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四十七章 孤儿院里,没有傻子(四千字)
    在陆辛问出了这个问题的时候,无论是电视里的五号,被绑在了手术台上的八号,还是旁边笑眯眯看着八号的下场很开心而且一直劝他要冷静接受的十四号,都忽然沉默了下来。

    “老院长的计划”仿佛成为了一个禁忌词汇,让刚刚还在吵吵闹闹的几个人瞬间闭嘴。

    又像是正在班级里吵闹唱歌的的后排学生,冷不丁一转头,看到了班主任的脸正贴在了后门的窗户上,冷幽幽的眼神看了过来,瞬间便让每个人的活动神经结上了一层冰霜。

    陆辛的目光,只是有些焦急的,看着电视机里的五号。

    而五号则是沉默了很久之后,慢慢的将手术刀从八号的脑袋上收了回来。

    上面还沾着一点血迹。

    壮汉的身体僵硬的转过了头,正面面向陆辛,五号的脑袋从他的左肩后面探了出来。

    “九号……”

    五号的声音冷冰冰的:“你真要对抗老院长?”

    “是。。”

    陆辛想了很久,该怎么说。

    末了,他却选择了完全按自己心里想的说。

    人在对什么事情,没有把握的时候,往往坦白,才是最可靠的行为。

    “另外,也不能说是我要对抗他,而是他一直不肯放过我。”

    “……”

    “呵呵……”

    电视机里的五号,冷笑了一声,道:

    “他当然不肯放过你,毕竟你是他的疯狂计划里,最重要的一环……”

    “……”

    “那么……”

    五号的回答,让陆辛稍稍生出了一点希望,但看着电视机里的五号,又不好意思问出口。

    “九号,你的事情我听过。”

    而五号一直紧紧的盯着陆辛的脸,看到了他的犹豫,脸上却隐隐闪过了一抹失望之色。

    声音低沉,道:“在黑沼城的时候,其实我也在,见到了你那种疯狂而且可怕的样子,我也知道你现在能力挺强的,差不多和你小时候一样的强,但想要对付我们的院长……”

    她顿了顿,低声道:“连小时候的你,都是被他控制着的,被他掌控在实验之中。”

    “现在的你长大了,而且变得软弱了。”

    “现在的你,甚至还不如小时候的你可怕,又哪里来的信心对抗老院长?”

    说着话时,她声音里的冷笑之意,越来越阴沉:

    “就比如现在,我对老院长想做的事情,确实有一定的了解。”

    “但是,如果我真的告诉了你,老院长忽然想要杀了我灭口的话……”

    “以你现在的能力,有办法确保我一定不会死吗?”

    “……”

    陆辛一时怔住,他忽然发现,自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现在的自己,挺强的,已经由月蚀研究院的薛甲院长认证过了。

    地表之上,毁灭能力最强。

    但是,自己也确实明白,已经延伸到了深渊第一层的最初,时时对自己的影响。

    这种状态下的自己,本来就有些自顾不暇的意思。

    再考虑到对抗老院长……

    再怎么样,自己也是无法在别人面前拍着胸膛保证自己一定能做到的。

    那可是老院长啊……

    孤儿院里的孩子,没有人不怕老院长,也包括了自己。

    ……

    ……

    “我想,我理解了……”

    沉默了好一会,陆辛才默默点了点头,脸上的焦迫感,也渐渐的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隐隐的失落。

    “……”

    五号忽然皱了皱眉头,阴声道:“你果然变了。”

    “以前的你,大概会捏着我们的脖子,逼我们给你做事吧?”

    “或者说,你只需要一个眼神,便能让所有人感受到恐惧,自愿帮着你做事。”

    “……”

    她的话,让陆辛感受到了微微的尴尬,摇头道:“我不会那样做的。”

    “其实,我这次过来,更重要的是,想看看你们……”

    “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还活着,看看你们过的好不好……”

    “……”

    “大可不必!”

