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八百五十一章 孤儿院的孩子(二合一大章)
    “我们的计划,本来就很简单。”

    “导师与主教都已经确定过,除了深渊里面的最初,没有人是暴君的对手。”

    “所以,想要杀掉暴君,便只能借用最初的力量……”

    “月蚀研究院为了在导师与主教手中,夺到一丝胜利的希望,将最初从深渊最底层释放,使它的力量拥有了到达深渊第一层的力量。这确实对我们黑桃事务所的权能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但是,受到了这个影响的,并不只有我们。同样,还有这位神之次级污染源:暴君。”

    “作为最初的次级污染源,他不肯受到最初的驱使,这就是他的原罪。”

    “早早的与最初划清了界限,便使得,最初一旦有了机会,便一定会将他吞噬……”

    “……”

    当看到黑色的的肉芽在陆辛的身体周围疯长之时,所有的画面,都因为精神力量的混乱,而导致错综复杂,无法再继续观察,而身披黑桃斗篷的男人,则已静静的站了起来。

    他神色冷漠,向着身边的人解释:“至于一定程度上释放最初的力量,这不难。。”

    “神之力量研究使用报告里面,便记载了很多这样的方法。”

    “哦,或许说另外一个名字,你们会熟悉一点。”

    “神之研究报告里面的一部分内容,被混乱之地的信徒整理,成为了他们的恩赐法典。”

    “名为:黑匣子法典。”

    “……”

    “这……”

    即使是在这间各司其职的会议里,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最终的计划。

    身披方块斗篷的人已经慌乱的站了起来,急声道:“但这,这可是最初的力量啊……”

    “你们就这么释放了出来,难道不怕……”

    “……”

    “无所谓。”

    身披黑桃斗篷的人淡淡说道:“最初只有一部分力量可以渗透到深渊的第一层。”

    “这一部分力量里面,可以被我们引导出来的,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这个世界还不至于在瞬间就会崩溃。”

    “当然,影响还是会有一些的,可能这个世界上又会出现一些神经错乱的失智人。”

    “但这个代价,是在我们容忍范围之内的。”

    “各大高墙城的高墙,都已荒废了很多年,不利用一下,岂不可惜?”

    “……”

    会议室里,很多人呼吸都已经被梗住,良久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有身披红心斗篷的人,过了一会,才低声说道:“我只关心,他确实会死么?”

    “他的人性会死。”

    身披黑桃斗篷的人道:“人性死了,也就代表他会死。”

    “你不会担心他会返回青港找你麻烦,他已经没有任何机会回去了。”

    “最初的力量,高于终极。”

    “所以,在最初的力量接触到他时,他就已经死亡。”

    “再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它与最初的力量分开,也就没有人再有机会救他。”

    “……”

    “原来是这样啊……”

    早在看到了周围无数的肉芽疯狂生长,如同森林一般时,陆辛就明白了过来。

    原来五号说的是真的。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果然是那些疯狂的人。

    但也不得不佩服他们,想赚自己这十个亿,还真的不容易啊……

    他脑海里闪过了当初的月蚀研究院,安博士给自己的解释:

    可以把深渊比作一个巨大的池子,与现实平行,只有一墙之隔。

    但如今,这座墙上,已经有了很多的裂隙。

    虽然还不足以让这堵墙崩塌,但是深渊里面的力量,也已经有很多,泄露到了现实世界。

    恰好出现在了这些裂隙中间的,就是禁区生物。

    这些禁区生物,对于现实中的人而言,是怪物,是禁忌。

    但对于深渊而言,它们又是塞子,是补丁。

    而这些想赚十个亿的人,就是通过,把自己引到了这个补丁处,然后又通过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方法,将深渊里面,最初的力量吸引了过来,使自己和最初不经意间相遇?

    “不能不承认,有点厉害啊……”

    “……”

    “唰……”

    心里这么想着,陆辛已经飞快的向后撤退。

    但是在他身形微晃之际,周围的肉芽便也同一时间受到了影响。

    它们无止尽的生长,蠕动,像是一根根肉质的豆芽一样向上膨胀,每一根都生长到了七八高,甚至在生长的过程中,肉质也不停的变化,逐渐生长出了人的身体与双臂,顶部结成了一个球,这个球上面又渐出现凹痕,竟然出现了一个人的脑袋模样,在空中轻盈的摇摆着。

    细密繁复的精神力量,彼此交织碰撞,隐隐生出了诡异而混乱的歌谣。

    “献身真理,等待神明。感受痛苦,蜕变永生。”

    “神明降临,世界瞩目。神明降临,万众匍匐。”

    “……”

