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就是,很热情
    虽然是在家里吃的,晚餐居然出人意料的丰富。

    看起来只是在厨房里叮零当啷半个来小时,酒鬼就已经蒸好了一条鱼,炒了几个小菜,还炖了一锅红烧肉,焖了米饭……顺便着把酒鬼妈妈训了十分钟。

    当菜都摆在了桌子上时,酒鬼咬开了一瓶白瓷瓶的酒,然后慈祥的招呼着陆辛还有爸妈:

    “来来来,快吃饭。”

    “……”

    酒鬼爸妈都是一副绝望的样子,偶尔会向陆辛投来一个求救的眼神。

    陆辛能怎么办?

    当然是装看不见,顺便吃了两碗米饭。

    “小兵啊,别光顾着吃,来来来,把酒满上……”

    酒鬼很热情,不光自己吃着,滋一口滋一口的喝着小酒,还招呼陆辛。

    因为第一次来,不好意思去盛第三碗米饭的陆辛急忙摇了下头:“不用了,毕竟我们……”

    他下面的话没说出来,毕竟他也不知道酒鬼爸妈是否知道酒鬼被招募的事情。

    特清部有保密条例,不能在外人面前聊这个。

    “嗨,没事,酒是粮**,越喝越年青嘛……”

    酒鬼坚持,给陆辛倒了一点,然后笑呵呵的道:“想吃肉就吃,毕竟你是年轻人,正长身体的时候……”

    “额……”

    陆辛看着眼前这个高中生模样的小妹妹白嫩晶莹的脚上踢着个老气横秋的踏板拖鞋,身上已经换了件白色起皱的老头衫,一边让酒一边招呼着自己吃的样子,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酒鬼的爸爸出来解围:“人家不想喝就不要喝了嘛,你……也少喝点,小姑娘家家的……”

    说到这里,他也一下子停了下来,本来顺口而出的话,硬是无法说出口来。

    “唉,到了我这个年龄你们就明白啦……”

    酒鬼唉声叹了口气,反而又拿过了一只杯子,放在了她爸面前,抬手就倒满,劝道:“现在屋里也没外人,我就不喊你爸了……小吴啊,也不是我说你,你这人吧,就是太老实……”

    “酒也不喝,烟也不抽,小王当年看上你啥了?”

    “你看你平时在学校那个人际关系搞的……”

    “实在不行,退休吧,回家来,我养你,咱家不缺你一双筷子……”

    “……”

    酒鬼的爸爸感动的都快哭出来了。

    酒鬼妈本来想劝几句,但瞅了自家闺女一眼,硬是没敢开口。

    毕竟刚才自己被训了十多分钟了……

    ……

    ……

    “这一家子平时都过的什么日子啊……”

    陆辛心里暗想着,已经被这气氛折磨的话都不敢说,只顾闷着头吃饭。

    好不容易一顿饭吃完,酒鬼的爸爸小吴被灌了三杯酒,连酒鬼的妈妈小王也经不住自家女儿的热情,被劝着喝了一杯,倒是陆辛,只是喝了两口而已,饭确实是吃了不少……

    “那个晚上……”

    吃完了饭,酒鬼与陆辛坐在了沙发上抽烟,小吴和小王在厨房里洗碗。

    陆辛见酒鬼一直不说正事,只好试探着提了出来。

    也不知道酒鬼的具体计划是什么,晚上究竟是要谈事,还是先找地方给自己住下。

    没想到,刚一提出来,酒鬼摆了摆手,道:“晚上你就睡我房间吧!”

    “啪……”

    厨房里忽然响起一声脆响,旋即洗碗的声音消失得一干二净。

    都不用看,就能知道四只耳朵已经竖了起来。

    陆辛也吓了一跳:“啥?”

    酒鬼诧异道:“什么啥啥啥?你都到我这里了,晚上不得歇下?”

    陆辛看着这个水灵灵的,正拿着烟斗抽烟的十七八岁小姑娘,整个人都懵的,好一会才憋出了一句自己平时绝对不会主动提出来的建议:“那……那什么,还是住酒店吧……”

    “……反正总部……公司给报销。”

    “住啥酒店?”

    酒鬼不满的看了陆辛一眼,道:“公司的钱不是钱啊?”

    说着,吐出了一口烟气,烟袋锅往卧室里一指,道:“我的床又大又软,睡咱们俩绰绰有余,再说了……”她把蹬在了沙发上的一只脚放了下来,又换了另一只上去,一边抽烟,一边眯着眼睛看着陆辛:“喊你过来就是有事,住在家里,咱俩晚上也正好聊聊不是?”

    “可是你……”

    陆辛一辈子也没这么窘迫过,看着酒鬼,脸都红了。

    “都是大老爷们,你怎么这么墨迹?”

