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家庭会议(一更)
    从走进老楼开始,陆辛就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压抑。

    整个楼道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只有水泥楼阁人空隙里透进来了一些楼外的光亮,使得他可以分辨出模糊的楼内布置。空寂的房间一排一排整齐的立在楼道的两侧,像是无声的守卫或是监牢。紧闭的房门与沾满了蛛网的走廊,将这栋老楼装饰的没有一丝生气。

    偶尔,能够看到一些野猫或是老鼠,悉悉碎碎的从楼梯口或房门下的破洞冲了出来,或是争相追逐着打架,或是转过头静静看了陆辛一眼,然后又飞快的冲进不知什么角落里。

    妹妹跟在陆辛后面,倒吊着在楼道上面往前爬。

    口中咿咿呀呀的小声唱着,似乎心情很好:

    “小娃娃,呜呀呀,光着脚丫找妈妈,”

    “妈妈躲在床下面,”

    “我们不要告诉他!”

    “……”

    “小娃娃,肚饿啦,躺在床上不说话,”

    “爸爸在厨房做饭,”

    “他在偷偷的笑呐……”

    “……”

    陆辛听着忍不住停下了脚步,道:“妹妹你不要唱了。”

    妹妹倒吊着直起了身子,黑色的头发垂落了下来,嘻嘻笑道:“哥哥你不喜欢吗?”

    “对。”

    陆辛点头道:“你跑调太严重了……”

    妹妹倒吊着,晃了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

    ……

    慢慢的,他们已经走到了四楼,向前方看去,有一隙光亮,从门缝里挤了出来。

    在这栋冰冷空荡的老楼里,只有家里才有温暖的灯光。

    妹妹这时候也不唱歌了,轻轻从楼道里跳了下来,趴在了陆辛的背上。

    “别怕。”

    陆辛知道妹妹这时候不想进屋子,这也说明父亲一定特别生气。

    他轻轻安慰了妹妹一声,默默的走到了房门前,然后慢慢推开了房门。

    更多的灯光,照在了脸上,只是不像以前那样温馨,有一些压抑与刺眼。

    陆辛眯了一下眼睛,才适应了屋里的灯光,然后他就看到,屋子里显得破破烂烂的,像是经历了一场战争。家具,甚至是地板,到处可以看到碎裂的缝隙。就连天花板,也有一道醒目而巨大的划痕。整间房子里,几乎看不到一件完整的家具,到处都是饱受催残的痕迹。

    屋子中间,父亲身上系着围裙,正一言不发的坐在了餐桌旁边,惟一一张还显得有些完整的椅子上,这时候他沉默着,看到了陆辛进来,眼睛里的血丝便更明显了一些。

    而妈妈这时候则正倚在了墙边,一边打电话,一边笑着:“陈小姐,你担心什么呢,没事的,就是城里进来了几个强盗而已,已经解决啦,我儿子就是在相关部门工作呢……”

    “……你相信我就好啦,别担心,好好休息。”

    “……”

    “啪!”

    父亲忽然重重抬手,用力拍在了桌子上,已经裂了一半的餐桌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巨大的声响,刺激着房间里每个人的神经。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一群活该被人利用,被人害死的废物……”

    父亲愤怒的起身,眼睛猩红一片,额头青筋浮现,似乎有几条蛇在他的皮肤下面游动。

    随着他愤怒的大叫,厨房里悬成了一排的刀在轻轻的颤动。

    客厅里悬着的灯泡也微微的颤动。

    房间也跟着开始颤动。

    到了最后,陆辛感觉这一栋老楼,好像也在跟着微微晃动。

    “嘶……”

    趴在了陆辛身后的妹妹,从他的脑袋后面探出了小脸,向着父亲低吼着。

    “你说,你是不是废物?”

    父亲一边大叫着,一边向陆辛走了过来,手指几乎要戳在陆辛脸上。

    他像是对陆辛异常的不满意,大声吼着:“你在外面跑了一整夜,可你究竟做了什么?”

    “你把那些人全都放跑了!”

    “你被人哄骗着,跑断了腿,却没落着一点好……”

    “……”

    陆辛沉默的看着父亲,站在原地不动。

    哪怕他的手指快点到了自己脸上,也不动,甚至眼睛都没眨。

    “行了行了,已经发了一天的火,也不消停,孩子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身后,妈妈挂断了电话,然后轻盈的走了过来,微笑着:“现在家人都已经齐了。”

    “我们是不是也该开个家庭小会了呢?”

    “……”

    屋子里的四个人,父亲脸上的怒意未消,狠狠转头向妈妈看了过去。

    妈妈只是微笑着看着他:“打架还没打够吗?”

    父亲的喘息声一下子就粗重了很多,牙关咬紧,额头像是有蚯蚓爬来爬去。

    “妈妈说的有道理。”

    在这时候,陆辛慢慢的开了口,静静的看着他们道:“确实该好好谈一谈了。”

    父亲听到了他的话,立刻转身向他看了过来。

    “就是嘛,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坐下来好好的说呢……”

    妈妈笑意吟吟,已经优雅的来到了沙发旁边,轻轻的坐了下去,而陆辛则是在看了父亲一眼之后,便抱着妹妹,坐在了沙发的另一端。他们都静静的,等着父亲坐过来。

    父亲似乎有些被他们轻视自己的态度激怒,有更大的火气。

    “哗啦……”

    他用力将餐桌旁边的椅子扯了过来,重重的坐下,居高临下看着沙发上的人。

    房间里的气氛开始变得僵硬,沉闷。

    有种无形的力量似乎一直在积蓄着,不知何时会达到爆发的点。

    ……

    ……

    “我觉得自己做的没错。”

    陆辛坐了下来之后,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我既然领着这份薪水,就该帮人家解决一些问题,就像以前的老院长说的一样,每个人都做好自己的岗位,这个社会才能正常运转……另外便是,她帮我保护了孤儿院的人,那么,我当然也得先替她保护了卫星城的人。”

    父亲听着这些话,一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起来。

    凶恶的目光,几乎要从眼睛里喷出来:“到了现在,你还要说这些话?你保护了别人,谁又来保护我们?什么工作,什么岗位,那就是他们在利用你,全都是他们的借口!”

    “你以为他们会感激你吗?他们恨不得让你去死!”

    “你帮他们做了这么多事,但他们第一个反应,便是提防你,跟踪你……”

    “所以,你也该让他们死……”

    “不然,这个家里,所有人,所有人都会被你害死……”

    “……”

    他的话仿佛钢针,刺入了脑海里,狠狠搅动着,让陆辛有些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