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十九章 责任要划清
    啪啪啪啪啪……

    剧烈的枪声噪音,充斥了周围所有的空间。

    枪火的明灭,将周围照得时亮时暗,快速交错着。

    跟了许先生过来的,都是训练有素的私人武装。

    他们在冲到了近前的时候,便已经下意识的站成了一排,毫不留情的向着陆辛打去,子弹精准,下手凶狠。然而在他们的视野之中,却看到陆辛迎着他们的子弹,脸上居然露出了像是兴奋的表情,身形诡异的在空中一扭,便已经横移数米,子弹顿时打在了空处。

    而在他们急着移动枪口,追上陆辛时,他却已经快速逼近了过来。

    枪火与周围路灯的灯光下,他的身影快而诡异,像是拉出了一道残影,最左侧的一位武装人员在急急调转枪口向他描去,但在枪口指住了他时,陆辛便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面孔贴着枪口。

    他心间大惊,急忙勾动扳击。

    被他枪口指着的陆辛却是露出了一个瘆人的笑容,脑袋一侧,便躲过了呼啸而出的子弹,然后伸手抓住了这个武装人员的手臂,他立时感觉到右臂冰凉,像是被寒气入侵一般,竟像是失去了自己的控制力,这使得他又惊又怒,左手飞快下垂,去拔大腿外侧的匕首。

    但将他将匕首拔出来时,右手却已不听使唤的拔出了腰间的手枪,对着左臂开了一枪。

    他两只手居然打起了架来,而且下手极狠。

    紧接着,便已经不是两只手在打架,他的两条腿,互相绞在了一起,身子也一下子扭曲成了一个古怪而对叠的形状,像是自己的右肩爱上了左小腹,左肋爱上了右颊……

    ……

    ……

    其他的武装人员,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一道黑影闪过,最左侧那位对员变成了一个扭曲的形状,心里的惊恐难以形容,不再担心伤了队友,同时抬起枪口向那个方向打去。

    但是队友被他们打成了筛子,那道黑色的影子却不见了。

    他们惊慌的四下寻找,然后忽然之间抬头,发现那陆辛就在他们中间。

    他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种觉得很好玩的笑容。

    一下子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一边后退,一边抬起了枪口。

    但在这时,陆辛诡异至极的影子,已经从他们中间穿过。

    “噼哩啪啦”

    有人大叫着向那道影子挥出匕首,但却脖子间一凉,因为他的胳膊已经诡异的扭转了过来,他以为自己是在向前挥出匕首,但实际上却是异常凶狠的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有人愤力的开枪扫去,但枪声却从背后响起。

    他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不知何时被拧翻了180度,此时看向的是后面。

    说不清那一刻的嘈杂,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安静的别墅门前,忽然间枪声、叫声、子弹撞地声交织成了一片。

    所有人在这时候都变得古怪而扭曲,像是一群身不由己的玩具。

    中间,还有人听到了一丝若隐若现的小女孩的笑声。

    ……

    ……

    枪声响起的突兀,那一片诡异的安静也来得突兀。

    足有七八位保镖,身形都扭曲的倒在了地上,有人已经发不出一点声音。

    也有人还有着一口气,只是已经被眼前的场面吓傻。

    “嘻嘻,好玩,太好玩啦……”

    陆辛出现在了这一地横七扭八的武装小队队员,以及散落一地的枪械零件、匕首、弹壳,及人的零件中间,微微转头,向妹妹看了过去,这时候妹妹正蹲在他身边,眼睛黑的发亮,轻轻拍着手,看着周围的混乱,就好像是在看着自己满地的杰作一样,一脸兴奋。

    察觉到了陆辛的眼神,她忽然抬起小脸,似乎有些警惕。

    仿佛有些害怕陆辛会骂她。

    但陆辛看了她一会,却只是轻轻弯腰摸了一下她的脑袋,没有赞许,但也没有斥责。

    然后他才直起了身,看向周围。

    ……

    ……

    在别人眼里,分明是陆辛身形突然变得诡异,又猛然变得正常,但看起来他就好像根本一动也没动过,就像是刚才变成了恐怖而古怪的影子的人不是他,这一切与他无关一样。

    他小心的抬起脚,避过了这些地上的武装人员,像是怕踩到他们。

    然后向着门口台阶上的许氏父女走了过来。

    “啪……”

    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枪响,陆辛诡异的转了一下身。

    这才发现,原来是刚才掉落下来的管家,挣扎好久,不小心扣动了扳机。

    然后那一直对准着自己额头的枪,便顿时要了他的命。

    陆辛放下心来,继续向前走去。

    ……

    ……

    “单兵先生……”

