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章 我和我的家人
    “精神污染,精神异变?”

    陆辛老实巴交的在座位上坐着,脸上露出了有些惊讶,又有些迷茫的表情。

    自小在这城里长大,他自然知道如今红月当空的世界,与以前大有不同,也经常听说同事或是其他人说起过各种各样的神秘莫测事件,或是撞鬼或是有关城外失了智的疯子,凶狠横行的荒野骑士团等等,但在他来看,那些事还是传言居多,生活总还是压抑,却平稳的。

    虽然自己身边有着“家人”的陪伴,似乎不怎么正常。

    虽然妹妹经常鬼一样爬来爬去,经常给自己带来一些怪事,但他还是没想过,这个世界居然已经不正常到了这种程度,居然连精神,都已经可以像疾病一样污染并传播了?

    而望着陆辛的表情,陈菁给了他一定的消化时间。

    从自己见过的那么些人里,眼前这个年青人,无疑算得上最为冷静而正常的。

    虽然已经已经见识过了他平静之下的疯狂!

    但这样的人,她见多了。

    只要能在正常的交流中,以及面对精神怪物时,保持理智,就算是很好了。

    “此前的测试中,虽然我们已经对你提前做过了评估,确信以你的精神力量,一级污染源很难伤害到你,但我们还是准备好了紧急应对措施,在你支持不住的时候,会有人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只不过,你没有等到我们的人出手,就自己解决了街角咖啡馆污染事件!”

    “你的表现,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我们现在需要你这样的人,帮忙解决青港主城与五个卫星城之间的污染事件……”

    陈菁解释完毕,身子微微后仰,胸膛舒展,以一种冷静而欣赏的姿态看着陆辛。

    “而这,就是我坐在这里,准备招募你的原因!”

    “……”

    她的动作,使得陆辛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心里想着:“胸很大!”

    陈菁留意到了陆辛的眼神变化,心里给出了评估:“有色心,危险指数降低百分之十!”

    “就因为我解决了咖啡馆的怪物,所以决定招募我?她们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标准?况且,她所说的污染,是不是就是我如今遇到的问题的原因?这么说,她们能不能够帮到我?”

    心里细细的想着,陆辛小心的问道:“你们考核通过的标准是什么?”

    ……

    陈菁没想到陆辛问题这么多,自己就是个招募的,没打算与他说这么多。

    但既然他问了,她便还是回答:“是看你们会不会失控!”

    “已经可以确定,精神异变者,与精神怪物,甚至是城外那些游荡的疯子之间,都有一定的联系,而且可以确定这联系的来源,都是空中的那一轮红色月亮,既然有联系,便须要小心这里面的联系,所以我们的考核,便是看你们对能力的控制,控制得住,才会招募!”

    陆辛微微一想,忙问道:“那如果失控了呢?”

    陈菁沉默了一下,看着陆辛道:“那你就会成为新的污染源!”

    陆辛一下子有些被吓到了。

    陈菁静静的观察着面前的这个年青人,不经意间,便捕捉到了他的每一个表情。

    这应该是一个很合适的招募对象……

    他的初始潜力,并不是最强的,可是从咖啡馆事件的结果来看,却是一个将自己能力运用的最好的,他作为一个蜘蛛系,甚至在没有其他帮助的情况下,独自解决了一只精神怪物,虽然说在已经快逃出去的时候,勾引精神怪物,看起来有些怪诞,但其他人不也一样?

    而最重要的,便是他看起来对这些事很兴趣,这便代表着很容易就可以说服他。

    “你说的东西,我倒挺好奇的……”

    “而且我也确实一直想找个兼职来做……”

    也就在这时,沉思了很久的陆辛慢慢摇了摇头,道:“可有个问题,我要告诉你……”

    “其实,我是我没有能力的……”

    “……”

    陈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已经到了这一步,仍然否认,说明这个人不像看起来那么老实,有些难缠……

    然后她就听着陆辛接着道:“其实我的能力,是妹妹借给我的!”