    这种歌声似乎拥有着自己的生命力。

    一点点渗透进了陆辛的大脑,一点点铺展在了他的精神力量之上。

    就好像自己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四面八方,都开始有这样的歌声响起。

    然后音量越来越大,距离自己也越来越近,直到将自己整个人都彻底的淹没,彻底吞噬。

    在歌声响起之时,陆辛的身体,迅速的被一丝丝黏连丝线缠住。

    这些丝线,似乎来自于黑色的肉芽与他身体里的黑色粒子某种本质上面的连系。

    自己想要挣扎出去,便如将血痂从伤口上揭下来。

    挣扎的越狠,黏连越厉害,直要将自己彻底的拉进它们,扯落进深渊之中。

    “哥哥……”

    而在陆辛被无穷的肉芽包围住的一霎,妹妹恐惧的叫喊声也响了起来。

    此时的她,已经将那些小孩子拉出了禁区之外,一个个摔的四仰八叉,迷茫又惊恐,因为禁区生物,已经在最初的力量涌现时,倾刻之间被毁灭,所以对他们的污染也不存在了。

    他们没有了继续走进禁区的渴望,也忘了自己如今身在何地。

    妹妹则是完全顾不上他们,惊恐的冲到了陆辛身前,拼了命的用两只小手拉着他。

    只是,她无论是身躯,还是力量以及层次,与最初的力量相比,都实在显得太微不足道了,非但无法将此时的陆辛拉扯到外面,反而被黑色肉芽上面的精神辐射一遍遍洗涮着。

    这使得她的精神力量,都已隐隐如同冰雪靠近了烈焰一样,在飞快的消融。

    “唰……”

    倒是同样也在这时,刚刚消灭了周围次级污染源的小十九也冲了过来。

    她身形灵活而诡异的冲到了陆辛身边,两只小脚深深的踩进了泥土之中,用力拉着陆辛。

    一左一右,两个小东西这么拼命拽着自己。

    倒是让陆辛被黑色肉芽拉扯进深渊的过程,稍微慢了一点。

    ……

    ……

    “你们后退……”

    陆辛在这一刻,做不了别的。

    他感觉自己从被青港招募进了特殊污染清理部到现在,已经学到了很多东西,也掌握了很多能力,但是在这一刻,他却感觉如此的无力。

    在最初身上生长出来的肉芽包围了自己的一刻,自己的黑色粒子,便已经被它们引发了共震。

    如同最强的磁铁,紧紧吸附,难以挣脱。

    或者说,吸附都是不足以形容的。

    它们本来就是整体。

    此时的情形,便与当初妈妈带着自己去看最初一样。

    一样的危险,也一样的迫切。

    只是,当时是妈妈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拉着自己,远离了最初。

    但如今,自己离的更近。

    而妹妹与小十九的力量,又明显比妈妈远了一些。

    所以,这时候的他,也只是拼尽了最大的力量,让妹妹和小十九离得远一点。

    ……

    ……

    “愚昧之人,不知去向。偏执灵魂,残缺永存。”

    “囚于笼中,眼赤舌红。睡在坟中,永伴星空。”

    “……”

    无穷无尽的歌声几乎占据了他整个大脑,使得他甚至无法再感受到妹妹与小十九的存在,因此不知道她们有没有听话的离开,但他仍然努力的反抗着。

    在这种震荡人的精神层面,让人几乎因此而发麻的精神力量碾压之下,拼命的保持着理智,记着自己究竟是谁。

    怎么能死呢?

    妈妈还没有回来,这个家还没有变得完整……

    怎么能死呢?

    老院长的账还没有算,还没有获得过自己真正的命运……

    怎么能死呢?

    自己这么一个普通的人,却被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思念着……

    他们都以为自己不懂,但自己很懂好嘛!

    自己之前不敢离娃娃太近,只是觉得太没自信,不该惦记这么漂亮的女孩……

    这世界上有谁能配得上她呢?

    包括自己!

    ……

    ……

    在这种拼命的挣扎里,陆辛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了深深的噩梦。

    周围的一切,都嘈杂不安,让人脑子疼。

    又似乎,一切都异常的安静,像是空无一物,只有庞大而幽深的海底……

    陆辛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巨大的眼睛。

    那双眼睛,比他的身体还大,或者说,眼睛里的一个细胞,都比自己还要大……

    它永恒的冷漠,寂静。

    如同星空一样,庞大,但又空旷,寂寞,甚至不像是具备活性。

    在这眼睛前,任何人都只能屈服,放弃一切想和他讲道理以及沟通的冲动……

    毕竟,没有任何人试图和星空讲道理吧?

    在这一刻,陆辛已经混乱到了极点,甚至快要失去思索作用的大脑里,居然隐隐的产生了一种感应,让自己极度错愕与荒唐: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觉得自己曾经杀死神?

    怎么会有人觉得,自己可以成为神的主宰?

