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怪物与真正的怪物(三更)
    不时有沉闷而巨大的声响,从小镇的一角响起,仿佛整个小镇都在跟着晃动。

    在这片安静祥和的小镇周围,许许多多正在红月之下辛勤的在田里忙碌的人,他们仿佛受到了某种影响,忘记了自己要做的事情,而是以一种僵硬却又诡异的姿势,慢慢的转头,向着小镇的一角看了过去,能够看到红色月光笼罩下的小镇,正有一团阴影不停的扩大。

    那仿佛是实质性的恐惧,正在蔓延。

    ……

    ……

    “怪物!”

    不远处,妈妈看着陆辛发疯的砸向所有人形果实树的样子,脸上没有笑容。

    月光之下,她的脸显得精致,但又异常的冷漠。

    陆辛身后的黑影,似乎越来越庞大。

    这个黑影一开始出现时,只是比陆辛的身体,大了一圈,但是这时候,随着越来越多的小型人形果实树被他打死,或者说,因为他的力量,而被扭曲、毁灭,他身后的黑影,也在越来越庞大,这时候几乎比陆辛自己的身体大了两倍,除了红色的眼睛,甚至隐隐显露五官。

    陆辛在认真的追杀那些人形果实树,拔除,撕碎,确保它们被毁灭,以及……

    ……确保它们的惨叫声足够悦耳!

    妈妈静静的看着陆辛消灭人形果实树的样子,又低低的开口:

    “真正的怪物!”

    “……”

    她说着,缓缓转身,脚步略有些急促的,走到了一排小镇房间的墙角边,这时候,妹妹正躲在了墙角,怀里抱着一个圆圆的、有拼凑痕迹的东西,紧张的抬起小脸,看向了妈妈。

    “你抱的是什么东西?”

    妈妈看着妹妹的怀里,微微皱起了眉头。

    妹妹抬起头来,认真说道:“我喜欢他,不想爸爸伤害他。”

    “哎哟,你可不能早恋,那是坏孩子干的事……”

    妈妈轻轻掩口笑了笑,然后拿出剪刀,在妹妹身体上方,剪了一下。

    妹妹扔下了那个东西,仰脸看着妈妈道:“哥哥会变吗?”

    “哥哥永远是哥哥。”

    妈妈低头看着她,拉起了她的小手,轻声道:“但是,现在我们要离他远一点……”

    “……”

    说着这些话时,她拉着妹妹的手,慢慢的向着小镇深处走去。

    ……

    ……

    “这究竟是什么能力?”

    同样也是在这时候,在看到了陆辛像是砸碎一堆脆弱的玩具一样,砸碎那足有三十多株人形果实树时,秦燃……或者说秦燃们,这时候也发出了惊恐的叫喊,脸上的表情已经统一。

    全是害怕。

    然后他们七嘴八舌的喊着:“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先将他杀死……”

    “是毁灭那个组的吗?”

    “不,我们应该逃走……”

    “哈哈哈,我恨你们,我希望看到你们死……”

    “我……我只是一个在荒野上拉货的啊……”

    “……”

    各种七嘴八舌的叫喊声里,它们的意见还是统一了起来,有一个比其他的同类更强大一点的“秦燃”,压制下了其他人的意见,然后这一株足有十多高米的人形果实树,便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条一条看起来足有七八米高的触手,同时在空中摇摆,连同着顶端的捕器……

    这种摇摆的幅度,开始变得统一,然后所有的秦燃都面向了陆辛。

    他们开始咒骂。

    各种无法形容的言语从他们口中说了出来,但却又听不清楚。

    能够发现,这种言语在他们口中冲出来,融合在了一起,就像是一种无形而细密的力量,影响到了空气,因而使得空气像是被无数细碎镜面折射一样出现了各种不同的细微扭曲。

    像是蕴含着极大的力量,涌到了陆辛的面前。

    “哗……”

    正在仔细的杀死最后一株小型人形果实树的陆辛,被这咒骂的力量正面冲击。

    他的脚步有些许的后移,在开心小镇坚硬的水泥路面上,蹬出了一道破碎的划痕。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那株人形果实树的本体,露出了一个森然的笑容。

    他一步一步向前走来。

    他是正面顶着那种咒骂的力量走过来的,就像是在推着一波潮水向前,脚步显得沉重而迟疑,但却没有丝毫的停止。身后的黑影,在这种冲击之下,非但没有变得弱小,反而越来越沸腾,越来越强大,一步一步压缩着那种咒骂的力量,走到了人形果实树面前,三米之外。

    他抬头看着这株人形果实树,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你的能力是不死?”

