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五十章 最“聪明”的计划(二合一大章)
    “好像有问题……”

    陆辛抬头看向了镜片上的路线箭头,心里忽然生出了深深的警兆。

    编号014——S级禁区黑暗炼铁厂。

    如今自己左眼镜片上,显示出了自己现在正在赶往的方向,正是这样一个地方。

    刚刚,他已经游走在这片荒野上,解决掉了三支骑士团,以及四个带领着一连串的小孩,向着这个方向进发的精神怪物——“苍白修女”。但是,这些骑士团都是被金钱诱惑,前来攻击聚集点,甚至连真正的幕后老板是谁都不知道,陆辛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审问他们。

    而被这些骑士团称之为“苍白修女”的精神污染源,只是一些“次级污染源”。

    即便被清理了,仍然无法彻底的解决掉这些小孩受到的影响。

    他们,都像是被某种东西召唤,对这个地方,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

    即便是以陆辛如今的层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他们受到的污染,但是,这只是削弱而已,却无法真正的清除。这让陆辛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一步步的顺着污染追踪了过来……

    也正是为了追查这个最终的污染源,他来到了这个S级禁区之前。

    随着距离的接近,镜片上已经开始闪烁起了红光警告。

    陆辛也立刻醒悟了过来,自己如今正在通往一个S级禁区。

    而且是官方登记的S级禁区。

    在当初发生了黑台桌造神事件之后,陆辛正式与月蚀研究院的安博士见了面,也是在那之后,月蚀研究院焦急的推进了各高墙城周围的S级禁区联盟与巩固计划,因此,几乎所有的S级禁区,都得到了周围高墙城的清理,或者是结盟,开心小镇与青港也是如此。

    每一次回到青港,陆辛眼镜里面的资料库,都会自动更新。

    自然也就将这些开始拥有了不同编号的S级禁区,录入了系统之中。

    拥有编号, 便说明这个禁区趋于稳定, 起码, 一旦失控,高墙城便会立刻得知。

    但是如今,为什么这个禁区却如此诡异?

    另外, 自己只是在处理这件无意中遇到的精神污染事件,怎么会一步步深入了下来?

    怎么就这么巧, 偏偏就指向了一个S级禁区?

    ……

    ……

    陆辛不能不留神。

    自己是一个正在被全世界杀手追杀的人, 理应对一切保持警惕。

    偏偏在准备逃离那些杀手的时候, 遇到了这种过于巧合的事,难道不应该避开?

    毕竟自己已经救下了好几个聚集点的小孩。

    或许, 到了这时候,报警,或是通过青港照会汽水城, 让他们来解决更好一些……

    你看, 聪明的决定谁都会做。

    但也就在陆辛心里这么想着, 甚至已经稍微调转了车头, 拐上了一块高地,向着前方炼铁厂的方向远远看了过去的时候, 他却忽然深吸了一口冷气,两只手下意识的握紧了车把。

    ……

    ……

    前方,大约几千米外, 就是地图上显示的S级禁区。

    与青港对开心小镇做的一样,这里的S级禁区, 也被人为修筑起来的高墙圈在了里面。

    墙面上绷紧了一根根的铁丝网,每隔三千米左右的位置, 便设定了一个岗哨,而且在禁区的周围, 还专门的设置了一个特殊观察站,旁边可以看到留守在此地的士兵的军营。

    但是,如今这个禁区周围,只有一片残破的景像。

    高墙被推的七倒八歪,一具具尸体,或横或竖的倒在了禁地旁边。

    观察站的小房子上面,红色的警报灯光,正在无力的闪烁着,只是没有声音。

    这是一个已经失去了控制的S级禁地。

    不知道是里面的诡异,或是别的什么,已经催毁了这里的防护力量。

    而最让陆辛都忽然感觉到了头皮发麻的是,他看到,那一片禁区的边缘,被推倒了大量墙壁的废墟之间,正有一个又一个的小孩,像是小企鹅一样的摇摇晃晃,在缺口的两边,穿着修女服饰的精神怪物引导下,伸着两只小手,仿佛索取拥抱一般,向着禁区里走去……

