向了荒野上。

    那一支看起来并不怎么专业的车队,已经疯狂冲了上来。

    挥舞着手里的冲锋枪一阵扫射,甚至嘴里还发出了“乌哩乌啦”的怪叫。

    劲头倒是挺足的。

    只是那子弹歪的,甚至连十四号都打不到。

    陆辛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在红月之下,一步迈了出去。

    “嗡……”

    在他这一步迈出去时,空气里忽然出现了剧烈的震颤。

    看在了这位仍然趴在了地上的资深杀手眼中,便好像是,忽然间浑身毛孔,都如针刺一般的疼,密集的空气波纹像一根根针扎在了他的身上,每一丝空气都像是惊恐到了极点。

    隐隐约约,看到陆辛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一个,隐约而虚无的影子……

    这些影子瞬间冲向了前方,第一个影子在三十米开外固定处,然后第二个继续向前冲出。

    一个一个,在红月下形成了一串影子。

    陆辛的身体,便忽然之间在眼前消失,出现在了下一个影子处,紧接着又消失。

    就如同,身影连续闪烁了几下,像是信号断断续续的电视画面。

    而闪烁几次后,陆辛便已经来到了帐篷与那只骑士团的中间,站在了红月之下。

    向着那一支狂野凶狠的骑士团,轻轻抬起了手掌。

    “呜呜呜……”

    忽然之间,摩托车拧紧油门的声音变得无力。

    那一支大叫着冲了过来的骑士团,像是撞上了一层无形的墙壁。

    撞得车把扭曲,身体翻倒。

    但是,却没有重重摔在地上的感觉,而是与摩托车一起,忽然同时漂浮了起来。

    像是掉进了一片看不见的,密度又极高的水里一样。

    张牙舞爪,挣脱不开,身不由己的飘浮到了半空之中,喊叫声都被堵进了喉咙里面。

    他们有的,还在下意识的勾紧扳机,射出子弹。

    但就算枪口射出来的子弹,也已经变得无精打彩,慢悠悠在空中飞着,似乎还要掉下来。

    “下次再搬保险柜,倒可以用这种能力。”

    陆辛自己,也默默的思索了一下。

    自己在平时的生活中不太习惯使用精神力量,倒是被限制住了。

    能力者,都拥有着过人的精神力量。

    而这些精神力量,可以用作是精神冲击,也可以变成扭曲力场。

    这种力场里面的力量,便是正常人经常提到的念力。不过念力很难控制,而且也往往很少取到最佳的效果,可如今的陆辛,却忽然发现,自己对精神力量的控制,似乎更好了。

    也更强大了。

    “呼……”

    他轻轻的吁了口气,手掌轻轻握成了拳头。

    喀吱吱……

    下一刻,所有飘浮在了半空的摩托车,还有人,还有他们手里的刀与子弹、匕首。

    同时被巨大的扭曲力场挤压到了一起,变成了难分彼此的一团。

    然后,一个个的球形物体,忽然重重的落在地上,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深坑。

    “喀嚓。”

    陆辛再度转身,动作诡异,身体里的骨头都跟着微微响动,看向了南方的天空位置。

    那里,正有一片闪烁的灯光出现,那是三四架直升机正在快速的向自己这个方向飞来。

    他的瞳孔不停的收缩,眼前的画面便不停的拉近,扩大。

    他甚至已经可以看清楚,那几架直升机上悬挂的单兵导弹与多管转轮机关炮。

    对方躲藏的地方更远,所以飞过来的时间要多一些。

    这时候,似乎也听到了这边的混乱,正急急的赶过来,免得抢不到业务。

    陆辛感觉到了对方的迫切,便也站在这里等着他们。

    对方满怀期待的赶来。

    陆辛便满怀期待的等着他们赶来。

    渐渐的,双方距离已经近到了足够的攻击范围时,最前面的直升机驾驶员手指也已经挪到了发射器上,然后他盯紧了下面的帐篷,还有账篷不远处,静静抬头看着自己的陆辛。

    ……自己正在驾驶着直升机向他碾压过去,准备好了开火。

    ……他居然只是站在那里,甚至手里连把枪都没有?

