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四十六章 男人背上的干瘦女人(二更)
    “咦?”

    本来有点生气的陆辛,也忽然被十四号的奇怪举动吸引了注意力。

    身为许久未见的同学,虽然十四号胖了点,皮了点,吃的多了点,喝的也多了点,睡觉的时候占的地方大了点,呼噜声响了点……

    但是自己当然是不会对他小气的.

    只是打个电话的事去专门买个一万多的手机是有点过分,可是自己借给他一个手机打一打还是没问题的。

    可是,他居然连手机都不用借了?

    直接拍电视?

    以陆辛如今的见识的,都觉得有些离奇与不可思议了。

    而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在十四号拍了电视之后,奇异的震动以一种难以察觉的微妙状态散发了开来,旋即电视上面,开始出现了雪花闪动,下面的红色小灯,也成排亮了起来。

    可是,陆辛看了一眼插头位置,发现甚至没插在电源上。

    他不由得微微凝神,看向了电视画面,下意识的,连腰都微微挺直了起来。

    屏幕上的雪花,闪烁了大约五六秒钟。

    然后忽然之间,所有的雪花,同时闪动,切换到了一个极度清晰的画面。。

    画面清晰到,仿佛一切就在自己的面前。

    然后,陆辛就看到了一个佝偻着身体的男人,脸上满是深刻的皱纹,眼睛无神,呆呆的看着屏幕。

    陆辛的心脏,在这个人影出现的瞬间,便跟着剧烈跳动了一下,但他旋即,就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疑惑的看了一眼站在电视旁边的十四号,因为他很确定,这不是五号。

    五号是个明亮的少女……

    “五姐五姐……”

    但是十四号看到了电视屏幕上出现的那个男人,却立刻激动了起来。

    “太好了,你肯见面……”

    “快来快来,你看看这是谁?”

    “……”

    一边说,一边向着陆辛指了一下。

    陆辛的心情,已经疑惑到了极点,完全看不明白。

    但也就在这时,电视屏幕里的那张脸,开始向后退去,也就可以通过画面,看到对方的背景了。那居然是一个实验室的模样,到处都是垂落的半透明塑料布以及老旧却精密的仪器,还可以看到一张在画面正中央的手术台,上面有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嘴里还塞着颗球。

    看到了这个人的一幕,陆辛顿时更吃惊了,下意识就叫了出来:

    “八号?”

    “……”

    当初答应了帮自己去找回这些孩子的八号,怎么会被绑在这里?

    “呜呜呜……”

    被绑在了手术台上的八号,似乎也通过某个画面看到了自己,顿时激动了起来。

    身体在床上不停挣扎着,激动的向陆辛求救。

    “这是怎么回事?”

    陆辛微微紧张,都不由得站了起来,向着电视屏幕走了两步。

    “呵呵……”

    但也就在这时,那个最初出现在了画面里,佝偻着身子的男人,忽然笑了两声。

    出人意料的是,他的声音,居然显得异常的清静,带了种女性独有的柔和声线。

    而且这个笑声里,有着陆辛记忆里的熟悉感。

    一边笑着,他一边后退了几步,半转了身子,陆辛忽地惊住。

    那个佝偻着身子的人后背上,正趴着一个女孩。

    她有着柔美的五官,冷漠的表情,以及,纤细却扭曲的四肢。

    手臂和双腿,都紧紧的扣在了那个佝偻着身体的男人背上,被不知名的束缚固定住。

    只有一颗脑袋,可以自由转动,如今,正侧过了头,向画面里看来。

    “九号,见到我,你会感觉开心吗?”

    “……”

    这一副怪异的画面,还有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三号,让陆辛有些猝不及防。

    一时间,心里没有生出重新见到五号的喜悦,反而生出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五号,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

    以及,八号为什么会躺在她身前的手术台上?

    “呵呵,我现在的样子很怪是吗?”

    正当陆辛陷入了瞬间的惊讶,没有及时回答时,那张五官清秀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一抹冷笑。

    旋即,她的身体微微抽动,仿佛下达了什么命令,背着她的男人,便已经精准的拿起了旁边的白色围裙,系在了自己的身前,然后拿起了手术刀和托盘,向床上的八号走了过去。

    “呜呜呜……”

    八号瞬间挣扎的更剧烈了,看向陆辛的眼神满是求救之意。

    “你……”

    陆辛也顾不得说别的,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要对八号做什么?”

    “也没什么!”

