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妈妈的处理方式(三更)
    空气像是受到了巨大力量的挤压,出现了一层一层肉眼可以看到的褶皱。

    笼罩着小镇与周围农田的薄薄雾气,在这个没有灯光的地方,像是一下子变得浓郁了许多,只是出奇的是,雾气变得浓郁了,但空中的红月,却变得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

    这种变化,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就像是红月距离大地越来越近了。

    光芒像血液一样鲜艳,垂直落下。

    ……

    ……

    陆辛一家四口与开小心镇女王之间,夹着的是秦燃。

    他也是能力者,能够感受到周围错乱散碎的精神力量,感觉到大脑的混乱。

    这让他尤为的吃惊,几乎要疯狂大叫出声。

    他没想到,这位来自青港城,看起来有些普通,与“逃走的实验室”有关的人,居然有胆量与那位最强的神秘生物之一对峙,而这使得他产生了一种荒诞感觉,头痛的像是要裂开:

    “不可能啊……”

    “难到我拿到的资料是错的?”

    “他现在不应该有和女王对峙的实力,难道说……”

    “……他已经达到了第二阶段?”

    “……”

    “那个怪物真是可怕啊,要打起来吗?”

    这时候头痛欲裂的不只秦燃一个,陆辛也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与痛苦。

    在看到了那个神秘的小镇女王时,他就感受到了无法形容的巨大压力,那种压力无形无质,却真实存在,使得他眼前不时的出现各种幻觉与幻象,像是一块一块的细碎镜面,每一块镜面,都在折射出了一些破碎的场景,好几回,自己都差一点,就陷入了那些场景之中。

    但他还是在保持着自己的理智,因为他有种直觉,陷入了那种场景,可能就无法醒来了。

    这时候,陆辛的心里,有种想要退出对峙的感觉。

    这不是害怕,而是一种面对强大而神秘的未知生物时,产生的本能。

    但是自己不能退,因为陆辛看到妈妈、妹妹,都在认真的看着那只神秘的女王,虽然看不见父亲,但陆辛可以听到父亲沉重的呼吸声,所以他知道父亲也在看着那位女王。

    这让他想起了生活里的一些场景。

    面对一只疯狂的恶犬时,反而要盯着它的眼睛,不然它随时会扑上来。

    他明白这也是一场战斗,所以他要站在家人身边,陪着他们。

    正是这种念头,支撑着他,让他一直死死站在那里。

    就算大脑已经变得越来越混乱,未知而混乱的细碎场景与疯狂又听不清楚的耳语一直在自己的耳膜间来回传递,他也仍然坚持着,看着那位女王,甚至还稍稍站在了妹妹的身前。

    鼻血流了出来,但他的目光,却变得越来越冷。

    ……

    ……

    妈妈注意到了陆辛流鼻血的样子,她的脸色似乎变得冷了一些。

    然后她看着那只这时候也有些忌惮,正停在了山上小别墅的位置,不知道该向前来,还是该退走的女王,脸上忽然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那种笑容很和气,让人感觉到一点敌意。

    “你好!”

    她轻轻柔柔的开口,向着那位女王打招呼。

    那位女王像是也怔了一下,她漆黑而不见底的眼睛,像是微微变了一下角度。

    妈妈脸上的笑容更丰富了,轻轻向着女王点了下头,道:“你这个小镇很漂亮呢……”

    女王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却给人一种微微放松的感觉。

    周围压抑的空气,也像是在变得缓和。

    “你不要紧张。”

    妈妈温柔的向女王笑道:“我们一家人是出来旅游的,顺便帮孩子完成一点小工作,无意中闯进了你这里,真的很不好意思,不过,你这里真是好美呀,尤其是这些花……”

    “……”

    妈妈的反应,让陆辛微微有些意外:“妈妈居然可以跟女王交流?”

    更吃惊的自然是秦燃。

    他三观都似乎有些崩溃了,僵硬的转身,看向了说话的精致女人。

    她居然试图跟女王聊天?

