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这样也可以?(万字更新求票)
    “……”

    陆辛不知道酒鬼这样说是不是有道理,不过这也不重要。

    确定了这些都在酒鬼的控制之中,他便稍微放下了心,道:“之前你的猜测是错的,并没有那个幕后的精神控制者存在,我刚才已经将这个小区找了一遍,可以确定这个问题!”

    “没有?”

    酒鬼咂了咂嘴:“不应该啊,这两只精神怪物明显是被人引来的,甚至可以改变策略……”

    脸上渐渐露出了老人式的忧虑与深邃,吧嗒吧嗒抽着烟斗。

    搭在了另一条腿上,套着厚重军靴的光洁小腿,也下意识跟着抖了起来。

    ……

    ……

    “所以,你究竟是怎样被对方盯上的?”

    陆辛尽量忍着不去看酒鬼那两条其实很好看的腿。

    这样的腿长在了她的身上,确实有些辣眼睛。

    他只是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也点了根烟,然后开始思索。

    “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被他们盯上的……”

    酒鬼叹了口气,磕了一下烟袋锅子,道:“根据我之前的调查,已经查到了这个信奉真实家乡的神秘组织,随时都可以朝他们下手了,只是,找不到他们的能力者,却是个麻烦。”

    对此陆辛深有感触。

    在不确定对方的能力者情况下,冒然动手,极有可能引发大乱。

    只要能力者愿意,随随便便就可以引起大乱。

    无论青港城防守的再严,秩序再分明,在处于被动防守的情况下,都有可能吃个大亏。

    说白了,很多情况下,青港城唯一能做的,就是事后报复。

    但并不是所有的能力者都怕这个。

    ……

    ……

    “最一开始,我是打算通过调查那些神秘死亡的事件,来分析对方的能力,然后试着将他锁定,只不过,进展不算太顺利,我也是在见到了这两只精神怪物之后,才搞明白,那些人的死亡原因,其实都很简单,他们本来就不是被人杀死的,而是这两只精神怪物……”

    “只不过,这倒更难推测这个能力者的能力了……”

    “他究竟是可以变身为精神怪物,还是能够扭曲精神力量,制造污染源?”

    酒鬼说着,脸上露出了点自嘲的神色:“起码现在,我正是最糊涂的时候……”

    “……”

    陆辛将烟蒂丢到了地上,慢慢踩熄,脸上露出了认真思索的表情。

    所谓的密室无头杀人案,以及红背心兄弟会的小混混都死成了盆栽形状的事,对普通人而言,自然是难以想象的,甚至到了需要行政厅封锁一定的消息,以免引起大众恐慌的地步。

    但是,在能力者看来,这样的诡异事件,其实有很多可以解释的方法的。

    那个密室无头杀人案,陆辛判断,多半就与那只出现在了酒鬼小区里,戴着一串人头项链的精神怪物有关,而死成了盆栽形状的那些混混,则是那个爬山虎似的精神怪物下的手。

    死亡的方式是很容易推断的,惟一不好确定的是,对方是如何做到了这一点的?

    他们是如何操控这两只精神怪物,来到了酒鬼家的楼下?

    他们又是如何让这两只精神怪物,忽然之间,就丝毫不留痕迹的消失了的?

    难道又是和当初的南墙一样,是人造的精神怪物?

    可陆辛细细分析,又觉得不同,南墙处的那只人造精神怪物,虽然具备活性,但智力是极低的,它被创造出来,目的就是为了自毁,从它的名字就看得出来,它是一颗炸弹。

    但这两只精神怪物,却会主动的寻人,甚至改变策略,针对不同的局面。

    这说明了,它们是存在一定智力的。

    “和上面交换过意见么?”

    过了一会之后,陆辛轻声问了一句。

    “和我的信息分析专员交流过了。”

    酒鬼摇了摇头,道:“那个小姑娘说,特清部现存的资料库里也没有可以解释这种现象的案例。她曾经提议,直接多调谴一些能力者,或是城防军来,直接将这两只精神怪物捕捉,或是灭杀。但是我还没有同意,一是这两只怪物很古怪,恐怕有很大的来历……”

    “另外,你也看到了,它们消失的时候,过程无法阻止,人再多也没用。”

    “原本,我就打算,再撑一晚上,让你帮着看看,能不能将那个幕后的操控者找出来,但如果确实无法找到他,或是他本来就不会出现在附近的话,也就只有听他们的了……”

    “……”

    “他确实不在附近。”

