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四十二章 太正常了
    “正常……”

    整个办公室里的人,听了这位心理医生的分析,脸色都有些古怪。

    而见了周围人的神色,这位心理医生也叹了口气,解释道:“红月亮事件出现之后,所有人都住在了高墙城里,压抑的环境与绝望的生活,使得每个人都多多少少出现了一些心理方面的问题……甚至包括我在内,可是我与他聊了半个小时,却发现他非常的正常。”

    “正常的……有些不正常!”

    微微一顿,才继续道:“因为之前便已得到了白教授的警告,所以我没有深入问他红月亮孤儿院爆炸的事情,只是着重聊了他小时候在孤儿院的生活,以及离开孤儿院之后的学习与工作经历,他都十分配合的回答,最后时,我甚至还直接询问了有关他那些家人的事……”

    说到这里时,转头看了陈菁一眼,道:“而对于我提出来的问题,他也并不抵触,详细与我聊了自己与家人相处时的模式与场景,讨论了虚幻与现实之间的界限,甚至还和我认真的探讨了一会有关精神与人格分裂之间的区别,以及这些家人是否真实存在的可能性……”

    “说真的,我差一点就感觉他是我手底下带的学生……”

    “……”

    听着这位心理医生的话,越听越正常,但整个办公室里,每个人都觉得心里有点发毛。

    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他不可能太过正常吧……”

    过了一会,有人道:“是不是他撒谎了?”

    心理医生摇了摇头,道:“他若是撒谎,便瞒不过我。”

    “也正因为他没有撒谎,才不正常!”

    微微停了一下,她才轻轻吐出了一口气,将谈话的记录放在了桌子上,摘下眼镜,揉了一下自己鼻梁两边的小坑,道:“我尽可能与他聊了更多的事情,最后发现,发现他除了有一部分的记忆模糊,以及“描述”的家人对普通人来说显得不那么让人容易接受之外……”

    “这个年青人乐观、开朗、积极、善良……”

    说着她自己都苦笑了一声,道:“我都怀疑,他这样的人,怎么会是精神异变者?”

    “乐观、开朗、积极、善良……”

    办公室里的人沉默了好一会,那位秃头并戴眼镜的陈教授才道:“仅仅只是听你说到这几个词,我都觉得他有些不正常了……红月亮事件之后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这么……”

    后面的话他没说下去,但办公室里的人明显都明白。

    穿着白大褂的心理医戴上了眼睛,道:“这一块我与他聊到了,我发现他受一个人的影响很深,那便是以前的红月亮孤儿院的院长,在他的描述里可以看得出来,这位院长是一个在那段疯狂、迷茫,而且混乱的岁月里始终保持着清醒、理智,还有自己底限的人。”

    “正是这个人将包括他在内的一些孤儿保护在了孤儿院,并且教导他们知识,给他们讲红月事件之前的生活,工作,以及梦想,普及文艺作品,这些对他的影响都非常大……”

    “……”

    “这样的一位院长……”

    这样的话,使得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都知道,在红月事件发生之后的那段岁月里,保持这样的理智有多难……

    陈菁打破了场间的安静,道:“另外几位教授呢,有什么发现?”

    “对他来说,他的家人是存在的!”

    一位秃顶的老教授举起了手里的笔,然后发言道:“我能够发现,他在检测的过程中,有着数次微小的目光游移,从微表情来看,他像是在看着一个不存在的人,甚至与对方商量什么,虽然这些动作他在下意识的掩饰,但可以确定,他是真的相信存在这么一个人!”

    “而这,便牵扯到了我们之前的一个猜测!”

    秃顶老教授转了一下手里的笔,向着众人说道:“既然他有三个家人,那如果蜘蛛系的能力便是来自于他的‘妹妹’,我们就可以合理猜测,他还有着另外两种能力……”

    心理医生在这时轻轻举了一下手里的笔,补充道:“这个问题我也和他聊到了,我顺着他的思路往下延伸,倘若妹妹可以借给他一种能力,那其他的家人,是否也可以给他能力?”

    “而他的回答是并不清楚……”

    “请注意,他说的是并不清楚,而没有否认!”

    “……”

    秃顶老教授点了下头,道:“或许对他来说,只是不能轻易动用那两种能力?”

    陈菁沉默着,轻轻点了下头,从面前的文件上勾了一下。

    “还有另外两种能力,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也并非不合理!”

    另外一个戴着假发的研究员在引时开口道:“因为他的精神量级确实很高!”

    “通常我们做精神量级的检测,都是使用‘三分推算法’!”

    “毕竟让这些精神异变者,全力摧动他们的精神能力,太过危险,极有可能因为这种压力测试,而增加他们的失控风险,所以白教授开创了这种检测方法,即为尽可能准确的只让他们动用自身一部分的念力,然后通过其表现计算出其整体的念力粗略指数,推算他真正的精神量级!”

    “我当时是给他准备了一个苹果,但那一项检测,他没有配合!”

    “……”

    听到这里,办公室里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认真的听着。

    这位研究员负责的就是精神量级的粗略指数评估,但众人都知道,他的检测失败了。

    陆辛没有配合他,既然没有配合,他如何得如数值?

    “我的假发歪了!”

    迎着众人的目光,这位研究员郑重的道:“我出门时,绝对戴正了,刚才下了飞机之后,还进洗手间专门调整了一下,另外因为我个人的习惯,大家也不会过来动我的假发。”

    “此后我与他的距离,一直保持在五米之外。”

    “可是他还是在某个时间,用一种我没有察觉的方法,动了我的假发!”

    “以此来作推算的话,他的精神量级,起码应该在……四百以上!”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又补充道:“我说的四百,只是底限,而上限……不好说!”

    见到周围的同事出现了一定的不解,他的表情有些兴奋了起来。

    “你们想啊……”

    他使劲揉了揉自己的假发,露出了半边秃顶,表情甚至显得有些狂热:“毕竟我这假发是特制的,戴的这么紧,用力扯才能扯动,而他却可以偷偷扯动,还不让我察觉……”

    “这简直比移动苹果还难啊……”

    “有这样的力量,是不是说,他甚至有可能直接扯掉我的脑袋,或是直接捏爆?”

    一边说他一边拿自己的脑袋比划着:“能让脑浆崩一地的念力,得有多强?”

    “……”

    周围气氛显得有些安静。

    所有人都静静看着他兴奋的样子,默默的想着那个场景。

    只有陈菁沉默的坐着,轻轻叹了一声:

    “如果红月亮孤儿院的爆炸事件被证实与他有关,那应该不仅仅是脑浆崩一地的问题!”

    “可能会是整个人崩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