    一种有些荒诞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他忽然内心微微抽紧,然后猛得按下了发射器。

    同样也在这一刻,陆辛也盯紧了他,慢慢的抬起了手。

    比作一个手枪形状,指向了空中的直升机。

    “咻……”

    就在直机升上的火箭弹启动,迅速向着下面飞来时,陆辛也开了枪。

    手指一点,口中发出了“啪”的一声配音。

    下一刻,一团黑色粒子急剧震动,引发了一团密集而扭曲的空气波纹。

    向着陆辛手指点向的方向,急速的向上飞去。

    而且在飞形过程中,越来越大,引发的空气乱流也越来越多,居然形成了一团肉眼可见的空气波,在空中留下了一串螺旋状的波纹,直冲向了天上,结结实实轰击在了直升机上。

    轰隆。

    直升机连同刚刚发射出来的导弹,忽然同时爆开,巨大的火焰,照亮了大地。

    “什么怪物?”

    后面的两驾直升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到,明明没有发现对方有重武器啊……

    但还不能等他们及时调整直升机的位置躲避前方的爆炸,下面的陆辛,已经再次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看着空中的两驾直升机,还有他们已经扫射过来的子弹,还有周围荒野上的人。

    无数个正在窥视着自己的目光。

    “毁掉挺可惜的,毕竟我到现在都没有买上一架直升机……”

    “但是……”

    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他双手微微一压,旋即猛得向着空中抬起。

    看起来像是一个简单的舞蹈动作。

    而下一刻,巨大的精神力量威压,轰隆一声从地面升腾了起来,直接涌上了半空。

    如同巨大的海平面无形之中出现,然后挟着恐怖的力量,向着空中倒卷而去,巨大的浪潮遮住了夜空,空中正在爆炸开来的火焰与冲击波,便直接被他的精神力量给倒卷回了空中,旋即将另外两架直升机也包裹在了里面,于是紧接着,又是两团巨大的火焰冲天而起……

    如同裹挟着钢铁碎片与人类惨叫的烟花,在夜空里铺开了一片灿烂的晚霞。

    夜晚,在这一刻变成了白昼。

    ……

    ……

    “那是什么……”

    这一刻,空中炙烈的热流与火焰,达到了极点。

    但同样的,也不知有多少人的心脏,在这一刻冰凉到了极点。

    躲在了远处的观察人员,空中的无人机拍摄的画面,还有某些能力者的特殊探查方式。

    使得他们同时看到了这一幕的画面。

    一个男人站在了红月之下,丝缕的红色月光,映照出了他身边冲天而起的触手。

    一根根,一条条,在红月之下可以被人隐约看见。

    每一根都长达数百米的巨大触手,在空中挥舞着,翻卷着。

    似乎足以将空中的红月都摘下来,把这一片区域,都变成了暗红色的地狱……

    这就是价值十个亿的目标吗?

    ……

    ……

    “呼,果然很舒服……”

    无数人的惊恐目光中,陆辛在头顶上火光汹涌的背景里转过了身,表情淡漠,发型整齐。

    趁别人不注意,还悄悄的吹了下手指头。

    ……不得不承认,住在娃娃的别墅里,陪她看的电影有点多。

    这是他自研究院旧址回来之后,第一次稍稍放肆的使用自己的力量,就像是一个身体里有着使不完的劲头,却被关在了小黑屋里整整一个星期不能活动的人一样,好不容易可以尽情一点的使用自己的力量,让陆辛感受到了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肆意的快感。