    陆辛回答了酒鬼的这个问题,语气是少见的肯定。

    酒鬼点了下头:“那恐怕又要闹大了。”

    就算找不到对方的能力者,也不可能坐视这样一个组织在四号卫星城里捣乱,那就只有动手,而在不明白对方的能力者能做到什么程度,又不知道他在哪里的情况下,这就有可能会打草惊蛇,如果对方有意报复的话,就很有可能会让事情发展到一个意料不到的境地。

    “也不一定……”

    陆辛抬头看向了酒鬼,慢慢说道:“如果不是有能力者就藏在附近,操控这两只精神怪物的话,那就很有可能是对方已经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记,只要他放出了这两只精神怪物,它们就会来找你,这就说明,之前你肯定已经中了对方能力者的招,只是自己还没有发现……”

    “三天前开始有怪物来找你,连续找了三天。”

    “这是不是可以说明,你中他的招,就是在三天前?”

    “三天前,你去过哪里?”

    “……”

    望着陆辛认真的眼神,酒鬼不由得苦笑:“小伙子,你说的倒是挺有道理,我也知道自己应该是三天前中的招,地点也记得,那种感觉很明显,就是有人在暗中看着自己……”

    “只是没辙啊,我试过很多方法,没有办法借此将他找出来。”

    “……”

    对于她为何会被精神怪物盯上,又是哪里出了问题,信息分析小组早给出了分析。

    甚至,他们还给出了几套备选方案,或用筛选,或用突击的方式,寻找对方。

    但这些事情,都被酒鬼否决了。

    这些方法,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有在没办法时,才可以用。

    “我不是要找他出来。”

    而陆辛听着酒鬼的话,却慢慢摇了一下头,他也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才抬头看向了酒鬼,道:“我只是要知道你究竟是在哪里中的招,对方又是为何直接向你下手了而已……”

    酒鬼微微有些疑惑:“小伙砸,你问这个有啥用?”

    陆辛笑了笑,很自然的说道:“我打算邀请他们去我家里作客。”

    ……

    ……

    “啥?”

    酒鬼一听这话,有些乱了,忙道:“小伙子你可别激动,这事可不能逞强哈……”

    “你看我现在这模样就知道,被他们盯上太危险了……”

    “这群家伙,比城外的那些疯子还狠,之前他们向我下手,就已经是非常过分了,而这一次,他们甚至不惜直接影响到我的邻居们,这就已经相当于制造污染事件,属于可以直接清理掉的大罪。我通过自己的能力,还能与他们周旋一下,而如果换了是你的话……”

    她没有直接说,情商很高。

    但也很明显,她认为蜘蛛系根本没办法对付这样的怪物。

    “……”

    “没关系。”

    陆辛轻声回答:“可能危险的不是我。”

    “从今天这个事情来看,对方像是根本就不用过来,便可以让你一直受到这些精神怪物的袭击,最关键的是,这些精神怪物甚至都不能被清理,只是留下混乱,然后离开。今天他们已经敢对你的邻居下手,说不定明天做的更过份,我们一直在这里守着,也不是办法。”

    “现在我们还不清楚他们怎么做的,自然也无法针对他们,所以,倒不如试着影响一下他们,没准我帮你吸引了注意力之后,也相当于扰乱了他们的逻辑,不会再过来了呢……”

    “……”

    “你这,居然是认真的?”

    酒鬼听着陆辛的话,都有些懵了,嘴巴微微张开。

    “是的,我虽然没有你的能力,但我有另外一个优势……”

    陆辛笑了笑道:“我没有邻居。”

    ……

    ……

    说完了这话,在酒鬼一脸呆滞的表情里,陆辛转头看去。

    只见妹妹这时候,正吊在了天花板的一角上,听到了自己刚才说的话,她也微微有些惊讶,小嘴巴都张了开来,惊讶之后,则是明显有些惊喜,轻轻的拍起了小手:“好呀好呀!”

    他也越想越觉得有意思了,脸上露出了笑容:“想必我的家人,会很欢迎它们的。”

    ……

    ……

    这一趟旅游回来,妈妈像是有了别的打算。

    她给了自己那个秘密,让自己到第二阶段再去打开。

    然后,她还暗中跟妹妹说了,让她平时尽量的不要帮自己,而是让自己靠着模仿她们的能力来对付这些精神怪物,陆辛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做这些,但这并不影响他将这两只精神怪物引到自己家里去……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与家人之间的隔阂,沟通一下也是好的。

    毕竟,家人将那个秘密当成了礼物,送给自己。

    自己可不能没有回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