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红月开始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任务评价A+
    “太吓人了……”

    也是在陆辛的家里,热情的招待着客人,并且陆辛借机问出了自己想问的话时,老楼对面,一间陈菁曾经使用过的房里,三位特清部任务评价小组,正一脸惊恐的放下了望远镜。

    陆辛发送给酒鬼的记录,他们作为观察小组,也可以看到。

    也正是因为这些记录,让他们更惊恐了。

    在他们眼里,现在只能看到拉起来的窗帘,以及那消失在了陆辛家里的精神怪物。

    所以,精神量级那么高的两只怪物,就这么,一下子消失了?

    甚至,还交待出了他们想要的所有结果?

    ……

    ……

    “他是怎么做到的?”

    身材微胖的资深工作人员,身体都在微微的发抖:“那两只精神怪物的量级,绝对都能接近两千,它们自身所带的精神辐射,甚至可以影响到路边的路灯电压……但就是这样的两只精神怪物,居然被单……被他直接拉进了房间里,然后……然后就没有动静了?”

    “这是……被他吃了吗?”

    “……”

    “也……也不一定……”

    另外一位身材稍高一点的工作人员,咽了口唾沫,道:“这两只精神怪物,本来就会在存在一定时间之后……消……消失掉,而且,他的记录上,只写了自己对这个神秘组织的行为目的推测,没有具体过程……所以,会不会是因为它们时间到了,才不见的?”

    “但就算如此,这么短的时间内,他是怎么得到了这么多调查结果的?”

    微胖工作人员道:“另外,难道你没有注意到他刚才对付这两只精神怪物的方法?”

    “看起来,他是直接将这两只精神怪物扯进去的啊……”

    “酒鬼那么强大的能力者,都是因为她的能力比较克制怪物,才可以应付这两只精神怪物,撑过它们留存的时间,而其他的能力者,若是正面对抗,又有几个可以撑过三分钟?”

    “而他,不但让这两只精神怪物一下子消失,甚至还很快给出了这两只精神怪物当时寻找酒鬼的真正目的,前后行为逻辑,以及它们幕后主使者的详细信息以及他的能力……”

    “不合理,这太不合理了……”

    他一边说着,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我怎么感觉,他像是直接审问出来的?”

    “……”

    一句话说的那位身材较高的观察人员也懵了:“审什么?审精神怪物?”

    ……

    ……

    “确实让人很难理解……”

    一边还没有通过实习的年青人,看着两位前辈脸色古怪的样子,忍不住小声的提醒了一句:“但是,无论局面多么复杂,作为专业人员,咱们是不是……得拿出点专业素养?”

    两位前辈顿时向着他怒目而视。

    实习后辈顿时缩了缩脖子,感觉自己遭受了职场的欺压。

    不过,大概也是因为他这句话的提醒,倒也让两位前辈冷静了不少。

    其实他们也觉得,自己刚刚的猜测太疯狂了。

    “无论如何……”

    深吸一口气后,微胖的观察人员道:“任务观察角度来看,他做的没有问题,从四号卫星城到二号卫星城,与第一次真正合作的酒鬼联手,很好的完成了这一次对‘真实家乡’邪教组织的瓦解与对能力者的清理,尤其是对找出这个神秘组织能力者的任务……”

    “他不仅找出来了,还直接清理掉了。”

    “没有借助其他力量,也没有造成误伤,更头疼的是……”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们想打个马后炮,都不知道怎么打得更漂亮!”

    “……”

    实习生惊愕了一下,又忍不住发表意见:“那这样的,岂不是要评价为‘A’级?”

    “按理说是的。”

    微胖的观察人员道:“评价为A级的任务,有两种,一种是你做的最好,别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比你处理的更完美,另外一种就是,别人都不知道怎么处理,而你却处理了……”

    实习生连连点头,前辈说的很有道理!