    还不等陆辛说过多,五号便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这顿时让陆辛难以为继,不知该说什么。

    “你看到了,我现在这个样子,过的一点也不好。”

    五号看起来,甚至有些冷淡的道:“所以,我并不想见到以前的人。”

    “越熟的人越不想见。”

    “更不想看到你们有多成功的样子,反而你们过的惨一点我倒可以见一见……”

    “……”

    “额……”

    五号的回答,忽然使得陆辛怔住。

    这个话,说的怎么这么怪呢,一点也不念旧情的样子……

    但关键是,自己虽然这么想着,但居然也隐隐可以理解五号的心思?

    “另外,你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补偿心理?”

    也就在陆辛思索着这个问题时,五号忽然话音一转,直看着陆辛问道。

    “我听胖十四说,你现在赚了不少钱?”

    “……”

    “这……”

    陆辛怔了一下,想到了三号的做法,下意识的感觉有些恐慌。

    但心里并没有真正的犹豫,他只是略微一怔,便坦然的点了点头:“是的。”

    “这几年我确实赚了一些钱,如果你需要……”

    “……”

    “呵呵……”

    五号脸色显得更阴冷了:“你能有多少钱?我要三个亿你会给我?”

    陆辛点了点头,道:“会的。”

    “嗯?”

    五号怔了一下,快速改口,冷笑道:“那我要十个亿呢?”

    陆辛怔了一下,道:“我没有那么多钱。”

    “谁说没有?”

    五号淡淡的笑了起来:“你的命,不就值十个亿吗?”

    “原来她连这个也知道……”

    陆辛沉默了一下,抬头看向了五号,道:

    “如果真的需要十个亿才可以补偿你,那我会去努力的赚够十个亿给你。”

    “但是我的命,还是要自己留着的。”

    “因为我还要找到老院长,去算清这一笔账,无论是我的,还是你们的。”

    “也会像小时候承诺的那样,帮你们逃离他的实验室。”

    ……

    ……

    陆辛的话,声音并不高,但很诚恳。

    这一番话也使得五号与旁边的十四号,都沉默了下来,八号更是微微感动了。

    “呼……”

    电视机里,五号的脸上,似乎也忽然出现了一抹落寞。

    “可是,你拿什么救我们出去呢?”

    过了好长一会,她才轻轻摇了摇头,道:“你根本不知道老院长的可怕……”

    一边说着,脸色愈发动容,甚至已经出现了一点烦躁的情绪:

    “九号,你难道没有想过,当年你为什么能杀得死我,也杀得死被神的噩梦追逐的二号?”

    “又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被你杀死的我们,却可以被老院长救得回来?”

    “为什么,你对我们的影响,会在某种程度上,削弱到了极点?”

    “……”

    “唰!”

    五号的话,忽然使得陆辛,头皮微微发麻。

    她的话,确实异常精准的说到了自己一直以来,都感觉疑难的一个点。

    最初在火种城的时候,自己遇到了二号。

    二号受不了噩梦的纠缠,祈求自己杀死他,因为只有自己可以杀死他。

    为什么只有自己可以杀死他,又为什么曾经被自己杀死的他,可以被老院长救回来?

    小鹿老师的双腿,是被自己亲手打断的。

    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治好她的腿,但是,以青港的医疗水平,也无法做到。

    甚至,自己如今有了强大的精神力量,也无法帮到他。

    自己可以轻松的帮迷藏,改变一点面貌上的影响,但对小十九身上的疤痕,却无能为力。

    这都是一些小问题,但是叠加了起来,却仿佛成为了一个大问题。

    这究竟是因为什么?

    里面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他甚至忽然之间,联想到了更为直接的一个问题:

    “难道,这才是妈妈让自己找到孤儿院的这些孩子们的原因?”