    酒鬼倒是有些不满了,白了陆辛一眼,不过顺着陆辛的目光,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穿着T恤的胸口,也顿时明白了一脸通红的陆辛为难什么,便笑呵呵的道:“你别把我当女人。”

    “拿我当你大爷就好……”

    “……”

    陆辛三观都要裂开了。

    没想到,这时候厨房里的小吴与小王紧张的走了出来,本以为救兵到了,他们却是一脸欣喜,小王道:“说的对,都到家里来了,哪能让小兵出去住酒店呢,就住家里行了……”

    酒鬼的爸爸小吴张了张口,似乎还有些犹豫。

    但小王立刻扯了他一把,向沙发上抽烟斗的女儿使了个眼色。

    小吴一狠心,也不说话了,道:“我有新的睡衣,待会给小兵拿一套……”

    这一家子盛情难却,陆辛都有些坐卧不安了。

    只好无奈的妥协着:“实在不行我睡沙发……”

    “不用。”

    酒鬼的妈妈小王显露出了不寻常的狠劲,一咬牙:“就住吴格格的房间,那里宽敞!”

    陆辛看了一眼正瞅着自己嘿嘿笑的酒鬼,感觉有些绝望了。

    ……

    ……

    刷完了碗,四个人坐在沙发上气氛诡异的看了会电视,小吴与小王就忽然困了。

    在他们的催促下,酒鬼与陆辛赶紧洗漱,然后被撵进了卧室。

    卧室确实挺大,而且出人意料的是,居然还真的像个高中女孩的房间。

    床上铺着卡通图案的被褥,墙上贴着一些老电影的海报,有不少都是现在的人根据老电影里面的截图,重新修复然后打印出来的,而这,也是现在的孩子们最欢迎的流行品。

    床头的正上方,一个光头的披风男人,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这卧室,也不算特别大嘛……”

    陆辛抱着自己的背包,坐都不敢坐,只能讷讷的说着。

    “嘘……”

    酒鬼坐在了床沿上,翘着二郎腿,向陆辛使了个眼色,道:“他们听声呢……”

    陆辛愣了一下才明白她说什么,脸一下子又红了。

    酒鬼倒是非常的坦然,拿着大瓷缸子喝了口茶,摇了摇头,感慨道:“他们也不容易,为了我这个女儿,费尽了心思,医生看了不知道多少,跳大神的也请过好多回,家里的一切也都尽可能的给我布置成小姑娘应该有的样子,甚至想过直接让我相亲结婚……”

    “好歹改了爱好,从大爷变成大娘也好啊……”

    “……”

    陆辛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似乎哪里不对,又似乎没什么不对。

    “但是……”

    她又深深一叹:“没用啊……”

    “我这样子,特清部那些老伙计们都搞不明白,别说跳大神的吴老二了……”

    “……”

    听她说到了这里,陆辛倒是稍稍认真了些。

    他之前刚捕捉了一只幽灵,对方也是可以作为精神体寄居在别人身体里的,难道现在的酒鬼,其实状态与那只幽灵施展能力的时候一样,小姑娘的身体里,有个大叔的精神体?

    不过,幽灵能力者,似乎不能长时间住在一个人身体里。

    不然会被对方的大脑同化,真的变成那个人。

    而酒鬼的状态,似乎已经很久了,这就不是幽灵事件可以解释得了的。

    另外,如果酒鬼真的只是认知障碍的话,她又似乎不该有这么严谨的逻辑与清醒的认知。

    对这个问题,其实他也有些好奇,不过也没办法细问。

    这毕竟牵扯到了酒鬼的隐私,若是问的太深,未免显得有些不礼貌。

    ……

    ……

    “差不多了……”

    也就在陆辛想着时,酒鬼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忽然站了起来,拉上了窗帘。

    “干……干嘛?”

    陆辛是真慌了,说话都有点颤。

    “你说干嘛?”

    酒鬼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T恤,回头瞪了陆辛一眼。

    然后就在陆辛浑身发凉,窘的几乎要逃门而逃时,就见她蹲下身去,从床底下拉出了一只箱子,然后从里面取了一件特制的防护背心穿上,紧接着,又穿上了整套防护服,系好了厚底的军靴鞋带,戴好了耳机,然后又拿了一把枪,认真检查了一下,子弹卸下又装上,插进了腿边的枪袋里。

    “这是……”

    陆辛是真有些不理解了。

    而酒鬼则向他竖起食指,“嘘”了一声,然后关上了灯。

    黑暗里,酒鬼靠近陆辛耳边,吐气如酒:“小吴小王被我灌了点酒,待会就睡着了。”

    “那几个怪物,应该也快来了……”

    “……”

    陆辛吃了一惊:“有怪物?”

    “当然了……”

    酒鬼声音有些低沉:“它们已经找我好几天了……”

    说着斜乜了陆辛一眼:“不然你真以为大爷我跟你这个小伙子住一屋,是馋你身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