    “我喜欢不死的东西……”

    “因为这样你才可以一直恐惧……”

    “……”

    “啊……”

    看到陆辛已经来到了这么近的距离,人形果实树上的某一个秦燃,终于忍不住,他脸上露出了又恐惧又愤怒的表情,忽然停止了咒骂,改成了扯动长长的触手,从空中扑了下来。

    他露出了一种凶悍的神色,似乎要与陆辛拼命。

    “喀……”

    陆辛抬手,就抓住了这个秦燃。

    与那些小型的人形果实树相比,这一株本体上的秦燃,显得要真实许多,也没有在被陆辛抓住的一瞬间,就彻底受到陆辛身后那个黑影的影响,完全被扭曲,但他还是痛苦的大叫了起来,就连叫声,也比那些小型的人形果实树更凄惨,同样的,也更为悦耳动听了一些。

    这种咒骂声使得其他的秦燃同时惊得停止了咒骂,惊恐的从树上飞下,抽打了下来。

    “啪!”“啪!”“啪!”

    一条接一条的藤蔓甩下,疯狂抽到了陆辛,或说陆辛身后的黑影上。

    毕竟,这时候的陆辛身后的黑影越来越清晰,似乎活了过来。

    “呵呵呵呵……”

    被这种强大的力量不停的冲击着,陆辛却咧着嘴发出了古怪的笑声。

    他手里抓着那个秦燃,连同他身后的藤蔓,一起被狠狠的扯了下来,然后被陆辛拿在手里,他身后的黑影顺着他的手臂蔓延,一路延伸到了这条藤蔓上,然后淹没了这条藤蔓,也淹没了那个尖叫的秦燃,使得那条藤蔓,变得如同一条拿在手里的黑色长鞭。

    然后陆辛用力的甩开手臂,向前抽去。

    “啪!”

    这一条长鞭甩在了人形果实树上面,所有的秦燃,都发出了痛苦的尖叫,树体上出现了一道明显的疤痕,上面不知有多少血肉,被这一鞭子抽了下来,渗出了鲜艳淋漓的血水……

    “嗤!”

    “嗤”“嗤”“嗤”“嗤”“嗤”

    “……”

    人形果实树挥舞着十几条触手,疯狂的抽打着陆辛。

    而陆辛也在挥舞手里的长鞭,脸上带着愤怒的狂笑,抽打着人形果实树。

    他每被抽中一下,身后的黑影都会出现些许的颤抖,然后他脸上的表情更兴奋,而他每抽打到人形果实树上一下,却是连皮带肉,刮下来好大一批,所有的秦燃都拼命的大叫……

    陆辛选择了这种方法消灭这株人形果实树,效率并不高。

    他似乎是因为喜欢这种感觉,才选择了这种方法。

    ……

    ……

    “我不管你们了,我先走……”

    而在这种仿佛被恐惧本身所笼罩的战斗里,早就有一个秦燃,脱离了战斗。

    那是在被陆辛杀死了树干里的秦燃之后,第一个苏醒过来的“果实”,似乎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比别的秦燃聪明一点,早在借用自己的意志,压下了其他的“秦燃”,向着陆辛咒骂声时,他就已经悄悄的切断了自己与人形果实树之间的联系,然后逃到了一个房间里面。

    人形果实树没有办法移动,但成熟的果实可以。

    半晌之后,房间的另一侧,一个穿着连体工装,看起来与其他的开心小镇居民没有任何区别的人,脸上挂着伪装出来的微笑,手里提着一个银色的公文箱,快步向小镇外面冲去。

    背后,时不时传来无数个“自己”的惨叫声,让他浑身颤栗。

    该死的,这才是真正的怪物……

    他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能再回来……

    “嘻嘻……“

    就在他已经走到了小镇边缘时,他忽然听到了前方有笑声。

    抬头看去,就见一个穿着白色小套装,头上戴着一顶遮阳帽的精致女人,正站在了小镇外面,开满粉红色小花的田里,手里还牵着一个看起来有些古怪,黑色头发遮着脸的小女孩。

    她们看着自己,露出了开心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