    禁区之中,只有一团团起伏不定的黑雾。

    黑雾里,有带着僵硬笑脸的惨白巨脸,若隐若现,张开了足有三四米高的嘴巴。

    嘴巴里面,则是一个看不清脸的,温柔女人的形象。

    她向着这些孩子,伸开了自己的双手,仿佛在等着孩子们拥抱自己。

    “妈妈,妈妈……”

    所有的孩子都开心而幸福的叫着,向着这个没有脸的女人跑过去,张开了怀抱。

    但却不知道,他们正在进入一个不知名的精神怪物口中……

    ……

    ……

    “呼……”

    陆辛深吸了一口气,晃了晃自己的脖子。

    发出了清脆的嘎吧声。

    怀里坐在油箱上的小十九已经微微有些焦躁不安。

    像是受惊的小猫咪扭动着身体。

    身后,妹妹忽然抬起了小脑袋,两只手按在陆辛的肩膀上,小脸上满是警惕。

    “哥哥,不要去……”

    妹妹忽然抱住了陆辛的脖子,有些紧张的喊着。

    陆辛的怀里,小十九也已经努力的扬起了小脸,焦躁而担忧的看着陆辛。

    “我知道。”

    陆辛拍了拍妹妹冰凉的小腿,又摸了摸小十九的脸,低声道:“这些事情发生的太巧了。”

    “这个禁区的失控也有问题……”

    “哪怕是真的失控了,汽水城的反应也不该这么迟缓……”

    “而哪怕这个污染源确实有针对小孩子的特性,能够这么短时间里影响这么大……”

    “也不正常……”

    “……”

    他一口气将所有的疑点都说了出来。

    瞳孔忽然微微变得深沉:“但是,我同样也可以看得出来……”

    “那小孩都是真实的啊……”

    “所以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确实是一群正在被怪物吞噬掉的小孩子……”

    “而我面临的选择是,要不要过去救他们……”

    “……”

    声音微微顿了一下,他低声回答自己:“要的。”

    说着这句话时,他握紧了车把上的油门,摩托车开始呜呜蓄力。

    没有时间报警或是等别人处理了。

    因为污染已经开始,每晚一会,都不知道有多少小孩,会被引入了禁区。

    没法计算数量与得失。

    那不是数字,而是一条条,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小生命。

    “哥哥你好笨啊……”

    察觉到了陆辛的用意,妹妹声音忽然变得紧张了起来,紧紧抱住了陆辛的脖子。

    可能确实有点笨吧……

    陆辛捏紧了油门,车轮猛得磨擦地面,飞快的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在速度达到了极点的一刻,他的内心,却忽然平静了下来。

    像是时间都已经放慢,思维如鲜花一般延展绽放了开来,平静,但又坚决:

    但生而为人,总是要先区分出是不是人,才能继续区分成是不是聪明人不是吗?

    自己已经有了精神内核,也就有了分辨是非的能力。

    一个做正确的事倒显得不正常的世界,才是有问题的吧?

    ……

    或许在这一刻,陆辛是先决定这么做了,才找到了自己该这么做的理由。

    虽然明知有问题,但自己毕竟是这个世界地表之上最强的人。

    所以,只是有一点点风险而已。

    更关键的是,时间紧到了自己来不及去做出一些看起来非常正确的选择。

    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跟自己直觉中感受到的一样,有问题,自己也仍然要去。

    做人总要傻一回,来证明自己是个人。

    ……

    ……

    “目标已经进入指定区域,准备执行终极清理计划。”

    汽水城那一座神秘的会议室里,当陆辛的摩托车,从高地之上冲了下来,红月的光芒似乎在这一刻显得无比明亮时,秘密会议室里,身披黑桃的男人,已经有些紧张的站起了身来。

    他看着通过禁区旁边的观察室摄像头拍到的那一辆摩托车上的画面,心情显得有些激动。

    “我早就说过。”

    身披红心斗篷的男人也微微挺直了腰身,斗篷下的眼睛显得异常冷漠:

    “我们的计划确实有些仓促,难保不留下痕迹。”

    “他身为破坏能力最强的人,即便是我们青港,也没有对他的能力形成一个真正的估值,所以,再完美的计划,也有可能被他看破,甚至在直觉中便已经发现了破绽的可能……”

    “但那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发现了问题,他也仍然会进入陷阱。”

    “这是由他的人性决定的,也是我们可以设下这个计划的最大倚仗。”

    “……”

    “该怎么形容呢?”