    只不过,更为让人吃惊的明显在后面。

    空气里,一个个细细的,让人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与诡异的声音响了起来:

    “谢谢……”

    “……”

    女王居然回答了……

    无论是秦燃,还是陆辛,都明显错愕到了极点。

    而妈妈的脸上,笑容更浓了些:“只是,如果全都是粉红色的,单调了一些。”

    “我觉得,如果可以在花田里种些蓝色的鸢尾,就更好看了呢……”

    “……”

    “我也觉得只种粉红色的花,显得有些单调了,可是我找不到更好的种子……”

    女王再一次声音细细的回答。

    她们居然真的聊起来了……

    ……

    ……

    秦燃已经石化。

    陆辛大脑里的错乱与针刺般的感觉也在减弱,取而代之的,是诧异。

    “种子很好找的,高墙城……”

    妈妈笑着回答,像是真的在很轻松的和朋友聊天。

    不过当她说到这里时,陆辛忽然有些担忧的看了妈妈一眼,想要阻止,又没说出来。

    妈妈似乎了解陆辛的想法,轻柔柔的改变了一下自己要说的话,笑着道:“你可以把农田与花田间隔着来种,这样两种颜色就可以拼起很好看的图案了呢,而且农田夏天的时候,就会变成黄色的,冬天的时候下了雪,就变成白色的,这样的图案,还是一直在变化的……”

    “……”

    “嗯,谢谢你……”

    女王细声细语的回答,周围的压力越来越小了。

    就连小镇旁边,那些端着枪,口中吐出了口器的小镇居民,这时候也明显变得友善了一些,他们的枪口都垂了下来,而小镇的居民,正在慢慢的,向他们身后的房间退去。

    “不客气,弄坏了你的东西,真抱歉……”

    妈妈温柔的笑着:“弄坏了你的地方,看样子也只好你自己来修了呢……”

    “不过,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再来找你玩呀……”

    “……”

    “好的,我会好好欢迎你的……”

    女王纤细的声音,也开始变得低了下去,她那庞大的身体,也开始退回小别墅里。

    周围的压力,看起来已经变得跟之前一样了。

    而跌倒在枯萎的花田里,仿佛站都站不起来的秦燃,则处于完全懵掉的状态。

    他呆呆的看着女王悄然退回了山上的小别墅里。

    又看到,来自青港城的能力者,他背后的黑影,还有戴遮阳帽的女人,扭曲的小女孩。

    他们同时转头,八只眼睛同时看向了自己。

    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慌从他心底升了起来。

    ……

    ……

    陆辛也没想到,那位女王,看起来这么可怕,但其实很讲道理。

    具体是怎么回事,其实他也不是很明白,但他能感觉得出来,女王确实没有了敌意。

    看着周围的家人,他也可以察觉,妈妈像是微微松了口气,妹妹只是有些奇怪的样子,而父亲则能够明显感觉到有点不甘心,但他对妈妈的处理方式,好像也没有什么意见。

    这件事情解决了,那么,剩下的自然就是秦燃了……

    ……

    ……

    “呵呵呵呵……”

    就在陆辛想着这件事时,父亲空洞而干巴巴的笑声,忽然响起在了耳边。

    然后陆辛就看到了自己的手臂提了起来,上面缠着一团黑色的影子。

    这只手不受控制,向着身前那个一脸惊恐,甚至有些呆滞的秦燃抓了下去,他能够感觉到父亲的愤怒,也知道他想对秦燃做什么,急忙用力撑住了自己的手臂,不让父亲抓住他……

    “我还有话要问他……”

    他低声说着,解释给父亲听。

    刚才秦燃提到了一些让他很关心的东西,他希望先问明白。

    “呵呵呵呵……”

    父亲的笑声显得更为响亮。

    “这样的废物,有什么可问的,杀了他,杀了他才干净……”

    “……”

    陆辛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压力更大,在向秦燃抓去。

    “我说了还有话要问他……”

    陆辛坚持,并且用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手臂。

    “废物,废物,你也是废物,胆小的,怯懦的废物……”

    父亲的声音忽然变得无比暴躁,高声大喝着。

    陆辛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一下子变得有些空白,像是要被挤进一个奇怪的地方。

    他的鼻血一下子增多,从鼻腔里涌了出来。心脏就好像在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拼命的拼压着。不仅是右手,就连整个身体,都快要失去控制。

    “你该回去了……”

    妈妈忽然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看向了父亲。

    “回去?”

    父亲的声音带着一种奇怪的腔调,然后有些压抑的大笑了起来。

    空洞而深沉:“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