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当年的事
    一时间,陈菁被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

    她看着面前的那份报告,脸上的表情生出了极大的变化。

    过了好一会,她才低声说道:“这些资料太少了,说明不了什么。”

    “确实。”

    白教授点了下头,道:“时间太过久远,而且有些东西像是被人刻意掩盖过,很难找到什么有力的证据了,我们现在也只是猜测一切的可能而已。不过,如果那个孤儿院,真的与当年那个逃走的实验室有关,那么,现在起码应该还有一个人,是知道这件事的真相的。”

    陈菁猛得抬起了头,道:“曾小鹿?”

    白教授点了一下头,道:“所以,如果你现在非要处理工作,那我建议去做这件事。”

    “对于城外能力者是怎么偷运了武器进来,又是怎么想办法打探主城的许家父女消息这一块,老沈处理起来比你更擅长,下手也比你重,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个,放心交给他就好。”

    “而有关这个孤儿院的事情,则是必须由你来处理,换作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让我放心。”

    “……”

    陈菁听着白教授的话,沉默了一下,道:“原则,或底限是什么?”

    白教授也像是经过了一会认真的思索,然后才笑道:“当你开始考虑给自己定一个原则底限的时候,往往说明你心里已经慌了,做事反而不会周全,所以,我不打算给你定原则。”

    “你应该怎么做,那就怎么做!”

    “这,便是你该遵守的原则,或是底限!”

    “……”

    陈菁认真听着,微一沉吟,她才点头道:“我明白了。”

    ……

    ……

    二号卫星城因为这次突发性的大型混乱,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

    但是那处距离警卫厅比较近的孤儿院,却很好的避过了这场灾难,当陈菁的车子停在了孤儿院下方时,甚至还能隐隐的听到孤儿院的上方,正隐隐传来了小孩子念书的声音。

    陈菁下了车,向在孤儿院旁边值守的战士点了下头,径直顺着狭窄的楼梯走了上去。

    才几天时间,这里的墙壁上,就已经多了很多小孩子的涂鸦。

    不过,这些涂鸦像是被另一个人改过,本是歪歪扭扭的涂抹,现在变成了可爱的画作。

    陈菁也擅长素描,所以她自然也有一定的眼光。

    看得出来,这位改了涂鸦的,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

    对于这位在单兵的档案里,分量很重的孤儿院小院长,她心里倒是充满了好奇。

    同时,她也有些庆幸当初自己下令将孤儿院的人迁到这里保护起来的决定。

    虽然当时自己想的,只是可以让单兵没有后顾之忧,安心的配合卫星城的隐藏性污染源排查工作,但在将前后所有事联系起来之后,她意识到,自己的决定,无形之中帮了大忙。

    当初若是没有将孤儿院迁过来,很可能已经出了意外。

    毕竟,白教授的话证实了,那个来自城外的骑士团,是知道这个孤儿院的存在的。

    ……

    ……

    来到了三楼处时,只见有个穿着淡蓝色保安服的老大爷坐在了楼梯拐角处的马扎上,手里拿着一张报纸在看,见到陈菁走了过来,便从老花镜的上面探出了目光来打量着她。

    陈菁穿的是便装,但是她身材高挑纤细,休闲西装剪裁合身,短发,带着种锋利气质。

    很明显,她不像是该出现在这里的样子。

    “我是警卫厅的人,来找曾院长。”

    陈菁知道,这人是孤儿院的门卫,孤儿院迁过来时,他也跟着过来了,只是,这里地方虽然比红月亮小学好了些,但是他的保安亭却没有了,只能在这楼梯拐角处看着。

    保安老大爷只是瞄了陈菁一眼,便道:“还没下课呢,等会。”

    陈菁也看了老大爷一眼,道:“好。”

    然后两个人就谁也不说话了,一个继续拿着报纸看,一个静静的在楼梯口等着。

    等了十几分钟,然后听到了上面小孩子瞬间变得嘻闹的声音。

    陈菁踩着台阶,来到四楼位置,就看到了一个膝盖上放着一摞课本,慢慢在小孩子的簇拥下滑着轮椅出来的女孩,她看起来与陆辛差不多大,扎着马尾,模样非常的清纯,是那种让人看起来就觉得很文静,也很让人信得过姑娘,比照片上看来,更让人觉得可爱了一些。

    脸上露出笑容,陈菁轻轻迎了上去:“你好,我叫陈菁,是陆辛的同事。”

    “同事?”

    小鹿老师微微有些惊讶,抬头看着这个个子应该在一米七五,还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脸上露出了些讶然神色,愣了一下,才脱口而出,道:“你就是给他发那么多钱的人?”

    陈菁没料到她的关注点在这里,轻轻笑了一声,道:“他做的工作对得起这份报酬。”

    小鹿老师忙点了一下头,似乎有些紧张,道:“好的,你这次过来是问什么?”

    陈菁坦然道:“有些以前的事情,想找你了解一下。”

    “那好!”

    小鹿老师沉默了一下,指了指斜对面的办公室,道:“那你先等我一下好不好?”