    五号冷淡的说着,被她控制的男人,则捏着两只手术刀,轻轻的刮擦,迸出了火星。

    “我打算切开这个家伙的脑袋,帮他改改弦。”

    五号的声音从电机视里,清楚的传了出来,听着,像是在当面对话:

    “看看能不能治一治他这个爱管闲事又好告状的毛病。”

    “呵呵,如果不是他闲得没事,非要去青港找你,你又怎么会想起我们这些已经死过一次的人?”

    “又怎么会跑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找我们帮忙?”

    “这个脑子一根筋的家伙,甚至跑到我面前说,要带着我去青港找你……”

    “……”

    陆辛微微吃了一惊,旋即明白了什么。

    八号这是在帮自己去做说客的时候,顺便被五号给绑了?

    一时有些紧张了起来。

    忙向屏幕里道:“五号,这个不怪八号,真的,是我请他去找你们的。”

    旁边的十四号靠在了墙壁上,也跟着道:“对啊五姐……”

    “老八你也别担心,五姐这个人就是爱开玩笑,她不可能真打开你的脑袋的……”

    “……”

    “呜呜呜……”

    八号像是虫一样在手术台上剧烈的挣扎。

    “是谁请的,又有什么分别呢?”

    五号冷淡的笑着,壮汉手里的两只手术刀,已经搭到了八号的脑袋上。

    陆辛心情有些乱,既有些重新看到了五号的欣喜,又有些对她现在这种状态的惊讶,更有些为突然看到的八号感觉担忧,急切之下,都不知说什么好了:“五号,我想见你……”

    “现在不是已经见到了?”

    五号说着,认真的将手术刀放在了精准的位置,开始往下切割。

    “嗷嗷嗷……”

    八号已经快挣扎不动了,眼睛都变得湿润。

    十四号不停安抚着他:“别哭啊老八,你放心,五姐就是吓吓你……”

    八号明显急的眼睛都有些红了,忽然嗷嗷嗷嗷的叫了起来。

    陆辛听着,依稀像是:“吓你祖宗……”

    看把八号给吓的,这么讲究一个人,都开始说脏话了。

    不过,眼见得八号的头盖骨都即将被打开,陆辛也实在是有点紧张了,纵然自己有着这个世界上地表最强的毁灭能力,但又怎么去阻止一场正在电视机里面进行的手术?

    心思电转之间,他忽然抬头,急声道:“五号,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子?”

    “唰!”

    五号,或者说,那个壮汉手里的手术刀,忽然停下。

    壮汉背上,五号的脸猛然转了过来,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我这样子怎么了?”

    “这……”

    陆辛在电视机前蹲了下来,心里竭力组织着语言。

    看着纤细而扭曲,固定在壮汉背上的四肢,心里,倒隐隐生出了一阵难过。

    “五号,你的身体……”

    “……”

    “我的身体?”

    五官表情忽然变得表情异常阴冷:“还不是拜你所赐?”

    “嗡……”

    听到了这句话,陆辛心脏重重的收缩了一下。

    “是……是我害的吗?”

    这一瞬间,他的身体,甚至都在微微抽搐,感觉到了异常的难过。

    当初的孤儿院,跑的最快的小鹿老师,被自己害的坐到了轮椅上,自己难过了很多年。

    但是没想到,五号,当初战斗力爆棚的五号,居然……

    倒是一边的十四号,听了他们的对话,忽然表情微微有点古怪。

    “当然是你害的。”

    也就在陆辛变得愧疚到极点时,五号已经愤愤的喊了出来:

    “要不是因为你当初想跟我们一起逃走,又怎么可能被人堵住?”

    “如果不是因为你失控,我又怎么会体验到被人杀死又复活的机会?”

    “如果不是因为有了这个体验,我又怎么会发现了老院长的那个疯狂计划?”

    “如果不是因为发现了他疯狂的计划,我又怎么会不停的改造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改造自己的过程中出了问题,我又怎么会变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

    “……”

    “对,是我,都是因为……咦?”

    随着五号的质问,陆辛心里已经难过到了极点。

    正在心里的愧疚,一点点积压到了最强点时,他忽然怔了一下。

    好像有什么不对啊……

    “这个我得说句公道话……”

    旁边的十四号一只手臂搭在电视机上,把画面压的有点变形,嘬着牙花子道:

    “五姐,这事你怪到九哥身上就有点过分了吧?”

    “……”

    “呜呜……”

    被绑在了手术台上的八号也忍不住,跟着叫了几声,听着像是:“对啊!”

    ……

    ……

    气氛又忽然变得有些尴尬了。

    陆辛也是好一会,才慢慢的缓过了神来,微微紧张,道:“你刚才说,发现了老院长的……”

    心脏忽地一跳,急忙道:“他的疯狂计划,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