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沟通很重要
    “所以,他们信奉的,是一个叫作真实家乡的地方,而非某个具体的邪神?”

    陆辛打开了自己的小本,将客人在家人的热情招待下,交待了出来的事情一点一点记录下来,准备之后写报告的时候用:“听他的说法,他是在能力觉醒的时候,得到了神谕?”

    “感觉自己是天选之人,然后开始在四号卫星城传教,发展信徒……”

    “怀疑他小说看多了……”

    “具体发展模式为,让被他选中的人,也聆听神谕,开启智慧,追求真实家乡……”

    “如果对方认同自己的理念,便让对方自愿的献出所有。”

    “如果对方不认同,那就强制性让对方献出所有?”

    “……”

    陆辛停转头看了一眼那个正在家人中间颤抖着,接受谈心的客人,微微摇了一下头。

    之前他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神秘组织,居然是由这样一个哭哭啼啼的家伙搞出来的,而且看他的样子,实在无法和他们做过的那些狠辣阴毒的恶性事件,联系到一起。

    “他们会动手除掉的,一是他们发展需要,吸纳进来的,或是起了冲突的。”

    “之前被他们杀掉的银寰商务的老总,就是因为被他们盯上了身家。”

    “红背心兄弟会,则是因为跟他们起了冲突。”

    “另外,这个银寰商务公司的老总,有个女儿,也是在此之前半个月左右,被发现坠楼身亡,也是被他们的某个会友给推下来的?”

    “……”

    询问的越多,陆辛心里也越不舒服,皱起了眉头。

    这个神秘组织发展的方法,真的让人不喜欢,尤其是听到了他们具体的选择方法时。

    “发展新的会员,一是看谁对自己有利,二是通过某种特定方法挑选。”

    “简单来说,一是看利益,二是看缘分……”

    “比如在某个特定环境下,点了某一杯特别的咖啡……”

    “……”

    陆辛都有些记录不下去了:“什么鬼?”

    合着自己与酒鬼两个这么专业的特清部特别行动人员,其实都不是因为调查到了他们的什么关键秘密才是被他们盯上并且追杀的,而是因为自己和酒鬼都引起了他们的讨厌?

    他们对自己和酒鬼的追杀,也不是为了取命,而是一种洗礼?

    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对方传教的其中一个完整环节,遇到了那种恰好符合了他们传教的条件,但又偏偏犟得厉害,不肯听从他们指导的人,他们便盯上这个人,并且派出了精神怪物。

    这个人,一般当天晚上就会暴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

    并极有可能,在这种真实的状态里,做出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

    也就是说,当时去找酒鬼的人,并不是为了杀她。

    起初,他们应该是为了让酒鬼受到精神怪物影响,做出她内心深处那种最阴暗的事情,然后在悔之不及的情况下,接受他们的传教,最终“洗心革面”,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只是,那两只精神怪物,用了两天,都没有找到酒鬼。

    酒鬼用能力扭曲了它们的感知,使得它们连续两天扑空,什么也没来得及做就消失。

    当时的酒鬼,还以为这精神怪物,寻找她,是为了杀了她灭口。

    但实际上,这两只精神怪物是过来“传教”的。

    那个神秘组织里的人,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只精神怪物连续两天传教都失败了,只是感觉拖的时间有点久,所以才会在第三天的时候,改变了策略,直接让怪物影响酒鬼的邻居。

    意思就是,既然无法让你露出真实的一面,就让你看看这个真实的世界……

    ……酒鬼和自己之前失败的原因找到了。

    酒鬼以为对方很高明,所以小心翼翼的寻找精神怪物背后的操控者。

    可结果,对方非但不高明,反而菜的厉害。

    自己当时去找那个幕后的操控者,当然找不到,因为他根本就没在现场……

    酒鬼还一直分析对方如何发现了调查的事,派出精神怪物又是不是有什么深意……

    但其实对方根本没计划……

    ……

    ……

    “这么复杂的脑回路谁想的到嘛……”

    陆辛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如果真让自己调查,恐怕查个十天半个月,也搞不明白对方真的目的。

    不过好在,自己有另外一种调查方式:直接请客人来到自己家,然后通过一场友好而亲切的会谈,直接请客人把自己内心里的那点秘密完全的分享出来,自己只负责记录。

    当然了,客人分享的如此彻底,倒是让自己后面的报告不好写了。

    因为对方倒的太彻底,自己倒不好解释如何做到让对方往外倒的这么彻底了……

    大概调查任务都是这样的吧,完成任务容易,写报告难……

    认真考虑了一会,陆辛决定如实报告。

    调查的方式应该不重要吧,反正领导看重的都是结果。

    自己只需要把一切诚实的交上去,能不能理解,就看总部的人专不专业了。

    ……

    ……

    精神怪物追杀酒鬼的真正目的与原因,如实写上,且整段加下划线。

    另外添加:此组织发展方式极不专业。

    括弧:(此组织身为杠精,又极度讨厌杠精,又尤其喜欢吸纳杠精)

    写完这些,他想了一会,又将“尤其喜欢吸纳杠精”一行划掉。

    毕竟自己和酒鬼不是杠精,肯定不是。

    接着记录:“此神秘组织能力者能力:给对手留下印记!”