    但同样也是因为这种感觉,陆辛立刻警惕起来,快速的收敛了自己的力量。

    力量的宣泄是愉快的,但也是危险的。

    精神力量释放了出来时,陆辛耳边,眼中,都出现了一道道破碎而残缺的影子,有的是沉睡在了深渊底层,有着庞大的身体,正有一个个人形物体在触手上生长了出来的画面。

    有的是复杂的,密集的,不停引诱自己,劝说自己的呓语幻听。

    最初的影响……

    自己不仅仅是在消化惟一意识的时候,会感受到它对自己越来越深的影响。

    甚至在试着尽情施展自己能力的时候,也会感受到它的影响。

    刚刚自己如果足够冷静的话,应该会选择把直升机抢一架过来吧,毕竟很值钱。

    但刚刚动手的时候,自己毁灭这几架直升机看烟花的冲动,居然大过了对它价值的渴望。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这难道就是之前月蚀研究院薛甲院长在分别时提醒自己需要注意的地方?

    月蚀研究院与妈妈联手,确实打掉了一代研究员最大的一张底牌。

    但这一个计划,多少也对自己产生了影响,“最初”如今可以到达深渊第一层,对现实的影响也就随之增强,所以对自己的影响也增加了一点,结果算是……伤敌一千,自损二百?

    更重要的,或者让此时的陆辛,想起来就觉得有些压抑的是。

    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影响,起码此时不能。

    身为被最初污染过的人,被污染体与污染源之间的矛盾与联系,本来就是最大的联系。

    永远也无法消除。

    唉!

    陆辛挥了挥手,平复了自己的精神力量,也隔绝了那一幕幕的幻象与幻听。

    挺烦人的,像个喋喋不休的怨妇……

    明明已经死了,但还在深渊之中,阴冷的注视着自己,不停嘟嚷着:

    “放弃吧,成神吧,接受吧……”

    好好一个神,怎么搞得跟让人倒插门似的……

    ……

    ……

    搞定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混乱,以及最初对自身的影响,陆辛才又转身。

    微一思索,向着那位趴在房顶上的资深杀手走去。

    另外一边,帐篷处的十四号还有十小九等人也惊呆了,刚才陆辛解决这一次次袭击的场景,映入了他们的眼帘,无法形容那种亲眼目睹了这些画面所带来的冲击感,哪怕这是一个红月之下,有着无数扭曲与不合理事件的世界,哪怕刚刚陆辛解决的,都只是普通人。

    往往力量感的呈现,本来也就只有在解决普通人的时候才更显得真实。

    “当啷……”

    小十九看着陆辛的背影,小嘴都已经张大。

    半晌之后,她手里握着的餐刀,忽然轻轻的掉落在了地上。

    然后,她低下了头,乖乖的自己洗起了脚。

    似乎,只有看到了这个大怪物的样子,她才可以真正的得到安全感。

    “或许,他真的可以成功?”

    十四号也呆呆的放下了手里的猪蹄,胖胖的脸上,头一次闪过了一抹郑重的神色。

    眼见得陆辛暂时没有回来,他也悄悄的思索了一番,做下了一个决定。

    悄默声的起身,溜达到了帐篷远处,确定自己说话时旁人不会听见的地方,然后蹲下了身,在周围扫了几眼,便捡起了一块巴掌大小,长条形的石头,贴在了自己的耳朵上面。

    深呼了口气,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低声开口:“歪?”

    “五姐吗?”

    “我觉得,也许,我们可以相信九号的……”

    “他现在好像比以前还厉害,他能用手打·飞机你敢信?”

    “我没耍流氓……”

    “好吧,我确实胖的快摸不到了……”

    “但是,五姐,你觉得我们是不是真的可以帮他?”

    “我想说的重点也是在这里,其实,他现在是不知道我们能帮到他什么的,也不知道他自己面临的隐患,对于他来说,怎么说呢,我感觉,他想找到我们,只是单纯的……”

    “想补偿我们而已……”

    “有钱!真的,特别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