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四十九章 暴君的弱点(四千字)
    幸运的是,已经是夜里十点钟,汽水城钢铁吊桥,居然没有放下。

    钢铁吊桥前的守卫,同样也显得有些稀疏。

    因此陆辛拧紧了油门,便在他们大声呼喝着向自己开枪之前,精神力量,在以压到了极低的频率下释放,这些守卫便完全来不及真正的阻止自己,就软软的摔倒在了吊桥旁边。

    陆辛则借着这个机会冲出了汽水城,然后顺着马路,一路狂奔。

    身后的钢铁吊桥处,很快响起了警鸣,似乎是已经知道了有人正在闯过钢铁吊桥。

    正常情况下,陆辛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如今事急从权,也只好先冲出去,大不了在事情了结之后,可以通过青港,向汽水城发一份有关自己这种行为的解释,再交点罚款。

    最重要的是,是在大乱掀起之前,离开这个龙卷风漩涡。

    ……

    ……

    “呼……”

    他直到冲出了十几里路,才微微松了口气。。

    刚刚在城中向外冲出来时,能够感觉到,大量的窥视目光。

    尤其是,其中有一道被刻意掩饰,很微弱的目光,甚至让自己都有点心惊。

    直到如今,才感觉好了些。

    远处,汽水城的方向,还是能够看到,有一些微弱的红光,像萤火虫一样的飞来。

    那应该是被某些组织操控的无人机,在追踪自己的位置。

    只要有人看着自己,陆辛就会生出感应。

    哪怕他们是通过了无人机这样的电子设备看着自己,陆辛同样也可以察觉。

    这是对方看到了自己之后,便与自己产生了微妙精神连接的表现。

    精神层面的感知,也有不同的层次。

    最低的层次,精神灵敏,可以精准察觉到来自人群里的目光,且判断其是友是敌。

    再高的层次,闭着眼睛,也可以捕捉到是不是有人看着自己。

    再高一层,哪怕对方隔着监视器观察自己,也可以察觉。

    而如果到了极致,那么,整个世界上,但凡有人看到了自己的照片,或是看到了有关于自己的视频,或是仅仅是交谈中提到了自己的名字,也会立刻被自己察觉,并定位。

    又或者说,达到了神的层次。

    但凡有人在心里想到了自己,便也会立刻心生感应。

    范围是……整个宇宙?

    ……

    ……

    如今的陆辛,还无法在这丝丝缕缕的观察中,精准而细密的分析出结果,比如是谁在窥视着自己,他们又有着什么样的目的,各自有着什么样的身份与背景等等,但他仍然可以在精神层面,产生一种危险的警兆,因此稍稍放慢了摩托车的速度,然后皱起了眉头思索。

    这群杀手,居然这么不怕死?

    自己在入城之前的威慑,难道对他们就没有半点作用?

    “眼镜,帮我指出最为空旷的地方……”

    深呼了一口气之后,陆辛立刻唤出了自己左眼镜片上面的地图导航。

    自己不怕那些杀手。

    但不希望闹出太大的动静,所以,只能寻找空旷无人的地方,再来解决这些问题。

    ……

    ……

    “嘀——”

    眼镜的反应很快,立刻闪烁起了蓝光,一副汽水城周边的地图,显示在了镜片上。

    一条红线,避过了周围所有的聚集点,弯弯绕绕,指向了某片空旷的荒野。

    可以了。

    只要远离了聚集点,便可以避免了再生事端的风险。

    “轰隆隆……”

    但也就在陆辛循着路线,快速的向前赶去时,忽然之间,左前方,一团耀眼的火光,忽地炸起在了半空,将一片黑沉沉的荒野,照得红通通的,隐隐有哭喊声伴着火光传了过来。

    陆辛微微一怔,拧紧了油门的手掌稍稍放缓。

    抬头看去,眼睛里的黑色粒子微微一颤,眼前的画面不停拉近。

    旋即旋及他便脸色一变,车头稍作调整,急急赶去。

    发生了剧烈爆炸的,是一个座落在了荒野上的聚集点,如今,他们藏油的油灌,已经将大半个聚集点,淹没在了火海之中,不知有多少尸体发出了焦糊的味道,还有满身是火的人拼命奔跑着,但是幸存的人,却几乎顾不上,一个个哭天抢地,喊着别人拿武器去追。

    “出了什么事?”