    “并印记会引来精神怪物对目标进行影响,或是直接吞噬掉目标的头颅……”

    “这得算是什么能力?”

    “……”

    陆辛又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位“客人”的能力,他倒是交待的很清楚。

    当时自己与酒鬼,被盯上之后,那种一直被人暗中窥视的感觉,就来自于它。

    那问题就来了,精神怪物并不能凭空出现,它们怎么来的?

    它们又为何要听这个能力者的话?

    ……

    ……

    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搞明白。

    比如这个“兄弟会”,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兄弟”?

    比如他们听到的“神谕”,究竟是一个神经病的妄想,还是真有什么东西在暗示他们?

    比如他们利用这两只可以受他们驱使的精神怪物,前前后后,究竟杀掉了多少的人?

    他们的教众里面,有多少是真的内心残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又有多少,是因为受到了精神怪物的影响,才做下了那种悔之莫及的事情?

    尤其是最重要的一点:

    他们信奉的真实家乡,究竟是否真的存在?

    ……

    ……

    问题这么多,陆辛倒是想接着问问。

    但等了一会,没有听到什么动静的陆辛转头看去,就发现,客人已经回答不了问题了。

    经过了一连串的谈心,交流,假装要走,被强行留下,帮着做家务等等环节之后。

    现在,他已经和那两只精神怪物一起,参与了家人的聚餐。

    “算了,就这么着吧……”

    慢慢的记录了最后一条有用的信息,陆辛在笔记本上拍了几张照,传给了酒鬼。

    然后他收起了笔记本,默默的回到了房间。

    客厅里太吵闹了,他不喜欢热闹。

    ……

    ……

    “这一次,你做得很好。”

    父亲和妹妹都很开心,把自己给忘了,还是温柔的妈妈比较体贴,就算客厅里再热闹,也还关心着陆辛,拿着一碟切好的苹果,走进了陆辛的卧室,微笑着向他表达了赞许。

    “是因为我开始邀请客人回家了吗?”

    陆辛抬头看向了妈妈。

    “不……”

    妈妈轻轻摇了摇头,温柔的道:“是因为你开始相信家人,尤其是你父亲了……”

    她说着,通过门缝,看了一眼和客人一起在厨房做菜的父亲,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

    “虽然,是以这种形式……”

    “……”

    陆辛能够感受到妈妈这时候确实心情很好,便轻轻点了一下头。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聊一下了吗?”

    抬头看着妈妈,他直接问了出来:“是你告诉妹妹先不要帮我的吧?”

    “为什么?”

    “……”

    听着陆辛的问题,妈妈的脸色没有一点变化。

    既没有表现出陆辛问出这个问题时的为难,也没有感觉到他会问出这个问题的意外。

    “因为你不能一直依赖着妹妹哦……”

    她只是笑着回答:“你总是要长大的,家人不陪伴你的时候,你该怎么办呢?”

    陆辛听着她的话,微微沉默了一下。

    妈妈脸上露出了笑容,安慰道:“当然,家人会一直陪伴着你的,你不要多想,只是,随着你越来越大,你也需要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生活呀,如果你的朋友一直不理解你,一直不相信你,你又怎么可以真的得到他们的信任,甚至让他们真的用心来帮助你呢?”

    “……”

    “所以……”

    陆辛慢慢抬头,认真的看着妈妈:“你是为了让我顺利的进入第二阶段……”

    “……有意欺骗他们?”

    “……”

    “不是欺骗哦……”

    妈妈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神秘:“他们自己怎么想,那是他们的事情……”

    “我们只是稍微的引导一下而已。”

    “……”

    “我明白。”

    过了好一会,陆辛才抬头,笑着回答道:“所以我也告诉了他们,我可以直接锁定怪物。”

    妈妈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陆辛也看着妈妈露出了笑容,这一次,他与妈妈的意见达成了一致。

    看,家人之间,就是需要沟通的!

    只不过,沟通的时候,可能需要一点礼物当作润滑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