    怎么会有人觉得自己,可以逃脱?

    他们产生这些错觉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了解了神……

    蚂蚁拼命的推动眼前的大山,并将他成功的推翻了一个跟头,震荡了自己的世界。

    于是它宣称自己推动了眼前这个沉睡的人。

    却不明白,这个人只是睡的姿势不太舒服,翻了个身而已……

    他的眼中没有蚂蚁,无论是清醒时,还是梦中……

    ……

    ……

    时间仿佛过去了无穷。

    陆辛似乎在直在这种深沉的梦里飘荡,又似乎从来没有动过。

    因为这里太庞大,太无穷了,自己没有任何标识或是对比,可以确定自己有没有动过。

    但应该是动过吧,因为他遇到了一个人。

    或者说,终于在这里,遇到了一个,与自己有些类似的“意识”。

    巨大如泥浆一般的血肉,在眼前的幽静与虚无里出现。

    这个血浆里,慢慢的钻出了半个身子。

    他缓缓的蠕动,变化,变成了一个,有着完整的上半身,以及鸡窝一样的发型的男人。

    它在血浆里浮现,眼神有些呆滞,又或者说,只是空洞。

    默默的,看着静静躺在了这个世界里的陆辛。

    “原来就是你吗?”

    他似乎没有开口,但他的思维,却传递到了陆辛的心底。

    同一时间,陆辛甚至感觉,他的思维,与自己的精神产生了共震,这种共震,使得他倾刻之间,便了解到了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如何长大的,以及,如何来到了这里的……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似乎在这个地方,一切都是透明的。

    “你真了不起,居然对抗住了神的同化……”

    看到了陆辛的记忆之后,他似乎在感叹,有些惊叹的看着此时的陆辛:

    “你是怎么做到的?”

    “……”

    “大概,是因为我比较蠢?”

    陆辛面对着他的询问,也微微生出了自嘲。

    因为自己“蠢”,所以自己明知这里可能有陷阱,还是闯了进来。

    但也因为自己“蠢”,所以固执的厉害,精神内核,倒是经过了这样的一次洗礼,因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坚固,所以,哪怕自己此时正距离最初无比的接近,也没有被消化?

    “只有真正愚蠢的人才会想到利用这些东西……”

    那个影子微微感慨着,称赞道:“你很了不起,真的很了不起……”

    “我当初留在外面的东西,落在你手里,让我感觉很欣慰……”

    “……”

    他木讷的抬手,眼神空洞,但空洞深处,似乎带着一些笑意,指向了陆辛的脑袋:

    “这是惟一的希望,就留在你手里吧……”

    “别变成我啊,少年……”

    “……”

    他说着一些陆辛听不懂的话,然后慢慢的,向着陆辛的额头,轻轻点了过来。

    仿佛有海量的话语涌进了自己的额头。

    陆辛听到了一个男人的碎碎念,这像是一个活了很久,憋了无数话要说的男人。

    这些话语涌进了自己的脑海,顿时形成了一种意料之外的局面。

    对于那无穷无尽,将陆辛整个淹没的歌声来说,这些碎碎念,就像是一个杂音……

    这个杂音,让陆辛忽然有了喘息的机会。

    “呼……”

    他忽然之间,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被无数黑色的肉芽缠绕。

    只差一步,便要被扯进深渊。

    所以,刚才做的其实是一个奇怪的梦吗?

    还是在最初的力量笼罩自己时,偶尔产生的一个不真实的幻觉?

    自己终究还是被最初的力量缠住,难以脱身?

    还是挣脱不了,因为这是最初的力量,就连终极的层次,都比不过的最初的力量。

    便是父亲来了,或是妈妈在此时归来,也帮不了自己。

    那么,自己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摆脱最初的力量对自己的纠缠?

    就在陆辛想着这些问题时,他忽然听到了发动机轰鸣到极点的吉普车声。

    ……

    ……

    “诸位……”

    神秘的会议室里,身披黑桃的人已经缓缓张开了自己的双臂,道:“可以开香槟庆祝了。”

    “从时间上看,他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所以,诸位,开始骄傲吧,我们,刚刚杀死了这个世界最强的男人。”

    “而你们作为刺杀者,也将得到黑桃俱乐部的十亿悬赏……”

    “……”

    听他说到了这里,众人皆面面相觑,无人开口。

    直到他忽然笑着将话接了下去:“以及,进入高维世界的门票!”