    一边忽然有个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

    陆辛微微驻足,转头向他看了过去。

    说话的正是胖子刘经理,他迎着陆辛的目光,也下意识退了一步。

    他之前也见过一些能力者,甚至看到过一些能力者私底下解决一些问题,但很显然,他见到过的那些能力者的能力,或是神奇,或是古怪,总是让他感觉到惊奇,但很明显,今天见到的,却是一个让他真正感觉到有些恐惧的,而且是一种让人打从心底发寒的恐惧……

    便像是,如今那个人明明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也不像是有什么生气或仇视的表情。

    但自己就是能够隐隐感觉到一种浑然发毛的感觉。

    像是被某种危险的东西盯上了。

    “单兵先生,我想说……”

    他顿了一下,强迫自己声音不要发颤:“有什么事,大家还是商量着来比较好,许先生在主城,也是很有身份的,有些事情,我们按道理来……总比闹到都不好收场强……”

    陆辛听着,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我没有讲道理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胖子刘经理忙解释:“我的意思是,本来不必走到这一步。”

    陆辛皱了皱眉头,然后向那个被许先生抱在怀里的女儿看去,道:“她先拿枪指我的。”

    顿了一顿,他道:“而且她当时确实有开枪的打算。”

    “这……是,是许小姐不对……”

    胖子刘经理哆哆嗦嗦,没有否认这一点,而是努力解释着:

    “但凭你的能力,制伏她很轻松,没有必要……毁了她的手啊。”

    陆辛眉头皱了起来,似乎在思索这个问题。

    他想了一下,才认真道:“你是说我应该让着她点?”

    胖子刘经理愣了一下,有些转不过弯,但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

    陆辛摇了摇头:“我有能力,不代表我就要让着她。”

    “我和她是公平的,我不用能力欺负她,她也不该因为自己没有能力而欺负我。”

    “对不对?”

    “……”

    这番话陆辛说的很认真。

    虽然他也会觉得妹妹做的有一点过火,但是他知道,这种事情上自己不应该责怪妹妹,也不应该将问题推到她身上,毕竟里外要分清楚,还有一点就是,如果没有妹妹帮着自己,那么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既然自己也是一个普通人,那为什么就一定要让着她?

    谁也不要欺负谁,这才是真正的公平。

    “这……”

    而面对陆辛这番认真的话,胖子刘经理却明显有些发愣了。

    好一会,他才只能感叹:“就算如此,闹到这一步,也不好收场……”

    “对啊……”

    陆辛出人意料的,点了点头,道:“如果大家都讲道理,事情就不会走到如今这一步,我会帮她治好受污染的事情,也会帮她们解决污染源……我甚至都不会加钱……她的手不会受伤,二楼那个管家不会死,这些保镖也不会有事,你也不必在这里如此犯愁……”

    “现在搞成了这样……”

    他看了一眼许氏父女,道:“他们肯定是要反省一下的!”

    “……”

    胖子刘经理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隐隐约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听陆辛的话,逻辑上又没有什么问题。

    陆辛见他不说话了,便继续向前走去。

    “你……”

    直到陆辛来到了面前,许先生才反应了过来。

    他紧紧的抱住了女儿,身体努力往后缩去,声音干涩的大叫:“你究竟想干什么?”

    “你……你真以为自己加入了那个部门,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

    “……”

    “我没有觉得自己无法无天……”

    陆辛看了他一眼,平静的道:“我只是在救你们的命而已,无论你们想要藏起来的那幅画究竟是什么,也无论你们想拿它做什么,这些都不重要,我只是很确定一点,那幅画一定不是你们可以随随便便处理掉的东西,尤其是,真出了问题,出事的就不只是你们了。”

    “所以,你们就算不让我管,我也要管。”

    他说这话的同时,还看了胖子刘经理一眼,道:“毕竟你们的只是私活。”

    “而处理这些事是我的本职工作……之一!”

    “……”

    “你……你怎么知道?”

    许先生愣了一下,才忽然意识到陆辛说出了那幅画,脸上顿时神色大变。

    “现在我要跟你们讨论的是另外一件事。”

    陆辛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认真的看着他:“按规定,我不能放任你们私藏污染源不管,本来如果你们也认同,我们就可以很顺利的解决问题,到时候我就可以按照合同上的条款来帮你们保密身份或是其他的一些东西,但现在看,在这件事情上你们特别的不配合。”

    “所以,现在我需要把这件事跟领导汇报。”

    “因为是你不配合在先,所以就算上报了,也不能说是我违反了合同……”

    “这样说,你们可以理解吧?”

    “……”

    陆辛这些话说的很认真。

    毕竟违反了合同,就拿不到钱。

    所以划清责任,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