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六十九章 私人委托(新书求票)
    “041号特殊污染源事件,给了我三万六,给小鹿老师送过去,但她只留了五千,我拿回来了三万一。和壁虎那一次的039号特殊污染事件,我只拿到了一半,一共是一万六。然后这一次的任务,给的比较少,只有一万二……不过在这里培训,每天给的餐食补助挺高,一开始的五天是一百,最近这三天是两百,再去掉我平时的花销……零……就一共有……”

    陆辛慢慢算着,得出了一个数字:“六万零一百……”

    “啊,是了,也不是一点没花,那天去孤儿院吃饺子,买礼物的钱减掉三十,坐地铁的钱减掉四块……不对,地铁卡里还有钱,不用减……所以我现在还剩了……六万零七十!”

    然后他慢慢的沉思了起来,孤儿院如今已经搬去了一个地方,就在警卫厅不远处,从自己如今培训的地方,甚至可以看到远处房顶的尖尖,之前陆辛也过去远远的看过一眼,地方肯定是比以前好了许多,乃是旧民居改造的,问题在于电梯坏了,小鹿老师上下楼不方便。

    还有就是,搬去了那里,需要每个月交80元的房租。

    “还是自己买一套比较好啊……”

    陆辛心里默默的想着。

    而依着城中心位置,一套市价百万的房子来说,按自己的收入,还差九十来万……

    九十来万只算两份工作的工资的话,差不多十二年……

    ……

    ……

    “要是每个月收入都这么高就好了,攒个一年多,就够了……”

    陆辛不由得想着:“只可惜,经过一次深度排查之后,大大小小的污染源都集中起来清理掉了不少,短时间内,恐怕没有这么多的任务可以接了,想买房,还是得攒钱啊……”

    也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陆辛随意答应了一声,小女警悄悄走了进来,她本是想询问一下陆辛晚餐准备什么的,但是见到陆辛在很认真的拿着一个老式计算器算来算去,便不敢打扰,只是给陆辛的茶杯里续上了水,然后就悄悄的退了出去,担心自己会影响到他的工作。

    看那张纸上仔仔细细的写满了各种复杂的数据,而这位神秘的单兵先生又拿着计算器不停的计算验证着,脸色显得又这么认真,一看就是非常重要且神秘的工作,都不敢偷看……

    待到吃完那位小女警送上来了一份卧着荷包蛋的卤肉饭,陆辛才从会议室里出来。

    他手揣在兜里,乘坐电梯下来,准备去隔壁警卫厅为自己准备的房间里去休息。

    这时候时间已经是深夜,整个警卫厅里看不见人,只有两位值班的警员,在讨论着一本漫画,而在看到陆辛下来时,他们立刻变得有些严肃,一本正经的翻阅起了手边的文件。

    陆辛觉得有些无奈,自己又不是他们的领导。

    不过好像整个警卫厅,都对自己有些敬畏,也不知道他们把自己当成了啥。

    ……

    ……

    走出了警卫厅大门,缓缓伸了个懒腰,骨骼发出了轻微的咯咯声,感觉很舒服。

    一整天的忙碌之后,才能换来难得的轻松感觉。

    排查快结束了,之前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怪人带来的担忧,也可以排谴了。

    “是单兵先生吗?”

    正在陆辛考虑着回家还是就在附近警卫厅安排的宿舍休息时,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这声音极为突兀,陆辛猛得转过了身。

    “呵呵,单兵先生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的……”

    在他身后,一个夹巷的黑影之中,正有一个人慢慢的走了出来,笑着开口。

    出人意料,这人居然是一个拎着公文包的胖子,约四十岁左右。

    陆辛上下审视了这胖子一眼,觉得并不眼熟。

    然后他眉头就不由微微皱了起来,看这人不像警员,但又知道自己的代号……

    ……

    ……

    “自我介绍一下……”

    胖子主动笑着上前,似乎下意识想握手,但却又忍住了,只是笑着自我介绍,道:“鄙人姓刘,在主城经营着一家咨询公司,但因为业务关系,经常在各个卫星城之间往来。这一次我冒昧过来找单兵先生,是因为受到了一位老先生的委托,请你去帮他处理一件事……”

    陆辛微一沉默,伸手拉过了对方正在收回去的手,握了一下。

    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会认识我?”

    若是这个人叫自己的名字,那么陆辛会认为他可能是自己以前工作中的某个客户,但是他直接称自己为“单兵”,便说明他是了解自己如今在做的第二份工作的,如此鬼鬼祟祟的在警卫厅外等着自己,而且知道自己的代号,陆辛觉得自己小心一点,也是正常的。

    “因为业务方面的往来,我对青港城许多能力者都了解,且打过交道。”

    这个胖胖的男子笑着解释了一句,想抽回自己的手掌,却没能抽回,只好保持着这种尴尬的姿势,有些别扭的开口道:“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有一位老先生的女儿,得了一种怪病……是那种目前主城的医疗条件无法治愈的怪病,所以,他希望请单兵过去帮着看看……”

    “这并不是一种正式的委托,应该说是,一种私人之间的求助。”

    “……”

    “私人之间的求助……”

    陆辛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反应了过来:“接私活?”

    胖子的脸色微有些古怪,又很快平复,笑道:“也可以这么理解。”

    陆辛微微皱眉,道:“这符合我们的工作规定吗?”

    “工作规定……”

    那胖子也没想到陆辛这么问,居然愣了一下。

    又想着,符不符合你们的工作规定,怎么倒要过来问我?

    不过好在他也是极有经验的,笑道:“特殊污染清理部,应该属于一种雇佣模式不是么?”

    “而且据我所知,青港城的能力者们或多或少,都接到过一些私人方面的委托。”

    “……”

    这句话倒是陆辛没想到的,微一沉默,暂时没有回答。

    这个胖胖的男子则笑着道:“请单兵先生放心,那位老先生哪怕在主城,也是一位很有身份的人,他请我过来接触你,只是不希望通过特殊污染治理部来直接处理这件事,并非有什么别的不可告人之处,这一次的任务你可以上报,只是申明这是私人委托就好……”

    陆辛还是握着他的手,静静的看着他。

    胖子的笑容有些僵了,想了想,又补充道:“另外,如果你能治好那位老先生的女儿,他愿意支付十万元作为酬金,即使是治不好,也会有一万,当作你跑这一趟的辛苦费。”

    “一万!”

    “十万!”

    陆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缓缓放开了他的手掌。

    胖子不着痕迹的甩了一下手掌,笑道:“单兵先生手劲好大,我还以为你要捏碎我的手。”

    陆辛摇了摇头,道:“我捏碎你的手干什么。”

    刚才他想的是一不对劲就撕下他这只手。

    经过了之前被精神改造人跟踪的事情之后,他对这一块有点敏感。

    放开了他手掌的同时,他也向胖子身后使了个眼色。

    这是在示意旁边墙下倒吊下来的妹妹,可以放开他的脑袋了。

    ……

    ……

    望着那个胖子和善的笑脸,陆辛沉默了一下,道:“我需要先向上面打个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