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酒鬼大爷
    因为不知道酒鬼具体什么时候打算对他在调查的组织动手,所以陆辛决定早一点过来跟她商量对策,当天夜里,就请韩冰帮自己订好了往四号卫星城的车票,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

    地铁越行越高,最后已经爬升到了离地几十米高的高架铁轨,从城市的上空穿过。

    轰隆隆!

    当高列驶出了二号卫星城的高墙时,就感觉外面的阳光一下子涌了进来。

    陆辛从车窗向外看去,看到了一种让人心旷神怡的景象。

    只见,巨大的高墙之间,乃是大片大片的绿色植被,植被覆盖着一些残破的建筑。

    青港城的布局,乃是如今红月亮事件之后的世界里,最常见的形式。

    内中,乃是建筑最好,也最有现代气息的青港城主城。

    而在主城周围,则分别是东、南、西、北、眺望台五个卫星城,就好像是一只展开在地上的巨大手掌,那个远遥的,仿佛散发着银色反光的主城,是手掌的掌心,卫星城是手指。

    卫星城与主城之间,则是大片的农田与果园、牧场,大棚,还有些湖泊与河流。

    再向往外去,则是看不见尽头的荒野。

    六个城市之间,遍布着一道一道的高架铁路网,当初荒野里疯子还很多的时候,青港城就是靠了这些离地将近百米的高列来运输货物,防止疯子的袭击,不过,如今疯子越来少,地面运输也已经兴盛了起来,这种横跨于各个城市之间的高架铁路,则成了一个特色。

    如今,主要是于各个城市之间往来的人,才会选择这个出行方式。

    毕竟,因为在高架上,所以离开了高墙城,也不算出城。

    而在地面,哪怕是从一个卫星城到另外一个,系统上也会判定为出城的。

    ……

    ……

    当高列在四号卫星城的站点停了下来时,陆辛随着人流出了车厢,然后去末尾一截车厢那里,领取自己的摩托车,认认真真观察了一会,见摩托车没有被粗暴的工作人员推来推去擦出刮痕,这才放下了心,然后骑着它通过地下通道,来到了地面上的出口位置。

    在高列上就已经通过电话,酒鬼这时候应该就在这里等着自己。

    陆辛目光扫了几眼,然后目光一定,看到了一个穿着校服的小姑娘,在向自己摆着手。

    “你好……”

    陆辛忙推着车走了过去,笑着打招呼。

    话到嘴边,倒是微微一顿,不知道该怎么叫她:酒鬼先生?女士?小妹妹?

    “呵呵,你就是小兵吧?”

    还不等陆辛想到一个合适的称呼,扎着马尾辫的酒鬼,已经一脸慈祥的看着他。

    笑着伸出了手,道:“之前咱们见过,不过那时候太乱了,也没顾得上多聊……”

    “很感谢你啊,百忙之中抽出空来支援我的工作。”

    “本来我是想找那只歇了虎子来的,但是他说自己肚子痛……”

    “……”

    “歇了虎子……”

    陆辛反应了一下,才明白她是指什么,忙笑道:“应该的,我也会尽全力配合。”

    眼前这个小姑娘,长的清纯干净,正是个胶原蛋白满满,青春无敌的年龄,不过这一脸的慈祥着实让陆辛感觉有些古怪,跟她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就觉得自己矮了半截……

    ……主要是辈份上矮了半截。

    “呵呵,好,小伙子精神头很不错嘛……”

    酒鬼竖起一根大拇指,拧开保温杯喝了一口,道:“别愣着啦,走,我带你吃饭去。”

    “哦,好……”

    陆辛闻着那保温杯里的酒味,顿时又有些肃然起敬。

    他在这里等着,酒鬼很快就把她的车也开了过来,陆辛目光都有些直了。

    那是一辆没有篷的,后面带了一个车兜,好多个地方掉漆,生锈的三轮车……还是农用那种,酒鬼穿着个校服,运动鞋,扎着马尾辫,突突突的开着这辆三轮,顿吸引了无数目光。

    一拉刹车,笑着一拍后面的车兜,道:“上车吧,小伙子,还等啥呢?”

    “你那辆摩托车,扔上来就行……”

    “……”

    “额……要不我跟在后面也行……”

    陆辛答应着,终于还是没忍住,道:“这就是你的车呀?”

    “对呀……”

    酒鬼又拧开保温杯喝了一口,道:“这个车好啊,酒驾都不查……”

    “?”

    陆辛忽然觉得她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

    于是,酒鬼撸起了袖子,露出两条白嫩嫩的手臂,握着车把,稳稳的在前面开着带路。

    陆辛骑着自己的摩托车,以一种蜗牛般的速度跟在后面,那辆三轮车似乎油烧的不是很好,黑烟一个劲的往外冒,走到一半,陆辛停下了看看,发现银色的保险杠都熏黑了……

    没办法,离她远了点跟着。

    反正酒鬼那个车开得那么稳,就算走着感觉也能跟得上。

    ……

    ……

    酒鬼说去吃饭,本来当时陆辛还不饿,但是一路跟过来之后,硬是拖到饿了。

    本来以为酒鬼请自己吃饭,就算不去什么大饭店,应该也会去个做肉饭的小饭馆,毕竟他们这种属于出差,都可以报销的,而且韩冰之前跟自己说过,酒鬼是个很大方的人。

    但是跟着酒鬼,一路开进了一个城中心的小区之后,陆辛却有些诧异。

    “这是……”

    停下了车,看着周围一排一排的居民楼,陆辛有些不明白。

    “这就是我家嘛……”

    “走,上楼吃饭,然后再讨论任务的事。”

    酒鬼下了车,把三轮车一停,便背着手往楼上走去。

    “居然来家里吃饭?”