    说到了这里,他沉默了一会,才低声做出了评价:“拥有了人性的他,很……蠢!”

    “……”

    “……”

    听着他们两个人的话,会议室里只有良久的沉默,居然没有人在这激动的时刻表示附和。

    从实行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很成功,而且把握很大的计划。

    但是,即使是他们,似乎也无法做到,为这个计划的成功,而感到骄傲……

    ……

    ……

    “唉,这怎么会是当年的九号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汽水车高档酒店的旁边,吉普车里,胖胖的十四号,一边大口的啃着陆辛给他留下来的密封性极好的粗大火腿,一边胖胖的身体都不由得颤了颤,仿佛被满嘴的肉给噎住了一样。

    “你就不怕,会有人……骂你笨吗?”

    ……

    ……

    而在一个高档小区里面,英俊儒雅的三号,正轻轻将哄睡的小孩,放在了床上。

    他走进了卫生间,看着正在敷面膜的妻子,轻轻走了过来,手臂环在了她其实已经有了些赘肉的腰上,然后将脑袋轻轻枕上了她的肩膀,迷恋一般的,深深吸了口气,似乎要将她的味道,全部都吸进肺里,然后永远的记住,来让自己保持冷静,压制内心隐隐的骚动。

    “多大人了,还这样?”

    妻子挣扎了几下,没挣开,嗤的一声笑了,道:“你那位同学什么时候走呀?”

    “应该已经走了吧……”

    三号抱紧了她的腰,声音含混的说着。

    “我看他混的应该不错,手上戴着二十万的表呢,请咱们吃饭,花那么钱,眼都不眨。”

    妻子笑着说道:“不过,为什么你好像对人家有点冷淡?”

    “他混的再好有什么用?”

    三号抱着妻子的腰,道:“得罪人了,在被追杀呢。”

    “哎哟……”

    妻子微微有点吃惊,道:“那你不能跟警卫厅打个电话说说,帮他一下?”

    “这不是我们的警卫厅能解决的。”

    三号笑了笑,道:“就算把电话打到主城,都不行。”

    “这样啊……”

    妻子想说什么,还是摇了摇头,叹道:“我倒感觉,他人挺好的……”

    三号沉默了很久,才低声道:“是啊……”

    “每个人都变了,尤其是他,居然已经变得这么……”

    ……

    ……

    “赶紧滚吧!”

    另外,一个秘密实验室里,身体粗壮,拥有着怪力的壮汉,将八号丢出了门外。

    然后实验室的门,忽然重重的关上。

    “五姐……五号……现在姓周的那个……”

    八号好不容易得到了自由,居然不肯走,在外面重重的捶着门,大声喊道:“我觉得没有必要拒绝九号啊,他刚刚说的其实很有道理,你为什么就不肯好好的帮他这一次呢……”

    “我们小时候经历的事情,都是不对的啊……”

    “……”

    “确实是不对的,但你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告状了不是吗?”

    实验室里面,五号苍白的脸从壮汉背后探出,出现在了小玻璃窗口位置,冷冷看着八号:

    “另外,你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在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黑桃事务所抓住了唯一的机会进行反扑的刺杀。”

    “如果九号真的死了,那么老院长就失败了,他失败了,我们就赚到了……”

    “……”

    “不行,不行的……”

    八号呆了一呆,旋即更用力的捶着大门:“这样不对,不对!”