    “……”

    周围安静了半晌,然后,忽然有放松的声音响起,众人的脸上,也真的慢慢露出了微笑。

    是的,虽然方法,让人不愿细思。

    但我们确实通过不可思议的办法,杀死了暴君。

    这是一件伟大的,足以载入史册的举动。

    这个世界上,永远有人不明白,最强大的并不是力量,而是理论。

    最初的力量与那个人接触的一刻开始,便再也没有人可以拯救他。

    哪怕是终极来了也不行。

    所以,那个人注定要死,人性消失,被最初同化。

    陆天明留下来的惟一意识,注定会被黑桃事务所背后的一代研究拿到。

    自己,也理应得到奖赏。

    “叮……”

    鲜血色的酒液倾入了玻璃杯里,所有人愉快的碰杯,发出了蜕耳的声音。

    然后也就在这一刻,他们忽然听到了电压不稳的声音。

    紧接着,有观察人员“咦”了一声,眼睛直勾勾的盯住了显示屏。

    刚刚已经混乱到无法收受信号的显示屏,忽然之间,重新播放起了即时画面。

    ……

    ……

    “所以,九号,你真的决定了要做一个人,是吗?”

    从噩梦中惊醒,却仍然发现自己难以逃脱的陆辛,忽然听到了一个无奈的声音。

    像是有些责备,更像是,带了一点说不出来的欣慰与感慨。

    陆辛猛得睁开眼看去,就见禁区旁边,高高的围墙上面,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影子。

    那是一个脸色苍白,佝偻着身子的男人。

    如今他手里握着一个硕大的电锯,正抬起了双手。

    猛得拉扯,锋利的锯齿,顿时发出了刺耳的鸣叫,如同来自地狱的轰鸣。

    但更吸引陆辛注意力的,却是这个壮汉的身后,赫然正趴着一个瘦削纤细的女人。

    她骄傲又冷漠,冷淡的看着自己,嘴角却忍不住要弯起来。

    “真是不想理你啊……”

    她似乎有些无奈的摇着头,傲慢的说着:

    “但作同一个孤儿院长大的人,又怎么能看着我们自己人被欺负而无动于衷呢?”

    “……”

    说着话时,那个壮汉高高的跳了起来。

    他挥舞起了锋利的电锯,同时也也有一种奇异的精神力量,缠绕在了电锯上。

    下一刻,他径直跳到了陆辛身边,然后举起电锯,用力向周围挥舞。

    “嗤”“嗤”“嗤”

    沉闷的声音响起,精神力量混乱成了一团。

    就连黑色粒子都无法挣脱的黑色肉芽,居然在这一刻,被疯狂旋转的电锯锯齿切了进去,一片片的肉屑与污血崩溅飞舞,疯狂而喑哑的嘶吼响起,所有的肉芽都拼命的挥舞了起来。

    “五号……”

    陆辛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自由,激动的甚至眼眶都在发热。

    “对嘛,打群架又怎么能不一起上?”

    “我们孤儿院里可全都是怪物,论起打架,就没怕过谁……”

    身后几个声音响起,陆辛激动的转过身。

    就看到荒野之上,另外几道身影,也已经冲进了禁区,来到了自己身边。

    有身材修长,面容英俊,单手插在裤兜里的三号。

    也有身材圆圆胖胖,握着两只胖胖的拳头,看起来十分嚣张的十四号。

    还有穿着绫乱的白衬衫,手里提着黑色手提箱的八号。

    妹妹与小十九冲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抱紧了他,表情既是兴奋,又还带了些害怕。

    “你们这是……”

    陆辛一时激动的难以自持。

    “没办法,我老婆说看在你请我们吃了一顿大餐的份上,让我好歹帮你一下。”

    “……”

    三号一只手揣进了兜里,一只手向着陆辛伸了过来,与陆辛握住,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旋即他还猛得伸手,揣在了兜里的一只手如同闪电一般探出,飞快的掐住了一只从五号的身边被遗露,正疯狂的向着陆辛延伸了过来的肉芽之上,五指死死的捏紧,眼睛里面,隐隐阴冷的光芒亮起,奇异的精神力量涌入了肉芽身体里,竟使得这根肉芽,快速枯萎了下去。

    这一幕,同样使得陆辛大吃了一惊。

    这些肉芽,可是最初的力量化身。

    论起层次与质量,甚至比终极与自己还要高了一些。

    但是,不论是五号的电锯,还是三号的手掌,居然都可以对其造成伤害?

    ……

    ……

    “九哥,我想阿姨留下来的信息,也可以告诉你了。”

    同一时间,十四号与八号也迎向了上前,挡在了陆辛与最初的肉芽之间,明明他们两个无论是能力的等阶还是精神力量的厚重,都远远不如自己,但却完全不怕这些肉芽一样。

    胖胖的脸上带了点神秘又得意的表情,甚至还向陆辛眨了一下眼睛:

    “能够影响到你的,只有最初的力量。”

    “而能够抵挡,或者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抗最初力量的,也只有我们……”

    “可以说,这,就是老院长最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