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劳务市场
    西南方向微微有些发红的天空,确实是灯光映射的。陆辛与壁虎顺着道路一直向前,很快便发现那片微红的天空变得明显,像是一团模糊的红色雾气,下面隐隐有些光亮。

    又走了大约十来分钟,他们就在路边看到了一个生锈的指向牌。

    歪歪斜斜的立在了路边,上面用鲜红色的油漆,刷着几个潦草的大字与箭标:

    “黑水镇”

    “……”

    这三个字下面,还有几个稍微小点的字,写着“加油”、“吃饭”“大保……”

    最后一个字有些看不清了。

    “服务还挺齐全……”

    壁虎略微来了点精神,顺着箭头指向,车子拐进了一条铺满了碎石子的小路。

    路的两边黑幽幽的,只有一人高的荒草。

    有时候,陆辛会听到荒草里面传一阵悉碎声,还会看到荒草在晃动。

    壁虎低声笑道解释:“是兔子。”

    陆辛看了一眼,道:“能不能打一只?”

    “可别……”

    壁虎吓了一跳,忙阻止他,低声道:“那是黑水镇放出来的兔子,观察动静的。”

    “当咱们到了黑水镇子时,这些人也基本上已经摸清了咱们的底细了。”

    “……”

    陆辛这才明白,兔子,就是探子的意思。

    在小路上行驶了半个小时左右,车子才到了那一处看起来距离很近的灯火通明之地,只见这是一处建在了较高地势上的镇子,周围都树立着三四米高的粗木栅栏,上面缠满了狰狞的铁丝网,他们在远处看到的灯光,其实都只是在栅栏上面,流露出去的一小部分。

    栅栏外面,停着一辆一辆黑黝黝的大卡车,有的空空荡荡,有的装满了货物。

    卡车周围守卫着一些人,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一边闷头抽着香烟。

    而在小路的尽头,则是一扇生满了铁锈的铁皮大门,旁边有一个装着铁栏杆的亭子。

    “搜荒的,过来休息一下。”

    壁虎径直将车子行驶到了亭子旁边,然后亮出了证件。

    “搜荒?”

    那个亭子里的人看样子早就知道了壁虎他们会过来,从亭子里投过来一个玩味的眼神,隔着车窗打量了一下车里的壁虎与陆辛,笑道:“瞧着不像,看你们两个身上挺干净的呀……”

    他的声音有些高,亭子里坐着的几个抱着枪的人,有意无意溜达着靠近了几步。

    而在旁边,卡车旁边休息聊天的人里,也有不少将他们的目光投了过来。

    “我们是他妈搜荒的,又不是拾荒的,为什么不能干干净净的?”

    壁虎用力拍了拍车门,故作粗豪的样子笑道:“咋地,非得滚一身泥才能进?”

    “没有,就是问问。”

    亭子里的人见了壁虎毫无惧色的样子,眼皮子便一耷拉,例行公事的道:

    “老规矩,入镇子里可以,但只能带手枪,重型火力要放在车上。”

    “你问什么是重型火力?”

    “突突突的就是重型火力,要放车上,啪啪啪的就是可以带在身上的!”

    “停车的话,还是两个选择!停在镇子里面,一天一百联盟币,或是十个罐头,枪和子弹也能抵数,我们有人帮你们看着,但贵重物品要随身携带。”

    “停在镇子外面的话,没人管你,你们自己留下人来看着,出事了概不负责。”

    “……”

    陆辛多少有些长了见识,停个车都这么多规矩。

    “啪啪啪的肯定要带啊,还用你说?”

    壁虎拿出了手枪,在车门上拍了两下,道:“停里面,省得被人卸了轮胎!”

    周围不少目光向他手上有枪,就都收了回去。

    “能带手枪,可不代表能开枪,在镇子里随便开枪,不管有理没理,先罚一千块钱!”

    那亭子里的人嘟嚷了一句,接过了壁虎递过去的一百联盟币,叫道:“牛子领一下。”

    “好嘞!”

    铁大门被打开,里面跑出来一个小年青,手里拿着一个竹牌牌。

    一掰为二,一半给了壁虎,一半系在了车左后视镜上,然后站在了前面挥着手:

    “来来来,进来……”

    “没事,刮不着,大胆开……”

    “……”

    “停个车都要一百块啊……”

    陆辛心里想着,微微有些心疼。

    不过转念又想道:反正是公差,都可以报销……

    再又转念一想,如果公差上省下来了,不知道可不可以自己留着……

    ……

    ……

    车子在铁大门后,一片平平整整的空地上停了下来,壁虎跳下车,拔了钥匙,甩上车门。

    “停在这里就可以了?”

    陆辛没有多少出门的经验,还是有些不放心,道:“不会出事吧?”

    “这个你放心。”

    壁虎拍了拍车屁股,道:“咱这车,一般人可对付不了。”

    陆辛点了点头,转头看去,就见妈妈和妹妹,这时候也已经下了车。

    妈妈正微笑着看向了一个方向。

    她看的是一面墙壁,但她的目光似乎穿过了墙壁,看向了更远的地方。

    “很近了哦,你要做好准备。”

    看到陆辛在向自己看来,她微笑着向陆辛点了点头。

    一边的妹妹已经非常开心,眼睛都亮了起来。

    ……

    ……

    “爷们,你们来镇子是干什么的?”

    停下了车子后,那个叫“牛子”的小年青,把陆辛他们领出了停车场。

    然后殷勤而又带点审视的在陆辛与壁虎身上打量着,笑道:“咱黑水镇吃的喝的玩的,可都比高墙城多,你们无论是想住店,还是想喝酒吃饭,我都可以带着你们去……”

    说着,又悄悄压低了声音,道:“如果是想买些别的货,也有不同的地方,大市场现在关门了,你们只能明天去,小市场的话,就看你们要什么,反正我差不多也都认识。”

    “能买人不?”

    壁虎一听就笑了起来,向着那小年青挤了挤眼。

    “当然啦……”

    牛子一听也来了兴致,压低声音道:“咱们这的劳务市场可是周边最大的。”

    一边说一边掰着手指头算:“壮年的劳力,三个起卖,一万块;年青女奴,贵了一点,单个的就得五六千,但可以单个买;至于上了年纪的,不怎么值钱,一般都是算搭头……”

    “如果是短期呢,也能租,这价格就低很多了,不过得交压金……”

    “……你可别嫌贵!”

    “现在不是以前,满地牲口乱跑了,价当然得涨,以后没准更贵……”

    “……”

    陆辛听着这些话,不由得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生在高墙城里的他,还不知道外面已经有这样的“劳务市场”了……

    壁虎看样子应该知道这些,但也没想到这一茬。

    皱起了眉头,道:“谁要买这个啊,丧良心,我是问那种……”

    “这个啊,您可真矜持……”

    牛子一听,顿时有些索然无趣,似乎看不上这样的小买卖。

    随手往街上一指,道:“太多啦,随便挑……”

    “啧啧……”

    壁虎晃了晃脑袋,虽然听着很是兴奋,但还是转头向陆辛看了过来。

    而陆辛在这时候,则是向着一个空无一人的地方看了一眼,像是先确定了什么。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镇子里,慢慢道:“先逛逛吧!”

    “好,先逛逛。”

    壁虎揽住了那个叫牛子的小年青肩膀,塞了几个硬币过去,道:“待会再找你。”

    “好嘞,我就在大门这啊……”

    那个叫牛子的小年青痛快答应了下来,只是目光却有些狡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