    陈菁的目光微微有些沉凝,微一沉默,轻轻敲了下桌子,道:“你妹妹是?”

    陆辛也看着陈菁,慢慢回答:“刚才帮我逃出来的,就是妹妹,她一直与我在一起!”

    陈菁像是被微微呛了一下,脸上现出了一丝凝重。

    “不只是妹妹……”

    陆辛说着,又认真补充道:“还有爸爸,妈妈,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

    陈菁的汗毛都微微竖起来了。

    在这时候,她左边耳洞之中,一个微小的金属银片里面,正在发出了焦急的声音:“陈大校,你必须对他做出最后的评估,如果他真有着严重的精神分裂,那便说明他一直处在失控的边缘,我们不仅不能吸纳他,引导他,还要尽快消灭,以免他酿成太大的灾难!”

    ……

    陈菁的脸,久久没有露出表情。

    只是无人知道,她浑身的肌肉都已经绷紧,甚至连手,都下意识的按在了枪上。

    她早就知道,陆辛身上的秘密很多。

    在她的挎包里,还有一个拍到了很多地铁站画面的老式数码相机。

    因而,她更深切的明白,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年青人,隐藏着何等样的疯狂……

    更何况,哪怕是在后台,对这个年青人的评估,也并不乐观。

    在咖啡馆事件里,他面对被污染者展露出来的只有精神对身体的精准掌控这个能力,而没有之前观测到的“念力”,这有可能是他在故意隐藏,不过也有可能还未熟练掌握。

    最重要的是之前,对陆辛的观察里,有过一件非常离奇的事情。

    曾经有一位造梦师进入陆辛的梦境,试图对他的心理做出一项合理的评估。

    但那位造梦师再也没有醒来。

    他直接在沉睡之中,变成了一具死尸,完全检测不到任何精神残留,依着过往经验,哪怕他是在进入陆辛梦境时被杀死,也会有一些精神力残留被检测到,可是他消失的太干净了,以致于就连白教授都无法确定那位造梦师的死,是不是与眼前这个看起无害的年青人有关。

    毕竟,如今对于精神异变者的能力研究,还不够深,出现意外,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但无论如何,因为这些问题,使得对陆辛的评估之中,危险程度很高。

    更何况,他又露出了精神分裂的倾向?

    只是……

    好容易发现了这样一个有潜力的“精神异变者”,若说立刻就将他消灭掉,陈菁实在于心不忍,可是,她同样也明白,潜力越大,那么失控的时候,带来的灾难便会越大。

    于是沉默了良久之后,她只是微微调整了一下坐姿。

    目光在这时候,似乎有些锋利。

    深吸了一口气,她忽然坦然看着陆辛,道:“那你知不知道,我看过你的资料,也观察过你,你从月亮孤儿院被毁掉之后,便一直一个人生活,你的爸爸、妈妈、妹妹,全都不存在,他们只是你臆想出来的,不光是他们,就连你住的那一栋老楼,也只有你自己住!”

    说完了这话时,她微微有些紧张,瞳孔隐隐发红,有变成红月亮的趋势。

    直接戳破他一些妄想,很有可能引起严重的问题。

    她知道,有失控风险的人,在被戳穿真相时,是最威险的,百分之八十都会因此失控。

    她做好了准备。

    只是,出乎她的意料,陆辛静静的坐在那里,没有半点紧张与意外的情绪。

    “我知道的!”

    陆辛面对这个问题,只是平静的回答:“我早就发现,别人看不到他们!”

    陈菁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而陆辛却是忽然笑了笑,道:“可是你们看不见他们,我却能看见,我不仅能看见,还能和他们说话,与他们交流,还能触摸到他们,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遇到了危险的时候,他们也会出现保护我,那你说,这样的家人,能说不存在吗?”

    陈菁张了张嘴巴,经验丰富如她,居然不知该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