    陆辛冲到了聚集点旁边,便准备帮忙,低声问着。

    “孩子……孩子……”

    这个聚集点里的人差点把陆辛当成了敌人,但陆辛的眼睛使得他们强行冷静了下来。

    扯着嘶哑的嗓子喊:“有骑士团袭击了我们的村子,炸了油罐,死了……死了很多人,但是,但是要去追啊,他们……他们把我们村头孤儿院的孩子……孩子全绑走了……”

    “……”

    陆辛眼中黑色粒子微微一颤,握紧了车把。

    每个聚集点都有孤儿院,因为谁也不知道大人什么时候会死在荒野上。

    而孤儿院几个字,又让陆辛更为在意。

    他立刻问清楚了那支骑士团离开的时间与方向,拧紧车把快速的向前冲了过去。

    急行途中,他反而微微闭起了眼睛。

    下一刻,扭曲力场快速的撑开,向着荒野深处扩散了过去。

    像一条无形的蚕丝,忽然之间,以他为中心,快速的向着周围各个方向滑去。

    崎岖的小路两侧,幽黑荒芜的杂草,像是同时被梳子梳向了两侧。

    一时之间,所有精神力场笼罩的范围内,一切的事物,尽皆映入了自己的脑海。

    并且精神力场还在飞快的,无止尽般向外扩散。

    扭曲力场,撑得越大,精神力量越稀薄,感知能力越差。

    但是陆辛的扭曲力场已经撑到了七八公里外,居然还是远远没有停下一般。

    直到他的精神力量,捕捉到了东北方向,一队正在急行的荒野骑士团,那是七八辆摩托车护卫在中间的一辆大卡车,卡车的后车兜里,赫然拥挤着十几个恐惧又无助的小孩。

    深吸一口气,陆辛立刻加快了行进速度。

    在妹妹的帮助下,摩托车的性能被发挥到了极致,而且在红月之下,骤然闪出了一团一团的黑色粒子,摩托车开始时不时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便已到了十几米之外的位置。

    如此渐序,循环不止。

    只用了三十秒左右的时间,陆辛便追上了那支骑士团。

    他猛得一提车把,摩托冲到了半空之中,与红月齐平,然后俯冲了下来。

    同一时间,摩托车后面的箱子里,机器狗顶开了箱子,伸出了长长的多管转轮枪。

    “突突突……”

    火舌喷出,将这一支骑士团扫成了肉酱。

    陆辛抬手在扭曲力场的范围内布下了幻想的力量。遮住了这些骑士团的人惨死的样子,以免被这些孩子们看见。然后才靠近了他们,脸上微微挤出了一个笑容,准备先把他们送回聚集点去。然后就忽然发现,这些孩子们一个个眼神空洞,看起来明显有些隐隐的迫切。

    他们似乎不希望自己被救,只是渴望的看着东北方向。

    “妈妈,妈妈……”

    他们口中小声的叫喊着,似乎他们的妈妈,就在那个方向。

    “精神污染?”

    陆辛微微皱眉,眼中闪过了一抹奇异又冷怒的神色。

    这些小孩子,赫然都已经受到了某种精神层面的影响,也就是说,并非单纯被绑架。

    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深呼了口气。

    “嗡嗡嗡……”

    精神力量不停的鸣颤,扩散开一个个的空气波纹圆环。

    陆辛通过这些空气圆环,立刻就看到,七八里外,同样也正有一队骑士团在急急赶路。

    他们身后,甚至还有一队聚集点里的人疯狂追赶着。

    但是聚集点里的人,武器明显不如骑士团,已经彻底被他们压制。

    扭曲力场继续扩散,陆辛更是看到,红月下的荒野上,更多的诡异一幕幕出现。

    有起码四支骑士团,在拉着抢来的孩子,冲向某个方向。

    更远一些的位置,甚至可以看到,有一个高大的节足生物,模样像是三截竖起的藕节。

    但它的身体上,却裹着一件黑白相间的修女服,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嘴里哼唱着歌谣,正在红月之下,轻轻的摇动着身体,慢慢的向着东北方向走去,姿势说不出的怪异扭曲。

    而在它身后,则有一连串的小孩,随着它摇动的节奏舞动,跟着它前行。

    ……

    ……

    “唰!”

