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找你很久了(为月票破四千加更)
    陆辛与妈妈、妹妹一起,沿着镇子修的很漂亮的水泥小路向前走去。

    他们穿过了一排一排拥挤的房间,走向了妈妈刚才指着的小镇后面。

    在他们身后,跟着的人越来越多,已经成了一个不小的人群,悄悄的跟着他。

    每当陆辛转身,那些人群就猛得停下,黑暗里的目光,微微发亮的看着他。

    小路旁边的房间里,也出现了一些悉悉碎碎的声音。

    黑色的窗户里面,可以感受到一道一道的目光,一路上警惕的跟着他们。

    妹妹有时候会转过身,向着那一扇扇的黑色窗户,凶狠的呲起牙来,但妈妈却若无其事,慢慢的向前走着,她似乎很享受这种被目光盯着的待遇,这让她有种走T台的感觉。

    虽然说,这个小镇上的居民,似乎盯着的只是陆辛。

    “幸亏自己有妈妈和妹妹陪着啊……”

    陆辛心里也忍不住在想。

    在这样一个安静而又诡异的小镇,如果是自己进来,会有一种异常恐怖的感觉。

    就好像是面对着一群不正常的人,自己反而成了异类。

    但有家人陪着,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

    ……

    他们就在这些眼睛的注视里,一路安静无事的来到了小镇子的后面。

    妈妈大体记得这里刚才有亮灯,只是陆辛进入镇子后,就熄掉了。

    看起来,这里的房子与其他地方差不多,也是安静而黑暗。这是几间连在了一起的房间,与其他紧紧密密建在了一起的房间相比,那几间因为是在边缘的缘故,显得有些突出。

    “我也只是大体记得在这个位置了,具体是哪一间,真的不记得!”

    妈妈像是有些自责的说着,同时从挎包里取出了剪光,在陆辛的身后,轻轻剪了一下。

    “喀嚓……”

    剪刀的声音很清脆。

    陆辛觉得妈妈应该是剪断了什么东西,但在这红月下的小镇,实在看不清楚。

    相信妈妈做什么,都有她的道理,陆辛就不再关心这些。

    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几个房间,想着秦燃会不会就在其中一个房间里?

    过了一会,他鼻子嗅了嗅,忽然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香气?”

    妈妈与妹妹,都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陆辛道:“是肉香。”

    说出了这个回答时,他也想到了当初在二号卫星城第一次见秦燃的时候,他吃着馒头与饺子,还有一碾小腌菜,吃的特别的仔细,也特别的贪婪,就好像是永远也吃不饱一样。

    这个小镇没有奇怪的味道,只有花田里吹过来的花香味。

    只有走到了这一排房间旁边时,陆辛才闻到了那股子很明显的肉香味。

    所以他的心里,也确定了什么。

    ……

    ……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妈妈微笑着看向了陆辛,不知是在考验他,还是促狭的想看他发愁的样子。

    “他们在不在这几个房间里,推开门看看就可以了。”

    陆辛看了一眼这几排房间,比起推开整个小镇的房门,只推这几间,明显轻松多了。

    妈妈脸上的笑容,变得浓郁了。

    陆辛又道:“但我感觉,推开了这里的房门,如果一下子就找到他们还好,但如果没有找到的话,立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这样的话,躲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就可以趁乱逃走了。”

    妈妈轻轻点了一下头,看向了不远处,道:“不光如此哦……”

    陆辛看了过去,就见那些跟着自己过来的人小镇居民,已经非常多了,他们聚集成了黑压压的一片,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工具,聚集在了阴影里,有些焦躁,又有些急迫的看着自己,虽然他们现在还没有向自己冲过来,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会按捺不住了。

    “哥哥,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妹妹的声音,有些神秘的在陆辛耳边响了起来。

    陆辛微微抬头,看向了她。

    只见妹妹的眼神,又兴奋,又神秘,眼睛微微发亮:“这个地方,有个很好玩的东西……”

    她用小手比划了一下,又在“很”字上加了重音:“很,好玩!”

    陆辛与妈妈听了,都有点像看傻瓜一样的表情看着妹妹:

    “早就发现了好嘛……”

    “……”

    直接去推房门也不好,一直等着,似乎也不行……

    陆辛微微陷入了沉思。

    ……

    ……

    “叔叔……”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陆辛的思索。

    只见不远处那些汇聚在了一起的人群里,忽然有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钻了出来,他跑的跌跌撞撞,慢慢的跑到了陆辛的面前,努力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叔叔吃枣枣……”

    陆辛看到,他小手里面,握着几个红色的酸枣。

    这个小男孩样子生的很可爱,就是像没洗过脸,小脸黑糊糊的。

    他的脸上,也带着浅浅的笑容,只是比其他人多了点活泛。

    陆辛看着这个善良的小男孩,慢慢的笑了。

    然后他蹲下身,认真的看着这个小男孩,压低了声音道:“你很没礼貌,叫谁叔叔呢?”

    小男孩的表情,微微一僵。

    不仅陆辛蹲在他面前,笑了,陆辛身后,妈妈与妹妹也看着他笑了。

    然后他的声音,下意识变得慑懦:“哥……哥哥?”

    陆辛脸上的笑容变得真诚了些,接过了他手里的酸枣,然后摸了摸他的脑袋。

    “挺乖的呀……”

    小男孩一个哆嗦,嗤溜一下跑回人群里去,消失不见了。

    ……

    ……

    “他们确实在这里,而且我也想到怎么办了。”

    陆辛站了起来,笑着看向了妈妈和妹妹。

    一边说着,他一边绕着这几个房子转了一圈,看向了房子后面,那里是一片山坡,种植着一片一片的松柏,陆辛道:“那些松柏都是很容易燃烧的,所以去收拾一批下来,放在这几个房间的旁边,点燃了,这样我们就没有必要推开房门,里面的人会自己出来的……”

    妹妹一听,顿时两眼放光,拍着小手:“哥哥好棒……”

    妈妈脸上也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陆辛将酸枣递给了妹妹,然后就决定去山坡上捡一些松柏的枯枝。

    “你不会真要这么做吧?”

    这时候,一个有些无奈的声音响了起来。

    旋及,他们身边的一间房子里,房门打开,走出了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三十来岁,腰间挂着一个枪套,头上戴着顶红色贝雷帽,皮肤有些粗黑,是那种在荒野上长时间奔袭的人所特有的肤色,左眼旁边,有一道疤痕,身材显得很是健壮,右手空着,左手里则拿着一根吃了一半的烤玉米,倚在了门框上,向着陆辛苦笑。

    秦燃。

    陆辛仔细的盯着他的脸看,真的是秦燃。

    与自己当初在四方运输公司见到的秦燃一模一样,神情都像。

    而且他很确定,这个秦燃,就是当初埋伏了自己和陈菁,抢走了那幅画的秦燃。

    找到了。

    ……

    ……

    陆辛慢慢放下了自己手里的袋子,神色变得认真了起来。

    他看向了妈妈,就见妈妈在微笑,她的模样,像是变得有些模糊,就好像无数个影子重叠了起来,然后在这周围,每一个路口,每一个死角位置,全都出现了她优雅的身影。

    他看向了妹妹,妹妹正兴奋的跑了过来,伸出小手,拉住了他的手掌。

    她嘴里还在吃着酸枣,嚼的嘎巴响。

    小小的身体,微微弓了起来,垂在面前的黑色头发下面,眼睛已经兴奋的发亮。

    陆辛这才放下心来,望着秦燃,脸上露出了微笑:“我找你好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