    陆辛有些意外,但见酒鬼已经进楼了,便也急忙锁好了车,端详一下,快步跟上。

    ……

    ……

    “吴格格回来啦?”

    这个小区看起来气派,干净,楼道也比别的地方热闹一些,正是周末,又到了饭点,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等电梯的时候,就看到他们邻里之间亲切的打着招呼,有脸上带着慈祥的老人,笑眯眯的看着酒鬼,还偷偷瞅了陆辛一笑,笑着道:“这位小伙子是你朋友呀?”

    “是我同事,王奶奶,你又买好吃的啦?”

    酒鬼一回答,声音清清脆脆,就像是个好奇可爱的少女。

    这么符合她身份的回答与表现,陆辛却明显感觉到她种装嫩的感觉……

    “哎哟,你就鼻子尖,买了点小黄花……”

    慈祥的老人掀开篮子给酒鬼了瞅一眼,笑道:“等我煎好了给你家送点过去!”

    “我也要……”

    旁边一对挽着手的情侣也跟着打趣,男的举手道:“我老婆就爱吃王奶奶做的小黄花。”

    “你也知道我喜欢,就不知道给我买呀?”

    旁边的女孩嗔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从方便袋里拿出了一盒樱珠,塞给老人,笑道:“以前吃过多少次王奶奶做的好吃的了,都不好意思了,这点水果您带回去给孙子吃……”

    “哎哟,可不行呢,这个贵……”

    “哪有什么贵不贵的,可比不上做的小黄花好吃……”

    “……”

    推让中,电梯门打开,一个微胖的妇女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走了下来,脸上带着亲切而客气的笑容,向邻居们打招呼:“王阿姨,小孙,还有格格,你们都回来啦?”

    一众邻居都往旁边退:“刘姐又推公公下去遛弯?”

    等进了电梯,大家还在讨论:“刘姐也真不错,老公在外面跑运输死了,公公又断了腿,结果不仅没有把公公撵回去,还照顾起来了,现在这世道,这样的好人不多了呀……”

    ……

    ……

    陆辛站在他们中间,静静听着,也感觉酒鬼的这些邻居,其实都挺不错的。

    平时生活中有这样的邻居照顾一下,挺好的。

    可惜自己家那栋老楼,都很少有人住。

    ……

    ……

    “爸,妈,我回来了。”

    酒鬼家住的房子也挺宽敞,看起来得有一百四五十平。

    装修的古典而厚重,摆满了精致的小盆栽还有书藉,很有知识气息。

    一进门,便有一对中年男女忙着迎了上来。

    他们都差不多是四十来岁,男的戴了一个眼镜,女的穿着一件蓝色的居家款式旗袍,看起来气质非常不错,从他们客厅摆放的照片,可以看到与学生的合影,都是老师?

    “哎呀,快坐快坐……”

    酒鬼的父母看着跟她进门的陆辛,脸色都有些惊喜,特别热情的打量着陆辛。

    “格格终于交朋友啦?”

    “……”

    “这是我同事,你们先陪着他坐,我去做饭。”

    酒鬼招呼着陆辛:“小伙子,你也不要客气,削个苹果吃。”

    一边说着,一边拿了一件围裙,进厨房去了。

    “好的,好的……”

    面对这一家人的热情,陆辛只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一左一右,坐了酒鬼的父母,他们打量着陆辛,显得特别的开心,偷偷的交换眼神,还能看到他们像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慨。

    “小伙子真不错……”

    酒鬼的妈妈关心的打量着陆辛:“叫什么名字呀,多大啦?”

    “额,我二十三了,叫……”

    陆辛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真名,在他们的规定里,应该都是用代号交流的。

    实际上,他就不知道酒鬼的真名。

    而且,按理说,他也不应该接触酒鬼的家人的……

    ……酒鬼带他回家来吃饭,本身就有些不符合能力者的习惯。

    “二十三,挺好挺好……”

    酒鬼的爸爸倒没让陆辛为难,连连笑着点头:“我家格格呀,也满十八了,你别看她脾气有点怪,但其实人还是挺好的,本来我们打算等她高中毕业,就让她考大学,但是她自己不是很感兴趣,也就随她了,现在就比较关心她的大事,你们两个……现在处到哪一步啦?”

    “噗”

    陆辛差点把茶喷了出来,忽然觉得不对,酒鬼的爸妈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你们想什么呢?”

    这时候酒鬼从厨房里伸出了头,紧皱着眉头,道:“这是我的同事,小兵,过来帮我处理工作的,我俩才第二次见……我说你们两个,年纪轻轻的,思想觉悟能不能高一点?”

    “不要天天乱想这些东西,多把精力放在事业上不好吗?”

    “……”

    “这……”

    酒鬼的父母,表情一下子有些尴尬了起来。

    好一会,酒鬼的妈妈向陆辛推了一下水果,尴尬道:“你吃,我去帮她做饭……”

    陆辛与酒鬼的爸爸坐在了客厅里,大眼瞪小眼。

    厨房里很快传来了酒鬼无奈的声音:“小王啊……哦,不,妈……”

    “你这么大个人了,还是笨手笨脚的,那个鱼能这样刮鳞吗?”

    “你得横着用刀挑……怎么了?”

    “说你两句就不开心,你们这些年青人啊,真不知道在想什么。”

    “亏你还是大学教授,这个样子,怎么教那些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