    陆辛猛得睁开了眼睛,神色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骑士团,在冲进了聚集点,抢夺这些没有父母的小孩子?

    这些小孩子,受到的是什么类型的精神污染?

    以及,为什么这么巧?

    偏偏在自己来到了这片荒野时,遇到了这样疯狂的事情?

    没有时间多做作考虑,虽然陆辛虽然已经意识到了有些问题,但还是立刻做下了决定。

    从自己的行李袋里,拿出了一颗信号弹,发射向了高空。

    通知通过先前那个聚集点的人,过来领回这些小孩子。

    而他自己,则迅速的一提车把,摩托车顿时调整了三十度角,猛得向前冲了过去。

    追逐的过程中,便已经不停的加速。

    因为速度太快,。

    就连妹妹也忍不住扑到了前方,帮助他把住了车把,飞过了一条条沟壑。

    陆辛冲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支骑士团前,刻意留下了一个活口,冷声询问他们绑架这些孩子的目的目光,但却只看到这个骑士团的成员,似乎已经失去了神智,只能喃喃的大叫着:

    “修女……”

    “苍白修女要这些小孩,我们是在帮他们找妈妈,帮他们找到回家的路……”

    “……”

    事情又在一瞬间,变得更为复杂。

    苍白修女是什么?

    她为什么会要这些小孩?

    这究竟是阴谋,还是只是自己遇到的,一个偶然发生的污染事件?

    来不及多想了,陆辛知道,在这一刻,已经有太多的小孩,被送向了某个地方。

    于是他一枪杀死了这个人,高高的提起车把,继续向前冲去。

    杀死精神怪物,救下那些被领向不知名命运的小孩。

    陆辛知道自己应该做这件事。

    一切都理所当然,并没有给自己留下太多思考的余地。

    但就连他自己,其实也并没有一个概念,在这过程中,已经渐渐通向了另一个地方。

    ……

    ……

    “他确实在按照我们既定的路线前进。”

    “中间虽然稍有偏差,但那也是我们低估了他的力量,没想到他突围这么快的缘故。”

    “整体方向上,反而比我们预设的时间还要早。”

    汽水城里,神秘的会公议室内,穿着方片斗篷的人得到了新的信息,轻声汇报。

    “这不算什么。”

    身上披着红心斗篷的男人沉声道:“看到了火光,自然会去关注一下,这是他的好奇。”

    “发现了有小孩被带走,便一定会去救回,这是他的善良。”

    “意识到有污染因素掺杂其中,身为能力者,他就一定会调查,这是他的责任。”

    “而在这个过程中,哪怕会生出一点疑心,紧张状态下,也绝对不会避之不理。”

    “这,是他的担当。”

    “当然了,意识到有问题,也仍然会继续迎难而上,也牵扯了一点点的……”

    “……自信。”

    “……”

    “好奇,善良,责任,担当,自信……”

    “这都是一个人最美好的品质,但如今,便都是他的弱点。”

    “这些弱点,利用得当,就一定可以将他送入陷阱。”

    “……”

    穿着红心斗篷的男人,轻轻叹了口气,道:

    “本质上,他只是一个受到了污染,又想治好自己的人罢了。”

    “简单来说,他甚至都不是能力者,只是一个被污染体。而他治好自己的过程,便是找回自我,诞生人性的一个过程。只可惜,人性本来就是弱点,这给了我们杀死他的机会。”

    旁边,身披梅花斗篷的人微微一顿,道:“我们付出的……成本,会不会太大?”

    “这可是在杀死一个拥有神之粒子的人……”

    身披红心斗篷的男人道:“人性是我们能把握的,他唯一的弱点。”

    “既然要对付他的人的性,当然,也要狠心一点。”

    “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最后这个陷阱,是不是真的有效……”

    “……”

    话说到了这时,众人的目光,便都看向了身披黑桃斗篷的人,黑色的头罩下,目光微亮。

    “只要他来了,就必然会死。”

    黑桃斗篷的男人微微抬头,从袖子里抽出了一张有着诡异花纹的扑克片,放在了桌上。

    那是一张小王牌。

    然后他声音淡淡的道:“神是无法被杀死的,但他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