    ……

    ……

    “别想着补偿我们了,九号,没有必要的。”

    看到了陆辛微微有些惊悚的表情,五号也轻轻叹了口气,背着他的壮汉伸手到后面,摘下了她的眼镜,揉了揉眼睛,又给她戴上了,然后她才叹着气看向了陆辛,表情隐隐的变了:

    “我相信你现在是个善良的人。”

    “从我们对话到现在,你居然都没有试着分辩一句,当初害了我们的,并不是真正的你。”

    “……”

    “……”

    十四号微微有些意外,与躺在了手术台上的八号一起,看向了五号。

    陆辛也有些意外,不解的看向了五号。

    “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你没有必要补偿任何人。”

    在说出了这些话时,五号的淡然口吻中,却有着一种异常的坚定与坦然:

    “我们那个孩儿院里,有很多神经病与怪物,但没有傻子。”

    “我们都知道当年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在我后来做了很多研究与实验的情况下,更是明白,当时你是什么状态。”

    “当初的惨剧是谁造成的,我们都明白。”

    “也明白你从来都不是应该被我们仇恨的人,你是和我们一样,或者说……”

    “……比我们更惨的一个。”

    “而这,也是我愿意见你的原因……”

    她的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我想看看孤儿院里,最惨的一个人是什么样子。”

    “……”

    说到了这里,房间里的气氛,已经显得很压抑了。

    房间外面,似乎隐隐响起了一些骚动与沉闷的枪击声,但没有任何人理会。

    而在说出了这些话后,五号也露出了一种既有些凄然,又有些满不在乎的表情:“所以喽,都是被老院长的计划选中,被他当成了老鼠去做实验的人,谁又该怨恨谁呢?”

    “也没有谁该补偿谁。”

    “我拒绝你的请求,不是因为我们恨你,或是别的什么,而是因为我们害怕。”

    “相比起你,我们更怕老院长……”

    “是啊,他确实一直控制着我们,我能感受到,但是,被他控制着,还能勉强再活一段时间,也可以躲起来安慰自己,说或许他将来不会再找到我,与真的就这么脑袋一热,用自己这点可笑的能力去找他复仇,然后被他狠狠的挫败,扔进那个深不见底的地狱相比……”

    “谁会选择后者呢?”

    “……”

    “……”

    听完了五号的话,房间里真正的出现了长久的沉默。

    陆辛忽然感觉到了恍然,微微有些难过的看向了电视机里的五号。

    这一刻,每个人都像是被无形的阴影笼罩,内心压抑的厉害。

    “呜呜呜……”

    手术台上的八号,忽然挣扎起来,像是在极力表示反对。

    但是五号只是淡漠的站在了那里,并没有半点理会他的意思,脸上也只有消沉。

    陆辛也是沉默了好久,才点了下头,道:“我能理解。”

    “五号,我……”

    “……”

    “不,你还是没有理解。”

    但在他刚刚想说些什么时,五号却忽然再度开口,打断了他,目光深深看了他一眼。

    “九号,你确实变了,非但没有小时候的强大,甚至还多了普通人的天真与幻想。”

    “你并不知道老院长有多可怕,也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

    “作为老同学,我给你一个提醒,别说老院长了,黑桃事务所也远比你想象的更可怕。”

    “他们背靠着那群站在了世界顶端的研究人员,对这个世界上很多的政体与掌权者都有着莫大的诱惑力,他们影响到的人远比你想象的多,暗中愿意为他们效力的人,也远比你想象中的多,不要以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精神异变者的能力,才算是真正的力量……”

    “你要明白,他们对你发出来的悬赏,并不是一个笑话。”

    “你可以因为自己盗取了一部分神的力量,产生自己很强大的幻觉,但你永远也不要忘了,这个世界最不缺疯狂的人,他们能够想到任何在你意料之外的方法来试图将你杀死……”

    “身而为人,总是会潜意识里认为一些虚幻的概念很强大……”

    “比如怪物,比如超人,比如黑社会,比如……神!”

    “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真正恐怖的,永远都是人,疯狂而理智的人。”

    “你确实是掌握了一部分神的力量又行走在现实中的人。”

    “但是,连神都曾经被杀死过,更何况是你呢?”

    “……”

    “……”

    听着五号的话,陆辛忽然感觉,内心里涌动起了某种沉重的情绪。

    五号的话很直接,直接撕开了自己的遮羞布。

    隐隐的,又似乎透露给了自己一点非常可怕的事情。

    这不由得让他感觉微微有些不安,慢慢的站了起来,微显紧张的看向了周围。

    “妹妹和小十九,现在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