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五十一章 精神损伤
    疯狂的噪乱,与瞬间而来的寂静,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出了什么事?”

    频道里的铁翠也发觉了声音的忽然消失,声音发紧,着急询问着。

    而在陆辛身边不远处,手里握着一枚铁线团的壁虎,却是愣了一下才低声回答:

    “次级污染源被清理了……”

    铁翠这一惊比初时听闻有次级污染源时还大:“是被他……”

    “不是!”

    壁虎咽了口气,才低声回答:“具体的情况,我暂时也说不清楚,但不是你想的那样。”

    “切换回原频道!”

    铁翠虽然也明显有些糊涂,但还是很快做出了决定,而在他们的频道,又重新切回了与陆辛同样的频道时,铁翠的声音便再次响起:“单兵先生,次级污染源是否已清除?”

    这时候,陆辛站在了那一堆横倒的架子之前,与妹妹一起目送着妈妈的身影消失在红色月光里,这一幕的出现,连他都是诧异且有些不解的,但很明显,这一次的污染源确实是解决了,那个小女孩像是已经消失,周围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危机感也已不复存在。

    于是,听着耳机里的询问,他只好好慢慢回答:“是!”

    “做的很好。”

    铁翠明显有着许多疑问,但开口时,她却只是称赞了一声。

    声音再次响起时,她已经在对另外一个频道说话:“支援小组可以入场了!”

    ……

    ……

    踏踏踏踏……

    仅仅过了几分钟,便听到一群沉重而有力的声音响起,厂房的门被用力撞开,然后一群支援小组里的人冲了进来,他们身上穿着黑色的,厚重的防护服,脸上都戴着有玻璃面罩的头盔,甚至腿部,还配合了放置枪械的位置,冲进来之后,便立刻冲向厂房里的工人。

    他们训练有素,动作整齐,最前头进来的四个人,径直冲向了厂长郑源雄,手里抬着一具看起来是玻璃制成,但四角都镶嵌了钢铁,材质也远非寻常玻璃可比的长条型铁箱子。

    乍一看起来,他们似乎是抬着一具玻璃棺材进来的。

    他们将尚处于深度昏迷之中,且手脚都被紧紧缠住的郑源雄送进了玻璃箱子里,扣下了左边的三道大锁,而且通过两根管道,接上了氧气设备,然后便又匆匆的抬着箱子走了出去。

    来去不足二十秒时间,专业异常,让人怀疑他们之前是从事什么职业。

    而在这段时间里,其他的支援小组人员,则已纷纷冲向了厂房里其他的工人。

    两人一组,一个飞快的给这些工人们,戴上了一种特制的,上有玻璃眼罩,下有口鼻护罩,中间则用帆布带联系在一起的工具,另外一个,则是将这些人的手脚都用塑料扎带紧紧缚了起来,然后一推就倒,两人一个抬头,一个抬脚,飞快的向着厂房外面奔去。

    看着他们麻利而又迅速的工作,陆辛居然从中感受到了一种特殊的美感。

    而这些工人,在此期间,都像是丢了魂一般,没有半点挣扎。

    “他们很幸运……”

    不知何时,壁虎来到了陆辛的身边,笑着说道:“因为只是中度污染,而且是受影响居多,侵蚀较少,所以他们还有的救,支援小组会把他们送往特殊治理中心,接受心理治疗!”

    陆辛心里一动,道:“治得好吗?”

    “起码有大半能够治好!”

    壁虎轻声回答:“不过,经历了这么一次污染,多少都会有些后遗症的,治理中心也只是确保他们不会拥有影响别人的后果而已,而他们在被救治后,即使清理,也多少会经历一段时间的压抑与沉闷,有家庭,且生活幸福的,应该会恢复的快一点,甚至彻底治好。”

    “但同样的,也会有一些从此就摆脱不了抑郁的困扰了,甚至会……”

    他抬手做了一个从高度栽下的动作,叹道:“没办法,精神力损耗太严重了。”

    “……”

    陆辛理解壁虎想要表述的意思。

    也知道他描述的那些精神受损严重的病人的感受。

    他经历过那种感觉生活都是灰色的,压抑到要将整个人吞噬的生活。

    感受不到快乐的情绪,甚至连愤怒都很少,有的只有无尽的沮丧与空荡荡的失落。

    有多少人能在这种状态里撑下来?

    ……

    ……

    “不过这个结果很好啦!”

    壁虎笑了起来,道:“你看这厂房里有多少人?接近一百个,而如果我们不插手,那么这一百个人恐怕没有一个能活,所以,就算他们治好了一半……以前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俩这一趟,也起码算是造了一栋摩天大楼吧?”

    说着一拍陆辛的肩膀:“更何况,他们完全治好的肯定比一半多,起码七成以上!”

    陆辛点了点头,这一点他还是会算的。

    而且他纵使心里有些压抑,也不是因为无法救活所有的人,他还没那么迂腐。

    他只是想起了那种灰暗的生活,有所感触而已。

    “你立大功了兄弟!”

    壁虎笑着,向陆辛问道:“我很好奇,你怎么解决那个小女孩的?”

    陆辛敏锐的察觉到,这时候频道里,铁翠的呼吸声似乎都变得有些弱了。

    他明白,他们都想知道自己的做法,说不定还有些紧张。

    只不过这个自己怎么说呢?

    刚刚明明自己和妹妹都帮不上忙,是妈妈解决的……

    但是,依着陆辛的习惯,虽然他对特殊污染清理部门有一定的信任,甚至希望借他们的力量分析并治好自己,可他也不是特别喜欢那种将自己的一举一动,每一点秘密都完全交出去的感觉,对于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也有自己主见,于是便没有急着回答,笑道:

    “你刚才没有看到?”

    “我看什么?”

    壁虎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我就看到,你蹲在那个小女孩身边,抢了她的玩具……”

    “这个玩具是实体的。”

    陆辛看了一眼地上,那个毛绒玩具还在地上丢着,身子和脑袋分了家。

    于是他笑着道:“所以我就试试看,能不能吓到她,结果还真的挺有效果的……”

    “这……”

    壁虎看了一眼地上的毛绒玩具,示意旁边的支援小组人员把它也带上。

    然后他的表情多少有些无奈:“所以你就抢过了这个次级污染源的玩具,把它的脑袋拧了下来,然后这个次级污染源就被你吓的直接收缩了所有的精神力量,回归了本体?”

    陆辛认真想了想,道:“是这样的!”

    “这个……”

    壁虎绕着陆辛走了一圈,嘀咕道:“兄弟,你这不合理啊……”

    陆辛道:“你们做不到吗?”

    壁虎缓缓摇了摇头:“我都没怎么听说过……”

    陆辛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道:“那这肯定是你们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