    “我得去放下书本。”

    “……”

    “没事,我不着急。”

    陈菁轻声答应了下来,便径直来到了斜对面的办公室里。

    只见这个房间约二十平米大小,说是办公室,却只放了一张办公桌,办公椅,旁边角落里,则是堆着一些玩具,足球之类,更应该说是一间休息室。她并不着急,在这办公室里坐了下来,随意的拿起了一本小孩子做的作业看了起来,只见文笔幼稚,但写的非常认真。

    “我长大了做科学家,发明一种十只脚的鸡,让人天天吃鸡腿……”

    “我以后要造飞船,飞上天把月亮炸掉……”

    “我以后要娶小鹿老师……”(后面有批语:老师不同意!)

    “……”

    看了一会,陈菁的嘴角都忍不住弯起了一丝微笑:

    “这里的小孩子,都这么有志气的吗?”

    “……”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小鹿老师推门,轮椅缓缓进来,带着歉意向陈菁笑道:“你要喝茶吗?”

    “不用麻烦了。”

    陈菁放下了作业,背靠着办公桌,笑道:“我只是来找你随便聊聊。”

    小鹿老师关上了门,点了下头,脸色有些郑重,道:“不知道你是想要问什么?”

    “是有关陆辛的事。”

    陈菁坦然道:“当年你们应该是在一家孤儿院长大的吧?”

    小鹿老师点了下头,道:“对,他是在十三岁左右离开的,不过他经常回来帮我。”

    想了想,又笑着道:“这个人好傻的,总是把他的工资拿过来给我,有时候,我看到他冬天都舍不得穿厚的衣裳,却把攒的工资拿过来,让我给小孩子们买衣服,买碳……但说实话,如果没有他,可能这个孤儿院,早就办不下去了,我们……也可能已经饿死了吧……”

    “……”

    “他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人。”

    陈菁笑了笑,道:“不过这次过来,我更想了解的是,当初在孤儿院时的事情。”

    小鹿老师声音低了下去,过了一会,才道:“当初在孤儿院,他也是个很好的孩子……”

    微微一顿,她微微抬头看向了陈菁:“这有什么好问的?”

    陈菁静静的打量着她,轻声道:“孤儿院当年,出过一次事,对吧?”

    小鹿老师沉默了下去。

    良久之后,她忽然轻声道:“你是想问什么呢?”

    陈菁放缓了语速,道:“我只是想了解,当年在孤儿院发生的一些事情……”

    “比如,当时陆辛是什么样子的。”

    “还有,当时那场爆炸发生时,你和陆辛两个人究竟是……”

    “……”

    忽然,陈菁目光微微一凝,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她看到,小鹿老师忽然从自己卷下来的衣裳里,拿出了一把枪。

    她用这把枪对准了自己的下巴,抬头看着陈菁,眼睛里慢慢的涌出了泪水。

    陈菁心里吃了一惊,但却没有急着说话,只是露出了询问的眼神。

    “我不知道你要问什么,当年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鹿老师声音微微发颤,眼睛里涌出了泪水,但她的态度,却给人一种出奇坚定的感觉:

    “但我知道,不能让你们伤害陆辛!”

    “我们现在的生活,都很好……”

    “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现在这种平静,是他应得的……”

    “所以,你们休想从我这里骗到什么,我不会允许你们伤害他!”

    “……”

    说着,她咬紧牙关,紧紧的握着枪:“我知道你们有很多奇怪的方法,可以让我开口……”

    “但你若是逼我,我宁愿……打死自己!”

    “……”

    陈菁静静的看着小鹿老师。

    她的手在颤抖,但纤细的手指,却用力的放在了扳机上。

    如今整个卫星城都禁枪,也不知道这位坐轮椅的孤儿院老师,从哪里得来的枪。

    看上面的铁锈,已经很旧了。

    原来刚才她说要去放下书本,其实是为了拿这把枪。

    过了好一会,陈菁才缓缓摇了下头,道:“这把枪没有保养过,是开不了的。”

    然后她缓缓起身,从旁边的作业本上写下了一个号码,道:“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们对一切都充满了警惕,不过我想跟你说的是,这世界上并非所有人都是那样的,你很珍惜这种平静的生活,也希望他继续保持这种平静,而我想要做的,也正是保护这样的平静生活。”

    “今天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她撕下了那页纸,然后转身看着小鹿老师,道:“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确定陆辛的安全,这样才能更信任他,而你,起码用这种方式告诉了我,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起码,是值得你用性命去相信的人。”

    “……”

    说着将号码放在了桌子上:“这是我的号码,以后有事你可以直接打给我。”

    小鹿老师听着陈菁的话,微微有些怔,一时不怎么怎么说。

    而陈菁则直接从她身边经过,走向了门口。

    快要出门时,她忽然转头笑道:“另外,我看到楼下贴的单子,水电费该交了……”

    “看在陆辛的面子上,你私藏枪支的问题我可以帮你遮掩一下。”

    “但水电费和房租,还是要你们自己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