    “没那么简单。”

    另外一位个子比较高的观察人员沉声道:“还牵扯了另外一个问题。”

    “我们毕竟是失控风险评价小组,所以不光是做任务评价,还要对能力者做出评价……”

    顿了一下,他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的资料上,明明写着那么大,而且加黑加粗的‘蜘蛛系’三个字,但是,从他最早的任务记录,再到如今我们观察到的,发现他可以直接看到精神怪物,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判断出周围的区域有没有他正在寻找的目标。”

    “可以在狭小的空间内,不使用制式武器的情况下让两只精神怪物消失。”

    微胖的观察人员苦笑着插嘴:“通过刚才他与酒鬼的对话可以发现,他还有着通过这两只精神怪物,直接锁定精神怪物身后的操控者的能力,所以才这么放心的让酒鬼动手……”

    两人说着,便不由得大眼瞪小眼:“蜘蛛系肯定做不到这些……”

    “所以,他究竟是什么能力?”

    “……”

    这个问题,问得包括他自己在内,三个人都一脸的茫然。

    身为失控风险评定小组人员,他们的工作,就是观察并判断能力者的能力上限,定制他们的能力等级,作为任务安排调谴的参考依据,而且他们递交的失控风险评估,而是会成为上面对能力者认知的一个最大的依据,可是,如今这样的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

    身为失控风险评定小组,他们别说评定失控了,连对方的能力是什么都不知道……

    一个能力者,通常都只有一个核心,三种能力……

    那么,像这种该属于什么?

    连人家的能力都不知道,又该如何评定风险?

    ……

    ……

    “其实,我倒觉得,如今看起来复杂,反而更为清晰了……”

    在茫然的眼神交流里,那位实习生弱弱的举了下手,道:“对于报告,我有个想法……”

    两位前辈同时转头向他看了过来。

    这个眼神,忽然让年青人明白,自己能不能通过实习,就看这一回了。

    “A级评价最好还是给他……”

    实习生吞了口口水,壮着胆子说道。

    两位前辈皱着眉头,直接道:“理由。”

    “做工作,条理要分明嘛……”

    实习生小声道:“问题一分为二,起码任务完成度来看,他已经做的很好了吧?”

    身材微胖的观察人员质疑道:“可还有他的能力问题呢?”

    “能力问题跟咱们无关呀……”

    实习生小声道:“咱们是观察人员,又不是研究人员,直接照常交上去不就行了……”

    两位前辈顿时都皱起了眉头。

    “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实习生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偷眼向着对面,那栋六层的老楼,四楼位置,因为拉着窗帘,因而灯光显得有些暗,但在一片漆黑的老楼之中,仍然显得特别显眼的一扇窗户。

    声音不由自主的放低了:“两位前辈,有没有觉得,那扇窗后面,好像有人在看着我们?”

    “唰!”

    两位前辈头发都炸了起来,猛然转头看了过去。

    那扇窗静悄悄的,只有温暖的灯光,窗帘也显得有些黯淡,只是若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那窗帘上隐约有几道淡淡的影子……就像是有人站在了窗帘后面,静静的盯着这个方向!

    ……

    ……

    临时的观察办公室里,气氛一下子沉到了冰点。

    “咳……”

    过了片刻,微胖观察人员干咳了一下,很自然的道:“咱们上次是不是说给他调高一点?”

    “对呀……”

    高个的观察人员同样表现的很自然:“那就A级评价喽?”

    “低了……”

    微胖观察人员笑了笑,很随意的道:“我看,直接给他个A+吧!”

    “前辈,A级以上,是不是有点高了……”

    看着两位前辈镇定自若的讨论出了结果,实习生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该说话,但是忍不住:“不是只有彻底了解他们的行动过程与处理逻辑,且处理极为完美,才能给予的吗?”

    “整个特清部里,好像只有陈组长,得到过这种评价……”

    “……”

    “唰!”

    两位前辈顿时向他怒目而视:“新人就是新人,怎么就不明白?”

    “我们是观察人员,又不是研究人员!”

    “他究竟是什么能力,跟我们的工作有什么关系?”