    “你这样做很聪明,但你这样做不对……”

    ……

    ……

    “呼……”

    身在空中的陆辛,深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展开了双臂,像是在飞。

    不等摩托车落地,他便已经看了妹妹还有小十九一眼。

    眼神交换之中,确定了彼此要做什么。

    然后他身体向上一跳,踩住了摩托车的车座,借力向着空中窜起,摩托车在巨大的力量冲撞之下,结结实实的摔落到了地上,而他则与妹妹和小十九一起,冲到了禁区缺口上空。

    “哥哥永远都是一个大笨蛋……”

    妹妹喊着这句话的同时,焦躁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凌乱的头发。

    她明显还太小,不懂得头发的重要性,这一抓,就直接抓下来了一大把。

    但她还是准确的落向了那群正在被吸引进入了禁区的小孩子之中。

    尖尖的两只小手,抓住了其中一个小孩子,这个小孩子的身体,便不由自主,抓向了更前面的一个,然后依次向前抓住,使得这一片走到了禁区边缘的小孩,连成了整体。

    然后妹妹用力的,向他们往外拉扯。

    周围身上穿着苍白修女服饰的精神怪物,立时受到了感知,向妹妹进攻了过来。

    而小十九在这一刻,则已将明亮的餐刀,抓在了手里。

    她本来有些慌,因为某种不确定的感知,让她极为狂躁,但是,在看到了陆辛冷静的眼神时,她反而安静了下来,似乎,从陆辛的眼神里,接收到了某些信号,变得坚定。

    下一刻,她的身体忽然像是被无形的丝线扯动,速度快到了极点,瞬间在修女间闪过。

    “嗤”“嗤”

    两声轻响闪过,这两个精神怪物的身体,都已经四分五裂。

    而同样在两个小东西去搭救那些小孩子,或是清理掉这禁区里面源源不断涌了出来的次级污染体时,陆辛则已经向着禁区里面,穿过浓重而密集的黑色雾气,远远的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黑色粒子在这一刻凭空出现,巨大的力量震动了空气,一层层的向着前方滚荡了过去。

    “嗤嗤嗤……”

    一连串的黑雾被撕开,陆辛也终于看清楚了禁区里面的场景。

    他的右手早就已经准备好,在看清楚了里面的事物时,对进入禁区的小孩进行偷窃。

    但看到了里面的事物,却让他动作微微一滞。

    因为,他看到了足有几十个小孩,正围在了一个身材臃肿而高大的女人身边,或者说,她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它只是一堆巨大的腐肉,有着黑色的皮肤,散发着腥臭的味道……

    它盘坐在了禁区中间,凌乱的头发堆在了身体的两侧。

    口中咿咿呀呀,身上生出了一只一只胖乎乎的,婴儿一样的手臂。

    慢慢的伸出,抓住了那些小孩子,拉进自己的身体。

    ……

    ……

    “哗啦……”

    陆辛心神绷紧到了极点,向着那只庞大而丑陋的精神怪物,狠狠挥出了左手。

    黑色粒子在空气里剧烈磨擦,产生了一层层波纹,瞬间便已抓到了那只怪物的身前,然后如切豆腐一般,毫不费力的将它洞穿,下一刻就要彻底的将它巨大的身体彻底撕碎……

    “嗤嗤……”

    先是很顺利,黑色粒子的力量,根本不是这位禁区里的精神怪物所能抵挡的。

    陆辛成功的洞穿了它,毁灭了它的大半身体。

    但也就在这一刻,他忽然脸色大变。

    他感受到,有东西握住了自己的左手,也抓住了自己身上延伸出来的黑色粒子。

    他右手突兀的向前伸出,因为速度太快,便如同苍白的右手,忽然变成了十几只,准确的抓住了那只精神怪物旁边的小孩子,将他们一个个的扯了出来,丢给了禁区外面的妹妹,然后自己身体也向后急退,在这一片充斥着腐臭气息的空气里,像是一团模糊不定的影子。

    但他已经退不回来了。

    那一只精神怪物的身体,忽然之间四分五裂,巨大的腐烂肉块,迸溅向了四方。

    旋即,陆辛的身体周围,大地像是活了过来。

    一根根黑色的肉芽,缓缓的蠕动着,似乎带着某种奇异的韵律与活性,从地底钻了出来。

    这一刻,就连陆辛黑色粒子的力量,都隐隐受到了压制。

    “这……”

    面对着四面八方将自己包围了起来的黑色肉芽,陆辛的心脏忽然沉到了谷底。

    ……

    ……

    在此之前,陆辛一直好奇,这些杀手,用什么方法才可以杀掉自己。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过来。

    最初。

    他们引动了最初的力量,在这里等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